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珠:钻石王老五之死

绿珠:钻石王老五之死


来源:中国民间故事网  作者:侯虹斌

绿珠,姓梁。聪颖伶俐,美丽端庄,能歌善舞会诗。西晋太康年间,石崇以三斛明珠聘她为妾,并在皇都洛阳建造金谷园。时值赵王司马伦专权,伦之党羽孙秀垂涎绿珠,向石崇索要绿珠不遂,极愤,领兵围金谷园,绿珠坠楼自尽。唐代诗人杜牧咏《金谷园》诗曰:“繁华事散遂香尘,流水无情草自春;日暮东风怨啼鸟,落花犹似坠楼人。”

其实石崇这个人本身并不讨厌,就是太有钱了点,一不小心上了富豪榜,就上了杀猪榜,只好引颈受戮了。

晋武帝时期,石崇是世家子弟,曾任荆州刺史,长袖善舞,心狠手辣,手伸得很长,他手下多个实业公司都分拆海外上市了,金银如山,珍宝无数。他干脆提前退休,不领朝廷那么点公务员工资了,光是吸纳股民散户的钱就够他吃上十辈子了。

太康初年,石崇出使交趾,也就是今日的越南,去视察他的家族企业运营状况。途经白州的双角山,碰见了一位美女,正在吹笛子。美女石崇见多了,但那时的女孩要想出人头地,一般都考了好多个注册精算师、注册会计师、高级口译、金融分析师这样的Licence,以亲近像石崇、王恺这种的业界精英。想想自己每天都要跟一群讲话也要收费、每六秒六钱银子的女人打交道,烦不烦啊?——但是,这个来自边陲小镇的小姑娘,显然除了会唱歌、会跳舞、会吹笛子以外,什么都不会,这倒是给了石崇安全感。于是,石崇花了三斛的珍珠作嫁妆,把这个叫绿珠的女孩给娶回家了。

石崇本来是一个有斗志、有魄力、通音律、懂艺术,而又知晓如何享受人生的人。他谱“明君之歌”,教“忘忧之舞”,设计美姬的服饰,设计园林景观,铺排特殊的气氛。这种知情识趣的男人,不折不扣就是老中青各色女子心目中的钻石王老五了——虽然人家早有姬妾,不过,只要他看中,一个接一个地娶过去就是了。石崇还是京城洛阳的房地产大鳄,在城郊金谷渊中开发了一片房地产“金谷园”,亭台楼阁,奇花异草,养鱼植荷,蓄猿饲马,孔雀在楼下散步,绿珠就住在最深处的临水别墅里,过着人间天堂的幸福生活。

石崇很闲,钱又多得没地儿花,忍不住常与皇亲国戚竞奢赛宝,争奇斗胜。有一次晋武帝赐给舅父王恺一株高二尺许的珊瑚树,王恺兴致勃勃地跑到金谷园中向石崇夸耀,谁料石崇漫不经意地用铁如意敲碎了。王恺大惊失声,石崇心平气和地命仆从把家中藏的珊瑚树取出来罗列在桌子上,高三四尺的就有六七株,二尺左右的就更多了。王恺看得目瞪口呆,随便抱了一株,惘然若失地离开了金谷园。于是,石崇就被西晋的内参列上财富榜头条了,当时就有些人想征他的税,有人想绑他的票,有人想抢他的钱了。

正值八王之乱,赵王司马伦权热熏天,手下有个狠角色孙秀。孙秀狐假虎威,想向石崇讨要绿珠。石崇气得半死:居然向我讨我的小老婆?你也太不尊重民族企业家了吧?不给!把孙秀给拒掉以后,石崇不是不害怕的,于是找到了潘安,那位著名的美男子,两人敦促汝南王司马允造反。结果,事情败落。赵王司马伦下令把石崇、潘安等捉拿归案,孙秀带领大队人马,来势汹汹地将金谷园团团围住。石崇正在崇绮楼上与绿珠开怀畅饮,忽闻缇骑到门,料知大事不妙,便对绿珠说:“我今天为你得罪了人,怎么办?”绿珠流着眼泪说:“妾当效死君前,不令贼人得逞!”言罢,朝栏干下纵身一跃,血溅金谷园。石崇拦也拦不住,仅捡一片破衣裙而已。

其实石崇看似多情,实则薄情。自己造反不成,又跟家里的小美人有什么关系呢?如果绿珠不是一个天性淳朴、侠义心肠的少女而是一个女精算师,那么,干脆就立马算清利益关系,投身孙秀。

孙秀原想收捕石崇,抄没其家产,并掠得佳人而归,想不到绿珠已死,于是不加审问就气急败坏地把石崇直接押到东市行刑。石崇就刑前长叹:“奴辈贪我家财耳!”这时才明白,太迟了。


·上一篇文章:樊素与小蛮:目送无良诗人泡妞
·下一篇文章:鱼玄机:情欲世界的女皇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mingji/0731313750FFEGI2A1B8CJD124B957.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