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巾

葛巾


来源:中国民间故事网  作者:佚名

   常大用,河南洛阳人,平生最爱牡丹。他听说曹州牡丹甲天下,心中非常向往,渴望能有机会去一饱眼福。有一次,正好因为有一件事情要到曹州去,常大用非常高兴,多年夙愿可以了却了。

   到了曹州,常大用专门找了一官宦人家住下,因为他家有一处在当地很有名气的花园。求得主人的允许,常大用就在花园中住下了。当时正是初春二月,牡丹尚未发芽,常大用只好耐心地住下来。每天在花园中徘徊,仔细地观察牡丹的生长情况,盼望着牡丹能早早日开放。其间常大用写一《怀牡丹》诗百绝,时常吟诵,自得其乐。不多久,牡丹花渐渐地含苞待放了。常大用却是又喜又忧。喜的是,牡丹已是含苞待放了;忧的是,一个多月,他身上的钱也花完了。考虑再三,他还是无法放弃能够看到即将盛列的曹州牡丹的机会,于是,他就把穿不着的衣服典当出去,等待着花期的到来,时常在花园中徘徊流连。

   一天早晨,常用又去园中看花,遥见一妙龄女郎和一老妇人正在花园中。他怀疑是此地哪家大户的家里人,没有惊动他们,就回屋去了。到了傍晚,常大用又去园中看花,那女郎还在那里。到了近处,常大用偷偷地端详那位女郎,穿着富丽,天资国色,撩人心动。见了常大用,并不十分躲避,却从容地对他一笑向假山后面躲去了。

   常大用被这天仙般的美女弄得目眩神迷,心想:她一定是仙女下凡,人世间怎么会有如此美貌的女子呀!于是,不由自主地向女郎去的方向搜寻过去。绕过假山,没想到,却正好碰到那位老妇人。那女郎 正坐在近处一块石头上,看见他显得很吃惊。那位老妇人连忙用自己的身体遮挡在女郎 面前,厉声呵斥着:“你这狂妄的小子,究竟想干什么?”常大用却跪下说道:“这位女郎一定是仙女下凡!小生冒味了。”老妇人愤怒地训斥他:“简直是胡说八道。破真该叫人把你送到官府时里去,治你的罪!”常大用非常害怕,手足无措。但那女郎却笑了笑,对老妇人说:“我们走吧!”说完,就走了。

   常大用无精打采的回到屋里,心里想到,如果女郎回去后把今日之事告诉了她的父兄,一场责骂、污辱恐怕是不可避免了。晚上,一个人躲在空荡荡的屋子里,他后悔自己今日的举动实在是太孟浪了。可又想,刚才那女郎并没有怒容,也许并不把它当成一回事。就这样,常大用既后悔,又害怕,一夜辗转反侧,竟然病了。第二天,幸运的是女郎家并没有人来兴师问罪,心里才稍稍安宁了些。然而,他又不由得想起那女郎的声容笑貌来,由害怕而变为十分的想念。就这样,不过三天,常大用满面憔悴之色,竟成了重病,卧床不起了。

这天晚上,常大用昏昏沉沉地刚一入睡,忽听屋门一响,那老妇人手捧一只药碗进来了。老妇人说:“我家葛巾姑娘,亲自配成这剂毒药给你,快喝下去吧!”常大用十分惊:“我与葛巾姑娘,素无怨仇,为什么竟然要毒死我呢?唉,也罢。既然这药是姑娘亲手调的,与其因她相思而病,不如喝药而死。”说罢,接过药来一饮而尽。那老妇人笑笑,就走了。

   奇怪的是,常大用喝下药去,却觉得一股香气沁入肺腑,头脑清爽,好象并不是什么毒药。想着想着,他便酣然睡去。第二天早晨醒来,只见红日满窗。试着起来,大病若无,心中更加坚信那女郎是仙女下凡。他心中默默地祈祷能够再次见到女郎。

   这一天,常大用在园中一丛树木之后,迎面遇上那位女郎。见四下里无人,他惊喜地急忙跪在地上。那女郎伸手轻轻地拉他起来。常大用惊喜交集,握住了她那洁白的玉腕,顺势站了起来,只觉得这只手温软面细腻,并闻到她身上散发出一种奇异的香味,常大用觉得全身骨节都酥软了。正想说点什么,那位老妇人忽然来了。那女郎让他藏于假山之后,指着南边说:“晚上你来吧。南面小墙以内有一座四面红窗的屋子,就是我住的地方。我放好了梯子等你。”说完匆匆而去。常大用呆站在那里,满腹怅然,真有些魂飞魄散了。

好容易等到天黑,他搬梯子登上南墙,果然见墙那边有梯子竖在那里。他高兴地下去,果然见有红窗在。到了窗前,听到里面有下棋的声音,悄悄地站在窗下,不敢向前,等了一会,他越墙回去了。

