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枝牡丹的传说

枯枝牡丹的传说


来源:中国民间故事网  作者:黎邦农

(一)

    北宋末年,金兵入侵中原。有位姓卞的抗 金将军率部途径洛阳,时令正值隆冬季节,满眼百草枯黄,千树凋零的凄凉景象。

    将军急欲催马征程,马鞭折断,便顺手在路旁撇了一段枯枝,打马向东而去。

    几经转战,一天他率部来到江苏省盐城的便仓镇,已是人困马乏,亟待休整。将军下马,环顾四周,将权作马鞭的枯枝插入地下,以令所部在此安营扎寨……。

    翌年的春天,那段插入地下的枯枝竟抽出了嫩芽,展出了新叶。随着谷雨过后,又神奇般地开出了鲜艳美丽的花朵。当地百姓闻得此事,从方园百里纷纷赶来观花烧香。经药农辨认,方知是一株牡丹。人们奔走相告:“大宋有望,大宋有望。”并将此牡丹呼称为“枯枝牡丹”。后来,当地人捐款筑台,兴建了“枯枝牡丹园”,将此牡丹奉其中。

(引自刘翔、徐晓帆《牡丹大观》)

 

(二) 
                     

    据说施耐庵与刘伯温是上下村子人,打穿开裆裤,两 人就在一起,是屁股沾尘灰的朋友。后来上学,俩人又在一个书房,投的一个师。他俩的师父,可是个“云彩里伸腿——不是凡脚(角)”:种过田,跑 过生意,当过兵,做过官脚踩了半个中国。晚年设账收徒,一次只收四人,到施、刘上学时,就他俩。两人都聪慧异常,老师一点就亮,根本不作费劲。老先生在精心授业的余暇,常常拈须自得地说:“想不到临老结大瓜,晚年才教到这样两个可心的学生。”准备在施、刘结业后,他就关门收摊子啦!

    施耐庵年长两岁,做事稳重,三步一计,计计得中。刘伯温精灵些,一步三计,三计难活一计。刘伯温非常尊敬师兄,施耐奄也很爱护师弟。转眼三年过去了。一天,老师向他俩问道:“两位徒儿,准备将来干啥?”刘伯温风快地说:“治国平天下!”施耐庵想到晚上,才向老师回话:“遇则治天下,阻则自己受。”刘作温听愣了,说:“施耐庵讲的对,谁能保着一根竿子爬到头呢?”停停,又说:“明日,你俩就满师了。念师生之谊,各送一朵花给我作纪念 吧!”

   老夫子就是怪,要个礼物也与众不同。时当十月,万物凋零,哪有花呢?刘伯温就找了一朵迟开绛红菊花。施耐庵想了想,捏了一截牡丹枝子。牡丹叶子一落,那黑瘦的枝子,就象枯的一样,有什么样哩!? 先生拿起刘伯温的绛红菊花看看,颜色还可以,虽然迟点,毕竟开了。心想,这可能预兆刘伯温发迹晚。又伸手拿起施耐庵的牡丹枝子,看不到花。以为老眼昏花,就揉揉眼,又瞅了瞅,还是看不到花,放到鼻子上闻闻,才晓得是牡丹枝子。他不解地问:“耐庵徒儿,你怎么以枝当花呢?”施耐庵回答说:“老师,我平生就爱牡丹,她不畏淫威,武则天在冬雪天一声令下,百花俱开,唯独她铁枝傲上,不改本性。现在不是牡丹花季,我只好以枝代花。”先生点点头收下。虽然心里佩服,但觉得毕竟不是好兆头。人各有志,不能相强。只是对施耐庵日后会吃性子硬亏不放心,于是对两位徒儿说:“现在朝纲不振,政治腐败,天下大乱,即将到来,你俩会不会各保其主,翻脸不认人,师兄弟干起来?”两人都 干脆地答道:“不会。”第二天,先生送别他俩,嘱咐说:“日后,望你俩记住:同窗谊厚莫相忘,手足情深互提携。切切。”两人记住了。辞了先生,施耐庵向西走了。刘伯温又与先生讲两句话,也往西走了。

