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的旅伴

神秘的旅伴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话说清朝乾隆年间,天下海清河晏,四海升平。福建泉州有一布商姓马名贵发,经常往返于福州府和家乡泉州之间贩卖布匹。虽然旅途劳顿,但为了节约成本,马贵发从未起念要雇个帮手。久而久之,也就习惯成自然了。
  且说这天是三月初八,马贵发返乡途经莆田县境,看看时候不早,正自思量今晚住宿何处,忽听得背后有车马声传来。由于道路狭窄,马贵发把身一侧,想让马车先行,不料车到他身边却突然停住了。马贵发抬头一看,那马车十分豪华,车上坐着一个文弱少年,衣着华贵,像是大家子弟。少年彬彬有礼地向马贵发颔首道:“借问大叔一句,附近可有投宿的去处?”马贵发见那少年面色暗黄、声音喑哑,像是有病在身,想想自己也是出门在外之人,便热心地指引道:“此去不出二里地,就有家高升客栈,很是清净。”少年抱拳谢过,待要驾车离去,却又转头对马贵发说道:“这位大叔,我看你也是远行之人,出门靠朋友,如蒙不弃,请上车来一起赶路吧!”马贵发看看天色已晚,对少年又颇有好感,当下并不推辞,道一声谢便上了车。
  不一会儿,二人就到了高升客栈。各自安顿下来后,少年又邀请马贵发:“大叔,咱们一同用饭吧,多个人,我也能多吃一点!”马贵发犹豫片刻,道:“如此,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两人一起来到大厅,少年要了一壶烧酒、四样时新菜肴,与马贵发痛快地吃喝起来。席间,少年自称姓陈,是晋江人。酒足饭饱后,少年又抢先结了帐。马贵发暗忖,这少年为人慷慨大方,语言又风趣得很,是个打着灯笼也难找的好旅伴,于是对少年道:“四海之内皆兄弟,你我一见投缘,也正巧顺路,干脆结伴而行,也好互相照应,你意下如何?”少年欣然应允。
  马贵发与那少年一路同行,两人十分投契,大有相见恨晚之意。这天两人来到福清地界,少年忽然兴奋地跟路上遇到的四五人打招呼:“真巧呀!怎么能在这里赶上你们,你们不是比我早三天出门的吗?”对方也是满脸欢欣。少年回头对马贵发解释道:“大叔,他们是我的同乡,都是去京城赶考的富家子弟,也是我的朋友。大家一起赶路吧,路上更热闹些。”
  马贵发不忍拂逆少年的美意,点头应允。果然,因为人多,大家欢歌笑语不断,旅途中的劳顿也不知不觉地减轻了。就这么过了两天,马贵发他们又在路上遇到了六七个商人,个个衣着华美,车马豪华,一见少年便停下车马,热情洋溢地行礼。少年告诉马贵发:“他们都是我们当地赫赫有名的富商,其中一个是我的姐夫,他们要去浙江一带贩丝绸。”于是,这天晚上,马贵发便和他们一起投宿在山脚下的平安客栈。
  说来奇怪,这天半夜,忽然雷鸣电闪,狂风大作,大雨倾盆而下。平安客栈的店主人被风雨声惊醒,忽然想:不知道会不会漏雨?店主人忙点起蜡烛四处查看,走到马贵发等人歇宿的那几间上房门外时,见里面仍是灯火通明,照得窗户纸都亮了。店主人好奇地透过窗缝向里看,只见床上有个人蒙头大睡,而其他的客人围着蜡烛席地而坐,每人都神情肃穆,交头接耳地好像在商量着什么。店主人敲敲窗,好意提醒道:“诸位客官,已经三更了,早点安歇吧,你们明天还要赶路呢!”里面的人说:“知道了,我们马上就睡,谢谢老板!”
  店主人检查完了客栈,回到自己的房间,忽然觉得肚子不舒服,赶忙去上厕所。经过刚才那间客房时,看见里面的灯已经熄了。店主人刚在厕所蹲下,忽然隐隐约约听见一声大叫,便喝问道:“怎么了?”可是深夜寂寂,四周一片漆黑,根本无人应答。店主人心想,怕是哪个客人在说梦话吧,也就没有深究,回到床上睡觉,一夜无话。
  天色渐亮,店主人像往常一样早早起床,站在门口送客人们离去,口中说道:“下次再来小店啊!”忽然,店主人心中闪过一个念头:不对,昨晚一共是十四个客人,怎么今天才出去十三个呢?里面一定有蹊跷!
  店主人赶紧追上去,赔笑道:“客官慢走,怎么少了一位呀?”客人们面面相觑,都不禁一愣。那姓陈的少年马上嘴角一咧,笑道:“老板,我们昨天并肩进你的店,今天并肩出你的店,怎么会少一个人呢?那你倒说说看,我们少了谁呀?你老莫不是老眼昏花了吧。”众人都笑了起来,店主人无言以对,只得看着这群客人吆喝着坐上马车离开。
  回到店中,店主人反复琢磨着昨晚和今早的怪事,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可又说不清道不明。他到昨晚那些客人住的房间更换被褥时,忽然发现床板上有三个暗褐色的小斑点,不由得大惊失色,是血迹!
  店主人赶忙报了官,半个时辰后,地保和衙门的李捕头就赶来了。捕头验看了现场,让地保火速召集地方上的团练乡勇追赶那些客人。李捕头带着几个年轻人骑马跑在前面,终于在一片树林中追上了他们。李捕头高声喊道:“前面的马车停下!我是县衙的巡捕,现在要检查你们的行李。”那些客人听了,纷纷跳下马车,齐刷刷地从行李中抽出了明晃晃的钢刀,肩并肩面朝外围成一个圆圈。李捕头大喊一声,带领乡勇们冲上前去。这些伪装成客商的匪盗虽然凶悍,但双拳难敌四手,最终被乡勇们像铁桶一样牢牢地围困了起来。
  他们被抓获的时候,李捕头注意到他们每人身上都有一个深色的布包,打开一看,每个布包里竟都是一段散发着血腥味的碎尸!再搜查马车上的行李,里面全是一团团沾满血迹的灰土!在场的众人都觉得毛骨悚然,更是怒气冲天,立即将他们扭送至县衙。
  县令闻听此事,立刻升堂审讯。由于血淋林的罪证摆在面前,众盗抵赖不得,只有从实招供。原来这一行十三人,是专门打劫单身客人的大盗,那个看似有病的少年陈某便是他们的首领,也是最有心计最为狡猾的一个。马贵发只身赶路,又不慎露财于外,早被陈某这一伙杀人不眨眼的恶魔盯上了。于是陈某定下万无一失的诡计,前后花了近十天的时间终于取得了马贵发的信任。昨天晚上,众盗在陈某的指挥下,将马贵发在客栈杀死,为了不让人发觉,他们将马贵发的尸体肢解,各自携带其中一段。陈某的计划相当周详,早就嘱咐同伙在行李中携带了大量灰土,在肢解尸体时用以吸收血渍,但是他们百密一疏,在床板上还是留下了蛛丝马迹,这正印证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的道理。
  由于这个案子情节恶劣,凶犯作案手法极其残忍,朝廷对以陈某为首的所有罪犯处以极刑。罪犯受到应有的惩罚虽然大快人心,但马贵发因轻信别人而付出生命的代价,却是怎么也挽救不了的。


·上一篇文章:和尚状元
·下一篇文章:鹅仙洞传奇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minjian/07102212175A8HGB65IIK6J93347B59.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