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放荡女人吃醋导致太平天国以失败告终?

一个放荡女人吃醋导致太平天国以失败告终?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负责女馆善后工作的傅善祥回到东王府做了恩赏丞相,回想起散馆时洪宣娇的所作所为,她一时兴起,提笔写 一首“无题”诗:
    
    燕子红襟矜宠贵,鹅儿黄帕助娇羞;
    
    居然小婢称如愿,有大佳人号莫愁。
    
    诗虽无题,却分明是对着洪宣娇来的。她把洪宣娇比作是娇纵一时的小婢,而自己则是有身份有来头的大佳人莫愁,无非想讽刺一下洪宣娇低微的出身和小家子气作风。这首诗很快传到洪宣娇耳朵里,她气得七窍冒烟。她拿诗向天王告状说:“这明明是瞧不起我们农家出身的太平军嘛!一个没有根基的女人竟敢出此狂言,说不定就是东王在背后支持呢!”
    
    东王很快听到了天王已防备自己的消息,为了稳住自己的地位,只好采取丢卒保车,趁着一次傅善祥偷吸了几口鸦片的机会,大治其罪。不但免了她的官职,还给她带上枷锁,押到街上游街示众,并打入了天牢。杨秀清本来就不是存心与傅善祥过不去,等事态平静下来便下令释放了傅善祥,并官复原职。洪宣娇醋意大发,彻底断绝了对杨秀清的幻想。
    
    杨秀清在天京大权独揽,天王洪秀全和许多太平天国将领都对他心存不满。洪宣娇看准世态人心,着力联合了一批反杨势力,其中包括天后的弟弟赖汉英副丞相、燕王秦日纲、殿前丞相罗琼树等。由于东王势力强大,洪宣娇又唆使赖汉英鼓动天王密召北王韦昌辉回京共图大事。北王从安徽战地匆匆赶回天京,这期间洪宣娇一改常态,主动走进东王府,对杨秀清表现得特别热络,杨秀清喜出望外,以为她不计前嫌,竟听从洪宣娇提议,由自己出面为北王举办一次盛大的洗尘宴。
    
    1856年9月2日(太平天国6年七月二十七日),东王府里大摆筵席。事先,经洪宣娇安排,赖汉英带领亲兵上万人埋伏在东王府四周,罗琼树、秦日纲、韦昌辉等人都是有备赴宴。酒酣耳热之际,洪宣娇悄悄向韦昌辉递了个眼色,韦昌辉放下酒杯,“霍”地站起身,还没等东王府的人明白是怎么回事,他已飞快地拔出腰刀,直刺杨秀清的胸膛,刀直从后背穿出。赖汉英则立即指挥伏兵冲进府来,东王府的亲兵拔刀相拒,双方整整厮杀了一天。东王杨秀清以下2万精华骨干都死在韦昌辉、秦日纲等人的刀下。秦日纲也在乱战中丧身。石达开闻讯返京,指责韦昌辉滥杀无辜,韦昌辉又欲杀石达开。石达开缒城而逃。当夜,韦昌辉血洗翼王府,将石达开家眷及翼王府内人员全部赶尽杀绝。接着洪秀全下诏通缉石达开。石达开逃至安徽举兵靖难。洪秀全鉴于天京城外全体军队都归心于石达开而被迫下诏诛韦。
    
    事变平息后,石达开受合朝同举总理天国军政。洪秀全不愿交出实权,不仅没有封石达开为“军师”(太平天国掌握实权的职务),反而封其长兄洪仁发为安王,封其出狱不久的次兄洪仁达为福王,用以牵制石达开甚至企图谋害。石达开忿然领兵出走。石达开走后,在满朝文武臣民的抗议声中,洪秀全不得不把两个王兄的爵位革掉以谢天下,但还是未能把石达开及其率领的几十万精兵召回天京。太平天国元气大损,最后,诸王中只剩下忠王李秀成。到同治六年六月,清军终于攻破天京城,轰轰烈烈的太平天国宣告结束。
    
    对于天国内讧元凶洪宣娇的归宿众说纷纭。有野史说她在天京城破之日战死,也有人说她乔装成民妇,随着逃难的人群到了上海,而后又辗转随同洋传教士远渡美国,在旧金山一带开业行医。然而,只要她不死,走到哪可能都是个祸害。
|<< << < 1 2 > >> >>|


·上一篇文章:文成公主——最成功女外交官
·下一篇文章:真实的“花木兰”——巾帼英雄秦良玉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mingnv/0742511641AJH687G2JDJGF3IH5BK0.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