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妇门前宰相多?北宋代两位宰相争娶寡妇事件

寡妇门前宰相多?北宋代两位宰相争娶寡妇事件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宗嘉祐七年(1062年),秀州松阳泾有块719亩余的土地,因争讼连年不决,官府决定没收,以600贯的价格卖给湖州州学,每亩834文。南宋绍熙四年(1193年),秀州出卖一片柴荡,官方估价每亩700文,但“贪民挟多赀,志于必得,增亩钱三千三百一十有一。”竞价的结果使地价增长4倍多。官方所估价格肯定偏低,但最终的成交价每亩3贯300余文似乎也超出了实际价值。在绍兴府,有绍兴十二年(1142年)的地价,当时为一皇后买攒宫禁地,每亩3贯500余文足陌。常州无锡县的省田,隆兴元年(1163年),每亩2贯。淳熙十三年(1186年),湖州一陈姓人家施舍1000贯所买的100亩土地,每亩10贯。

    依据上述史料,可知北方地区地价最高者约9贯(绛州),最低者仅100余文(庆州)。北宋中期中上等土地价格在2贯左右。南方各地在北宋时,地价最高为2贯540文(福州),最低为500文(湖北),北宋中期中上等地价在1至2贯之间,与北方相差不多。南方地区地价资料主要集中在南宋时期,除四川地区可能是铁钱外,最高为80贯(临安府),最低为834文(秀州)。南方地区南宋时的地价无法与北方时的北方地区地价相比,尤其是两浙路。叶适曾指出:“夫吴越之地,自钱氏时独不被兵,又以四十年都邑之盛,四方流徙尽集于千里之内,而衣冠贵人不知其几族,故以十五州之众当今天下之半。计其地不足以居其半,而米粟布帛之值三倍于旧,鸡豚菜菇、樵薪之鬻五倍于旧,田宅之值十倍于旧,其便利上腴争取而不置者数十百倍于旧”。前文所述杭州地价南宋时猛增约40倍,证明叶适之言是有根据的,因为人口剧增,物价上涨,兼并激烈。

    二、房屋

    关于房屋的价格,本文所涉一为造价,二为赁价。

    房屋的造价,因类型不同差异很大。有关北宋的几例,全是营房。宋仁宗康定元年(1040年),臣僚言:“陕西、河北营房大率覆以茨苫,关右产林木,计一舍费五、七千。”陕西营房为木质结构,每舍(间)造价大约6贯左右。元祐八年(1093),河北定州修盖营房,河北第一将所辖禁军4117间,造价17609贯680文省;合13559贯余足陌,每间约3贯290文足;河北第二将为3720间,造价15005贯81文省,合11553贯900文足,每间约3贯100余文足;振武第四十五指挥118间,“并合添井眼”,造价558贯167文省,合429贯700余文,每间3贯600余文足。平均每问3贯余。绍圣初,苏轼估计若官方为广东惠州的驻军建造营房,“每间可用三贯省钱”。所言房屋为瓦房,每间3贯省陌,合2贯310文足陌,造价不及陕西一半并低于河北。

    南宋时两浙等地营房造价较高。绍兴二十八年(1158年)平江府建造瓦屋营房,“每问支钱一十贯文”;乾道六年(1170年),两浙营房“每间估计材植、砖瓦、芦竹、蔑、石灰等价钱一十八贯二百九十文省”,折足陌为14贯83文.;开禧二年(1206年),江西隆兴府“合造屋一千五百八十六间,合约人工、物料钱二万五十余缗,米七百余石。”每间约合钱12贯600余文、米0.44石。不同时期的3地营房,造价差距不大,每间在10至14贯之间。

    庙宇、学舍的规模、质量与简陋、狭小的营房不可相提并论,造价颇高。宋神宗时成都重建江渎庙,“凡为屋百六十有九楹,用钱七百二十万有奇。”每楹42贯600余文。隆兴元年(1163年),雅州人为死于成都府路提点刑狱任上的冯时行建庙,“斥七十万缗缚屋二十五楹,中为堂,塑侯(冯时行)像,挟以两庑”,每楹竞高达2800缗,断不可信。所言“七十万缗”后为“七十万钱”。如此则每楹约合28缗。另外还有一种可能,即此数为铁钱数。宋孝宗时,成都府学增建学舍,“新为屋二十八楹,分为四舍,疏为四十八窗……总其费为钱一万九千缗有奇。”每楹约678贯余,若以每窗为

|<< << < 1 2 3 4 5 > >> >>|


·上一篇文章:历史上最早死于家庭暴力的公主
·下一篇文章:守疆固土五十春:谁是中国历史上第一巾帼英雄?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mingnv/09112419015C0ACH6F0IJC85940GEB7.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