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丈夫彻夜未归是去宾馆幽会

口述:丈夫彻夜未归是去宾馆幽会


来源:武汉晨报  作者:汪鹃

种日子熬了大半年。突然有一天,宋扬向我摊牌了。他语气很平淡,说自己和别人好上了,那个人是谁并不重要,因为他根本不打算和她在一起。我问他为什么要这样?他抬头,看了我两眼说:“和你在一起真没意思,你是个女人吗,简直就是一个工作机器。”

  他承认,当初爱上我是因为我身上的一股韧劲,那种旺盛的生命力就像太阳花,吸引得他靠近我。我们在一起后,我一直向前冲,而他只想原地不动。我拉着他跑,他厌烦,我疲倦,现在两败俱伤。

  我觉得自己要窒息了,和他在一起不是我的奋斗目标吗?可是现在我就要失去了。我茫然,哽咽地说:“我可以原谅,只要没有第二次。”宋扬沉默,一言不发。日子似乎又恢复平静。

  可一个多月后,我在宋扬的西服里发现了一张宾馆收据。我查日历,那天宋扬正好是彻夜未归。我最后的幻想破灭了,宋扬再次背叛了我。我带着收据,冲到公婆家想讨个公道。没想到,婆婆很平静地告诉我,他们见过那女孩,觉得还不错。他们觉得,如果我不愿意为宋扬生孩子,宋扬找别人也是情理之中。宋扬不言不语,他说自己作好了离婚的打算。

  我这才想起周涛曾经给我的警告:“你和宋扬并不是一类人!”我在MSN上找周涛,却看到他的照片,拥着一个年轻女孩,笑得很甜蜜。我问他:“这是你女朋友吗?”他有些羞涩地说:“是啊。”沉默了许久,他发来一句:“不觉得她很像读书时的你吗?”我笑了笑,仔细看还真有点,只是,那个女孩的眉宇之间多了些柔和。我关掉对话框,周涛已经有了自己的生活。

  我想了整整三天。最后,我告诉宋扬,我同意签字。离婚那天,我还是忍不住哭了,宋扬的眼眶也红了。

  我明白了,17岁时的我,将他当作一个追逐的目标,可是,在追逐的过程中,我却忘记了他到底是不是自己真正想要的,他的外表,他的家境,都像光环一样照花了我的眼睛。而周涛,也许才是我的同类。可是,当一棵卑微的小草努力向上生长时,只会仰慕那些参天大树,哪里又会用心去体会自己的同类?这棵小草忘了,有一天它的同类也会成长为另一棵大树,当它懂得时,树的身旁早已物是人非。

  这棵小草,就是曾经固执的我。

  编辑点评

  有没有四目交会?

  文/汪鹃

  青春年少,你把他当作偶像,他身上的点点滴滴都被你迷恋着,仰望着。

  你把得到他的爱,视作自己奋斗的目标,一切努力都是为了缩短和他的距离。终于,梦想成真,两人走到一起。只是,多年来的努力已经让你把拼搏当作一种习惯,你不停地向上,独立自强有能力,而他,渐渐追不上你的脚步。

  只是,婚姻不是一个人的事。恋爱里,可以是一个跑一个追,而婚姻,需要夫妻齐头并进。你忽视了这一点,当他倦怠时,你没有停下脚步,回头看看他;当他懒得动时,你没有俯下身子拉他一把。

  请问,你自作主张独自去打掉孩子时,有没有考虑过他的感受?那不是你一个人的孩子,他是父亲,他有知情权。

  当“偶像”变成丈夫,失去光环不再耀眼,你对他从仰望到俯视,都不对——婚姻需经营,夫妻之间,最需要的是四目交会。

|<< << < 1 2 3 > >> >>|


·上一篇文章:中国古代四大情圣
·下一篇文章:李连杰:前妻很爱我 我很爱利智(图)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love/087211813191896K760DK9F7FFE43CD.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