勒桑洛珠和次仁吉姆

勒桑洛珠和次仁吉姆


来源:中国民间故事网  作者:佚名

从拉萨出发,沿着堆龙河往西走,不要一天的功夫,就看到两座高高的黑石山,夹着一大片绿森森的树木。从绿森森的树木里,伸出一座很老的藏式高楼。这就是堆龙朗泽谿卡。(朗泽谿卡:在拉萨西北约三十公里处,现为堆龙德庆县嘎冲公社。)

传说好几百年以前,谿卡里有个叫做勒桑洛珠的少年。他很早就死了阿爸,跟在阿妈的腰带后边悄悄地长呀长呀,谁也不留意这么个小家伙,他就象路边的一株那扎草。(那扎草:普通的野草。)

忽然有一天,乡亲们都说他长大了。长得象谿卡的柱子一样高大了,长得象哈梦花一样漂亮了,长成一个要讨老婆的男子汉了。远远近近的小伙子,多得象河滩上的石头,可就是没有一个人能比得上他。有的有他的相貌,又没有他那样的身材;有的有他的身材,又没有他那样的品德。

这下子,勒桑洛珠家热闹起来了。太阳升起的时候,媒人一个接着一个上门,说的话比唱歌还好听;月亮升起的时候,姑娘一个接着一个来求爱,唱的歌比蜜糖还甜美。不过,勒桑洛珠的心,就象冰封雪盖的海子,掀不起一点点浪花。阿妈就这么一个命根根,时时刻刻为他的婚事操心。勒桑洛珠反而这样劝说自己的妈妈:

树上甜美的桃子,
熟透自然落下地;
果实还没成熟时,
石头砸来砸去有何益?

有一次,妈妈对勒桑洛珠说:“儿呀,你阿爸临死的时候,对神佛许了三桩愿。一桩是给大昭寺的释迦牟尼刷金身;二桩是给大昭寺的白拉姆女神(白拉姆:吉祥天母。)献玉片;三桩是给三大寺(三大寺:指甘丹、哲蚌、色拉三座黄教寺庙)的喇嘛施香茶。如今你长大了,应该去完成这件功德了。”

“妈妈放心,我照办就是了!”勒桑洛珠听从母亲的吩咐,第二天,天还没有放亮,就从马棚里牵出心爱的雪白马,从骡棚里牵出青色的好走骡。走骡背上,左边驮着茶叶,右边驮着酥油,中间驮着金粉和玉片,早早地起程去拉萨。

小伙子一边赶路,一边左看右看。夏天的堆龙河谷,比唐嘎(唐嘎:在缎子或棉布上画出的佛象画轴。)佛画里的天堂还美丽。流水在脚下欢笑,雪峰在两边迎送。绿油油的青稞地里,蝴蝶在飞,云雀在叫,锄草的男男女女唱起劳动歌,歌声把小伙子连人带马都快抬到天上去了。

不到半天功夫,勒桑洛珠到了江堆地方。忽然,从青稞地里走出一个姑娘,拦住他的马头,把一束鲜嫩鲜嫩的麦苗,献在他的面前。口里还用好听的调子这样唱:

骑马的客人呵,
请你停一停!
请把这一束麦苗,
带到神地拉萨城。
这是虫儿从未咬过的,
这是冰雹从未打过的,
这是镰刀从未碰过的,
凝结着锄草人的心意。
请给左边一百个姑娘,
赏赐一点点茶叶;
请给右边一百个青年,
赏赐一点点酒钱。

勒桑洛珠伸手去接麦苗,一下子惊呆了。好象一段木头,竖在马背上。他从妈妈肚子里生下地,还没有见过这样温柔可爱的姑娘。小伙子越看越喜欢,越看越痴呆,麦苗也忘了接,歌儿也忘了对,茶叶酒钱也忘了给,马鞭子掉在地上,他也忘了拣。

姑娘替他拣起马鞭,小伙子看见姑娘右边衣襟上,别着一面订情的小铜镜。他的脑子还没有来得及想,手儿就伸出去把铜镜摘下来;他的脚还没有来得及踢,雪白马就象长上了翅膀,飞出了好几十丈远。

原来江堆地方,有一个古老的风俗,叫做“尤朗”(龙朗:尤,藏语意为除草;朗,意为请求赏赐,即在锄草时请求赏赐之意)每年中耕锄草的时节,干活的人推举一位姑娘,给路过的客商献上一把麦苗,表示祝福;客商就要回赠一点茶叶或钱物,进行慰劳。今天向勒桑洛珠讨“尤朗”的,是个差巴的女儿,名叫江堆次仁吉姆。

