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子姑娘

桔子姑娘


来源:中国民间故事网  作者:佚名

要摘天上的星星,
需要彩云的翅膀,
要找桔子姑娘,
需有金子的心肠。

从前,在喷珠吐玉的雅鲁藏布江边,流传着这样一首歌谣。许多人听过、唱过,也就忘了。只有一个叫做达瓦的小王子,把这首歌珍藏在他心灵里面最神圣的地方。小王子长呀长呀,长到了该结婚的年纪。远远近近的国王都想把自己的公主许配给他,可达瓦王子总是重复地说:“我什么公主都不爱,我只爱美丽善良的桔子姑娘。”

其实,桔子姑娘到底是什么模样?她究竟住在什么地方?都只是口头的传说,对达瓦王子来讲,这也是一个谜。在王宫前面,有一口甜水井,全城有一半居民,都到这里打水。达瓦王子想;老人口里有金子,只要我天天到井边去问,总能问出寻找桔子姑娘的办法来。于是,在白石砌成的井台上,天天都出现了王子的身影。他比所有打水的人都来得早,也比所有的人都回去得迟。中午呢,也不离开,带着一块很大的青油糌粑当点心。他向每一个背水的老人,总是重复同样的问题:“老人家,请你告诉我,世间有没有桔子姑娘?她住在什么地方?”

达瓦王子等呀,问呀,整整过了七七四十九天,但是,没有一个人能回答他的问题。他真的发火了,拿起一块石头朝天空扔去,谁知石头落下来,砸碎了一位老太婆的水罐。这是一位很老很老的老太婆,头发白的象海螺,口里连珍珠大的牙齿都没有了。这只水罐是她的一半家产,现在被人打碎了,又怎么能不伤心呢?达瓦王子见老太婆痛哭不止,赶紧送上一枚金币作为赔偿,又把自己吃的青油糌耙分一半给她。老太婆十分感激,双手合十,喃喃地祷告:“菩萨啊,这位王子的心,真的和桔子姑娘一样善良。”

达瓦王子听到桔子姑娘四个宇,喜欢的象拾到羊头大的宝贝,连忙重新向老太婆施礼致敬,问道:“老妈妈,你刚才提到的桔子姑娘,到底住在什么地方?你能不能给我指点一条路径,让我去见见她?”

老太婆摇摇头说:“都说雪山狮奶甘甜,能取到的没有一个;都说桔子姑娘美丽,能见到的没有一个,因为她住的地方太难走了。”

王子拍着胸脯说:“老妈妈,请你告诉我吧!她就是住在月亮上,我也敢到彩云里去找;她就是住在大海里,我也敢下龙宫中去寻。”

老太婆见王子的情意,象金刚石一样坚贞,就详详细细指点了寻找桔子姑娘的路径。

勇敢的达瓦王子,白天赶路,晚上也赶路。白天,金太阳和他作伴;晚上,银月亮为他点灯。他登上紧挨着蓝天的雪峰,征服了勇猛的雪狮,骑着它翻山越岭。他跳进波涛汹涌的江河,打败了凶恶的蛟龙,揪着它渡过急流;他进入茫茫的森林,许多猛兽向他扑来。远的他用金箭射;近的,他用宝刀砍。走过了七七四十九天艰苦的道路,终于看到一片鲜花盛开的峡谷。这里,长着密密层层的桔树,千万个金晃晃的桔子,闪耀着奇异的光彩。散发出诱人的芳香。

王子跳啊唱啊,一口气跑进桔树林,许多桔树,都伸出绿色的手掌,牵住他的衣裳;许多许多的桔子,都用甜蜜的声音向他恳求:

“王子!王子!带我走吧!”
“王子!王子!带我走吧!”

到处是金桔的笑脸,到处是甜蜜的声音,弄得达瓦王子头昏脑晕,不知如何是好。这时,他想起老太婆的告诫:“桔子姑娘,就住在最高最高的桔子树上,藏在最大最大的桔子当中。”王子从东到西找了三圈,又从西到东找了三圈,终于看到了一颗很高很高的桔子树,有一只很大很大的桔子,藏在浓密的树叶里面,话也不说,头也不抬,只是抿着嘴唇羞答答地微笑。王子伸手去摘,桔子却从这根树枝跑到那根树枝上,又跳到另一根树枝上,最后升到高高的树顶,躲在几片金色的云彩中间。

这下,真把王子急坏了。他想用箭射,又怕伤了它;他想摇树,又怕碰坏了它,于是,就站在树下唱道:

美丽的桔子姑娘,
住在高高的树梢;
姑娘啊,如果你有意,
请落进我的怀抱。

果然,王子的歌刚刚唱完,桔子就轻轻飘落下来,掉进他的怀里。王子高兴得不得了,用两手按住胸怀,扭头就朝家乡跑。

王子跑呀跑呀,森林一晃眼就穿过了,江河一蹦跳就跨过了,雪山一抬腿就越过了。他来到雪山脚下,坐在月亮似的湖边,靠着达玛花丛歇息。这里,离家乡很近很近了,看得见云雾上王宫的金顶了。他从怀里捧出那只金晃晃的桔子,越看越高兴,越模摸越喜欢,忘记了老太婆的叮咛,情不自禁地把桔子剥开。忽然,随着奇妙的音乐和耀眼的金光,一个无比俏丽的姑娘,笑盈盈的从桔子里出来了。她头戴着晶莹碧绿的宝石,身穿着金线织成的衣衫,脸蛋白里透红,象桔辩一样鲜嫩;身段窈窕,象桔树一样轻柔。她缓缓落在草地上,遍体发出奇妙的芳香。王子惊讶得不得了,连气也不敢出一口,害怕把这神仙般的女子,又吹到遥远的地方。他赶紧上前一步,拉住桔子姑娘的飘带,向她讲述自己的爱慕心情。桔子姑娘不回头,也不答话,只是抿着小嘴温柔地笑。

月亮湖边,太阳明明亮亮地隔着,湖水高高兴兴地唱着,满头白发的雪山爷爷,也笑得满面红光,因为达瓦王子和桔子姑娘,在这里结下了姻缘。他们来了很多很多鲜花,唱了很多很多情歌。最后,王子躺在地毯一样的芳草上,枕着姑娘的膝头,甜甜蜜蜜地进入了梦乡。

湖边石崖洞里,住着一个魔女,看见他俩这样相亲相爱,泉水和牛奶一样分不开,便想出一个恶毒的主意,来陷害象白度母一样善良的桔子姑娘。她变成一个女子,扭扭捏捏踱到桔子姑娘身边,瞪着眼睛看了三次,眯着眼睛看了三次,大惊小怪地说:“啊啧啧!人世间最美的桔子姑娘,原来比我难看多了!”桔子姑娘没有回答,只是抿嘴一笑。魔女拉住桔子姑娘,要她到湖边照影,比比到底谁好看。桔子姑娘连声说;“不!不I这样会把王子弄醒。”魔女说;“是啊,我知道你不敢比呀!要不,让王子枕在地上不是一样吗?”桔子姑娘便托起王子的脑袋,移到刚刚采来的鲜花上,再枕上自己鲜艳的围腰。她们来到湖边,湖水里映出两个倒影:桔子姑娘好比金孔雀,魔女呢,跟黑老鸦差不多。

魔女比垮了,还不服输,说:“你有华丽的金衣衫,当然要强一些;要是我穿上你的衣服,一定会比你漂亮。”可怜的桔子姑娘,中了魔女的诡计,把自己的衣衫换给了魔女,并在照影的时候,被魔女推落在很深很深的湖中。

魔女三步两步蹦到王子身边,一把将王子的脑袋搂在自己的怀里。王子觉得刚才象睡在羊毛上一样柔软,现在象睡在牛角上一样难受,很快惊醒过来。他睁开眼睛细看,又觉得桔子姑娘变了,变丑了,变黑了,不由自主地微微皱起眉头。魔女看出他的心思,连忙说:“高贵的王子啊!你在这里睡了三天,我一动不动地陪了三天。雪山的太阳把我晒黑啦,湖上的凉风把我吹坏了!”达瓦王子想:“桔子姑娘的心,是多么善良啊,她虽然比原来丑了,我不能嫌弃她。”

于是,王子和魔女在宫廷里举行了隆重的婚礼。远远近近的国王,送来了珍贵的礼物,全城的居民百姓,都来到王宫前跳舞狂欢。凡是见过这位王妃的人,没有一个不替达瓦王子惋惜,因为她实在没有一点地方能和年轻英俊的王子比美。

过了七天,月亮湖边的牧马人,跑来报告说:“尊贵的王子啊,请允许我报告一椿喜讯,碧波荡漾的月亮湖中,忽然长出一枚金光灿烂的莲花!”王子心中十分诧异,赶紧跟着牧马人来到湖边。果然看见一朵可爱的莲花,孤零零地在湖面摇晃,花瓣上露珠滚动,好象流不尽的泪水。王子十分怜爱,便叫牧马人摘回,供在佛堂里。

奇妙的莲花,可爱的莲花,它的香气充满整个王宫,金晃晃的光辉老远就能看见。许多许多的人,都赶来观看,称赞个没完。只有黑心肝的魔女,知道莲花的来历,深更半夜摸进佛堂,把它揉得粉碎,撒在后花园中。

