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宫八景:中国“春宫画”和日本“春画”

春宫八景:中国“春宫画”和日本“春画”


来源:中华书画网  作者:佚名

点击图片翻页

我相信,铃木春信洞悉了这一切,他力图将这一切同日本文化的精致之处相贯通,并在平凡的日本家居生活中发扬之,甚至在性爱中,把握阴阳相交的精致艺术,享受两性独善的精致之美,这就像那个蚕豆小人,漫游天下,将做爱之道,升华为艺术。

铃木春信的《闺室中八景》还不是春画,而属浮世绘中的"美人画"。第一幅《琴柱落雁》,典自夏上洼《平沙供雁》,此画的用典,主要靠视觉图式的联想。画中两位闺室少女的面前,横着古筝,那弧形的筝面,暗示了洞庭沙岸。沙岸上支撑琴弦的一行桥柱,则暗示了随晚霞而落足的大雁。门外一簇半掩的树枝树叶,响应了夏洼山水在初秋时节的缓缓风声;少女和服上的松树图案,则与夏洼的那株孤松遥相呼应。弹罢古筝,少女注视着自己的指尖,回味着乐曲的余韵;另一位少女则在乐声中会心阅读,她手里捧着的,也许是本词曲集。这一闰室景象,乃生活的优雅方面,铃木春信欣赏这种优雅,同时又在秋天的夕阳中,借两个孤独的少女,来表露淡淡的愁思。画家和她们一样,拦不住萧湘的流水,挡不住秋天的归雁,他只能用趋尺画幅,求留住少女的青春,留住音乐的余韵。

于是,享受有限的生命之乐,便成为浮世人生的重要内容。《风流闺室八景》是铃木春信的春画精品,第一幅《琴柱落雁》。同样典自夏洼《平沙落雁》,并与上述《琴柱落雁》相应合。画中一对男女,拥坐于古筝前,那古筝同样暗示了图像符号"平沙"与"落雁"。从二人的服饰判断,他们刚行了成人礼,该是十五六岁,少女的双手仍在琴弦上,她正回人与少男亲吻,而少男的一只手,已探向少女的和服,开始摸索这组春画系列的入门之处。这既是少男少女之情欢性爱的开端,也是铃木春信这组浮世绘存画的开端;既是人生的开端,也是艺术的开端。在这样的开端上,性爱、人生、艺术,三者合一。这正如杜莆诗歌所暗示的终结,在终结处,性爱、人生、艺术也足不可分开的。就禅的意义而言,开端足终结之始,而终结则预示了下一回合的开端。如果说前一组美人画里的《琴柱落雁》还执著于视觉符号上的引经据典,追求唯美的情绪,那么,这一组春画里的《琴柱落雁》,便在其基础上进一步发挥,超越了唯美情绪而达于观念的境界。与这组春画的后面七幅一样,画家在这幅首图中题写了三行名家汉诗:"或为筝乐所引,今年初来群雁,翩然降自天外。"这是以雁喻惮。在阂室的屏风上,画家也直接画了一幅《平沙落雁图》作为背景,其立意构图均无言地提示着牧溪和夏洼的山水。

|<< << < 1 2 3 4 5 6 7 > >> >>|


·上一篇文章:鱼水之欢 世界各国绝美的情色春宫艺术
·下一篇文章:新婚夫妻的性教育 古代春宫图的神奇功能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minsu/11512173830BJ5GJE2118510C9D7JJ0.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