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床上的风流史:欧洲皇室白骨精情妇扫描

龙床上的风流史:欧洲皇室白骨精情妇扫描


来源:中国爱情文化网  作者:佚名

  鸿雁八卦皇宫淫荡史

  16世纪时,欧洲文艺复兴运动为沉闷的社会吹来了一股清新之风。一千年来,只对冰清玉洁圣母像顶礼膜拜的社会,开始欣赏性感魅力的维纳斯雕像。同时,梵蒂冈教廷再无法继续一手掌控知识,致使以往严格、刻板的道德礼教开始松动。尤其印刷机的发明使得贵族识文断字起来,于是,侍臣们忙着将皇宫里的八卦鸿雁其亲友,戏剧般起伏跌宕的字里行间,皇后的泪水、情妇的跋扈,以及国王永无休止的淫欲,成为一册册宫廷情色大观。

  法王路易十四(1638-1715年)的心肝情妇是位庶民之妻,这位名为曼特侬的夫人,终生撰写了9万多封书信袒露心路历程。路易十四的兄弟之妻,亦在50年内勤奋疾书6万封,绘声绘色地评说凡尔赛宫的艳史。此外,各国使节的公文亦是重要的文献资料,因为通常战争与和平、温饱或饥荒,仅在于国王的一念之差,因此,诸如国王的排泄等宫廷琐事,皆甚具情报价值。比如,法王路易十四对于英王查理二世(1603-1685年)深受多名情妇操纵的状况极感兴趣。法王对派驻英伦的大使指令道:“大不列颠宫廷内发生的一切,都要及时通报给朕。尤其要着墨于隐私。”皇室淫荡史的流传,还得益于贵族们的日记。1660年,多产且受人重视的日记作家、英国海军将领裴波斯,当年他对查理二世妻妾成群曾垂涎三尺。这位多情哥的日记里,多是津津乐道在公园和剧院里如何观赏国王的情妇,这些得宠情妇的服饰如何华美,以及每位情妇眉宇间美貌的高低。其中一篇日记里,裴波斯淫秽地描述了皇家情妇卡索曼夫人晒衣绳上的精致内衣,以及他梦幻中如何与她们翻云覆雨的细节。

  法王首创“官方皇家情妇”桂冠

  民众识文断字后,妇女的社会地位开始得到提高。16世纪时,法国宫廷首度接受女人的智力和能力,皆不逊色于男人的观念。结果一夕间,皇家情妇突然为大众所艳羡、模仿和赞叹。16至18世纪之间,皇家情妇的地位曾与宰相平起平坐,情妇必须履行特定的公务后,才有资格换取头衔、年薪、荣耀以及在宫廷中的显要地位。皇家情妇的公务除了埋入国王怀中翻云覆雨外,还得充当国王的心理医生,当国王不悦时抚慰他,当国王气馁时为他鼓劲,当国王软弱时为他扬起斗志的风帆。情妇的另一个显赫职务是,她必须支持戏剧、文学、音乐、建筑、哲学等文化事业。并且她还得胜任“古代女公关”,因为迷倒外国使节亦是皇家情妇不可推卸的职责。再就是,她还得抽空出席宗教仪式,为穷人派送救济品……到了战争一触即发的时刻,皇家情妇还得将珠宝缴交国库。

  法王法兰斯华一世(1494-1547年)首创“官方皇家情妇”的头衔,并开先河地将此荣誉正式册封给他的情妇。到了16世纪下半叶,法国“官方皇家情妇”卓而不群的影响力,欧洲其他国家的王室二百年间皆望尘莫及。法王亨利二世(1519-1559年)的情妇黛安·德·波蒂耶,官拜至法国议会议员,她不仅风光地参与制定法律、起草税收案,甚至与国王并肩在官方法令上联合署名为:“亨利黛安。”随后亨利四世(1553-1610年)的丽人加布丽耶·德·爱丝瑞斯,仍然于议会议员和情妇的重任一肩挑。她同样热衷于制定法律及接见外国使节。值得表彰的是,爱丝瑞斯对于结束当年的宗教内战曾贡献良多。

  与法国宫廷井然有序的局面相比大为逊色的是,将“官方皇家情妇”搞砸了的英国宫廷。1660年,英王查理二世登基之日,便同时登上红发的芭芭拉·帕末尔。9个月后情妇诞下一名女婴,英王赏私生女的母亲为“卡索曼女伯爵”。查理二世为自己淫荡开脱的名言是:“朕敬畏神,朕为寻乐稍稍出轨,想来上帝不至于为难朕吧。”查理二世,是少数公然在皇宫中豢养多名情妇的“出轨英王”,其后宫可媲美乱哄哄的鸡窝。1685年他驾崩的那一周,所有“母鸡”们围绕在虚弱的情夫身边,吵闹声浪几乎将皇宫掀翻。宫中侍卫伊夫林记录查理王的淫荡史如下:“奢侈、亵渎、纵欲得无法无天。国王与三五名情妇打情骂俏时,指派法国俏少年于雕梁栋榭的长廊吟诵情歌助兴。宫廷另一边的圆台前,二十多位大臣正起劲地耍牌,他们面前至少堆了二千枚金币。”

|<< << < 1 2 3 4 5 > >> >>|


·上一篇文章:【文化点评】中国为何少有民间故事了? (转自环球时报)
·下一篇文章:揭秘魏晋时期男女荒诞聚会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minsu/11661234523K7HAADDJ0D7J894DIEB.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