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朵盛开的白莲花

那朵盛开的白莲花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整个电梯里陷入一片漆黑,莲觉得这一定是种不好的预兆。那天磊果然又没有回家。莲觉得很凄凉,像一个被抛弃了的怨妇,她蹲在地上一直的哭,直到眼泪涌不出来。离开的时候莲给磊留了字条,还未等字条上的墨迹干透,磊已经推门而入。
  一股浓烈的酒精气息扑面而来。莲走过去扶着磊进了屋,磊的精神异常的恍惚,他一遍一遍不停的叫着莲,莲,莲。莲无法知晓这究竟是发生了什么,她只觉得磊的目光看得她很痛,是那种透进骨的痛。 “绢子她,吃安眠药自杀了……” 莲觉得眼前一阵晕眩,窗台上不知哪来的乌鸦发出呀呀的叫声。磊轻轻的抚开遮住莲眼睛的几缕秀发,把它们理到了耳后。“绢子,没有死。幸亏被同住的室友发现了。送到医院的时候已经奄奄一息了。她留下了遗书,说是为了我才自杀的。那几天,我很苦恼,唯有借酒消愁。”磊的眼睛似乎开始变得浑浊了,不再是莲认识的那样清澈。 “绢子,出院没多久,又一次在家里割了腕。莲,我已经走投无路了,我不能再伤害绢子了。我知道你很坚强,没有我,你依然会生活的很好,可是绢子会死的。”莲根本无法听进磊说的每一句,她脑子里想的全是绢子割腕后,那流淌下来的殷红殷红的鲜血。仿佛在她胸口也割了一刀,撕裂开来的疼痛。
  磊带着绢子离开的前一夜,莲好象过了一辈子。她无法明白女人为什么要选择自杀,她更无法明白女人的自杀真的能唤回一颗男人的心。她拿起锋利的刀片,对着自己手腕割下去的瞬间,她突然觉得自己很可笑。她把刀片扔进了垃圾桶,蒙头睡去。
  磊离开我了,他真的走了。日日夜夜的煎熬,浑浑噩噩。我似乎已经感觉不到血管里的血液是否还在流淌,只是觉得透彻心扉了冷。

  我去学校办理了休学手续,教导处的老姑婆皱着眉头用异样的眼光打量着我,仿佛我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临走的时候,我厌恶她的憋了她一眼,她脸上的皱纹突然让我觉得她很可悲。 开始昏天黑地的生活,逐渐习惯了天亮说晚安。都市的糜烂侵蚀着我的心灵,妖艳的外表撕碎了我的肉体。每天起床时,我甚至不敢照镜子,不想看到自己憔悴疲惫的脸和那没有一丝光泽的眼睛。
  在这忧伤而明媚的季节,日子变得如此苍白无力。孤独的步行的时候,我时常觉得自己拖着的只是一个没有灵魂的躯壳。路上的繁华萧条似乎都与我无关,我变成了个局外之人,我开始旁观,即不聆听也不思考,我习惯的站在角落任凭神经错乱。
  恍惚间,我发现了属于我的只有那一张角落的沙发。这间名叫左岸的酒吧,让我想起了一本书里看到的一句话:左岸是我无法忘却的回忆,右岸是我值得紧握的璀璨年华,中间飞快流淌的,是我年年岁岁淡淡的感伤。我喜欢这语句中流露的畅快淋漓,爱屋及乌我开始迷恋上了这间酒吧。角落的那张沙发,孤单却不寂寞。
  我开始喝很多的酒,在这以前甚至从来没有想象过一个女孩子可以那么不要命的喝,喝得烂醉如泥的样子让人觉得很可悲,但现在我已经不在乎了。坐在角落的沙发上静静地听着忧伤的旋律,任自己在灯红酒绿中迷离,然后放纵,放纵给了我快感,我活生生的剖开忘却了的记忆,再一次次的细细咀嚼回味。有时甚至希望自己就这样沉沦下去,跌落轮回亦或许永不超升,至少可以得到解脱。抬头看着酒吧里幽暗的灯光。一瞬间的错觉,仿佛看见那夜傍晚暮色中那几盏橘红色的路灯,他似乎还在我身边,而我拥着他哭泣。
  他带离了我的心,带离了我的快乐,却永远带离不了我的忧伤。我决定去做件纪念他的事,顺便悼念这段可悲的情感。我去纹身店的时候店里一个顾客也没有,墙上画满了各色的图案。

  老板百般殷勤拿了本画册子让我挑选。我有点厌烦。我没好气的问老板,你会不会纹白莲花。老板不暇

|<< << < 1 2 3 4 > >> >>|


·上一篇文章:爱情中,没有人会等你
·下一篇文章:女子网上征婚遭遇50次噩梦后终遇白马王子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love/086211253573H6947210AJ042GAEJKH.htm


相关内容

无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