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四个“坏”女人的非正常死亡

《水浒》四个“坏”女人的非正常死亡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的问题上,李瑞兰并没有做错。在律法制度下,史进是造反的草寇,作为一个公民,她有权利和义务对草寇史进实施举报。即使从“他做了歹人,倘或事发,不是耍处”的自我保护角度出发,李瑞兰的告官也是天经地义。但李瑞兰在官府保护百姓能力问题上,做出了错误的估计和判断。她本人对“这两日街上乱哄哄地说宋江要来打城借粮”的严峻形势非常清楚,但却忽视了梁山的实力。妓院里的老伯看得很明白:“梁山泊宋江这伙好汉,不是好惹的,但打城池,无有不破。”

在宋徽宗治下的灰社会状态里,官府已经失去了向民众提供公共服务的基本能力。但李瑞兰并没有听从老伯的劝告,而是将史进弄进了大牢。结果当然很明显,城破之日也就是李瑞兰丧命之时。史进带人去李瑞兰家,报复性地将“一门大小,碎尸万段”。李瑞兰的非正常死亡,与其说是个人道德出现了问题,不如说是整个社会秩序出现了崩溃,她本人又对形势估计不足。所以,李瑞兰的死是个人选择的悲哀,更是社会的悲哀。

潘巧云和潘金莲、卢俊义夫人贾氏一样,是个著名的淫妇。如果说潘金莲偷情又杀人,贾氏偷情又出卖自己的老公,死亡虽然属于非正常之列,但多少还算合理的话,潘巧云的死就有点憋屈了。

潘巧云是牢头杨雄的老婆,前任老公王押司去世后,改嫁给了杨雄。杨雄和卢俊义、武大郎一样,由于各种原因,都不能中老婆的意,而他们的妻子又都是年轻貌美,把持不住,难免出现风流韵事。潘巧云是水性杨花之人,原来就和大和尚裴如海不明不白,嫁了杨雄之后还淫心不死。杨雄能允许潘巧云替前夫做超度法事,应该说胸襟比较开阔,但他并没有料到潘巧云法事、私事照单全做。潘巧云和裴如海趁着杨雄晚上加班,竟在一起鬼混,这一切都被石秀看在眼里。在向杨雄打小报告这件事上,石秀并没有错。任何人都无法容忍自己的兄弟朋友戴这么大一个绿帽子而毫不知情。面对杨雄的责问,潘巧云死不承认,还反咬一口说石秀调戏她,而耳根软的杨雄居然深信不疑。

 

其实,事发之后潘巧云有两条路可以选择,一是和杨雄离婚,二是向杨雄认错。这两条路都不至于害命。关于离婚的问题,有必要交代几句,在程朱理学成为国家的指导思想以前,尽管历朝历代都是男尊女卑,但男女关系还是比较开化,并没有程朱理学倡导的那么畸形,这点完全从潘巧云再婚上可以看得出来。但潘巧云选择了诬陷,并且低估了石秀的报复能力。受了杨雄责骂的石秀一肚子窝囊气没地方出,就杀死了裴如海和把风的头陀。杨雄明白过来味儿之后,要杀死潘巧云。石秀的确是个狠角色,他笑着说:“你既是公门中勾当的人,如何不晓得法度?你又不曾拿得他真奸,如何杀得人?”在石秀的安排下,二人设计把潘巧云和把风的小保姆迎儿,骗到翠屏山上,来了个人证物证俱全,“合情合理”地把潘巧云杀了。潘巧云当初选择了低成本的诬陷之路,但由于缺乏对诬陷对象能力的认识,最终走上了赔上性命的最高成本的道路。

清风寨知寨刘高的夫人虽然无名无姓,但她的非正常死亡却很值得留意。刘夫人出游时,被清风山上的王矮虎抢上山去。王矮虎好色,要把知寨夫人改任压寨夫人。当时宋江要上清风寨找花荣,感觉如果不救花荣同事的老婆,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就以许诺帮王矮虎再找个漂亮媳妇为条件,极力要求将刘夫人放回去。

当我看到刘夫人对前来营救她的官兵的一番言语时,明显感觉宋江的清风寨之行不会顺利。刘夫人说:“那厮捉我到山寨里,见我说到是刘知寨的夫人,唬得那厮慌忙拜我,便叫轿夫送我下山。”刘夫人见到自己的丈夫时,也说是贼人“ 不敢下手,慌忙拜我”。刘夫人连哄带骗,显然是虚荣心在作怪。有这样的素质,不惹出点事儿就怪了。果然,宋江上了清风寨后,夜看小鳌山,碰巧遇到了刘夫人,被当做绑架要犯
|<< << < 1 2 3 > >> >>|


·上一篇文章:公然迎娶男妾勾引姑父的乱伦公主
·下一篇文章:春药泛滥:潘金莲与明朝社会风气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mingnv/10529231146F89C0HF9G811C297C3D.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