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桂英化鬼死缠负心郎

殷桂英化鬼死缠负心郎


来源:中国民间故事网  作者:佚名

唐宣宗大中年间,江南重镇徐州发生了一件怪事:新科进士王魁被赐官为徐州佥判,少年得志,意气风发,但不到三年,竟然引刀自刺身亡。对此事,众人议论纷纷,不解其中原故;而知情者都说:这是负心人应有的下场!
要知事情的来龙去脉,还需从王魁中进士前说起。王魁是莱州人,出身贫寒,却禀赋独厚,不但人长得相貌堂堂,而且极富才情。为了摆脱窘困的生活境况,他读书十分用功,只盼望有朝一日金榜题名,跳过了龙门,飞黄腾达。也算工夫不负有心人,二十岁时,他就顺利地通过了州县的乡贡考试,成了举人。到大中十年冬天,京城举行进士会试时,他筹备了盘缠,进京参加考试。且满有把握,踌踌满志。
唐代朝廷举行的科举考试项目繁多,而最让读书人感兴趣的是“明经”和“进士”两科,唐高宗以后更形成进士科独盛的局面,士大夫们都以进士出身为荣耀。唐宣宗时期,参加“明经”科考试的大多是贵族世家子弟,因此考试不甚严谨;而应考“进士”科的大多是平民阶层的读书人,都想通过这一途径彻底改变自己的社会地位,光耀门庭,因考取进士之后即可赐官,所以朝廷对进士的选拔十分严格,非博学多才、远见卓识的人难以通过。王魁虽长于诗文,但仍经——即阐明政见之文稍差,因此也象大多数应试者一样名落孙山。
心气颇高的王魁原本是抱着极大的希望来应试的,一旦落第,无疑受到了沉重的打击,顿感前途暗淡,渺渺茫茫。发榜后,便忧心郁郁地回到家乡,整日枯坐书斋,长吁短叹,不知如何是好。同窗的友人安慰他道:“人说‘三十老明经,五十少进士’,你如今只不过二十四岁,虽然暂时受挫,仍可东山再起啊!”为了转移他的情绪,友人又怂恿他到烟花柳巷中寻些开心,等心情平复后,好再做拼搏。
在友人的挟持下,王魁心不在焉的来到莱州城中的花柳之地,穿过弯曲窄狭的巷道,走进一处幽僻精巧的小宅。只见院内柳丝成荫、花木扶疏,一座小楼画梁雕栋。也许是听到了推门的声音,他们刚跨入院中,楼里就走出一位姑娘,她云髻半编,淡妆浅抹,一身杏红罗裙裹在发育初成的苗条身段上,随风轻荡,似一团舞动的火苗。看年纪不过十六七岁,然美目流盼,已藏着万种风情。从未涉足风月场合的王魁,一刹间被姑娘的美艳弄得不知所措。姑娘殷勤地把他们引入楼中客厅坐下,又亲自奉上香茗,摆上瓜果,热情大方。王魁只看着她忙来忙去,就象一只蝴蝶在屋中翩翩起舞,不由眼睛怔怔发痴。友人又把姑娘介绍给他,此乃当今红极一时歌星殷桂英,尤其善于弹弄琵琶。姑娘嫣然一笑后,也不推辞,取出一面琵琶低头舒指就弹奏起来,纤纤玉手上下抚弄,如水如泉的音乐便从琵琶中流出,轻轻回荡在客厅中,王魁顿感摇荡在云雾之中。一段情弹之后,殷桂英轻启歌喉,唱了一首小调,歌声幽怨婉转,就象一只夜莺在倾诉心声。只听得王魁如醉如痴,弹唱完后,三人品茗清淡,竟又是十分投缘,虽然身份迥异,心意却融融相通。不知不觉已到撑灯时分,桂英又备好酒菜深情地举起酒杯对王魁说道:“酒乃天之精华,妾为地之美物,王君拥美物而饮精华,一定是来年登第的吉兆。”这话可真说到王魁的心坎里去了,他听了大喜,张开双臂把桂英拥人怀里,接过她手中的酒杯一饮而尽。晚餐后,友人识趣地走了,只留下情意相投的王魁与桂英。夜深人静,满院的花香透窗而来,两人春心激荡,只觉相见恨晚,畅叙之后、又相拥着走向绣床。
金鸡报晓,晨光朦胧,桂英娇怯地靠在王魁胸前,细语道:“郎只管专心攻读,准备来年应试,一切所需,均由妾来张罗。”王魁感激不已,当即指天发誓:“今生若有显达,决不辜负佳人一片真心。若有相负,苍天可惩!”两人起身洗漱完毕,桂英捧来一方罗巾请王魁题诗,王魁挥笔写下;
谢氏筵中闻雅唱,何人戛玉在帘帏;
一声透过秋空碧,几片行云不敢飞。
