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色性也——闲话中国古代“春宫画”

食色性也——闲话中国古代“春宫画”


来源:中华书画网  作者:佚名

    二、春宫画之翘楚
    
    自明代下半时期以后,春宫画特别流行,那时这方面的名画家首推唐寅和仇十洲。唐寅字伯虎,一字子畏,号六如居士,桃花庵主、逃禅仙吏等,吴县(今属江苏)人。少与张灵相善,学画于周臣,后结交沈周、文征明、祝允明、徐祯卿等,切磋文艺。历史上记载他是个风流才子,诗、文、画俱佳;他性不羁,有时用“江南第一风流才子”印,可是仕途命舛,以后就游名山大川,专致力绘事,以卖画为生。他长于人物,特别以仕女化见长。他画春宫画,也正是他风流不羁性格的表现,与他的生活情趣有很大关系,可能也是对当时官场和社会的虚伪以及封建礼教的讽刺与反抗。有人说,他以所眷恋的*女、情妇为裸体模特儿,所以对春宫画才画得那么传神,那么维妙维肖。
    
    与唐寅可相媲美的还有仇英。仇英字实甫,号十洲,太仓(今属江苏)人,居苏州(今属江苏)。他是工匠出身,后来也从周臣学画,为文征明所称誉,从而知名于世。他主要以卖画为生,画春宫画也十分有名。他画全身着衣的恋人,也画裸体相交的男女。在一轴明春宫卷的卷首中指明他画了一套“十荣”,即十种不同的性交姿势,但这些画并没有流传下来。
    
    至于唐寅的春宫画,后世有不少记录。明作家陈继儒所辑著的《太平清话》中指出唐寅写有与*女嬉戏的记录, 书名《风流遁》 。《太平清话》云:唐伯虎有《风流遁》,数千言,皆青楼中游戏语也。此书已经失传,但从中可以看到,唐寅作春宫画是有他的生活基础的。另外,在《风流全集》一书的序言中,指出该书的春宫图是根据唐寅的《竞春图》绘成的。在《鸳鸯秘谱》中也提到唐寅有另一套差不多的作品,叫“六奇”,这也许就是唐寅的所谓“花阵六奇”。此画已不可见,但描述这些画的文字却保存了下来。
    
    仇英喜欢迎修长、苗条、鹅蛋脸的美女,穿长而拖地的裙衣,特别精于作宫廷场面的画。而唐寅所绘的女性却显得壮健丰腴,妖冶,圆脸,使人联想到唐代美女的形象。唐寅所绘的女性有个特点是“三白”,即前额一点白,鼻尖一点白,下颔一点白,这往往是后人鉴别真假唐寅画的一个标准。
    
    至于清代的春宫画,则以改琦最有名。他是松江人,字伯蕴,号香伯,又号七芗,别号玉壸外史,工画人物佛像,画山水花草兰竹小品也运思迥别,世以新罗山人比之。他的春宫画多工笔,蕴藉含蓄,雅而不俗。
    在明代,风气所及,连大家闺秀也喜绘春画。明人徐树还作《识小录》记云:
    
    虞山一词林,官至大司成矣。子娶妇于郡城,妇美而才,眷一少年。事露,司成必置少年于死地,而其子反左右之。司成以惯成疾。其子妇能画,人物绝佳,春6宫犹精绝。
    
    当时,天津杨柳青一带的贫家妇女也精于此道,每年春节前将春画当作年画在市场销售,这就是有名的“女儿春”。
    
    这些古代春宫画,对男女人物的姿势、神态、心理大都刻画得细致而真实,可以反映出古人对男女性反应理解的深刻。例如《肉蒲团》描写未央生给他的妻子玉香看春宫画,并把上面的题跋念给她听。第一幅乃纵蝶寻芳之势:跋云,女子坐太湖石上,两足分开,男手以玉麈投入阴中,左掏右摸,以探花心。此时男子妇人,俱在入手之初,未逢佳景。故眉目开张,与寻常面目不甚相远也。第二幅乃教蜂酿蜜之势:跋云,女子仰卧锦褥之上,两手着实,两股悬空,以迎玉麈,使男子识花心所在,不致妄投。此时女子的神情近于饥渴,男子的面目似乎张惶,使观者代为着急,乃化工作恶处也。第三幅乃迷鸟归林之势:跋云,女子欹眠绣床之上,双足朝天,以两手扳住男人两股,往下直椿以下,佳境已入,能恐复迷,两下正在用工之时,精神勃勃,真有笔飞墨舞之妙也。第四幅乃饿马奔槽之势:跋云,女子正眠榻上,两手缠抱男子,有如束缚之形。男子以肩取她双足,玉麈尽入阴中,不得纤毫余地。此时男子妇人俱在将丢未丢之时,眼半闭而尚睁,舌将吞而复吐,两种面目,一样神情,真化工之笔也。第五幅乃双龙斗倦之势:跋云,妇人之头,欹于枕侧,两手贴伏,其软如绵。男子之头又欹于妇人颈侧,浑身贴伏,亦软如绵,乃已丢之后,香魂欲去,好梦将来,动极近静之状。但妇人双足未下,尚在男子肩臂之间,犹有一线生动之意,不然竟像一对已毙之人,使观者悟其妙境,有同棺共穴之思也。

|<< << < 1 2 3 > >> >>|


·上一篇文章:李笠翁的春宫世界 性爱小说《肉蒲团》
·下一篇文章:古代春宫图掩藏性暴力:熙陵幸小周后图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minsu/115121641301G9G1DBI6CF979F7859F.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