   常大用心神不定,从坐立难安,他又第二次来到红窗之下,听到下棋的“嗒嗒”声更密了。他顺窗缝看去,只见那女郎 正与一白衣女郎下棋,那老妇人也在坐,有一个丫环待他们。他只得再次返回来。到他第三次登上墙头,已是三更天了。忽然听到老妇人说:“谁把梯子放这儿了?”招呼丫环把梯子抬走了。他只好怏怏不乐地回来了。

   第二天晚上再去,梯子已先预备好了。来到红窗之下,幸好四下无人,急忙推门进去,只见女郎独自坐在那儿若有所思。一见常大用,慌忙站起来,满面羞涩。常大用作揖说:“我自感福薄,从不敢妄想什么,今日你我有如此良机,真是三生有幸啊。”说着,就靠近了女郎。那女郎身材苗条,美丽迷人,连她呼出气儿也象兰草的芬芳。

   二人正在亲密地交谈,忽听近有人说话。女郎急忙说:“我妹妹玉版来了。你先藏到我床下去吧。”他只好从命。他刚藏好,一个女子走进来,笑着说:“你这败军之将,今天还敢和我较量吗?我已经沏了好茶,准备与你战一通宵。”女郎以身体困乏为由推辞。玉版再三请求,见不答应,便开玩笑地说:“你这样舍不得离开屋子,难道 姐姐在屋里藏了个男人不成?”女郎见她强意相邀,只得随她去了。

   常大用听到脚步声远去,使爬出来。他又气又恨,于是便想在屋里找件东西,也好带回去做个纪念。找来找去,只在床头发现有一个水晶如意,上边系着一条紫巾,芳洁可爱。于是,揣在怀里,越墙回到自己的屋子。

   常大用在自己屋里玩赏那水晶如意,衣袖一动,似乎还闻到那女郎的体香,因而更加倾慕女郎。然而想到自己夜闯人家闺房,怕受到刑律制裁,再也不敢前去,但珍藏着如意,希望女郎能够来找.

   隔了一天的晚上,女郎果然来了,她笑着说:“我一向认为你是个正人君子,却原来是个贼啊!”常大用高兴地说:“是的,我确实拿了你的东西。但我之所以偷拿了你的如意,是因为想借此取个吉祥之兆,希望咱们的事能够遂心如意啊。”二人越谈越亲密,于是私定了终身。常大用问女郎道:“我认为你是仙女下凡,幸蒙你的垂爱,真是我三生有幸。但唯恐你离我而去,幸福难以长久。”女郎笑着说:“你太多虑了。我不是什么神仙,只是对你太痴情了。此事要严加保密,如让别人知晓,后果不堪设想。”常大用答应了,但始终怀疑她是仙女,一定要她说出她的真实姓名。女郎说道:“既然你认为我 是仙女,又何必知道我的姓名呢?”常大用又问:“那么,那位老妇人又是谁呢?”女郎答道:“她是桑姥 姥 。小时候我常常得到她的照顾,一向把她当长辈相待。”说罢,女郎起身要走,对常大用说:“我那儿人多,你去了多有不便,我有机会来找你吧。那水晶如意是我妹妹玉版的,你还是让我带回去吧。”

   从此,每隔三两天两人就会面一次。常大用沉浸在幸福之中,不再想回家的事,但典当衣服的钱又花光了。他准备卖掉骑来的那匹马。此事被女郎知道了,对他说:“你为了我,把钱花光了,再卖掉马,千里迢迢,你怎么回去呢?我于心何忍?我有些积蓄,你拿去用吧。”常大用推辞道:“你对我情深似海,我无以为报。怎么能再用你的积蓄呢?”女郎坚持说:“就算暂时借给你吧。”于拉着他的胳膊,来到一棵桑树下,指着一块石头让他搬开,又从头拔下金钗,往地下刺了几十下,说:“挖吧。”他顺从地用手扒了扒,不一会,地下露出一只瓮口来。女郎探手从瓮里取出银子近五十两,常大用阻挡不住,女郎又从里面拿出十来个元宝。最后,常大用还是只要了一半银子。

   不知不觉又过了好几天。这天夜里,女郎对常大用说:“近来咱们的事有些风言风语,长此下去不是好办法,我看咱们还是商量个对策为好。”常大用很害怕:“究竟该怎么办呢?我平生老实谨慎,为了你,我把一切置之度外了。只要能和你在一起,刀山火海,我无所畏惧!你怎么办吧?”女郎见他态度坚决,就决定和他逃到洛阳去,并且让他先骑马回去,自己随后乘车前往。常大用回到家,正准备去迎接女郎,没料想女郎乘车也到了家门。众乡邻听说他娶来一位美貌贤惠的妻子,纷纷前来祝贺,并不知道他们是逃回来的。但常大用心里总感到不大坦然,女郎说:“我们情投意合,心甘情愿,谁也不会干涉我们,你不必怕。”时间一天天过去,常大用也慢慢地放下心来。

