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特勒与外甥女乱伦的前前后后 还说有朝一日娶她为妻

希特勒与外甥女乱伦的前前后后 还说有朝一日娶她为妻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患上了胃病。当她胃病发作的时候,希特勒就会彻底惊慌失措。这时,他的行为举止就像恋爱中的初中生一样,没完没了地抚摸着她的手和胳膊,一边叫她“我的小宝贝”。

爱娃并不是什么时候都看起来很美。她的眼睛是浅褐色的,睫毛很长,非常迷人。但当她一旦生气地撇一下嘴,她的美丽顿时就会消失得无影无踪。那时,她的唇角会垂下两道深深的纹路,使她显得特别苍老。她极度敏感而且容易受刺激,因为她挣扎于其中的不真实的处境使她时刻处于忧心忡忡之中。想到元首身边负责照顾他的一些女子会与他巧妙地私通,她就惶惶不可终日。那时,她会有一种可怕的自卑情结。她极想了解他们闲聊的内容。每当有人向她揭发有一些女客人向她的情人示爱时,她都觉得自己要完蛋了。

爱娃的性格使她很难与人相处。她性格冲动,不懂得控制自己,时而大发脾气,时而又欣喜若狂。对于接近她的人,她毫不掩饰地表露出自己的厌恶或者好感。她很自私,但对她的家庭成员和好朋友除外。她那反复无常的性格使她经常更换身边的人。由于希特勒很少带她公开露面,她十分懊恼,这种情绪折磨着她。一想到在晚会上,他的周围会簇拥着一大群漂亮的女人,各种令人陶醉的话从她们的嘴里说出来,就像焚香升腾而起的香味一样,可她却被迫独守空房,等候他回来,她都快疯了。只有在希特勒小范围招待客人时,爱娃才得以坐在希特勒身边。我发现,有这种机会的时候,她总是千方百计地让自己引人注目。她固执地迫使别人接受她对各种事情的看法。在伯格霍夫,她被客人们视为屋子的女主人。每一顿晚宴,希特勒都要更换女傧相,但爱娃总是坐在希特勒的左边。在离开餐桌的时候,希特勒总是先亲吻她的手,然后才吻坐在右边的女客人。

在用餐的时候,爱娃·布劳恩很少参与交谈,至少在开始的那几年是这样。几年后,当她自信了一些的时候,她也会参与谈话,但要看她当时的心情。每一次用完餐后,希特勒尚未起身离席,仍在滔滔不绝地谈论自己特别喜爱的话题时,我都发现她特别急躁不安。她不加掩饰地表示出她的不耐烦。在战争期间,她已经确信自己对希特勒的巨大影响力,甚至敢于向他投去斥责的目光,或者大声问他,现在已经几点钟了。于是,希特勒会突然中断自己的夸夸其谈,起身离席,一边对自己的喋喋不休表示歉意。

希特勒习惯了爱娃易于激动的性格,但在任何事情上都不会对她做出一丝一毫的让步,她必须服从一些非常严格的命令。比如说吧,她不能晒日光浴,因为她的主子不喜欢褐色的皮肤;她想参加舞会也只能偷偷地去,因为希特勒讨厌跳舞。爱娃是一名优秀的运动员,喜欢游泳、滑雪和体操。她喜欢饲养宠物,身边有一条牧羊犬,一条短腿猎犬和两只狐更(左边加反犬旁)。 1945年4月,希特勒又新养了一条长毛垂耳猎狗。此外,爱娃还极有耐心地养了两只乌鸫,它们在她的套间里自由地飞来飞去。

爱娃的大部分时间都用在化妆上。在这个特殊领域,她的专心致志非同一般。为此她做了一个文件柜,柜子里所有的裙子都用相同的衣料和样式做了备份,并标上了号码。这样,她对衣柜里的衣服就能一目了然,并能快速浏览一遍。爱娃对所有与之相关的东西都喜欢归类,这种习惯绝对是出类拔萃的。希特勒很欣赏她的这种优点,说她非常干净整洁,从未因为她的小小疏忽而批评过她。

爱娃经常光顾戏院和电影院,并且乐此不疲。希特勒常问她对看过的戏剧有什么看法,但也经常诱使她犯错误,因为爱娃并不从现实意义方面来评判表演的优劣,而是根据艺术家们见到她时所表示出来的或多或少有点奉承的态度来评判。我从未见她阅读过一本比较严肃的书,她只喜欢侦探小说或者流

|<< << < 1 2 3 4 5 6 7 > >> >>|


·上一篇文章:东坡其人其画
·下一篇文章:宋朝最后的义士文天祥:中状元后曾蓄养大批歌伎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mrxs/1156141627JE75IIE37G3362KFBEE9.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