三个神蛋

三个神蛋


来源:中国民间故事网  作者:黄世荣

我们先祖莫元时代,大地上的人们还不会栽田种地,只会象猴子一样在山上摘野果吃,象野猪一样在菁沟里采野菜填饱肚子。后来,大地上的人逐渐多起来了。人越多,坏事也不断地出来。为了争一个野果,为了争一个女人,经常互相打架,今天打过来,明天打过去,打死的人不少,被打死的人变成鬼后又害人吃人,地上闹得很乱很乱。人们不会生活了。

有一天,莫元请求天神摩咪说:“慈祥的摩咪,请你可怜一下我们地上人,地上人闹鬼闹得不会在了,请你来好好安顿一下。”

慈祥的摩咪回答说:“我知道了,我已叫神鸟下三个蛋在很远很远的山上,你去山上找吧。那三个蛋里有三个人,那三个人就是管你们的地上人,你拿回来后把他们抱出来,从此,你们地上人就会平安无事。”

莫元听了很是高兴,谢过摩咪,就去四处寻找神蛋。他从东找到西边,不知翻过了多少座山,不知跨过了多少条河,每一座山都找过了,却没有找到神蛋的一个影子。从北边找到南边,不知出了多少回太阳,不知落了多少次星星,每一座山都搜遍了,却没见着神鸟的一点脚迹。他没有主意了。正当他灰心丧气地抱头坐在一块大石头上发愁的时候,突然有个巨大的黑影从地上掠过,他抬头一看,只见天上有只一块黑云样大的鸟很快朝东南方飞去,他看着那鸟越飞越小,最后消失在天边了。他想,这一定是摩咪说的是那只神了。想到这里,他来了力气,一直朝神鸟飞去的地方走去。他走呀走呀,饿了吃野菜,渴了喝泉水,日夜不停地朝前走。当他走了十二个白天十二个黑夜的时候,面前被一堵万丈高的悬岩绝壁挡住了去路。他退也不是,走也不是,心里生起了怒火,便抱起一个牛身子粗的石头,狠狠朝绝壁砸去。只听“轰”的一声巨响,绝壁炸开了一条裂缝,裂缝中有一根从岩顶垂下来的树根。莫元见了,紧紧抓住树根往上爬,刚爬到岩顶,只听“嘭”的一声响,一个巨大的黑影从头顶掠过,他一看,是那只巨大的神鸟,他高兴了,急忙在岩头山顶上寻找神蛋。当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他终于在一个草坪上找到了三个神蛋,一个是红的,一个是绿的,一个是白的。莫元高高兴兴地带着三个神蛋回到了家。

不久,莫元做好了抱蛋的鸡窝,可是没有抱蛋的母鸡,他找来过好几只母鸡抱蛋,但一只也不敢抱,找来的母鸡一见到神蛋就惊叫着飞跑了,莫元只有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寻找抱神蛋的母鸡。可是找遍了每一道山梁,踩遍了每一条河沟,四方八面都找遍了,却找不到一只敢抱神蛋的母鸡。他发愁了,只得回家来另想办法。他到家一看,只见一只大黑母鸡静静地躺在鸡窝里抱神蛋。莫元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他捉来肥肥的蚂蚱和狮子虫喂它,可是大黑母鸡一口也不吃;他打来清清的山泉水给它喝,可是大黑母鸡一口也不喝,就这样忍饥挨渴,整整抱了三轮三十六天,终于抱出三个男人。说来也很奇,这三个人一抱出来就会说话走路,并且一见风就长成了三个大人。大黑母鸡望着刚抱出来的三个人,“咯咯咯”地欢叫了一阵,就展翅飞上天去了。

莫元问那三个人:“你们三个各人说一说,哪个整哪样”�
红蛋抱出来的那个人说:“我来当官,给地上的人断事。”�
绿蛋抱出来的那个人说:“我来当贝玛,给地上的人驱鬼治病。”�
白蛋抱出来的那个人说:“我来当工匠,给地上的人制造工具,盖房子。”

从此,三个弟兄各人管起各人的事情,官人天天忙给人们断事情,吵闹,打架,残杀的事情少了。人们为了感谢他,把最俏的女人送给他做老婆,把最值钱的东西送给他用,把最好吃的东西送给他吃。贝玛天天忙给人们驱鬼治病,并用黄泡刺挡住寨门,鬼害怕,躲到了很远的地方,人们的疾病少了。人们为了感谢他,把鸡腿、牛脚送给他,把吃得的东西送给他。工匠制造了锄头、斧子、锯子、砍刀等各式各样的工具,教会了人们盖房子,人们挖田种地省了力,住上房子不怕风吹雨打。人们为了感谢他,把好吃的东西送给他。这样一来,地上的人们无灾无难,安居乐业,人一天比一天多起来了。

 不知过了多少世,不知过了多少代,人们认为世间无灾无难,太平无事,白白的养着官人、贝玛、工匠吃闲饭划不着,吹起牛角就把他们赶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了。不久,人们为了吃为了穿,为了争女人,互相争吵打架,互相残杀,今天打过去,明天打过来,一个也管不着一个,地方象冬天的大雾一样乱了。拦寨门的黄泡刺掉了,成群的魔鬼也从很远的地方回到了寨子吃人害人。地上的人病的病,死的死,一天比一天少了。锄头,斧子,砍刀等各式各样的工具坏了,没人修理,房子倒了烂了没人盖,人们不会栽田种地了,不会过日子了。从此,人们知道没有官、贝玛和工匠不会过日子了,想把他们三兄弟请回来,便到处寻找,可是一处也找不到他们,人们急得聚在一起伤心痛哭。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飞来一只燕子,问道:“出了什么事,使你们这样伤心痛哭”

