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园叟晚逢仙女

灌园叟晚逢仙女


来源:中国民间故事网  作者:佚名

    大宋仁宗年间,江南平江府东门外长乐村中个老者,姓秋,名先,原是农家出身,有数亩田地,一所草房。妻子水氏已故,别无儿女。那秋先从幼酷好栽花种果,把田业都撇弃了,专于其事。若偶觅得种异花,就是拾到珍宝,也没有这般欢喜。或遇见卖花的,有株好花,不论身边有钱没钱,一定要买。日积月累,便建成了一个大花园。
    秋先每日清晨起来,扫净花底落叶,汲水逐一灌溉。到晚上又浇一番。若有一花将开,不胜欢跃。或暖壶酒儿,或烹杯茶儿,向花深深作揖,先行浇奠,口称“花万岁”三声,然后坐于其下,浅斟细嚼。酒酣兴到,随意歌啸。身子倦时,就以石为枕,卧在根旁。自含苞至盛开,未尝暂离。如见日色烘烈,乃把棕拂蘸水沃之。遇着月夜,便连宵不寐。倘值狂风暴雨,即披蓑顶笠,周行花间巡看几次。秋先平昔最恨的是攀枝折朵。生平不折一枝,不伤一蕊。就是别人家园上,他心爱着那一种花儿,宁可终日看玩。假使那花主人要取一枝一朵来赠他,他连称“罪过”,决然不要。若有旁人要来折花者,只除他不看见罢了,他若见时,就拿言语再三劝止。人若不从其言,他情愿低头下拜,代花乞命。人虽叫他是“花痴”,多有可怜他一片诚心,因而住手者他又深深作揖称谢。又有小厮们要折花卖钱的,他便将钱与之,不教折损。或他不在时,被人折损,他来见有损处,心凄然伤感,取泥封之,谓之“医花”。为这件上,所以自己园中不轻易放人游玩。偶有亲戚邻友要看,难以回时,先将薄话讲过,才放进去。那老者因得了花中之趣,自少至老,五十余年,略无倦意。筋骨愈觉强健。粗衣淡饭,悠悠自得。有得赢余,就把来周济村中贫乏。自此合村无不敬仰,又呼为“秋公”。他自称为“灌园叟”。
    话分两头。却说城中有一人姓张,名委,原是个宦家子弟,为了奸狡诡谲,残忍刻薄,恃了势力,专一欺邻吓舍,损害良善触着他的,风波立至,必要弄得那人破家荡产,方才罢手。手下用一班如狼似虎的奴仆,又有几个助恶的无赖子弟,日夜合做一块,到处闯祸生灾,受其害者无数。不想却遇了一个又似他的,轻轻捉去,打得个臭死。及至告到官司,又被那人弄了些手脚,反问输了。因收了幌子,自觉无颜,带了四五个家人,同那一班恶少,暂在庄上遣闷。那庄正在长乐村中,离秋公家不远。
    一日早饭后,吃得半酣光景,向村中闲走,不觉来到秋公门前。只见篱上花枝鲜媚,四周树木繁翳,齐道:“这所在倒也幽雅,是那家的?”家人道:“此是种花秋公园上,有名叫做‘花痴’。”张委道:“我常闻得说庄边有什么秋老儿,种得异样好花,原来就住在此。我们何不进去看?”家人道:“这老儿有些古怪,不许人看的。”张委道:“别人或是不肯,难道我也是这般?快去敲门!”