又过了七天,看花的老人跑来报告说:“尊贵的王子啊,请允许我报告一个吉兆,后园里长出一棵高高的桃村,树上结满甜美的果实.”王子更加诧异,和臣民一起来到后花园,果然看见一棵高大的桃树,结满很多硕大的鲜桃,它们微张着粉红的嘴唇,好象有许多许多话要说。王子默默无言,想着接连出现的怪事。魔女高兴地说:“王子啊,王子!请你把这些鲜桃赐给臣民和百姓品尝,让他们牢记你的功德吧!”达瓦王子觉得她的话有理,就把它们布施给臣民百姓,大家从四面八方涌来,一人一个,一会儿就吃光了。

在王城对面的小山沟里,住着一位很老很老的老太婆,她从早到晚在草坡上替国王放羊,她带着小儿子赶来时,桃子早已分光了。她在草丛里刺篷中找了老半天,才找到了一只很小很小的桃子。母子俩把它当成宝贝,欢欢喜喜把它带回自己居住的小石头房子。阿妈让儿子吃,儿子让阿妈尝,两个人推来推去,最后还是放进一只羊皮口袋中。从此,小石头房子里出了怪事。每回老阿妈和小男孩放羊回来,都发现屋子收拾得好好的,酥油茶打得浓浓的,羊肉煮得香香的。有一天,老阿妈让儿子把羊赶到山上,自己躲在石墙外边偷看,只见装桃子的羊皮口袋里面,走出一个穿金衣衫的美貌姑娘,在房里忙这忙那。老人一阵风跑了进去,口呼仙女,跪在她面前。

姑娘慌忙把老人扶起,说;“老阿妈,我不是仙女,我是大家熟悉的桔子姑娘。”接着,她流着伤心的眼泪,把自己被魔女陷害的经过告诉老人。老阿妈留她住在小石头房子里,一家三口和和睦睦地过着日子。

一天,桔子姑娘在门外洗头,被魔女远远地看见了。她大叫一声,装作昏倒在地。宫廷里请了许许多多名医,吃了许许多多好药,都没有一点效用,眼看就要断气了。有一天,王子去着魔女,魔女装模作样地哭着,握住王子的手说:“王子呵,有一个方子能救我的命,不知道你肯不肯办到?”王子说:“什么方子?你快说呀!”魔女说:“对面山谷里,有一个放羊的老太婆,他的女儿是个妖女,我的病是她带来的。只有用她的心肝熬成汤喝,我才能起死回生。”达瓦王子听了这话,心里很不是滋味,觉得桔子姑娘,不但模样不美丽,心地也不善良。善良纯洁的女子,怎能吃别人的心肝呢?

为了不叫妃子怀疑,王子派出三个武士,去取牧羊老太婆女儿的心肝。紧跟着,他拉出一匹最快的追风马,“得那嘎”、“得那嘎”很快就超过了三个武士,头一个来到牧羊人的小石头房子旁边,听到一只鹦鹉在树上叫着:“姑娘!姑娘!负心的王子来了!狠心的王子来了!”

达瓦王子十分恼火,搭上金箭想射死鹦鹉。忽然,小石头房子里,走出一个人来,说:“王子,请不要射死无罪的鸟儿,还是杀死可怜的桔子姑娘吧,魔女正想着吃我的心肝呢!”王子回过头来一看,只见一个俏丽的姑娘,站在自己面前,头戴绿宝玉,身穿金线衣,脸蛋象桔瓣一样鲜嫩,身体象桔树一样轻柔。天呀,这不是世间最美的桔子姑娘,又能是谁呢?不过,如果这是真正的桔子姑娘,那王宫里的那一位又是什么人呢?

放羊老阿妈走来,讲述了桔子姑娘被害的经过。达瓦王子好象从恶梦中惊醒。发誓要杀死那个狠毒的魔女。正巧魔女见事情败露,就显出了凶恶的原形,张开母狼般的大口,从王宫直朝桔子姑娘住的地方奔来!王子拉开宝弓,搭上金箭,“嗖!嗖!嗖!”一箭连一箭,就把魔女送进地狱了。

这时,雪山升起七色彩虹,草地开出绚烂鲜花,低矮简陋的小石头屋子,忽然变成了瑰丽的宫殿,宫墙里长满碧玉般青翠的桔树,桔树上挂满了玛瑙般艳红的果实,阵阵和风,从山谷吹来,桔子碰着桔子,发出悦耳的声音。叶片轻轻招展,散发着沁人的香气。

达瓦王子和桔子姑娘,经过了这场苦难,从此再没有分开,恩恩爱爱,直到白发千古。

讲述;日喀则城关镇尼玛彭多
1979年7月7日收集
1980年1月整理


·上一篇文章:央金拉姆
·下一篇文章:敏笛林神鸟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minjian/07312124944FIF711778CIIB2G0J05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