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妙常:三角恋也有美满结局

陈妙常:三角恋也有美满结局


来源:中国民间故事网  作者:侯虹斌

陈妙常:事见《古今女史》和明·高濂著杂剧《张于湖误宿女贞观记》。南宋高宗绍兴年间,临江一女贞庵中的道姑陈妙常在张孝祥的帮助下,与潘必正结成良缘。另一个故事版本,写少女陈娇莲在金兵南下时与家人离散,入金陵女贞观为道士,法名妙常。观主之侄潘必正会试落第,路经女贞观,陈、潘二人经过茶叙、琴挑、偷诗等一番波折后,私自结合,终成连理。《琴挑》、《秋江》等演出,被各种地方戏作为保留剧目,盛演不衰。

“小女子年方二八,正青春被师傅削去了头发。”一看又是一位年少思春的小女孩。陈凯歌的《霸王别姬》中,程蝶衣因为老念不对一句台词,吃了不少苦头:这出戏就是鼎鼎大名的《思凡》,主角就是陈妙常。

南宋高宗年间,陈家亦是官宦之家。只因陈妙常自幼体弱多病,命犯孤魔,父母才将她舍入空门,削发为尼。陈妙常貌若天仙,不但诗文俊雅,而又兼工音律。有名的大词人张孝祥走马上任前,曾夜宿在女贞庵中。正在步月花间,张忽听到琴声铮铮琮琮,循声走去,月下见一妙龄女尼正在焚香弹琴,眉目如画,姿态秀逸,就随口念了首艳词。陈妙常一听“有心归洛浦,无计到巫山”的淫语,便知是调戏。切,匆匆一面,岂可便以艳句撩人?当即自弹自唱:“不要自作多情去作梦不要尽献殷勤……”

张孝祥还算是个明白人,碰了一个软钉子,灰溜溜地走了。不过,很快,又有一个小青年住进了女贞庵。这人就是潘必正,张孝祥的同窗好友,他听了张的挑逗才专程跑进尼姑庙来的。看看,风气就是给这些读书人给惯坏的,直把尼姑庵当作风月所。女人哪里经得起这些一而再、再而三的诱惑?于是,有人说,潘必正跟张孝祥打了一个赌:势必追上这个小尼姑。这种猜测固然龌龊,也距事实不远矣。

潘必正带着目的,制定好计划,一步一步地来,显然聪明得多。开始是借口谈诗论文,接着奕棋品茗,很快就熟稔了起来。好歹妙常也是佛门中人,好人家女儿,得有足够的智慧才能偷心。关键时刻,怎么可以没有听琴呢?潘必正弹《雉朝飞》挑之,妙常一听就知心意,强作镇定,答之以《广寒游》。——听琴实为听情,与《琴挑》、《西厢记》、《绣襦记》、《倩女离魂》同出一辙,文君相如听琴模式的理性品格是精神先于肉欲,最终以肉欲来完成的灵肉和谐。听了琴,接下来,就要上床了。

张孝祥也听琴了呀,奈何他不是陈妙常的意中人。他虽是个了不起的才子,但追求方式错误。而且,蛇咬第二个人,人的理性滞后于情感,撩拨起陈妙常凡心的,是张孝祥,等陈妙常反应过来,动了情的时候,好运气就降临到了小潘的头上。所以,连孟京辉都给陈妙常排了一个《思凡》的小剧场。不见得陈妙常又是多么多么地爱潘必正,不过是时机已到。她思的只是“凡”。

爱情来的时候,拿特种部队都挡不住。后来,陈妙常珠胎暗结,潘必正找老朋友帮忙,张孝祥还出面帮他们指婚。古代的三角恋里,这是少见的没有唱红脸和唱白脸的一个好结局。

红学家考据,妙玉据说是以陈妙常为蓝本。这显然是乱扯鸳鸯谱。妙玉至少是出家人,而陈妙常不过是小家碧玉。陈妙常在私奔的时候,甚至都未曾犹豫过,未曾迟疑过。佛从来不在她心中。


·上一篇文章:韦固妻:花痴求婚记
·下一篇文章:崔莺莺与杜丽娘:哪个更接近爱情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mingnv/0731412461841BHHJBBABABKHI0076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