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唯一坐金銮殿睡龙床的妓女

历史上唯一坐金銮殿睡龙床的妓女


来源:网络  作者:李子迟

 
在京城与津门之间往来
赛金花来到天津,是在光绪二十四年(1898)夏天。花信年华的状元夫人竟然挂牌作妓,一下子轰动了津沽一带。赛金花又别出心裁,以自己的经验,招募一批比较漂亮的女子,正式在江岔胡同组成了南方韵味的“金花班”。赛金花除了自己开张营业以外,还当妓女经理。“赛金花”的名号,也就是从此开始,成为人人艳羡的名号。
在天津,赛金花结识的显贵人物,一个是户部尚书立山,初次见面,立山就撂下了千两纹银;另一个是德晓峰,迭任封疆大吏,出手更加阔绰。
趁着入京为老太太拜寿的机会,立山居然把赛金花带到京城;并好说歹说,把赛金花留在了李铁拐斜街的鸿升店内,天津的金花班底也就很快转移到了北京城里。从此,天子脚下有了南国佳人卖笑的芳踪。这些吴侬软语的莺莺燕燕,使出媚人的嗲功,顿使北地胭脂为之黯然失色。
赛金花夜夜铺排出温柔陷阱,使得王公大臣、名士富绅,一个个成为她的俘虏。她白天也马不停蹄地奔走在权贵家中,真是夜以继日,也不知她是怎样过来的。如庄王府、庆王府,除了赛金花之外,别的青楼名妓是根本不准入内的。
经过立山的介绍,北京闻人卢玉舫也成了赛金花的入幕之宾。两人似乎特别投缘,于是写兰谱,成了八拜之交的换帖“兄弟”。从此大被同眠,情同骨肉;赛金花年龄小一点,便赢得个“赛二爷”的称号。
京城的风月场所,原本都是集中在南城的韩家潭、陕西巷、猪毛胡同、百顺胡同、石头胡同,即有名的“八大胡同”一带。可赛金花偏偏要在内城高碑胡同大张旗鼓,便引来维持北京城治安的步兵统领戴澜的不满。戴澜一脑子的三从四德,对赛金花先是警告,后是驱逐,辣手摧花,把风月无边的温柔场所弄得落英缤纷。赛金花意兴索然,一气之下又回到了天津。
 
仪銮殿上睡龙床
可京华春梦并未就此戛然而止。光绪二十六年(1900),义和团、红灯照纷纷在天津街头出现,“扶清灭洋”的口号响彻云霄,刀光火海使得赛金花其心惶惶。赛金花决定迁地为良,带着她那“金花班”,先到通州的长发客栈住了几个月,然后再入京城。其时局势发展十分迅速,京城里一片惶恐、人人自危,戴澜也顾不得管赛金花了。
当时,英、法、俄、德、奥、日、美、意八国联军,击溃了义和团和清兵,由天津一路向京城挺进。所以,赛金花进入北京的时间,也正是慈禧太后急急忙忙逃出北京城的时间。八国联军是在1900年7月21日进入北京内城的,劫掠、烧杀、奸淫、无所不为,使京畿之地变成黑暗的人间地狱。赛金花目睹了这场前所未有的浩劫,在惊悸,伤痛之余,也激起了她悲天悯人的情怀。
不晓得是从哪里来的一股力量,驱使着赛金花要为北京城里的百姓们做些什么。当她听说联军的司令竟是瓦德西时,她怀着忑忐的心情,鼓足了勇气,向一位德国军官说明了缘由(赛金花因为通德语,她告诉他们:我是你们德国皇帝威廉二世和皇后维多利亚的好朋友,并拿出她当年同德国皇帝和皇后的合影。德国士兵认出了他们的皇帝和皇后,立即举手行礼),终于在紫禁城内的仪銮殿上见到了昔日的情人。
12年的阔别,瓦德西已由当年的陆军中尉,变成了威风八面的将军。瓦德西春风满面,意气风发地走上前来,认真审视着赛金花。29岁的女人,活像是一只熟透了的水蜜桃。两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热吻,当年俄国叶尔丹公园的一切又浮现在眼前。
鸳梦重温,旧情复燃,分外欢愉。皇宫大内的仪銮殿,成了瓦德西的温柔乡;慈禧太后的龙床,成了赛金花迎战联军统帅的又一个脂粉战场。再次见面,瓦德西送给赛金花的礼物,是两套青缎子绣花的夹衣裳;另外还有一个小箱子,里面装着1000块现大洋。从此,两人缱绻日深。
八国联军进占北京之初,疯狂烧杀、掳掠。清廷的留守诸大臣,只能瞠目结舌,徒唤奈何。赛金花斥之于瓦德西,促其整肃军纪,下令安民,制止士兵的放纵、淫乱、抢掠,少侵扰百姓。凡有关联军想使中国人难堪的事,她一定会在瓦德西面前力争,使北京城的治安获得了相当程度的恢复。北京城的百姓生命、财产,也因此保全了不少。
当时,瓦德西要赛金花为联军收购军粮,在琉璃厂罗家大院内设立采购粮秣办事处,所有事情便都由赛金花作保。赛金花时常骑着骏马,与瓦德西并辔而行,或徜徉在各风景名胜,如改换男装到皇家园林西苑(今中南海)游玩;或在市井通衢里巡视。多少华洋纠纷,在赛金花樱唇初动时,即消解于无形。
“九城芳誉腾人口,万民争传赛金花。”此时的赛金花,几乎成了人们心目中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或叫她“议和大臣赛二爷”,或称她“九天护国娘娘”。名公巨卿、王孙公子,纷纷与她攀交情、叙旧谊,对赛金花礼敬有加。而赛金花对当时和议的达成、八国联军退出北京城一事,确实出力尤多。朝局的转变、民生的利钝,竟不在衮衮诸公之手,而系在一个妓女的手中,这恐怕是早已不知逃到什么地方的慈禧太后做梦也想不到的。
时人曾预言:“照他(她)这样侠骨奇情,不但比古来的苏小小、薛涛,只以歌舞诗词传为佳话者不可同年而语;就是比那些纡青拖紫的贵人、弄月嘲风的名士,碌碌终身,汶汶没世,也就有上下床之别,将来自必为一代传人。”
|<< << < 1 2 3 4 5 > >> >>|


·上一篇文章:古代妓女竟然属“体制内”的工作
·下一篇文章:痴女来莺儿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mingji/131211895766J6B15KC1C5FG1JF0J4.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