受到王魁盛赞的殷桂英到底是何等人物呢?细究起来,她还本是出身于官宦人家的一位小姐,后来因父亲牵涉到一桩政治案件中,使得家破人亡。年方十岁的桂英被一家著名妓院的鸨母看中收在门下,鸨母见这小姑娘天资独厚,于是下了大工夫培养,一心想栽培一棵诱人的摇钱树。殷桂英果然没让人失望,不但人长得越来越秀丽,诗书歌舞也造诣颇深,十三岁开始接客,很快就艳名鹊起,红透了莱州城。十六岁遇一富商,两情相悦,鸳鸯难分,于是富商以重金为她赎身,并置下这所楼院,金屋藏娇。谁知天有不测风云,富商一次外出经营身遭暗算,从此桂英又失去了依靠,为了生计,她不得不重操旧业,但多以歌乐待客,很少以身相酬。
这次遇到了王魁,也许是缘份所定,惯见红男绿女的她,却被大志未酬、满怀落寞的他引动了芳心;见王魁也对自已有意,使她心意笃定,不但以身相许,还不惜拿出自己的血汗积蓄,一心帮助这位布衣书生成就大志。从此,王魁在桂英的院中住下,红袖添香,专心攻读,两人形同思爱夫妻。
善解人意的桂英为王魁把生活安排得妥妥贴贴,王魁则心无旁骛,日夜攻读。秋去冬来,转眼又到了礼部会试之期,桂英精心为王魁准备好行装和盘缠,送他进京。临行前夕,两人彻夜不眠,难舍难分,整夜交颈互诉衷爱、互诉别情;最后,两人一同对天盟誓:“若有异义,当遭鬼神之责!”
王魁去后,殷桂英洗尽铅华,闭门谢客,静心地等待情郎的佳音。夜来北风怒吼、大雪翻飞,殷桂英深情切切地牵挂着情郎的起居,长夜不眠,虔诚地祈求上苍:“苍天怜我苦心,保王郎此去平安。小女子愿折损阳寿,换取王郎的金榜题名。”
也算诚心感天,王魁这次居然在会试中独占魁首,名列第一。春花烂漫的时候,王魁夺魁的消息传到莱州,桂英听了高兴得彻夜不眠,连夜书就贺诗一首:
人来报喜敲门急,贱妾初闻喜可知;
天马果然告驰跃,神龙不肯后蛇螭。
海中空却金鳌窟,月里都无丹桂枝;
汉殿独呈司马赋,晋庭惟许宏君诗。
身登龙首云雷疾,名落人间霹雳驰;
一榜神仙随驭出,九衢卿相尽行迟。
烟霞路稳休回首,舜禹朝清正得时;
夫贵妇荣千古事,与郎才貌各相宜。
诗中,她把王魁比作是天马行空、神龙飞腾、金鳖出水,一举折下了月中丹桂;又盛赞情郎的才华盖世无双,又逢上象尧舜一样的清明时代,青云直上,自属意料中事。在资诗里,她不但饱蘸深情地赞美了王魁,还特意在末尾两句中,意蕴深长地提出自己与王郎是“男方女貌”相得益彰,“夫贵妻荣”是千古惯例,提醒王魁不可忘了天天期待着他的情人。贺诗托人送出后,殷桂英整天整天地沉浸在喜悦的期盼之中。
然而,春风得意的王魁却已产生了另一重考虑:自已是头名进士,很快就将封官进爵,实在是荣耀显赫之事;而与自己有白头之约的桂英却是娼妓出身,若将来娶为进士夫人,岂不玷污了自己的清名,怡人笑柄吗?这样想来,往日的山盟海誓成了他心头莫大的负担,桂英对自己不但情深意切,而且是有恩于己,自已今天的荣耀少不了桂英的一份心力。他左思右想,最终还是选择了以自己的脸面为重,横下一条心来,决计断绝与桂英的来往,把往日的恋情抛向九霄云外。
殷桂英此时依然是一往情深,她考虑到新科进士必然有一连串的庆祝活动;先是金殿谢恩、打马游街、琼林赐宴、谒拜座师,继而是同年酬应、同乡拜会、游览京师名胜,最后还要等候朝廷赐官派职,这一切必然使王郎忙碌不休;因此,在迟迟得不到王魁音信时,她还设身处地为他想了很多解释的理由。想到王郎的诸般应酬必定花费不小,她取出自己所有的积蓄,差人去京城送与王魁遣用,随银她又悄去一首诗:
上国笙歌锦绣乡,仙郎得意正疏狂;
谁知憔悴幽闺质,日觉春衣丝带长。
桂英这里,因思念情郎而玉体憔悴、衣带渐宽;那厢王魁的情意却已降到了冰点,恨不得在他的生命里,从来就不曾有过殷桂英这样一个人,恨不得去年春天到冬天,就是一个漫长的虚梦。这等变故,殷桂英连做梦都未曾想到啊!
“十年寒窗无人问,一朝成名天下知”,一个默默无闻的穷书生,一旦金榜题名,整个人与心都似乎脱贻换骨了。为了追求虚名,不惜抛弃过去、抛弃情爱、抛弃恩义,甘心做一个负心人,这种功名悲剧,在王魁身上又重演了。尽管王魁已经决心疏远殷桂英,但是桂英却毫不知情,火样的热情、刻骨的相思依然包围着她,一而再、再而三地借诗句传情到长安:
上都梳洗逐时宜,料得良人见即恩;
及早归来幽闺里,须都张敞画新眉。
汉代胶州相张敞为妻画眉,被传为夫妻相爱的千古美谈。痴心的桂英独守空房,却痴痴幻想来日能与王郎夫妻恩爱,共享画眉之乐。
大中十一年秋天,王魁奉朝庭之命往徐州任签判。赴任途中,顺路回到故乡莱州探视父母。进士返家,真正是衣锦返乡,门庭生辉,王魁父母自是喜不胜收。为了喜上加喜,父母已为王魁订下了婚约,小姐乃是当地豪门之女崔氏。在家中操办完隆重的婚事,王魁很快就携带父母及新婚妻子前往徐州就任去了。
王魁成婚的消息很快传到了殷桂英耳中,她吃惊得几乎晕倒在地,失望和悲恨充塞心胸。情绪稍稍稳定之后,知情达礼的她又转念替王魁想到:“自己出身烟花柳巷,王郎身为朝庭命官自然不便明媒正娶。好在徐州离此不远,待他一切安排妥当之后,必然会念及旧情,派人前来迎接我,即使做妾也无所怨尤。”这个痴心女子竟然还痴痴地坚信着王魁的情义。
挨过漫漫寒冬,又到了春回花开的时候,却仍不见王魁的半点动静。殷桂英心急如焚,于是派一忠诚老仆,持书信专程前往徐州一探究竟。老仆人好不容易买通王府的守门人,见到了王魁,王魁对他却佯装不识。老仆人苦苦相求,反而遭到一阵叱责,被赶出门外。老仆人仍不甘心,第二天又去公堂求见、呈送书信,王魁端坐堂上,竟以扰乱公堂之名命衙役责打了老仆五十大板,可怜这个忠心耿耿的老仆,当初王魁在殷桂英家中苦读时曾对他殷勤服侍,这时王魁不但不念旧情,反而把他打得皮开肉绽,躺在客栈中养了一个多月的伤,才病病歪歪地回到了莱州。见到殷桂英,老仆人老泪纵横地说:“姑爷一旦为官,与以往判若两人,以前种种,全不承认,姑娘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可怜的桂英,原本把今生的希望全部寄托于王魁身上,如今他竟是这样无情无义,怎不叫桂英伤心欲绝、万念俱灰,她嘶喊道:“王郎忘恩负义,天理难容。我死当为励鬼勾其魂魄!”这时,桂英已了无生趣,当天夜里,便用利剪刺人自己胸膛,顿时血溅床帏。
两年后,王魁到临南为官,一天深夜秉烛阅读公文,壁间忽有一长发披散的白衣少女冉冉而出,柳眉倒竖,怒眼喷火,直逼他的桌前。仔细一看,原来是已经死去的殷桂英。王魁吓得魂不附体,惊问道:“闻说你已死,难道不是真的?”殷桂英厉声叱道:[君忘恩负义,盟誓不履,使我死不瞑目!”王魁已吓得语不成声,哀求道:[我有罪!我该死!还望念在往日的情份上,不加怪罪,我一定为你诵经超度,多焚纸钱。饶了我吧!”殷桂英不再被他巧言所感,正色道:“我只取你性命,别的无所顾及!”说完,又飘然而去。
从此以后,王魁终日魂不守舍,精神恍惚,还时常自击头部或用尖锐之物自刺身体,他母亲看在眼里,痛在心中,不解地问他:“我儿为何如此狂为?”王魁神经兮兮地回答:“有冤魂附在我身上,我要赶走她。”
王母请来当地有名的道士马守素为儿子施法驱鬼,马道士设下法壇,烧香祭拜,朦胧中看见王魁与殷桂英发丝相系,并立壇下,耳畔响起细语:“他们命该结为结发夫妻,王魁违背天意,命当该绝,你不必为他作法。”马道士惊骇不巳,当即停下法事,称说:[小道不才,力不能及。”匆匆辞去。数天之后,神志不清的王魁终于引刀自刺而死。
俗话说:“为人不作亏心事,夜半不怕鬼敲门。”王魁不顾山盟海誓,背信弃义,做了负心郎,老天有眼,恶有恶报。


·上一篇文章:鱼玄机多情才女成荡妇
·下一篇文章:王幼玉歌断芳魂随雁去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mingji/07313114152C9DFA1I39K56HF6IHH78.htm


相关内容

无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