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乱拆散有情人

战乱拆散有情人


来源:  作者:

明宪宗时期,秦淮河畔有两位名妓--邵三与杨玉香。邵三的瑶华馆与杨玉香的琼华馆是紧邻,二人的关系也非常密切。邵三年长一些,温婉和善。杨玉香稍小,才情不俗,孤傲清高。

  一日,闽县世家子林景清奉命入朝,经过这里时到瑶华馆来探花,他一下子就倾倒于邵三的娇艳风采之下,邵三也殷勤地为他设宴,两人对饮成趣,林景清还留下了一首赞美诗:珠翠行行间碧簪技,罗裙浅淡映春衫;空传大令歌桃叶,争似花前倚邵三。

  第二天,杨玉香来看望邵三,无意中发现了桌子上的诗笺,只觉得文采洋溢,回味无穷,于是拿起笔,在背面题下了:一曲霓裳奏不成,强来别院听瑶笙;开帘顿觉春风暖,满纸淋漓白云声。“满纸淋漓”四字恰恰表达了她的仰慕之情。邵三是个明眼人,一下子就看穿了杨玉香的心思,当下表示“愿为你二人牵和”。可巧的是,林景清正在此刻造访,而杨玉香不愿匆忙尴尬地相见,匆匆奔向旁门。林景清刚进院子就看见一个人影走出旁门,红衣粉颊一闪而过,林景清只呆呆地看着空空的旁门。邵三看他出神,笑说:“那是我妹妹,隔壁的杨玉香。”林景清直言说出想与那美人相识,希望邵三从中引见,邵三爽快答应。

  第二天早上,邵三带着林景清来到琼华官,杨玉香仍是红裙粉面,含笑礼让。三个人清谈阔叙,度过了一天的快乐时光。晚饭以后,酒意阑珊,而林景清更是“酒不醉人人自醉”,邵三识趣离去,成就红烛罗帐下那一对璧人。

  经过这一夜缠绵,林景清与杨玉香可真是恩爱不绝,形影相随,真如新婚夫妇一般。数月之后,林景清的父亲催他返家,他只好先返回家乡,禀明父母之后再来接杨玉香。临行前,杨玉香郑重地将琼华馆改为一清馆,表示此馆今后只接待林景清一人,不再有他客。林景清写下了一首《鹧鸪天》道别:

  几字娇蛾恨不开,阳台今作望夫台,月方好处人相别,潮未平时仆已催!听嘱咐,莫疑猜,蓬壶有路去还来,穆穆一样垂丝柳,休傍他人门户栽!

  最后一句写出了他的担心,怕杨玉香“依他人门户”,杨玉香和了一首《鹧鸪天》表明心志:

  郎系闽南第一流,胸蟠星斗气横秋,新词婉转歌才毕,又遂征鸿了碧楼。拉锦缆,由兰舟,见郎欢喜别郎忧,妾心正似长江水,昼夜随郎到福州。

  杨玉香在林景清走后,日日企盼,一直盼了六年,直到她从希望的起点走向绝望的终点。其实林景清的日子也不好过,他本想尽早接杨玉香回家成婚,可是还没动身,就赶上倭寇侵扰沿海,北上的路途被阻断。林景清在家呆得心急难熬,好容易倭寇之祸平息,他立即上路,恨不得一步跨回金陵。

  行到白沙渡船之时,一夜忽见杨玉香站在河岸,林景清大声呼唤,杨玉香忽地飘过河面,林景清没来得及细想紧紧抱住她,互诉别离之苦。两人在沙滩上谈了一整夜,眼见日出拂晓,林景清突然发现心上人不见了,猛然惊醒,却是一梦。林景清立刻有了不祥的预感,更是日夜兼程赶到金陵。

  刚一走进一清馆,就见身着素衣的邵三在那里垂泪,而杨玉香的棺材就在里屋。林景清抚棺痛哭不止。邵三告知:杨玉香日日苦守,抑郁而终。她的死亡日期就是林景清行到白沙江边那天。

  第二天,邵三发现林景清躺在棺中杨玉香身边,气绝身亡。


·上一篇文章:玉堂春尽又逢君
·下一篇文章:西湖畔的一面之识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mingji/07313123146H10HAA2GC6E43BAE8HJ0.htm


相关内容

无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