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哇国

爪哇国


来源:中国民间故事网  作者:张玉国

 

作者:张玉国
 
  从前,有一个爪哇国。这爪哇国地处偏远,交通闭塞,过着自给自足的原始的半部落式生活。国王愚昧荒诞,对臣民们十分的暴涙,臣民们敢怒不敢言,只有俯首称臣的份,唯命是从。
这爪哇国由于自然条件恶劣,人的生命十分有限,一般人活到五十岁就十分的不容易,国王认为活得长了就没什么用了,就成了老祸害了。因此他规定六十岁不死活埋,许多老人承受不了这条心理界限,不到六十就自然的死去了,这是很正常的事。
  朝里有这么一位大臣叫吴晓顺,今年老爹已六十有二。两年前,为了不让老爹活埋,颇动了一番脑子,为老爹修了个活人墓,让他在活人墓里生活,一日三餐按时送饭伺候着,颐养天年。
  一日下午,吴晓顺给老爹送来饭菜后对他说:“爹,我以后可能不能再亲自来给您老送饭了,以后就有志华来给您送吧!”志华是晓顺的儿子,今年已十几岁了,挺懂事的,每次对大人交办的事,都办得干脆利落,深得爷爷的喜爱。“怎么,这就伺候够了?”老爹一脸的茫然, “不,不是。”晓顺赶紧向老爹解释。
  原来,这国王昨日夜间做了一个梦,梦见一只大公鸡下了一个金黄蛋,一头老公牛生下了一头小牛犊。今日上朝,让大臣们给他破解,大臣们是面面相觑,难以回答。为此,国王大发雷霆,拂袖而去。一会儿太监出来放出话来,限明儿早朝破解。否则,国法从是。这国法从是,大家都很明白,就是杀头的意思。以前,就是因为别的事情,有好几位大臣都先后国法从是了。真是伴君如伴虎啊!听了儿子这么一说,老爹道:“这样吧,明天你就在家躺着,就让我的乖孙子替你上朝把!”晓顺不明白,老爹又如此这般的跟他说了一通。也只有这个办法了,晓顺只好惴惴不安的回家去了。
  第二天早晨,晓顺没有起床,他派儿子志华替他早朝去了。国王问道:“晓顺怎么没来?”志华向前一步道:“家父今天不能来了,现正在家里生小孩呢!”国王听了哈哈大笑,大臣们也都跟着笑了起来,暂时缓和了朝上紧张的气氛。“胡说八道,哪有男人生小孩的?”国王道。“家父说公鸡都能下金黄蛋,公牛都能生小牛犊,他为什么不能生小孩?”国王笑得是前仰后合。过了一会儿,国王说:“好了,这件事我就不追究了,快回去叫你爹起床上朝吧,还有要事商量呢。”志华一溜烟跑了,大臣们也常常的吁了一口气,这一关总算过去了。
  一日,叱咤国信使来访。虽然两国相邻,但这叱诧国气候宜人,草原肥沃,牛肥羊壮,一向有吞并爪哇国的野心,虎视眈眈,根本不把爪哇国放在眼里。来者不善,善者不来。这次叱诧国的信使给爪哇国的国王带来了一件礼物——用大铁笼子装着的一只大怪物。只见它长着白白的胡子,两只贼溜溜的小眼睛,尖尖的耳朵,长长的嘴巴,只要一张嘴,就会露出锋利的牙齿,怪吓人的。
  在朝堂上,信使高昂着头颅,乜斜着眼睛,一幅桀骜不驯的样子,根本不把爪哇国国王放在眼里。信使说:“我们大叱咤国国王,派我来给你们这等小国送这件礼物,无非有两个目的。一个呢,就是看看你们爪哇国国王,对我们叱咤国国王心诚不心诚,如果心诚呢,就把这件礼物收下,想办法制服它,并在收到简上刻出它的名字来。收到收到简后,我们大王将赠送你们一万头牛,一万只羊,作为我们两国世代友好的信物,世世代代友好下去。如果心不诚呢,就不要写出它的名字来,证明你们爪哇国实在是没人了,趁早降服我们大叱咤国,做一个儿国王算了。否则,将会兵刃相见,到时候大家都会很难堪的。我给你们十天的时间,十天之后,这里相见。”
  信使走后,国王迅速召集各位大臣商议此事,大家围着笼子转了半天,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有的说像狗,有的说像獾,还有的说像狐,仔细看看,都像都不像。国王说:“我养了你们这些饭桶,关键时刻就拿不出主意来,限你们十天之内给我弄清楚。第一个给我弄清楚并把信使打发走的,赏田千亩。否则,小心我要了你们的命!”群臣们面面相觑,四散而去。
  话说这大臣吴晓顺回到家中,闷闷不乐,茶不思,饭不想的,一门心思只在那个动物身上。“得去给爷爷送饭了。”儿子提醒说。对,老爹年龄大,经历的事情多,见多识广,说不定他能够说得上来。送来饭后,儿子把这个动物的相貌那么一描述,老爹脱口而出:“这是老鼠精。这东西在我们爪哇国很少见,在他们叱诧国有时会碰到,原因是他们那里草原枝繁叶茂,牛羊肥壮,食物充足,太适合老鼠繁衍了,这里边难免有得道成精的。想当年,我们和叱诧国打仗的时候,我就曾经在他们那边碰见过。”听老爹这么一说,儿子豁然开让。“那怎么办呢?”儿子急切地问。“这事你不必着急,太急了就会让这怪物跑掉,只能到时候见机行事。”如此这般,老爹向儿子嘱咐了一通。
