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性文化传统:崇尚开放的欢爱生活

日本性文化传统:崇尚开放的欢爱生活


来源:中国民俗文化网  作者:李涛

财宝,也不是名贵货物,而是各种各样的催情用品。没有人知道世之介最后的归宿,不知道他是否真的找到了“好色天堂”。

  在井原西鹤的世界中,男人好色,女人也不甘示弱,《好色一代女》中就对“好色”的女人作了细致地描写。女主人公阿春天生丽质,超凡脱俗,年轻的时候频繁出入上流社会,做过宫廷女侍、诸侯的小妾,后来几经辗转沦为风尘女子,却也是其中翘楚,当红花魁。只是由于种种原因,好色女无论在哪里都呆不长久。时光流转,人老珠黄后,阿春只能通过为有钱人家梳头养活自己,但她仍不改“好色”本色,成为卖淫的尼姑、女同性恋财主的侍婢。在书的最后,已经成为暗娼的阿春还在感慨,所有出卖色相的事她都做过了。

  古代的日本人文化水平有限,不可能像今天这样顺利畅达地阅读情色文学,不过,下层人亦有自己的“情色枕边书”—春宫画。这在今天让人颇“不好意思”的作品,在当时可是日本新娘们重要的陪嫁。

  春宫画就是性图画,有学者猜想,色情绘画可能是从医学用图中演变而来的。公元8世纪,外科医生们就通过有插图的性知识手册学习必备知识。不过人们很快就发现了这些医学用图的其他作用,公元11世纪,日本某个男修道院的院长就亲手绘制了一幅《男性生殖器比赛图》,这是日本最早的色情绘画,画这幅画的人显然没有什么医学目的。

  日本的浮世绘大师,个个都是春宫画高手,铃木春信就是其中之一。他春画作品主要有《风流艳色小豆人》、《风流闺室八景》、《荡女鉴镜图》等三个系列。在这当中,属《风流艳色小豆人》最有趣。小豆人本是常人一个,因误食了仙药身体缩小,他并没有为此懊恼,反倒借身体变小的便利,潜藏在别人的窗帘后,床帏下,偷窥男女翻云覆雨。

  铃木春信的作品极有情趣,融进了不少中日典故。《琴柱落雁》一图中,美貌的少年男女坐在古筝前,少女的双手虽停留在琴上,心却已然落在了少男心上,她大胆地亲吻他,而他的手也不动声色地伸到了少女的和服里。整个画面充满了情欲,却因为落笔自然大方,让人没有半点猥亵之感,这刚好映射出日本人对男欢女爱的态度。

  在今天,日本文学中依旧渗透着浓浓的情爱意味。作家渡边淳一的作品近几年格外受欢迎,他的小说《失乐园》还被改编成电影,由当红影星出演。

  日本的情色文学总是活灵活现地反映着现实,紫式部的情色故事勾勒出宫廷风貌,井原西鹤的情色故事扎根于町人文化,渡边淳一的情色故事则深刻地描绘了当下男女的“情色心理”。近几年日本的外遇率颇高,传统的家庭生活似乎无法满足男女爱欲,渡边有相当一部分小说都以“婚外恋”作背景。

  日本女人在对情色的执着追求让人瞠目。在性爱上,她们是主动的,她们本来就不觉得性是难以启齿的事情。战后,随着妇女受教育程度增加,日本的女人也拿起了笔,抒写她们对情色的感觉。在情色领域,女作家们的表现一点不比渡边淳一逊色。

  2003年,日本《杂志之家》杂志社曾向全日本妇女征集针对平凡女性的性爱小说,收到了大量投稿,这些投稿人有的是家庭主妇,有的是公司白领,还有不少在校学生。女性写性爱作品逐渐成为一种流行风尚,女人们需要一个媒介舒展自己的性爱心情,同时,又从其他女性的性爱故事中得到启示。女人天生喜欢和他人分享感受,性爱的感受也不例外,再说,女人笔下的女人,往往比男人笔下的女人,更能反映真实的女人。

  编辑们截取了22篇作品,将这些平凡女子的性爱故事结集出版。既然是性爱故事,当然少不了性爱的焦点—“做爱”,每篇作品对此都毫不讳言,细腻而深刻地展示了女人们的欲望。

  其中一位30出头的女作家所写的《月光下兔子在跳舞》格外引人注目。小说描写了一位男子在性爱上的奇特癖好,他只和在兔年出

|<< << < 1 2 3 4 5 6 > >> >>|


·上一篇文章:趣闻:孔子为何能容忍姐夫勾引小姨子?
·下一篇文章:汉献帝贬居山阳城产生的民俗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minsu/10122720543511I1AF3J7GF789KJ5E8.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