次仁吉姆“尤朗”没要到,连命根镜也丢了。心里十分难受,一边哭,一边回到干活的地方。左边一百个姑娘,有的在讲她的怪话;右边一百个青年,有的在吐她的口水。次仁吉姆赶快取下手腕上的珊瑚念珠,一颗一颗地分给他们,求他们象庙里的菩萨一样闭住嘴,千万千万不要告诉自己的阿爸阿妈。

一百零八颗念珠分完了,就是漏了一个扁嘴巴的老尼姑。她借口撒尿,左摇右拐地拐到次仁吉姆家里,呱呱呱呱乱说一大堆,就象个刚刚下了蛋的老母鸡。

阿爸听了,气得肚里冒火;阿妈听了,气得口中出烟。铜镜是女孩子的护身法宝,小时候用它驱鬼,长大了用它订情。从来就是人不离镜,镜不离人。不要脸的女儿,今天把它给了过路的男子,这还了得!

晚上,次仁吉姆收工回来,衣襟上就是没有铜镜,阿妈阿爸就这样盘问起来:
要说眼珠子,
铜镜就是眼珠子;
要说命根子,
铜镜就是命根子。
不争气的次仁吉姆呀,
命根铜镜到底送给谁了?
不要说坏了。铜镜坏了,
坏在什么地方呢?
不要说丢了。铜镜丢了,
丢在什么地方呢?

次仁吉姆不敢讲真话,这样扯了一个谎:
请你听一听呵,
严父阿爸听呵!
请你听一听呵,
慈母阿妈听呵!
铜镜并没有丢,
铜镜也没有坏。
铜镜放在箱子里
箱子存在女伴家;
箱子上边锁了锁,
钥匙挂在她腰间。

阿爸阿妈见她扯谎,认定女儿干了见不得人的事情。阿妈骂了她好久,阿爸打了她一顿。叫她脱下新藏袍,打发一件烂衣衫;叫她解下绸腰带,打发一条牛毛绳;叫她解下花围裙,打发一块麻袋片;叫她交出七色靴,打发一双没底鞋。白天,罚她在山野放驴;晚上,罚她在驴圈睡觉。

次仁吉姆心里骂那个骑白马的少年,又盼那个骑白马的少年。三天,他没有来;五天,他没有来;到了第七天的早上,小伙子骑着雪白马,赶着大青骡,和雪山上的第一缕阳光一起从拉萨那边过来了。

姑娘赶紧从山上下来,拦住马头这样唱:
快快停一停呵,
你这狠心的客人!
快把护身的铜镜,
还给我这可怜的姑娘!

勒桑洛珠连忙下马,从左边的马褡里,取出四块砖茶,送给锄草的姑娘;从右边的马褡里,取出十两藏银,送给锄草的青年。又从背上解下一个包袱,里边都是新藏袍、新藏靴、新首饰,送给次仁吉姆,还用动听的调子这样唱:

请你不要悲伤,
江堆好心的姑娘!
我叫勒桑洛珠,
朗泽谿卡是我的家乡。
衣衫,破烂的衣衫,
请你快快脱下来吧!
这里有缎子的藏袍,
请穿在你苗条的身上。
腰带,牛毛绳的腰带,
请你快快解下来吧!
这里有彩绸的飘带,
请系在你纤细的腰间。
围裙,麻袋片的围裙,
请你快快丢进沟里吧!
这里有丝线的“帮典”(帮典:围裙。)
请系在你迷人的身前。
靴子,没有底的靴子
请你快快抛掉吧!
这里有七色的“松巴”,(松巴:藏靴的一种。)
请你穿上你可爱的小脚。
铜镜,白银的铜镜,
请你送给少年我吧!
白拉姆女神给我托梦,
说我俩早有姻缘。

这时候,次仁吉姆才知道,自己遇上了有名朗泽的勒桑洛珠。幸福到了身边,还能用手推开吗?宝贝到了屋里,还能用脚踢出吗?勒桑洛珠用手一搭,次仁吉姆跳到他的马后,用双手抱着他的腰杆,一路欢笑回到朗泽谿卡。

勒桑洛珠在门口跳下马,唱了一段歌报告喜讯:
走的时候只一个,
回的时候有一双;
吉祥天女白拉姆,
送来一位好姑娘。
阿妈,可怜的阿妈,
从此有了好帮手!
儿子,可怜的儿子,
从此有了好伙伴!