   常大用有个弟弟,叫常大器,此时十七岁了。女郎见他聪明伶俐,相貌英俊,于是提出让妹妹玉版嫁给他为妻。常大用恐怕他们出逃的事被别人发觉,但女郎说:“不妨事。我已经想好了办法。玉版妹妹与我最好,最相信我,只要派一人前去,她定可前来。”于是,女郎就派桑姥姥乘车前往曹州。几天以后,桑姥姥到了曹州,将要到达花园时,她下了车,让车上停在路上等候,她一个人乘夜深人静进到园中,不一会就把玉版领出来,登上车就往回赶。

   女郎计算着马车的时日,估计要来的那天,让常大器穿上结婚盛装,到几十里外去迎接,果然碰到了桑姥姥 和玉版乘坐的车子。于是,常家欢欢喜喜地为大器完成了婚礼。从此,兄弟二人都得了美貌贤惠的妻子,常家的日子越过越火,家境日益富裕起来。

   有一天,有几十个贼寇骑马突然闯进常家院中。常大用知道事情不妙,全家登楼躲避。贼寇把楼围起来,气势汹汹。常大用在楼上俯视着众贼寇,问:“咱们有什么仇吗?”贼寇回答说:“没有。但我们今天来,有两件事相求:第一件,听说你们兄弟的两位夫人世间所有,请让咱弟兄们看看;第二件,我们一行五十八人,请给我们每人金子五百两。”此时,楼下堆满了木柴。贼寇威胁,若不答应,就要放火焚楼。常大用答应给他们金子,但他们并不满足,家人非常害怕。女郎与玉版几次想下楼,都被常大用拦住。但她们终于按捺不住,冲下楼来,站在楼梯中间,说:“我姐妹都是天上仙女,暂时来人间生活,难道还怕你们这伙贼寇吗?我想即使送你们万两黄金,你们也不敢要吧!”贼寇们吓得跪拜在地,纷纷说道:“不敢不敢。”女郎和玉版见此情景,正要回楼上,突然一贼寇说:“她们是骗人的,不要上当!”女郎反身站在楼梯上,大声呵斥:“你们想干什么,就早早地说出来,现在还不算太晚。”众贼寇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敢说话。姐妹俩从容走上楼上。众贼寇一哄而散。

   两年以后,女郎和玉版各生了一个男孩。女郎也渐渐地说出是魏姓,母亲被封为曹国夫人。但常大用很是怀疑,在曹州从未听说过有姓魏的大户,况且大户人家的小姐失踪了,怎么会没人寻找呢?但他又不敢假追问女郎。但常不用一心要解开心中的谜团。他找了个借口再一次来到曹州,到处打听,也没有听说魏姓的大户。于是,他仍旧来到上次借住的花园里,来到主人的一间正房,忽见墙上有一首题诗,题为《赠曹国夫人》,心中大惊,于是就问花园主人。主人笑着请他去看曹国夫人。原来主人请他看的是一株牡丹,枝繁叶茂,生机勃勃,长得和房檐一样高。常大用问何如此称呼它,主人解释,因为这个品种是曹州第一,所以有人戏称之为“曹国夫人”。常大用又问,这是哪个品种,主人回答说,叫做“葛巾紫”。于是,常大用更加认定,女郎是花妖所变。

   常大用回到家中,但不敢当面质问女郎,就把看到的《赠曹国夫人》诗念 给她听。女郎听后骤然变色,冲出屋去把玉版叫来,并且把两个孩子也抱了来,对常大用说:“三年前,我为你的真诚所感动,于是把身心全部交给了你。不想你却百般猜疑,我们怎能白头偕老?”女郎和玉版悲愤之下,双双举起儿子,朝地下扔去,两个孩子随即不见了踪影。常大用惊呆了,葛巾和玉版也象彩云一般飞去了。常大用悔恨不已,一个幸福的家庭化为泡影。

   几天以后,两个孩子堕地的地方长出了两株牡丹,一夜之间就长了一尺多高,当年春天就开了花,一株开紫花,一株开白花,花朵大得大盘子,比普通的葛巾和玉版要好看得多。几年以后,就繁衍成一片。后来被人移到其它地方,又不断地产生一些新品种,千姿百态,各呈风采。从此,河南洛阳就成了牡丹最繁盛的地方。


·上一篇文章:高员外晒元宝
·下一篇文章:灌园叟晚逢仙女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minjian/07312141959FD7GF5J80FF65333FK3J.htm


相关内容

无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