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宫八景:中国“春宫画”和日本“春画”

春宫八景:中国“春宫画”和日本“春画”


来源:中华书画网  作者:佚名

铃木春信的著名春画,主要有三组,《风流艳色小豆人》、《风流闺室八景》及《荡女鉴镜图》。第一组共24副,讲一个吃了长生不老神药的人,变成蚕豆般大小,出去看世界的故事。他像是古罗马变形记中的男主角,常躲在别人的窗前门边、藏在床头桌下,偷看男女情欢。以此学习做爱之道,第二组共8幅,因涉及到一组类似的《闲室八景》,应算16幅,下面将会详述。第三组33副,以艳情的中国古诗和日本汉诗为典故,描绘男女调情与撮合。

铃木春信的春画,并不满足于肤浅的色情目的的,他推崇古典,要通过春画的古典,来发掘平凡生活中高雅恶毒方面,要在世俗艺术中求取古典美,对江户时期的日本画家来说,有助于此的典故,可在中国诗画里寻获。在引(闺室八景》和《风流闺室八景》中,铃木春信采用的典故,是中国宋代的水墨长卷《萧湘八景》。

萧湘八景是萧湘地区的八处著名风景,这既是八种景观。也是观照萧湘风景的八种方式,八个角度。最早记载绘画中《萧湘八景》的,是北沈沈括的《梦溪笔谈》:"度支员外郎宋迪,工画,尤善为平远水,其得意者,有‘平沙雁落‘、‘远浦归帆、‘山市晴岚‘、‘江天暮雪‘,‘洞庭秋月‘、‘萧湘夜雨‘,‘烟诗晚钟‘、‘渔村夕照‘,谓之八景,好事者多传之。"

宋迪的《萧湘八景》,在日本颇富影响,而影响日本绘画的萧湘图,并不止一家,其中流传较广者,还有南宋禅僧画家牧溪的《潞洲八景图》。曾读到旅日学人周阅女士的文章《萧湘八景在东瀛》,说牧溪的《萧湘八景图》中,现在仍有4幅分别收藏于东京的富山纪念馆、根津美术馆,京都的国立博物院和出光美术馆,另4副惜已人传。牧溪在中国美术史上并非十分重要的大画家,但他的画却在日本美术界亨有盛名,其《松猿图》对日本禅画尤有影响。

在日本东京的静嘉堂美术馆,还收藏有南宋的另一长卷《萧湘八景》,作者夏洼,据早川闻多考证,夏洼的这组萧湘八景,即是铃木春信《闺室八景》和《风流闺室八景》的典出之处。

就日本艺术与中国艺术的借鉴承传之关系来说,春信用典究竟是出自牧溪还是夏圭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立意、图式和画面的通盘设计,均受中国传统美学的影响,而义以日本的现世生活为题才,有隐喻的考虑,这是"见立绘"的要旨。若用时髦的学术术晤来说,春信在其作品中巧妙设置符号的方式(encoding),是受了中国传统美学思想的影响。而他对观众解读其作品之图像符号(decoding)的预期,也是受了中国传统美学思想的影响,如寄托和禅悟等。

|<< << < 1 2 3 4 5 6 7 > >> >>|


·上一篇文章:鱼水之欢 世界各国绝美的情色春宫艺术
·下一篇文章:新婚夫妻的性教育 古代春宫图的神奇功能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minsu/11512173830BJ5GJE2118510C9D7JJ0.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