那时园中牡丹盛开,秋公刚刚浇灌完了,正将着一壶酒儿,两碟果品,在花下独酌,自取其乐。饮不上三杯,只听得砰砰的敲门响,放下酒杯,走出来开门一看,见站着五六个人,酒气直冲。秋公料道必是要看花的,便拦住门口道:“列位有甚事到此?”张委道:“你这老儿不认得人么?我乃城里有名的张衙内。那边张家庄,便是我家的,闻得你园中好花甚多,特来游玩。”秋公道:“告衙内,老汉也没种甚好花,不过是桃杏之类,都已谢了,如今并没别样花卉。”张委睁起双眼道:“这老儿恁般可恶!看看花儿,打甚紧,却便回我没有!难道吃了你的?”秋公道:“不是老汉说谎,果然没有。”张委哪里肯听,向前叉开手,当胸一拳,秋公站立不牢,踉踉跄跄,直闪开半边。众人一起拥进。秋公见势头凶恶,只得让他进去,把篱门掩上,随着进来,向花下取过酒果,站在旁边。众人看那四边花草甚多,惟有牡丹最盛。那花不是寻常玉楼春之类,乃五种有名异品。那五种?黄楼子,绿蝴蝶,西瓜瓤,舞青猊,大红狮头。
    那花正种在草堂对面,周围以湖石拦之,四边竖个木架子,上覆布幔,遮蔽日色。花木高有丈许,最低亦有六七尺。其花大如丹盘,五色灿烂,光华夺目。众人齐赞好花,张委便踏上湖石去嗅那香气。秋先极怪的是这节,乃道:“衙内站远些看,莫要上去。”张委恼恕他不容进来,心下正要寻事,又听了这话,喝道:“你那老儿住在我这庄边,难道不晓得张衙内名头么?有恁样好花,故意回说没有。不计较就够了,还要多言!哪见得闻一闻就坏了花?你便这般说,我偏要闻!”遂把花逐朵攀下来,一个鼻子凑在花上去嗅。那秋老在旁,气得敢怒而不敢言。也还道略看一会就去,谁知这厮故意卖弄道:“有恁样好花,如何空过?须把酒来赏玩。”分咐家人快取。秋公见要取酒来赏,更加烦恼,向前道:“所在蜗窄,没有坐处。衙内只看看花儿,酒还到贵 庄上去吃。”张委指着地上道:“这地下尽好坐。”秋公道:“地上龌龊,衙内如何坐得?”张委道:“不打紧,少不得有毡条遮衬。”不一时,酒肴取来,铺下毡条。从人团团围坐,猜拳行令,大呼小叫,十分得意。只有秋公骨笃了嘴,坐在一边。
    那张委看见花木茂盛,就起了不良之念,思想要吞占他的。斜着醉眼,向秋公道:“看你这蠢老儿不出,倒会种花,却也可取,赏你一杯。”秋公哪里有好气答他,气愤愤地道:“老汉天性不会饮酒,不敢从命。”张委又道:“你这园可卖么? ”秋公见口声来得不好,老大惊讶,答道:“这园是老汉的性命,如何舍得卖! ”张委道:“什么性命不性命,卖与我罢了。你若没去处,一发连身归在我家,又不要做别事,单单替我种些花木,可不好么?”众人齐道:“你这老儿好造化, 难得衙内恁般看顾,还不快些谢恩!”秋公看见逐步欺负上来,一发气得手足麻软,也不去睬他。张委道:“这老儿可恶!肯不肯,如何不答应我?”秋公道:“说过不卖了,怎的只管问? ”张委道:“放屁!你若再说句不卖,就写贴儿送到县上去!”
