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道韫:她身后,众神喧哗

谢道韫:她身后,众神喧哗


来源:中国民间故事网  作者:侯虹斌

谢道韫:魏晋时期才女,其父是晋安西将军谢奕,其夫是江州刺史王凝之。她自幼聪识,有才辩。在东晋士族中王谢两族是北方最大的士族:谢安以军功和才能立身,王导则以中庸安命,王谢间明争暗斗,但毕竟盘根错结,才女谢道韫成了书圣王羲之的儿媳,王凝之之妻,也正所谓门当户对,才女配才子。

觉得郁闷的时候,不妨读一读《晋史》,偷懒的时候,不妨读一读《世说新语》。那些名士风流,狂狷有之,潇洒有之,不羁有之,听得女人们直流口水,恨不得嫁个五六七八个才好,能拍拍拖也是好的呀。

其实,两晋也有女名士。东晋某年的冬日,大雪纷飞,谢安转身问侄子谢玄:“白雪纷纷何所似?”谢玄毫无诗意地答:“撒盐空中差可拟。”幸亏其妹道韫聪明,随即口占一句:“未若柳絮因风起。”这时候,道韫才不过七八岁,十足的小人精。后来,她嫁给了王家的王凝之。一次,小叔子王献之舌战群儒,终于力不能敌。谢道温端坐在青绫幕幛之后,引经据典围绕王献之的主题进一步发挥,立意高远,从容不迫,理直气壮,客人词穷而甘拜下风。大有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气慨。

后来,贼兵孙恩造反,杀到门前,王凝之还在求神拜佛,谢道韫早已训练婢仆们执刀仗剑,组成一支小小的突击队伍,乘乱突围出城。她横刀在手,乘肩舆而出,冲到大街上,虽勇而力不能敌,终于成为贼兵的俘虏。孙恩要杀掉谢道韫的小外孙,谢道韫厉声喝住了。孙恩早慕她之名,见她义正词严,不免大为心折,于是改容相待,不但不杀她的小外孙,而且命属下善为保护,送她安返故居。从此谢道韫寡居会稽。虽然谢也是节妇,到底见识不同,当时的会稽太守刘柳专程到她家求见,谢道韫久闻刘柳的才气,粉黛不施,素衣素袍,坦然出来和刘柳相见。两人惺惺相惜,果然相互敬服。

谢道韫聪明机敏、才学过人、勇敢果断,而且品味高雅,懂得享受生活,正是我心目中的十全十美。但是且慢!一介女流是如何修炼出这种气度的?事实是,晋代极讲究身世种姓,谢道韫的联姻,连接了王、谢两家最显赫高贵的门阀。她身后,是一众成佛成仙的牛人,她就生活在一个极品的“牛棚”(牛人之棚)里。耳濡目染,难免也是周身都是仙气了。

她的父亲是安西将军谢奕,风流了得,大枭雄桓温就对谢奕极其欣赏。一次,谢奕喝高了,追着桓温喝酒,桓温不胜酒力躲到自己内室,不料谢奕不依不饶,追过去逼着桓温把酒喝完,结果自己先醉倒在他们家的床上睡了整整一天。

她的叔父谢安,临危不惧出了名。淝水之战时,他端坐家中与人下棋,前方捷报已到,他不动声色,一直端坐着把棋下完。

她的叔父西中朗将谢万,手握重兵,威震一方,一直刻意模仿谢安的风度。

她的(堂)兄弟中,有封、胡、羯、末四大才子。

她的亲哥哥谢玄,是史上著名的淝水之战中的主帅,把骄狂不可一世的大秦天王苻坚的百万人马打得落花流水,满地找牙。

她的公公王羲之,超级书法家,也是格调大师,早早归隐了:他常常搞怪,袒腹东床,用字换鹅,又玩曲水流觞,他的《兰亭集序》、《丧乱帖》,有人说是五百年才出一个,不对,要我说,我想是一万年。

她的小叔王徽之,就是那位雪夜访友,到了人家家门口却溜了的妄人,“乘兴而行,兴尽而返”。然而,这样的人脱略形迹,讨人喜欢。

另一个小叔是王献之,风流为一时之冠,也是个超级书法家。最大的缺点是太尽心朝政,太殚精竭虑,太不注意身体了。

她的丈夫是王凝之,家学渊源,甚工草隶,又先后出任江州刺史、左将军、会稽内史,行止端方。虽然名气一般,但也决非庸才……

所以,虽然谢道韫“不意天壤中乃有王郎。”对她的王凝之并不十分满意。但幸福本是相对论,她的一点委屈,在世人看来,已经是天使在为玫瑰花的枯萎洒泪了——身在福中不知福。

我也郁闷,但不是像她那样晒命,而是因为,我们身后,没有牛人,只有一些伪神;我当然成不了大师,只好一路平庸下去了,不能怪我。


·上一篇文章:班昭:她给后妃上礼仪课
·下一篇文章:孟姜女:苦情戏女主角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mingnv/0731412534972JKHEIG0K6G1KK084F9.htm


相关内容

·谢道韫临事不乱

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