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宫八景:中国“春宫画”和日本“春画”

春宫八景:中国“春宫画”和日本“春画”


来源:中华书画网  作者:佚名

《萧湘八景》第一幅"平沙落雁"是个典型的图像符号。要解读这个符号,话题就得回到诗人杜莆,美同学者阿尔弗雷达·莫克(Alfrda Murck),写有《萧湘八景与北宋的流放文化》一文,认为萧湘八景所暗含的,是被逐文人的不满。杜莆晚年流落到萧湘,孤身一人,贫病交加,在萧瑟的秋风中,似乎走到了生命的尽头,其时所写的归雁诗充满了凄凉之意,宋迪在其《萧湘八景》的《平沙落雁》中,描摩了杜莆的哀情。后来中国文人的同题山水画,也都沿袭了这条哀怨的路子。杜莆的诗,其诗眼是以失群的"落雁"自比,而"平沙"则暗涉三国时期的孔明,盖因孔明在长沙之平沙上作八阵图。我们还记得,杜甫曾在《蜀相》诗中为诸甸亮的壮志未酬大鸣个平:"出师未捷身先死,常使英雄们满襟。"不难看出,这多少都有些自比自况。

铃木春信的画中,究竟有多少不平之意,我们不得而知,但他深情"平沙"与"落雁"的象征、寓怠、寄托,并从浮世人生的角度,将杜甫的"悲世"一变而为江户的"欢世",将人生的尽头,变成人生的开端,这或许有点黑色幽默的味道:浮世者,短暂享乐之世也。

在牧溪的横幅《平沙落雁》中,远方有依稀可见的大雁,近处另有4只大雁,与水上落霞相呼应。夏洼的画是立幅。景分三层,远景为长空行云,中景有隐隐山林,近景是江岸孤松。在中景与近景之间。萧湘二水汇于洞庭,一行大雁沿江拖俪远去,寻找歇脚的江锗,队尾似有落伍者,让人想起宋末词人张炎的"孤雁"名句:"写不成书,只寄得、相思一点。"有趣的是,夏洼的画和张炎的词,都代表了中国文化在南宋末年走向高度精致的特点,这是中国问人在忘国之际,独善其身的表现。如果说"夏半边"的画是南宋半壁江山的哀歌,那么,"张孤雁"的词就是元初宋遗民的绝唱,正是这样的天鹅之歌,将古典艺术推向了美的极致。

|<< << < 1 2 3 4 5 6 7 > >> >>|


·上一篇文章:鱼水之欢 世界各国绝美的情色春宫艺术
·下一篇文章:新婚夫妻的性教育 古代春宫图的神奇功能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minsu/11512173830BJ5GJE2118510C9D7JJ0.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