  自从吴晓顺心里有了数以后,他变得越来越不急了,也不再过问此事,成天跟没事人似的,好不清闲。这让其他大臣们好生纳闷。这真是大臣不及皇上急,有好事大臣到国王那里给同僚吴晓顺告了一状,国王十分生气,心想,到时候要是给我弄不明白,我非好好收拾收拾他不可。
  转眼间十天的期限已到,国王坐在宝殿上,心里惴惴不安,大臣们更是一筹莫展,只有那叱诧国的信使坐在那宝殿旁,趾高气扬,不屑一顾的样子,身后还站着几个侍从。还有放在大殿中间空地上的铁笼子里的那只怪物,看起来悠然自得的样子。依照顺序,大臣们依次进行了辨认,并把辨认结果写在竹简上递了上去,国王看后,又顺次递给了信使,信使看了之后,是不住的冷笑,把头摇得像拨浪鼓。眼看大臣们的竹简快要递完了,国王的脸色是越来越难看,真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最后一个是吴晓顺了,国王的脸上都冒出了冷汗,这最后的法宝只能押在吴晓顺这一个人的身上了,众人的目光也都落到了吴晓顺身上。
  吴晓顺今天穿得有点特别,长袖长衫,左手藏在袖筒里,右手拿着竹简,他照例围着铁笼子转了一圈,刚一转就见笼子里的那个怪物在乱窜,就象害怕他似的,吴晓顺把竹简递给了国王,国王失望的摇了摇头,顺手递给了信使。信使看了以后,不动声色。心想:“这一定是这个大臣瞎蒙的,我就死活不承认,到时候把这个笼子带走,两国条约一签,照样能达到目的。”想到这,信使道:“国王,这些竹简写得都不对,看来你的臣民就是这些水平了,我还是把这个宝贝收回去吧,看来你们也欣赏不了,你就等着签条约吧。”说完,信使一挥手,就想让他身后的人把笼子抬走。
  “慢着。”吴晓顺挡在了笼子前,故意大声说:“国王、信使你们可都看仔细了,我的竹简上写的可是老鼠精,难道不是吗?”众大臣们听了以后,个个七嘴八舌的,大家都不信,这时信使又说道:“你们见过这么大的老鼠精吗?”接着又冲吴晓顺说道:“你有何证据说它是老鼠精?简直是无稽之谈?”吴晓顺是不慌也不忙,啥也不说。
  众人以为他认输了,只见他突然举起左手手绣,使劲一用力,只听见“喵,喵,喵”地叫了起来。这一叫,大家吃惊不小,再看信使,脸色蜡黄,从椅子上跳了起来,都急出汗来了,指着吴晓顺语无伦次:“你,你,你。。。。。。”再看笼子里的那个怪物吧,浑身筛糠,不住地打颤,越变越小,越变越小,最后竟现出了老鼠的原形,从笼子的空隙里钻了出来,向外跑去。恰在此时,只见吴晓顺左手袖子一甩,小猫飞也似的窜了出去,把老鼠死死的摁在了爪子下,三下五除二,老鼠就进了小猫的肚子里。
  信使一屁股瘫坐在椅子上,半天说不出话来,众大臣们情不自禁的鼓起掌来。国王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在刻有“今收到老鼠精一只”的竹简上,国王郑重地刻上了自己的名字。叱诧国国王兑现了自己的诺言,从此两国人民友好往来,和平相处。
  爪哇国国王要按照自己许下的诺言,奖励吴晓顺良田千亩,吴晓顺是坚决不受。他说:“这主意其实是我爹出的,该奖的应该是我爹。”国王说:“那就把你爹请来吧,我要好好奖励奖励他。”吴晓顺说:“我爹已经超过六十岁了,是一个活死人,在活人墓里,不能出来。”
  这可怎么办?国王陷入了深深的思考中,他心想:“在许多时候,许多情况下,还是老年人的经验多,像这次就多亏了吴晓顺的爹,多亏了还没有真的把他活埋了,要不可就惨了。再说自己不也快六十岁了,难道让他们把自己也活埋了?退一步讲,把超过六十的人活埋了,六十以后,自己不真正成了孤家寡人了吗?还有什么意思?”经过再三考虑,国王废除了六十不死就活埋这条规定。规定一出,举国上下皆大欢喜。
  吴晓顺的老爹又回到了家中,颐养天年,享受着人间的天伦之乐。不过,他也拒绝了国王的奖赏。没过多久,他又隐居到了山野之中。平平淡淡才是真。


·上一篇文章:金豆
·下一篇文章:医德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minjian/0731219355840C161F6F3KEE08624D.htm


相关内容

无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