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词,那些人,那些惊艳的情色

那些词,那些人,那些惊艳的情色


来源:网络  作者:布衣书生

欧阳修、苏轼等那些糜烂的私生活,柳永,张先,秦观等风流成性的才子们,当时,就包括豪放派的辛弃疾,也写了好多诸如《更能消几翻风雨》等描写婚外恋之作。

   狎妓冶游,携妓献艺,歌妓佐欢,已成为当时士子们的生活风气,无论是家养一批,自娱自乐,还是干脆去“烟花巷陌”拥香作词,歌妓舞女,最终,便也就成为了他们必不可少的习惯。

   才子名妓,女爱男欢,尤不堪奇,更有甚者,据那张先在其词《一丛花令》交代,这家伙竟与一妙龄尼姑相恋,而庵内一把手老大,又形如灭绝师太般严厉异常,每每月上柳梢,那小尼便偷偷跑出来与其相会,缠绵一宿,天色渐亮,临别之时,二人不舍,张先遂做了这首小词,以诉其情怀。


 

    那些词,那些人,那些惊艳的情色那些词,那些人,那些惊艳的情色

    昨夜,夜雨敲窗,久不成寐,笔者闲翻宋皇都风月主人所著《绿窗新话》,偶遇《丽情集》:陈敏夫姑且兄任广州参军,其兄素无妻室,专宠一姬,名越娘,美貌能诗。兄在任不禄,敏夫与越娘搬迁还家。归次洪都,越娘吟一联曰:“悠悠江水涨帆渡,叠叠云山缓行。”命敏夫和之。敏夫应声曰:“今夜不知何处宿,清风明月最关情。”微寓相挑之意。越娘见诗,微笑。是夜宿双溪驿,月明如昼,越娘开樽,同敏夫饮,唱酬欢合。问敏夫:“何处睡?”答曰:“廊下图得看月。”各有余情。夜向深,敏夫闻廊下有履声,乃潜起看,见越娘摇手令低声,迎进相抱曰:“今被君诗句惹动春心。”遂就寝。越娘乃吟词《西江月》云:“一自东君去后,几多恩爱暌离。频凝泪眼望乡。客路迢迢千里。顾我风情不薄,与君驿邸相随。参军虽死不须悲。幸有连枝同气。”

   这是一个宋朝小人物的故事,说的是才死了老公的越娘,与小叔子在归乡途中,相互挑逗勾引,干柴烈火后,越娘信口所吟之作。

   其词意大胆露骨,上阙言自己老公已死,寂寞春心无处托付,唯有将泪水抛洒于这长长的归途,下阙尤甚,幸好一路有陈敏夫结伴而行,我家男人死了,倒也不必过分伤悲,这不还有他兄弟来顶他这份缺儿吗?

   于是乎,词,在这里也就成了男女相悦苟合的媒介。

 

     那些词,那些人,那些惊艳的情色那些词,那些人,那些惊艳的情色

    接下来,我们再说说嫖客柳永,柳永,出身于官宦世家,为人更是放荡不羁,一生大多时间皆留连于秦楼楚馆,柳永嫖妓和常人是有区别的,常人嫖妓,似乎都只为泄欲,然这痴情的种子,却将妓女当知心朋友,往往都是于平等友好的状态下上床。
   也得益于柳永能写得一手好词,那时的妓女们,做梦都想让他的赠词对自己进行文化的包装,能和柳七郎床下填词床上戏水,竟成了当时妓女们的最大的追求与心愿。
   细心的读者,都不难发现,以下的这些,便就是得他青睐,和他床上戏水地女人们:
           秀香:“秀香家住桃花径,算神仙才堪并。”(《昼夜乐》)
      英英:“英英妙舞腰肢软,章台柳,昭阳燕。”(《柳腰轻》)
      瑶卿:“有美瑶卿能染翰,千里寄小诗长简。”(《凤衔杯》)
      心娘:“心娘自小能歌舞,举意动容皆济楚。”(《木兰花》)
      佳娘:“佳娘捧板花钿簇,唱出新声群艳伏。”(《木兰花》)
      酥娘:“酥娘一搦腰肢袅,回雪萦尘皆尽妙。”(《木兰花》)
      虫虫:“就中堪人属意,最是虫虫。有画难描雅态,无花可比芳容。”

   以至于最后,竟出现了“不愿君王召,愿得柳七叫;不愿千黄金,愿得柳七心;不愿神仙见,愿识柳七面”,

|<< << < 1 2 3 > >> >>|


·上一篇文章:张学良的第一个女人是他的表嫂
·下一篇文章:《诗经》里的爱情集市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love/11629232326CFIG8DH317A2GI3DFFBH.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