老阿妈从楼上下来,把次仁吉姆接进去。让她坐在屋里怕冻着,坐在屋外怕晒着,恨不得把她含在嘴里,就象老麻雀爱护小麻雀一般。周围四近的乡亲,有钱的送来钱礼,没钱的带来歌声,十五年没动过歌喉的老阿妈,又唱又跳有说不出的高兴:

看呀,乡亲们快来看呀!
看我的儿媳次仁吉姆!
请看她美丽的容颜,
象不象刚下凡的仙女?
请看她走路的姿态,
象不象花丛中的孔雀?
请看她迷人的歌喉,
象不象春天的杜鹃?
她是我心上的宝石,
她是我亲生的骨肉。

婚礼还在热热闹闹地举行,突然传来柳乌宗(柳乌宗:在拉萨河南岸。)女头人阿峥的命令:今天一天,明天两天,后天太阳升上雪山的时候,凡是柳乌宗属下的青年男子,不管结了婚的还是没有结婚的,有儿女的还是没有儿女的,走着的还是站着的,通通到堡寨前面会集,进行跑马射箭比赛。她要从中间挑选一个做丈夫。

阿峥是个脾气古怪、权高势大的女头人,伸手就能遮掉拉萨河上的天空。她在柳乌堡寨跺跺脚,别说小小的朗泽谿卡要倒塌,就是拉萨的城楼也得摇三摇。她每隔三年,都要挑选一个漂亮的小伙子,当自己的丈夫。今年,不知道倒霉的命运落在哪一个头上?

是水,总在桥下流。勒桑洛珠虽然一万个不愿意,可是,不去也不行呀!他骑了一匹跛了脚的老马,带了一张断了弦的旧弓,插上几支扫帚草做的秃箭。赛马的时候,人家往前面涌,他慢吞吞地跟在后头;射箭的时候,人家朝靶子上射,他的箭就落在脚跟前。

坐在九层城堡上的女头人,单单看中了朗泽勒桑洛珠。她拿出一支七色彩绸装饰的“达达”,(达达:表示权威的令箭。)

插在勒桑洛珠身上,用不大不小母狼嚎叫一样的嗓子宣布:“我不找骑术最好的骑手,我要找骑术最坏的骑手;我不要箭法最精的射手,我要箭法最差的射手。小伙子勒桑洛珠,你就是我的丈夫啦,过三天来成亲吧!”

勒桑洛珠拔出“达达”,双手捧着奉还给女头人,口里还悲悲切切地唱道:
请你听一听吧,
事贵的女头人阿峥:
我不是独身的男子,
我是有妻子的人。
请可怜可怜我刚结婚的妻子,
我不是没有家的少年,
我是有老母的人,
请可怜可怜我快要死的母亲吧!

可是,“达达”也没有人接,哀求也没有人听。勒桑洛珠抬头一看,女头人阿峥已经笑嘻嘻地走远了。他好象看到天塌了、

地陷了、雪山朝自己倒下来了,两眼一黑,倒在赛马场上。

太阳落山的时候,勒桑洛珠总算回到了朗泽朗卡,到底是爬回来的?还是走回来的?还是老马驮回来的?小伙子自己也不清楚。次仁吉姆高高兴兴跑出门迎接,看到丈夫象个天葬场逃回的死人,吓得酒壶掉在石板上,如今还有迹印;食盒从手里落下来,冰糖水果撤了一地。她这样唱道:

请你听一听吧,
阿哥勒桑洛珠!
清早你骑马出发,
脸儿象雪山的朝霞;
为什么你晚上回来,
神色比死人还难看?
是得了什么急病吗?
是闯了什么大祸吗?
是可怕的魔女阿峥,
给你什么惩罚吗?