    不久,元末农民大起义。施耐庵帮助陈友谅拉了队伍,做了军师。陈友谅没有队伍以前,对施耐庵 言必听,计必从,很快地人马增 多,地盘扩大,在全国成了一支响当当的队伍。可是坏了,后来陈友谅变了,他不能居安思危,每打下一座城池,就选一次美女。施耐庵谏发九次,都未听;第十次,施耐庵又谏了,陈友谅还是不听。施耐庵挂冠遁了。隐到家里,种着牡丹,过着耕织、写书生涯。

    朱元璋带队伍打到长江,才遇上刘伯温,便认他做军师。自此,朱元璋节节胜利,地盘不断扩大。这一年,队伍从兴化经过,刘伯温对朱元璋说:“主公,我有一个故人,家住这里,想请你一道去看望看望。”朱元璋说:“嗨,是你故人,又不是我朋友,我去干啥呢?”刘伯温只得打开天窗说亮话:“此人上知天文下晓地理,古今中外,诸 子百家,无不通晓,有经天纬地之才,比我强百倍……”朱元璋笑着打断他的话说:“军师,得了,得了。你们读书人喜欢圈子,说半天,还不是要我学刘备请孔明吗?成,走。”于是,两人一道去访施耐庵。

    施耐庵在家听说朱元璋的队伍从这里过,想起老师临别的话,晓得师弟一定要来,就嘱咐家里人说:“近日无论何人来找,就说我出门访友,三年方归。”说罢躲了起来。刘伯温领着朱元璋来到施家,家人说:“先生,家主出去啦,三天后回来。”刘伯温说:“那好。施先生回来,请你告诉他,故人刘伯温和主公朱元璋来访。三天后再来,望他务必等等。”说罢,就走了。

家人把“三年”错成“三天”,施耐庵听了干急无汗。他没有对家人发脾气,只是想着如何解决这事儿。

    施耐庵这人“倔”得很。他跟陈友谅干过,就不愿再帮朱元璋。“好马不配二鞍”嘛!再说,他会看麻衣相,他看到朱元璋额大下巴小,好干绝情的事,所以就怎么也不愿出山。但又无奈老同学盛情。他想,要让刘伯温死了这条心才好。当时,他正在写《封神》。一看书稿,乐了。“让《封神》帮我度过这一关吧!”于是第四天,东方才露鱼肚白,他便把《封神》摆在桌上,然后悄悄地——连家人也没打个招呼——就下乡了,跟老农“两文钱买条瓠子——刮刮谈”去了。

    朱元璋和刘伯温按时来了。家人把俩迎进家中,让他俩在书房坐下,说:“我家先生早晨喜欢遛田埂。你俩坐坐,我去找!”

    朱元璋坐下,瞥眼看到桌上的《封神》,就随手翻着看。朱元璋这人怪,看书从后面往前面看。看到书上写的尽是些云里来、雾里去、土里遁的事,飘飘缈缈,不觉边际,心里便有几分不乐,觉得施耐庵太玄缓啦!因此对刘伯温说:“施耐庵这人太玄啦,恐怕没有真才实学,不敢见我们。”刘伯温一听,急得满头是汗,陪着小心说:“主公,他确有本事,你再看看。”朱元璋只得耐着性子看下去,看到哪咤降生,来劲了,目不转静地边看边笑,手还不断地比划着。待看到哪咤闹海,他不觉 诵出声来,连连叫绝:“好,好!军师,东海叫他写的真美啊!这东海,可就是淮安那个东海?”刘伯温忙答道:“是的。这里人说,‘海向东流,江向北流’,海就是东海,江是长江。”朱元璋眼不离书,点头称赞说:“施先生,有本事!”

   刘伯温听了乐滋滋的,轻轻舒了一口气,抹下帽子放在桌上。朱元璋继续专心地看《封神》,一点不急,看样子是非把施耐庵等到不可。看着,看着,当看到哪咤与李靖闹翻,迫父,追父,要杀父时,他眉头皱了个大疙瘩,把书移推到一边。心想,施耐庵在唆使人犯上作乱,要照施耐庵的话去做,不是要形成‘子迫父,臣迫君’的局面了吗?那我姓朱的还能坐稳江山吗?想到这些 ,他伸了个懒腰,说:“军师,算了!我们队伍齐整 ,人手不缺。我不想请他了。”

