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宝钏:一个有故事的美女作家

王宝钏:一个有故事的美女作家


来源:中国民间故事网  作者:侯虹斌

王宝钏:唐懿宗时期朝中宰相王允的第三女儿,奉旨彩楼抛球择配,打中花郎薛平贵,王允嫌贫爱富,强逼宝钏退婚,宝钏不肯,脱离父女关系,随薛平贵同住寒窑。平贵随军出发西凉,宝钏决心苦守寒窑等待夫归。薛平贵在西凉与代战公主成亲,平贵飞马回朝报告敌情,与宝钏夫妻相见。宝钏之父王允为保荣华富贵,唆使唐五割地求和,宝钏、平贵痛斥其丧权辱国之谰言,终由平贵挂帅,挥军歼敌。

十八年够干嘛的?足够打完一场特洛伊战争,再加一场八年抗战;读完四个半大学本科,拿到六个博士学位;生一个女儿,并且把她拉拨得比自己还高;坐勇气号往火星上来回N圈;像萨曼莎那样与全纽约可上床的男人都上过床了,并且开始重复……

不过,王宝钏只做了一件事:等人。十八年,她是已经气死了又活过来接着气死过去呢,还是心早就噼里啪啦地碎了一地,静如古井微澜不起?

王宝钏本是唐懿宗时期朝中宰相王允的女儿,不过,她看中了穷小子薛平贵。结彩楼,抛绣球;绣球巧,抛得好,不偏不倚抛给他。因为父亲不答允这桩婚事,所以王宝钏就和宰相父亲断绝了关系,两人搬进了武家坡上的一处旧窑洞。你耕田来我织布,虽是苦来也是甜。

相府千金王宝钏心甘情愿地自动降低了自己的生活标准,水往高处流,人往低处走,倒霉还在等着她。因为薛平贵要参军,要建功立业。这是个正当理由,王宝钏就让薛平贵走了。难怪今天平庸一点的男人都怨女人太功利,太精明;都是让像王宝钏、双儿这样毫不利已专门利人、死心塌地的女人给惯的。

薛平贵一路杀将过去,几回生生死死,和西凉国的代战公主打过几架,两人惺惺相惜,干脆就结成夫妻,小日子嘛,过得摇曳多姿。而王宝钏这边就没有那种小算盘了。父母家是不能回了,天天呆在一个破窑洞里,生活成本虽然很低,可是毕竟得消费啊。就在这个小姑娘愁肠百结的时候,她又听说一个消息:她的老公薛平贵当上大将军,又娶了一个公主啦。六月飞雪,三年大旱,我比窦娥还冤啊。她涕泗交流,稀里哗啦地哭啊哭啊。

关于坚强是这样一种东西,如果你能假装坚强,就是真的坚强。人人都以为自己很矜贵很脆弱,大难来临时,不照样挺起胸膛,可耻地向世界微笑?王宝钏哭了三天三夜,把寒窑都水淹了,想想倒觉得没什么。好,祸兮,福之所倚,我王大小姐从此就是一个有故事的人了。就算只有寂寞可凭吊,就算只有回忆可参考。

得为自己活。第一波,她写书:《我和薛平贵不得不说的故事》,配上大量两人生活图片。这个个案说明挑一个文化人嫁还是有点好处的,薛平贵好歹写了一批情诗,还给王宝钏画过不少素描和插图,这本图文并茂的自传不用促销就卖了个满堂红。

第二波,她开始写专栏。此时王宝钏已不是当年的小媳妇了,而是美女作家。和文人张三下棋,和墨客李四吟诗,和回鹘贵族对奕,与高丽富商唱K。当然,专栏的卖点还是,王宝钏是一个很痴情的人,夜夜等待薛平贵忽然回家,夜夜泪湿枕巾。

第三波,开始接受采访,并客串谈话节目的嘉宾。

本来以王宝钏的实力,在CBD买楼早就不成问题,不过,这儿可是她的福地,离开寒窑,故事就没了,所以,她执意留居在窑洞。十多年来,王宝钏把和薛平贵的爱情拍卖,得到了一个好前途,一个好价钱。她心满意足了,“我要有很多很多的爱情,如果没有,就要很多很多的钱。”起码钱不会辜负你啊。王宝钏犹豫不决的是,是就此进军娱乐和综艺节目呢,是走身体写作路线呢,还是趁身价还高,一早再嫁了事?你知道,宝钏15岁结婚,18年过去,也不过33岁,正有着反常的娇嫩。

但是,该死的薛平贵回来了,打破了宝钏的美梦。他一个人回来还不打紧,还带着一个代战公主,外加一串侍女书僮,猫三狗四的,Who cares? 王宝钏恨不能把门砸在薛平贵的脸上。但是,小薛只说了一句话,就让宝钏开了门,并且把公主一阵风似地也撮进了寒窑。对今时今日的宝钏来说,爱情不再重要,钱也没什么,关键是实现自己成名在望的梦想。

这句话是:“你想不想写一本书,名字叫《我们仨》?”


·上一篇文章:红拂:只爱忧郁小生
·下一篇文章:叶限:辛德瑞拉的美貌崇拜和善良崇拜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mingnv/07314125043244A2HH8C1486I44DJ6A.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