 人们把原因一五一十地告诉了燕子,燕子听了都同情人们,便说:“我去找找看,找着了,我代你们请他们回来。”说完,燕子飞走了。

 整整过了一年的时候,燕子飞回来了,人们问它:“找着了没有”�

 燕子说:“找着了。”�

 人们又问:“他们在什么地方”�

 燕子说:“他们住在天边边,我找遍了东西南北,昨天才找着他们。”�
人们又问:“那为什么不把他们请回来”�
燕子说:“他们三弟兄在那里盖了好房子,安安心心的栽田种地,不愁穿,不愁吃,不愿离开那地方。还说,过去他们三弟兄麻烦了大家,使大家生气,他们不愿再回来给大家添麻烦,又惹大家生气。”
“过去是我们错了,没有他们三弟兄,我们一天也不会过,以后我们一天也不赶他们了,你给我们多说说情,还是麻烦你帮我们请回他们三个弟兄来吧。”人们苦苦哀求道。

 “我想还是你们亲自去请他们好,只要你们给他们当面认个错。也许他们会回来。要是你们有心去,我就给你们带路。”燕子向人们说了真心话。

 人们听了,觉得燕子说的有道理,决定亲自去请他们三弟兄回来。于是燕子在前面带路,人们跟在后面,去请三弟兄去了。

 翻过一山又一山,跨过一河又一河,足足走了半年才走到三弟兄住的地方。人们见到了三弟兄,承认了自己的过错,诉说了自己所处的困境,然后请求说:“尊敬的官人,贝玛和工匠,没有你们我们不会过日子,请可怜可怜我们,回到我们那里去。”

 官人听了后说:“我当官是天神摩咪安排,我按照天神摩咪的主意办事,心都操碎了,却得不到你们的拥护,现在我们三弟兄自己栽田种地,安安稳稳地过日子,官我不愿当了。”

 贝玛说:“我当贝玛,也是天神摩咪安排的,我按照天神摩咪的主意办事,天天驱鬼治病,弄得我口干舌燥,头昏眼花,却得不到你们的支持,这样的贝玛我不会当。”

 工匠说:“我当工匠,也是天神摩咪安排的,我按摩咪的主意办事,天天忙着制造工具盖房子,累得我吃睡不安,却得不到你们的同情,这样的工匠我不当了。”

 人们听了,一起跪在地上,流着眼泪苦苦哀求说:“你们不去,我们就活不成了,请救救我们,跟我们回去吧。要是你们不去,我们就跪在这里死去算了……。”

 官人,贝玛和工匠看在眼里,听在耳里,深深感动了。官人说:“既然大家真心要我回去,以后样样都得听我的话,不听我的话,就得让我打,让我杀。”

 人们连忙磕着头说:“好好好,我们一定听官人的话,把命交给你管。”

 贝玛说:“既然大家要我回去,驱鬼治病要按我的要求办,还要给我吃肉喝酒,不然我不回去。”�
人们连忙磕头答应说:“好好好,我们一定按你的要求办。”�
工匠说:“既然大家要我回去,造工具盖房子时要给我吃饱肚,还要给我一点吃的东西,养活老婆孩子。”

 人们连忙点着头说:“是罗是罗,我们一定不让你家一个人饿着。”

 就这样,人们把官人、贝玛和工匠三个弟兄接回去了。从此,人们把最好吃的东西送给官 人吃,最金贵的东西送给官人用,最俏的女人送给官人做老婆,官人好吃好在,打好主意想好办法给人们断事情,遇着不听话的,想打就打,想杀就杀,这样一来,我们再也不敢乱说乱动,老老实实听官人的话。人们把好酒好肉拿给贝玛吃,还送鸡腿、牛腿给贝玛带回家献天神,贝玛好吃好在,天天给人们驱鬼治病,把魔鬼赶出了寨子,这样一来,人们无灾无难,生下来的娃娃养得活了,地上的人又一天比一天多起来,一天比一天热闹。人们给工匠吃得饱饱的,还把吃得的东西送到他家,给他的老婆儿女吃,这样一来,工匠安安心心造工具,盖房子,人们有了工具好栽田种地了,有了房子不怕风吹雨打了。从此,人们无灾无难,安居乐业,日子一天比一天好过起来,人们再也不敢得罪官人、贝玛和工匠了。

流传地区:红河、绿春、元阳、元江、墨江等县
讲 述 者:鲁然
搜集整理:黄世荣
资料来源:中国民间文艺出版社《哈尼族神话传说集成》
 

 


〔附记〕(三个神蛋)的故事,广泛流传于红河南岸的哀牢山区。哈尼语称“咀,其,克”。咀即官人,其即贝玛,克即工匠。讲的是官人、贝玛、工匠的来历,各地的传说大同小异。�
红河,绿春,元江,墨江等地传说:官人、贝玛、工匠是由三个不同颜色的神蛋孵出来的。但各地所讲的每些细节有所不同。有的说是红蛋、绿蛋、白蛋三种,有的则说是红蛋、白蛋、花蛋三种。在孵蛋上,各地的传说也不尽相同,有的说是太阳和月亮饼,有的说是天和地孵,有的则说是神鸟孵的等等。�(黄世荣)


·上一篇文章:天鹅仙子与蛤蟆神
·下一篇文章:大理白话地区神话传说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shenhua/0731394345EF667HHH2IE76513F1H8.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