勒桑洛珠怕妻子难过,便隐瞒了赛马会的真情,回答说:“没得什么急病,只是赛马赛累了;没出什么事情,只是赶路赶急了。”

第二天早晨,楼下响起一串催命的马铃声,一个白袍白马的使者,交给他一封不大不小围裙那么大的信,催他快快去成亲。勒桑洛珠看也不敢看,偷偷塞在卡垫底下。

中午,楼下又响起一串马铃芦,一个黄袍黄马的使者,交给他一封不薄不厚手掌那么厚的信,催他快快去成亲。勒桑洛珠看也不敢看,偷偷塞在卡垫底下。

晚上,黑袍黑马的女头人阿峥,领着男女侍从闯进来。她对勒桑洛珠的阿妈说:“造座好神殿献神佛,生个好儿子献头人,你的勒桑洛珠我带走了,不要流泪应该高兴!”又对次仁吉姆说:“好走马藏北草原有的是,好男子莲花大地有的是,你的勒桑洛珠我带走了,要丈夫你再想办法找一个去。”说完,挥了挥手,女管家索玛然果招呼侍从,象鹞鹰逮鸽子一样,把勒桑洛珠逮跑了。

不过,女头人阿峥要得到小伙子的身体,要不了他的心。她想了三六一十八种主意,也没有办法使他顺从,就把他关进黑洞洞的城堡。勒桑洛珠今天装病,明天装病,身子瘦得象干柴,脸儿黄得象枯叶。他请求在上天葬场以前,和生他养他的阿妈见上一面。女头人怎么也不答应:还是有些下人偷偷地帮忙,说:“让他回去也好。死在堡寨里,有碍头人你的名声。”

阿峥答应他去三天。勒桑洛珠心里高兴,脸上装做痛苦的样子。他从城堡的楼上下来,下一级石阶,赌一声咒:“这辈子是死是活也不踩你了!”“下辈子变猫变狗也不踩你了!”

黑心的索玛然果,是个嘴巴锁上九把铁锁还要挑拨是非的坏家伙。她躲在台阶下偷听了勒桑洛珠的话,七手八脚跑去报告。阿峥叫来屠夫,杀死一头大黄牛,强迫勒桑洛珠顶着湿牛皮踩着热牛血发誓:回去不跟老婆讲话,不跟老婆睡觉。如果违背誓言,就会五雷击顶,象这头牛一样尸分肠断、血溅四方。

再说可怜的次仁吉姆,自从丈夫被女头人抢走,头也不梳,脸也不洗,天天爬上楼顶,看着柳乌堡寨的方向。她从夏天望到秋天,从秋天望到冬天。她站脚的地方,如今还有一个坑;她流下的眼泪,连石头也滴穿了。真是:

相亲相爱的丈夫,
日等夜等也不回来;
连心贴骨的思念,
刀刮斧砍也分不开。

第二年春天到来的时候,次仁吉姆到底把勒桑洛珠盼回来了。邻居高兴,阿妈高兴,次仁吉姆更高兴。可是,姑娘给他倒茶他不喝,给他倒酒他不尝,给他讲话他不理,给他亲热他远远地躲开。次仁吉姆失望了,次仁吉姆伤心了。眼泪倒灌进肚子里,悲伤的歌自己给自己唱:

日思夜想的丈夫,
象冰雹一样无情;
柳乌堡寨的女魔鬼,
挖去了他金子一样的心。

次仁吉姆收拾起一个鸽子那么大的小包裹,哭哭啼啼要回去找自己的阿爸阿妈。老妈妈左挡右挡、左劝右劝,挡不住次仁吉姆的决心。勒桑洛珠还是一声不吭,摆出来四样东西:一碗牛奶、一支利箭、一把铁锁、一副铜镜。姑娘一看,心里什么都明白了。看到这四样东西,就象听到丈夫心中的:,

心地纯洁不纯洁,
请看洁白的牛奶;
为人正直不正直,
请看笔立的箭杆;
立身坚稳不坚稳,
请看铁锁的锁簧;
情意真挚不真挚,
请想想铜镜的来由。

勒桑洛珠向姑娘看了一眼,便出门朝着拉萨方向走;次仁吉姆懂得他的意思,紧紧跟在他的后边。他们俩一个走左边的路,一个走右边的路;你快他也快,你慢他也慢;你哭他也哭,你笑他也笑。就是谁也不跟谁挨近,谁也不跟谁讲话,一直走到拉萨城,转八角街,走进大昭寺,勒桑洛珠才在白拉姆女神前消了咒,和次仁吉姆在拉萨城里安了家。阿妈偷偷地送一些钱财食物,日子过得非常称心。

女头人阿峥,听说勒桑洛珠逃跑了,气得把下人通通揍了一顿。差遣许多狗腿子东寻西找,别说人,连影子也没有找到。三年以后,有人在拉萨八角街看见他和次仁吉姆,脚边还跟着一个两三岁的小儿子。阿峥咬牙切齿,发誓要亲手杀死勒桑洛珠全家。索玛然果笑嘻嘻地说:“这件小事,就交给我干好了!”

