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宗六祖”释智威的故事

“台宗六祖”释智威的故事


来源:中国民间故事网  作者:麻松亘

11 ,寺中数千僧众生活和国清寺的日常生存维护性支出困难重重,压力很大,有时甚至严重危胁着台宗及祖庭——国清寺的生存和发展。从佛教内部看,一是慈恩宗、真言宗、密宗、禅宗、净土宗等等佛教宗派相继兴起。不少佛教宗派以唐朝都城长安为弘法中心,甚至有少数佛教宗派还向朝庭投其所好、献媚取宠……。新生的佛教宗派在地理位置和其他一些发展优势上大大优越于与长安远隔千山万水的天台宗。所以,陈、隋时代朝庭力扶、一教独尊的天台宗至此完全进入了劣势明显的竞争生存时代;二是天台宗内部此时分成以“止观”为本的“国清系”和以“戒律”为重的“玉泉系”两大派别,天台宗教团力量产生严重的分化和弱化。正是在这样困难的情况下,智威大师苦心谋划,励精图治,努力促进佛教天台宗及国清寺在艰难的厄运中奋进,使天台宗及其祖庭国清寺的地位和作用,得到了进一步巩固和发展。

智威大师自贞观六年( 632 )主持“国清寺”起,到高宗上元六年( 674 ),头尾相加不觉已进入了第 43 个年头。智威大师认为经过这四十多年苦苦的努力、探索和创新,天台宗及祖庭国清寺基本上走出了一条竞争生存的新路子,越过了创立和发展以来的第一个危机时期。于是,智威大师想到,天台宗要进一步自立、生存和发展,就必须在确保祖庭“国清寺”稳定生存发展的同时,向外张大法网、拓展道场、教化百姓、扩大影响。因此,他决定把台宗祖庭“国清寺”交给高徒管理,以自己的道行和威望,不辞辛劳,亲自出去拓展道场,说法度人,全力促进台宗佛法的弘扬。

 

掷锡杖苦拓道场

 

唐高宗上元六年( 674 ),智威大师举行仪式,亲自拜别祖庭后,即在国清寺门口手执锡杖 12 ,发愿说:“今掷锡杖,杖止之处,建坛弘法。”于是凌空一掷,只见锡杖飞速而去,一直飞到了相距国清寺五百里地的括苍山普通岭。智威大师随杖而至,但见此处悬崖百丈,青山削翠,苍松倒挂,飞瀑如练,果是佳处 。只可惜方圆过小,难容广众,不利发展。思虑再三,遂凌空再掷锡杖,这锡杖又飞了几十里地,最后落在了轩辕炼丹山 13 的南坡山脚一座别墅的天井之中。智威一看,这轩辕炼丹山的山势虽然不高,却属于括苍山苍岭的逶迤余脉,起伏似有藏龙伏还虎。山上有苍郁的虬髯美松,有古怪的鹿角古樟;山下有翠青的凤尾修行,有软柔的龙须嫩草。山前良田千顷,村舍错落,特别是山边有一柱由三重大石块高高地自然叠起、酷似一尊冲天宝鼎,雅士名之“轩辕炼丹釜”,村人呼为“仙叠岩”,蔚为大观。大师认为这里真正是一处设坛传道的好地方,于是智威拄着锡杖前去扣门。别墅主人正为一支锡杖落入天井而发愣,忽听门外有人扣门,开门一看,见是一位老僧,慌忙以礼迎入,献座奉茶,问其来意,智威大师徐徐言明。再说这一别墅属陶公所有,这陶公名雷,字仲震,娶妻朱氏,夫妻恩爱,家中殷实,只是结婚多年,未曾孕育。这朱氏本来就是一位佛教信徒,听说智威大师欲求他们舍别墅开创寺基,心中大喜。于是与陶公商量说:“我们家里丰足有余,享之不尽,缺的是传宗接代的儿子。我们要积许多家产资财又是为了什么呢?现在如果捐此别墅为寺基,成就了一件善事,我们也不会因此缺衣少食。特别是如果因此积善或得后嗣,我们又何乐而不为呢?”在贤惠的朱氏苦心促成下,陶公也愉快地应允了智威的请求,同时还将轩辕炼丹山及别墅前的田地相赠。智威大师接受陶公相赠后,为了表达佛教天台宗以《妙法莲华经》为宗旨的尊意,就把“轩辕炼丹山”改名为“法华山”,把陶公别墅命名为“法华寺”。大师还亲自在别墅的周围剪棘割茅,修建禅座。并日抄藏典,夜坐禅床,为开坛弘法进行精心准备。

|<< << < 1 2 3 4 5 6 7 > >> >>|


·上一篇文章:“胡诞地”
·下一篇文章:鹅仙洞传奇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minjian/077199648JA670HBBE8A98K0BEH9C.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