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情疤:中国古代情人之间的恐怖献身行为

烧情疤:中国古代情人之间的恐怖献身行为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好难忍也。”这里的烧香就“烧情疤”。被西门庆搞到手的女人,不只如意儿、王六儿让他烧,官宦人家出身的寡妇林太太,委身于西门庆后也,愿意让他在自已身子上留下偷情的印痕:“当下西门庆就在这婆娘心口与阴户烧了两柱香,许下明日家中摆酒,使人请她同三官儿娘子去看灯玩耍子。”(第78回)

  黄先生认为,“烧情疤”来源于佛教,出家人为僧前必须进行剃度,剃度标志着出家人告别红尘,开始遁人空门。剃度仪式要经过“三坛同受”的戒律:初坛传沙弥、沙弥尼十戒;二坛传比丘、比丘尼具戒足;三坛传菩萨戒。三传戒都要烧香疤,即在受戒者头顶燃香,燃香之处就不会再长出头发,留下鲜明的疤痕,外人一见即知此人受过菩萨戒,并可根据疤痕数目,判断其身份。烧香疤被视为信奉佛教,已无七情六欲者对佛的一种誓约,皮肉虽苦,却是虔诚的表示。但是没有想到这一不沾女色的受戒方式,会被借用到男女偷情、定情行为上。

 

 “烧情疤”是两情相悦的结果,以示心诚情浓,心甘情愿。但“烧”时女人是要忍受很大肉体痛苦的,西门庆在如意儿身上烧时,如意儿的反应就是“蹙眉啮齿,忍其疼痛”。可以说,今天的情人是很理解这种行为的。那么“烧情疤”到底是何时开始在情人间悄然流行的?《如意君传》中有一段描写:后(指武则天)谓敖曹曰:“我闻民间私情,于白肉中烧香疤者,以为荚谈,我与汝岂不可为之?”因命龙涎香饼,对天再拜,设誓讫,于敖曹尘柄头烧讫一圆,后于牝颅上烧一圈,且曰:“我为汝以痛始,岂不以痛终乎?”既就寝。《如意君传》成书刊刻在《金瓶梅》之前,《金瓶梅》在性爱描写上借鉴了此书的手法。因而可以推测,在明代之前,男女间已存在“烧情疤”之俗,既然武则天也在情人身上烧过“情疤”,那么“情疤史”至少可以追溯到唐代了。

  “烧情疤”有性虐的倾向,表现出一种变态的占有俗。有学者作过比喻,在女人身上“烧情疤”,和马的主人用烧红的铁块,在马屁股上烙上印记,说明这马匹马是我家的一样,男人也把女人当成了自己的私有财产,并以这种“疤”的存在,多少女人身子上有他的“疤”作为炫耀的资本和“采花”收成。如西门庆在被他睡过的女人身子上都留下了记号,那“疤”里的“情”份就没有多少吧。当然,西门庆能到哪“烧”哪见谁“烧”谁,也是因为他钱。如,王六儿被西门庆勾搭上后说:“我的亲达,你要烧淫妇,随你心里拣着那块只顾烧,淫妇不敢拦你。左右淫妇的身子属了你,顾的那些儿了!”西门庆道:“只怕你家里的嗔是的。”老婆(王六儿)道:“那忘八七个头八个胆,他敢嗔!他靠着那里过日子。”(第61回)这里说得很清楚,王六儿让西门庆“烧”,而且不怕被丈夫看到后骂她,除了碍于西门庆的淫威,就是图财。所以嘛,西门庆也知道这女人的贱和心思,毫不顾忌在她身上烧了三处香,大发了一番淫威。

  当然啦,过去情人间流行“烧情疤”,也不排除有的是性心理出现了问题。有人在进行性行为时,通过摧残自己或对方的肉体才能产生性快感,只有在施虐和受虐过程中才能享受性生活。如果是因为这原因而“烧情疤”,那就是性虐行为了。有学者这样表述性虐:“故恋爱中屈从异性,求媚取欢,愿意跪在其膝下,全然成为俘虏。甚者,虽被异性罚骂鞭打,刀割火炙,竟不以为苦,反而心感快乐,促进性的兴奋。进而由残酷行为演变性的拜物狂,于是更有伤害对方,以疗嫉妒之心。”印度古代《爱经》也有这样的说法:“热情的极度,殴打异性身体的某部分是性爱的伴随。”此处即指性虐。现代医学研究已证明,通过性虐,或被性虐才能达到快感,是一种病。

    在今天看来,即使“烧情疤”是女人愿意的,也是对女性的不尊重,因而这一现象渐渐就被两情相悦的男女抛弃了。如果现在还能发现,那多表现为一种性虐和暴力,而不是浪漫——今年九月份,包括CCTV在内的多家媒体曾报道,一姓崔男子为了长期占有、控制一个被他诱奸的湖北宜昌女孩,在女孩的胸部、腹部,背部,甚至连脚底等多个部位剌上了“老公XX”、“忠”、“人是崔家人,身是XX身”这些字样;而在此之前,有一李姓东北男子,在女友下腹部烙出一个长7厘米、宽6厘米“李”字,在阴部烙上一个v型标记,这种违反女性意愿的行为,不是“烧情疤”,而是性虐,性犯罪!

|<< << < 1 2 > >> >>|


·上一篇文章:各地端午节奇风异俗
·下一篇文章:偷欢一晚代价大?盘点瞠目怪异的7大性风俗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minsu/10718182229HK92I6JFDGHA7I552F1E.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