    秋公气不过,欲要抢白几句,又想一想,他是有势力的人,却又醉了,怎与他一般样见识?且哄了去再说。忍着气答道:“衙内纵要买,必须从容一日, 岂是一时急骤的事?”众人道:“这话也说得是。就在明日罢。”
此时都已烂醉,齐立起身。家人收拾家伙先去。秋公恐怕折花,预先在花边防护。那张委真个走向前,便要踹上湖石去采。秋先扯住道:“衙内,这花虽是微物,但一年间不知费多少工夫,才开得这几朵。假使折损了,深为可惜。况折去不过二三日就谢了,何苦作这样罪过?”张委喝道:“胡说!有甚罪过?你明日卖了,便是我家之物,就都折尽,与你干!”把手去推开。秋公揪住,死也不放,道:“衙内便杀了老汉,这花决不与你摘的!”众人道:“你这老儿其实可恶!衙内采朵花儿,值什么大事,装出许多模样!难道怕你就不摘了?”遂齐走上前乱摘,把那老儿急得叫屈连天,舍了张委,拼命去拦阻,扯了东边,顾不得西首,顷刻间摘下许多。秋公心疼肉痛,骂道:“这般贼男女,无事登门,将我欺负,要这性命何用?”赶向张委身边,撞个满怀,去的势猛,张委又多了几杯酒,立脚不住翻筋斗跌倒。众人都道:“不好了,衙内打坏也!”齐将花撇下,便赶过来要打秋公。内中有一个老成些的,见秋公年纪已老,恐打出事来,劝住众人,扶起张委。张委因跌了这交,心中转恼,赶上前打个只蕊不留,撇作遍地;意犹未足,又向花中践踏一回。
    当下只气得个秋公抢地呼天,满地乱滚。邻家听得秋公园中喧嚷,齐跑来,看见花枝满地狼藉,有人正在行凶,邻里尽吃一惊,上前劝住,问知其故。内中倒有两三个是张委的租户,齐替秋公陪个不是,虚心冷气,送出篱门。张委道:“你们对那老贼说,好好把园送我,便饶了他,若半个‘不’字,须教他仔细着!”恨恨而去。邻里们见张委醉了,只道酒话,不在心上。覆身转来,将秋公扶起,坐在阶沿上。那老儿放声号恸。众邻里劝慰了一番,作别出去,与他带上篱门,一路行走。

    且说秋公不舍得这些残花,走向前,将手去捡起来看,见践踏得凋残零落,尘垢沾污,心中凄惨,又哭道:“花啊!我一生爱护,从不曾损坏一瓣一叶,哪知今日遭此大难!”正哭之间,只听得背后有人叫道:“秋公为何恁般痛哭?”秋公回头看时,乃是一个女子,年约二八,姿容美丽,雅淡梳妆,却不认得是谁家之女。乃收泪问道:“小娘子是哪家?至此何干?”那女子道:“我家住在左近,因闻你园中牡丹花茂盛,特来游玩,不想都已谢了。”
    秋公提起“牡丹”二字,不觉又哭起来。女子道:“你且说有甚苦情,如此啼哭?”秋公将张委之事说出。那女子笑道:“原来为此缘故。你可要这花再上枝头么?”秋公道:“小娘子休要取笑,那有落花返枝的理?”女子道:“我祖上传得让落花返枝的法术,屡试屡验。” 秋公听说,化悲为喜道:“小娘子真个有法术么?”女子道:“怎的不真!”秋公倒身下拜道:“若得小娘子施此法术,老汉无以为报,但每一种花开,便来相请赏玩。”女子道:“你且莫拜,去取一碗水来。”
    秋公慌忙跳起去取水,心下又转道:“如何有这样妙法?莫不是见我哭泣, 故意取笑?”又想道:“这小娘子从不相认,岂有耍我之理?还是真的。”急舀了一碗清水出来,抬头不见了女子,只见那花都已在枝头,地下并无一瓣遗存。起妆每本一色,如今却变做红中间紫,淡内添浓,一本五色俱全,比先更觉鲜妍。当下秋公又惊又喜道:“不想这小娘子果然有此妙法!”只道还在花丛中, 放下水来前来作谢,园中团团寻遍,并不见影。乃道:“这小娘如何就云了? ”心下恍悟道:“恁般说,莫不这位小娘子是神佩下降?”秋公即焚起一炉好香,对天叩谢。