    刘伯温没有办法,朱元璋起身,他只好跟在后面,离开了施家。走出村子,刘伯温忽然说:“主公,你等一步,我的帽子忘了,我去拿来。”朱元璋答应了。刘伯温回到书房,提 笔在稿上写了十六个大字:“青山不倒,绿水长流,远遁江湖,诗酒自娱。”写罢拿起帽子,谁想帽底下,竟是一幅丹青。画面上是一条河,一个渔翁。正依着牡丹花钓鱼哩。刘伯温看渔翁怪面熟的,瞅了瞅,竟是自己。他恍然大悟,急忙收了画。原来,这是施耐庵用画点拨刘伯温。后来,明朝建国后,刘伯温果然失踪了。朱元璋火烧庆功楼,所有功臣都被烧死,惟独刘伯温幸免。

    刘伯温赶上朱元璋,两人走到东海。朱元璋伫马看看,觉得一个小小的内湖,叫施耐庵写得那么浩渺美丽;想刘伯温说施耐庵有经天纬地之才,心里一怔:此人不请出,留下是祸根;不杀不得了,遂决心杀施耐庵。

施耐庵看到刘伯温留下的十六个字,就打算搬家。可他性子慢,加上园里那株牡丹,长得鲜活美丽,真叫他伤舍不得,又想不出移花的好点子,遂耽误了时间。

    朱元璋这人心毒手狠,说干就干。他怕刘伯温是施耐庵同学,会做人情,因此杀施耐庵之事未让刘伯温知道,暗中派了一个大臣去执行。其实,在东海边朱元璋发愣,刘伯温心里已有数了。回南京后,他抢先一步,把戍边和任务交给苏北,十八岁至四十岁的全在内,一下就把施耐庵 抓到,遣着去戍边了。

    刘伯温一生是三计难活一计,为啥为一计就活了呢?原来这是他先生教的。他与先生分手时,先生嘱咐他说:“常言说,是酱值钱,人犟不值钱。如果施耐庵敬酒不吃,你就让他吃罚酒吧!”

    施耐庵临行时,把书稿捆捆,交给一妻妇,说:“我走了,牡丹还开花,你就烧稿嫁人。”妻子大把眼泪抓,哭哀哀地说:“你讲的啥话?”施耐庵说:“花荣人死,花枯人活。牡丹枯了,你就守着枯枝牡丹,看着书稿等我。”妻子泪眼模糊地说:“我晓得了。”施耐庵一走,她就除妆下地,守在家里。

    原先,人们知道施家牡丹派场,短不了来看。谁知施耐庵一走,花出有灵,渐渐叶子瘦了,苞子消了,人们也不来看了。这时那带着杀人圣旨的大臣来抓施耐庵。人们说:“施耐庵去寻医牡丹的药了。”大臣抓不到人,一气之下,命令兵丁把牡丹打得七零八落。

    大臣一走,妻子把打折的枝子扫堆在一起,哗哗的泪水洒到枝上。翌年牡丹又发芽了,长了几片叶子,花苞却再也不见了;逐年瘦小,到第九个年头竟枯了。妻子守着枯枝牡丹,看着书稿,一步不挪。

    那时,戍边十年,期满放归。去时,施耐庵四十岁,归时五十岁了。妻子一见,喜出望外,激动的说:“你的话还真灵验啦!”两 人抱头大哭。哭后,妻子把书稿交给他,指着枯了的牡丹说:“先生,牡丹在,书稿在,人也在。有劲,你就攒吧!”施耐庵高兴地说:“花还要开,书还要写!”于是,整活了花圃,扫去败叶死枝。说也怪,第二年春上,牡丹发芽长叶,到五六月竟开出花来,万紫千红,盈盈艳艳,悄丽娇娆。施耐庵异常高兴,一则牡丹色彩这么奇丽,引人入胜,更重要的是她不畏强暴,反抗压迫,忠于主人的高贵品质,令人倾倒。他激动地说:“花如其主,花如其主!”就挥毫写了一首诗:

    牡丹曾是亲手栽,十度春风九不开;

    多少繁 华零尽, 一枝犹待主人来!

    于是,施耐庵对着艳丽的牡丹花,日夜写书终于写出了《水浒》,传于后世!

(黎邦农)


·上一篇文章:昆山夜光
·下一篇文章:蓝田玉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minjian/07312143232G7DEIHAGA4694K9HI0DH.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