索玛然果用围裙包着丑脑袋,蹲在八角街嘎林古雪(嘎林古雪:座落在八角街北部的一座佛塔,相传为房东吉博所建。)转经塔下边卖桃子,一次又一次用尖嗓门喊:“吃桃子咧!吃桃子咧!柳乌的挑子又大又甜咧!”看见两三岁的小家伙,便摇头晃脑地说:“孩子听话孩子乖,你阿爸叫什么?阿妈又叫什么?说得出来,吃桃子不花钱。”小家伙们听说是女头人阿峥的管家,一个个吓得拔腿就跑,只有一个最小最小的小家伙,拍着小胸脯说:“怕什么!我不跑。我的阿爸叫勒桑洛珠,阿妈叫次仁吉姆,怎么样?”

索玛然果笑得嘴巴连着耳朵。她带上狗腿子,偷偷跟着小男孩,转弯抹角,找到勒桑洛珠的房子。按照女头人阿峥的吩咐,把一家三口,用湿牛皮包上,用牛毛绳捆紧,丢进了拉萨河。刚刚丢进去,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水里响起雷声,河上射出金光。金光里飞出三只鹰,前面一只雄鹰,是勒桑洛珠的化身;后面一只母鹰,是次仁吉姆的化身;中间一只小鹰,是他们孩子的化身。索玛然果一看,吓得瘫倒在河堤上。

三只山鹰飞呀飞呀,一直飞到柳乌堡寨。狠心的阿峥,正坐在九层楼顶上,监督奴隶们盖新楼。小山鹰一边飞,一边问:“爸啦阿妈啦’(啦:为敬语,即阿爸、阿妈),煽下她吧?煽下她吧?”公山鹰边飞边回答:“算了吧?算了吧!”母山鹰边飞边喊:“杀死她呀!杀死她呀!”

小山鹰用翅膀一煽,阿峥从九层楼顶滚下来。石头挂破肚皮,里边都是吃人的蝎子。

三只山鹰飞呀飞呀,径直飞到朗泽谿卡。他们又变成了人形,和老阿妈一起,过着美满幸福的生活。

柳乌堡寨的奴隶,看见摔死了可恶的女头人,就象过节一样高兴。他们在拉萨河边挖了一个洞,把女头人阿峥埋起来,上边钉了一根杨木桩子,叫她永世翻不了身。

讲述:日喀则城关区尼玛彭多、贡嘎县结雪公社岗卓
执笔: 廖东凡
1979年7月8日记录
1979年12月第一次整理
1982年2月第二次整理

附记:这个故事在拉萨、日喀喇、山南普遍流传,除上述两人外,我们还听过堆龙德庆县古荣区(朗泽谿卡所在区)次仁顿珠、贡嘎县岗巴公社巴珠等好多人的讲述。不少讲述者都说,这是数百年前发生的一件真实故事。故事中的朗泽谿卡,讲述者一致认为是现在堆龙德庆县古荣区嘎冲公社的朗泽村,村里的人,至今还可以带我们去参观据说是这对青年男女留下的遗迹。故事中的柳乌堡,他们也一致认为就是现在堆龙德庆县的柳乌区所在地,堡寨在一次大水中被冲毁。这一带关于女头人阿峥的传说很多,有人说每逢雷雨天,阿峥就要脚踏东嘎山和柳乌山,在拉萨河里洗头发;有人说,柳乌渡口的那棵杨树,就是当年钉阿峥尸体的桩子,杨树的根须伸到拉萨河里,那是阿峥的长头发在摆动。
至于江堆是什么地方,讲述者说法纷纭、莫衷一是。有人说在羊卓雍湖边,他们讲故事时,就称姑娘办“羊卓次仁吉姆”。
下A讲是曲水县江村。次仁顿率讲是堆龙德庆鲁的公食村,如果勒桑洛珠家在朗泽谿卡,而且又从朗泽到拉萨去,俄雪村一带是必经之地。


·上一篇文章:国王岭色曲结和妃子梅朵玲孜
·下一篇文章:女神贡堂拉姆的传说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minjian/0731212337J981HG9502B21F18K24B.htm


相关内容

无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