    按上此处。且说张委至次早,对众人道:“昨日反被那老贼撞了一次,难道轻恕了不成!如今要他这园,不肯时,多教些人从将花本尽打稀烂,方出这气!”众人道:“这园在衙内庄边,不怕他不肯。只是昨日不该把花都打坏,这留几朵,后日看看便是。”张委道:“这也罢了,少不得来年又发。我们快去,莫要便他停留长智。”众人一齐起身,出得庄门,就有说:“秋公园上神仙下降,落下的花,又都上了枝头,却又变做五色。”张委不信,道:“这老贼有何好处,能感神仙下降?况且不前不后,刚刚我们打坏,神仙就来,难道这神仙是养在家里的不成?一定是怕我们又去,故此诌这话来,央人传说,见得他有神仙护卫,使我们不摆布他。”众人道:“衙内之言极是。”顷刻到了园门口,见两扇大门大开,往来男女,张绎不绝,都是一般说话众人道:“原来真有这等事!”张委道:“莫管他!就是神佩现坐着,这园少不得要的!”弯弯曲曲,转到草堂前看时,果然话不虚传。这花却也奇怪,见人来看,姿态欲艳,光彩倍生,如对人笑的一般。
    张委心中虽十分惊讶,那吞占念头全然不改,看了一会,忽地又起了一个恶念,对众人道:“我们且去!”齐出了园门,众人问道:“衙内如何不与他要园?”张委道:“我想得个好策在此,不消与他说得,这园明白就归与我。”众人道“衙内有何妙策?”张委道:“现今贝州王则谋反,专行妖术惑人。这个老儿熬刑不过, 自然招承下狱。这园必定官卖。那里谁个敢买他的?少不得让与我还有三千贯赏钱哩!”众人道:“衙内好计!事不宜迟,就去打点起来。”当时即进城写了首状,次早教张霸到平江府出首。这张霸是张委手下第一出尖的人,衙门情熟,故此用地。
    大尹正在缉访妖人,听说此事合村男女都见的,不由不信。即差缉捕使臣带领几个做公的,押张霸作眼,前去捕获。张委将银布置停当,让张霸与缉捕使臣先行,自己与众人弟随后也来缉捕使臣一径到秋公轩上,那老儿还道是看花的,不以为意。
    众人发一声喊,赶上前一索捆翻。秋公吃这一吓不小,问道:“老汉有何罪犯? 望列位说个明白。”众人口口声声骂做妖人反贼,不由分诉,捆出门来。
    张委俟秋公去后,便与众子弟来锁园门,恐还有人在内,又检点一过,将门锁上。随后赶至府前,缉捕使臣已将秋公解进,跪地月台上。那些狱卒都得了张委银子,已备下诸般刑具伺候。大尹喝道:“你是何处妖人,敢在此地方上将妖术煽惑百姓?有几多党羽?从实招来!”秋公闻言,恰如黑暗中闻个火炮,正不知从何处的, 禀道:“小人家世住于长乐村中,并非别处妖人,也不晓得什么妖术。”大尹道:“前日你用妖术使落花上枝,还敢抵赖!”秋公见说到花上,情知是张委的缘故。即将张委要占园打花,并仙女下降之事,细诉一遍。不想那大尹性是偏执的,哪里肯信,乃笑道:“多少慕仙的,修行至老,尚不能得遇神仙,岂有因你哭,花就肯来?既来了,必定也留个名儿,使人晓得,如何又不别而去?这样话哄哪个!不消说得,定然是个妖人!快夹起来!”狱卒们齐声答应,如狼虎一般,蜂拥上来,揪翻秋公,扯腿拽脚。刚要上刑,不想大尹忽然一个头晕,险些儿跌上公座,自觉头目森森,坐身不住,分咐上了枷 ,发下狱
中监禁,明日再审。
    秋公含着眼泪进狱。邻里又寻些酒食,送至门上。那狱卒,谁个拿与他吃,竟接来自去受用到夜间,将他上了囚床,就如活死人一般,手足不能少展。心中苦楚,想道:“不知哪位神仙,救了这花,却又被那厮借此陷害。神仙啊!你若怜我秋先,亦来救拔性命,情愿弃家入道。”
一头正想,只见前日那仙女冉冉而至。秋公急叫道:“大仙救拔弟子秋先则个!”仙女笑道:“汝欲脱离苦厄么?”上前把手一指,那枷 纷纷自落。
    秋先稽首叩谢起来,便不见了仙子抬。抬头观看,却在狱墙之上,以手招道:“汝亦上来,随我出去。”秋先便向前攀援了一回,还只到得半墙,甚觉吃力。渐渐至顶,忽听得下面一棒锣声,喊道:“妖人走了!快拿下!”秋公心下惊慌,手酥脚软,倒墙下来,撒然惊觉,原在困床之上。想起梦中言语,历历分明,料必无事,心中销宽。
