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陷玉真公主 李白与王维争风吃醋

情陷玉真公主 李白与王维争风吃醋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王维终于熬不住,辞去了在济州的官职,潜回了长安。但他在长安闲居了七八年,根本没有实授什么官职。于是有了开元十七年的另一个故事。当时孟浩然到长安来求官找差事,他和王维意气相投。孟浩然和王维正在聊天儿,突然唐玄宗就驾到了,吓得孟浩然钻到床底下去了。后来唐玄宗也没有生气,还让孟浩然吟诗。

    按理说,孟浩然和王维是朋友,一起谈谈诗文,为何要往床底下钻?皇帝有那么可怕吗?人家还削尖了脑袋找机会拜见呢,你大大方方地让王维引见一下不正中下怀?再者,皇帝为何突然到王维家去串门?而且皇帝还像是学生公寓里查宿舍卫生的似的,来个突然袭击,因此有人断定,王维此时定是住在玉真公主居处,或成了玉真公主的“外宅”。可能这天正好公主不在,王维就私自请了他来,所以皇帝一来,他才吓得朝床底下钻。


 

http://x.bbs.sina.com.cn/forum/pic/4cc99a130105wylu

 

李白

 

    李白和王维同岁,文才相当,又同是孟浩然的好友,但历史文献中找不到一星半点有关他们之间友谊的记载,答案就在这里,——王维和李白都是玉真公主的情人,既有这层关系,不争风吃醋可能有些不容易。

   不过李白有个致命的毛病,那就是嗜酒如命。李白曾在《赠内诗》里对妻子表示歉疚:“三百六十日,日日醉如泥。虽为李白妇,何异太常妻。”太常妻说的是东汉有个叫周泽的官封太常,可能性功能有些问题,经常借口要洁身敬祖睡在斋宫里。他老婆跑去看望他,他怒骂妻子冒犯斋禁,把妻子关到牢里监禁起来。时人讥曰:“生世不谐,为太常妻”。李白可能因嗜酒如命,在这方面也亏待了妻子。故赋诗道歉。

    在玉真公主那儿,必定也是美酒不缺,猫改不了偷腥的德行,李白必定做不到有酒不喝,时常烂醉如泥的李白,在玉真公主眼里,肯定渐渐不如和她花间弹曲、镜前写真、黄昏联句、清晨画眉的王维好。


    于是,玉真公主渐渐把感觉超好青莲居士李白晾在终南山下的“玉真公主别馆”里不管不问了。玉真公主贵为公主,住处自然不只一处,玉真观、安国观、山居、别馆等等都是她的。玉真公主不愿意嫁人,自愿出家为女道士。但却没有“缁衣顿改昔年妆”,过青灯黄卷下的日子。她的宫观之华丽一点不逊于皇宫,甚至尚有过之。当时就有大臣上书嫌太过奢糜。被冷落的李白,后来发了一通牢骚后写诗云:

    《玉真公主别馆苦雨赠卫尉张卿二首》

    秋坐金张馆,繁阴昼不开。

    空烟迷雨色,萧飒望中来。

    翳翳昏垫苦,沉沉忧恨催。

    清秋何以慰,白酒盈吾杯。

    吟咏思管乐,此人已成灰。

    独酌聊自勉,谁贵经纶才。

    弹剑谢公子,无鱼良可哀。

    不知是诗起了作用,还是玉真公主对李白仍忘旧情。到了天宝年间,玉真公主又对王维渐渐疏远。王维一生情境清寂自苦,在妻子死后,孤居三十年不再续娶,实在罕见。有人说王维学佛,这学佛未必就完全像出家人一样完全四大皆空,白居易不也是一边诵经拜佛,一边左手搂着“杨柳腰”小蛮,右手抱着“樱桃口”樊素,其中的种种原因,不便揣测。我们只知道王维的心中一直是存在着一种苦闷的。“一生几许伤心事,不向空门何处销”,不知王维是不是因为这难以启齿的羞辱之事,他的内心才一直处在忏悔中,寻求着解脱。反正,这时候李维是去了蓝田辋川别墅和裴迪吟诗钓鱼去了,后来又被打发到榆林等边塞之地作侍御

|<< << < 1 2 3 > >> >>|


·上一篇文章:三国里面最工于心计的绝色美女:甄洛
·下一篇文章:从弃妇到阶下囚:唐诗人鱼玄机绝唱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mingnv/08108816526KK02KCHJ0FHK1592I7J.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