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药泛滥:潘金莲与明朝社会风气

春药泛滥:潘金莲与明朝社会风气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多剧烈。

宋人鉴于古人服石毒发、痛苦暴毙的可怕,渐渐舍金石矿物的回春丹,而改寻其他的壮阳药;当时所服用的有龙盐、山獭骨等。据宋朝的《士林纪实》记载,在宋朝士大夫们服用龙盐来壮阳是件很平常的事,实际上龙盐就是产于我国西部边疆地区的紫梢花。至于另一样闺房瑰宝就是产于广西宜山县的山獭了。据宋人范大成的《桂海虞衡志》上说:如果公獭找不到配偶,就抱着树木把生殖器插入树干里而死,于是当时的汉人向当地的峒人购买山獭,希望服下它的骨粉后,能与山獭一样 “勇猛”,博得异性的赞佩。不光是山獭骨可做回春药,山獭鞭更可回春,与山獭品种接近的水貂、海狗、狗,它们的生殖器——貂鞭、海狗肾、狗鞭也都被追求者们视为房中补虚的圣品。

明朝中晚期,社会从上到下腐败成风,宫廷是糜烂的源头,明武宗不理朝政,纵情淫欲,建豹房,内置数不清的美女供他玩乐,还不满足,还要到民间去调戏良家妇女。明朝宫廷秽乱最多, “红丸案”、“梃击案”据传都与宫廷秽乱有关。有道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在这样的朝廷影响下,士大夫阶层普遍颓废堕落,炼丹制药,互相传授房中术,绘制春宫图等等,蔚成风气。

 

为了壮阳补虚,古代中国的好色之徒还有服用人体排泄物作为回春妙药的陋习,例如明时风行宫内的“红铅”就是以童女的初行经水为主要原材料的。除了红铅外,明朝中叶时还流行用童男童女的小便提炼雪白的“秋石”作为回春灵丹。

明朝嘉靖年间的“壬寅宫变”,就是“红丸案”的开幕。这是历史上一起罕见的宫女起义。当时明世宗嘉靖皇帝朱厚熜为求长生不老药,命方士炼丹。这“红丸”制法很特别:须取童女首次月经盛在金或银的器皿内,还须加上夜半的第一滴露水及乌梅等药物,连煮七次,浓缩为浆。再加上乳香、辰砂、松脂等拌匀,以火提炼,最后炼蜜为丸,药成。当时皇帝迷信,认为未有经历人事的宫女的月经可保长生不老,因此大量征召十三四岁宫女,并命方士利用她们的处女月经来制丹药。另外,为保持宫女的洁净,宫女们只能吃桑、饮露水。所以,被征召的宫女都不堪苦痛。

据《明实录》载,嘉靖年间,为了配制“红丸”,前后共选少女1080人。嘉靖二十六年的二月,从畿内挑选十一至十四岁少女300人入宫,三十一年十二月又选300人,三十四年九月,选民间女子十岁以下者160人,同年十一月,又选湖广民间女子20余人,四十三年正月选宫女300人。这些尚未成年的小姑娘,后来都成了嘉靖皇帝制药后的“药渣”了。

结果,以杨金英为首的宫女们决定起义。她们趁嘉靖帝熟睡之时,用麻绳希望勒毙他。谁知在慌乱之下,宫女们将麻绳打成死结,结果只令嘉靖帝吓昏,而未有毙命。由于此事发生在嘉靖壬寅年(嘉靖二十一年,公元1542年),所以后世史学家称之为“壬寅宫变”。

明朝皇帝的寝宫是紫禁城内的乾清宫。除了皇帝和皇后,其余人都不可以在此居住,妃嫔们也只是按次序进御,除非皇帝允许久住,否则当夜就要离开。嘉靖年间的乾清宫,暖阁设在后面,共9间。每间分上下两层,各有楼梯相通。每间设床3张,或在上,或在下,共有27个床位,皇上可以从中任选一张居住。因而,皇上睡在哪里,谁也不能知道。这种设置使皇上的安全大大加强了。

但是,尽管如此,仍然发生这样的事情,值得人们深思。

明末历史学家谈迁对此案的看法为“深闺燕闲,不过衔昭阳日影之怨”,说成是一个妇人争风吃醋的结果,估计这种说法有点牵强。不是嘉靖把宫女们逼到绝路上,戒备森严的皇宫中也不会有宫女意欲谋杀皇帝。

深受这种“红丸”其害的还有另外一个皇帝。明光宗泰昌帝朱常洛自幼不得其父喜爱,13岁才出阁读书,又长期辍读,经历坎坷。即位前的几十年中,他孤僻、压抑,遂沉湎酒色,恣情纵欲,这无疑影响
|<< << < 1 2 3 > >> >>|


·上一篇文章:《水浒》四个“坏”女人的非正常死亡
·下一篇文章:苦恋陈毅的美女少将胡兰畦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mingnv/10529232510C0JDC7945E8979EAJE3B.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