    且说张委见大尹已认做妖人,不胜欢喜,乃道:“这老儿许多清奇古怪,今夜且请在囚床上受用一夜,让这园儿与我们乐罢! ”众人都道:“前日还是那老儿之物,未曾尽兴,今是是大爷的了,须要尽情观赏。”张委道:“言之有理。”遂一齐出城,教家人整备酒肴,径至秋公园上,开门进去。那邻里看见是张委,心下虽然不平,却又惧怕,谁敢多口。
    且说张委同众子弟走至草堂前,只见牡丹枝头一朵不存,原如前日打下时一般,纵横满地。众人都称奇怪。张委道:“看起来,这老贼果系有妖法的;不然,如何半日上倏而又变了?难道也是神仙打的?”有一个子弟道:“他晓得衙门要赏花,故意弄这法儿来吓我们。”张委道:“他便弄这法儿,我们就赏落花。”当下依旧铺设毡条,席地而坐,放开怀抱恣饮。也把两瓶酒赏张霸,到一边去吃,看看饮至日色西下,俱有半酣之意,忽地起一阵大风。
    那阵风却把地下这些花朵吹得都直竖起来,眨眼间俱变做一尺来长的女子。众人大惊,齐叫道:“怪哉!”言还未毕,那些女子迎风一晃,尽已长大,一个个姿容美丽,衣服华艳,团团立做一大堆。众人因见恁般标致,通看呆了。内中一个红衣女子却又说起话来,道:“吾姊妹居此数十余年,深蒙秋公珍重护惜,何意蓦遭狂奴欲气熏炽,毒手摧残,复又诬陷秋公,谋吞此地。今仇在目前,吾姊妹何不戮力击之,上报知己之恩,下雪摧残之耻。不亦可乎?”众女郎齐声道:“阿妹之言有理。须速下手,勿使潜遁!”说罢,一齐举袖扑来,那袖似有数尺之长,如风幡乱飘,冷气入骨。众人齐叫有鬼,撇了家伙,望外乱跑。彼此各不相顾也有被石块
打脚的,也有被树枝抓翻的,也有跌而复起,起而复迭的,乱了多时,方才收脚。点检人数都在,但不见张委、张霸。
    此时风已停了,天色已晚。这班子弟各自回家,恰象捡得性命一般,抱头鼠窜而去。家人们喘息定了,方唤几个生力庄客,打起火把复身去找寻。直到园上,只听得大梅树下有呻吟之声,举火看时,却是张霸,被梅根绊倒,跌破了头,挣扎不起。庄客着两个先扶着张霸归去。众人周围走了一遍,但见静悄悄的,万籁无声这园子又不多大,三回五转,毫无踪影。难道是大风吹去了?女鬼吃去了?正不知躲在哪里。延挨了一会,无可奈何,只索回去过夜,再作计较。方欲出门,只见一个庄客在东边墙脚下叫道:“大爷有了!”众人蜂拥而前。庄客指道:“那槐枝上挂的,不是大爷的软翅纱巾么?”众人道:“既有了巾儿,人也只在左近”沿墙照去,不多几步,只叫得“苦也!”原来东角转弯处有个粪窖,窖中一人,两脚朝天,不歪不斜,刚刚倒种在内。庄客认得鞋袜衣服,正是张委顾不得臭秽,只得上前打捞起来。众庄客抬了张委,在湖边洗净。先有人报去庄上。合家大小哭哭啼啼,罢备棺衣入殓,不在话下。其夜,张霸破头伤重,五更时亦互。次日,大尹病愈升堂,正欲吊审秋公之事,只见公差禀道:“原告张委同家长张霸,昨晚都死了。”如此如此,这般这般。大尹大惊,不信有此一事。须臾间,又见乡里老乡民共百十人,连名具呈前事,诉说秋公平日惜花善行,并非妖人;张委设谋陷害,神道报应。前后事情,细细分剖。
    大尹因昨日头晕之事,亦疑其枉,到此心下豁然,还喜得不曾用刑,即于狱中吊出秋公,立时释放。

                                     (选自《醒世恒言》,有删节)


·上一篇文章:葛巾
·下一篇文章:谷雨和牡丹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minjian/07312142042BIC7AH166FIBHC5FA35E.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