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朵盛开的白莲花

那朵盛开的白莲花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的便利店里正播放着一首不知名的曲子,莲依偎在磊宽阔厚实的胸膛上,她觉得幸福其实就是这么简单而且一击即中。
  “我明天就去找绢子,我会和绢子说清楚的,其实一直以来我都不能确定我对绢子的感情,直到你出现,我相信我爱的是你,而对于绢子是手足间的兄妹情感。我爱的只有你一个。”磊紧紧的抱着莲,亲吻着她的额头。莲心中暗许,只要能和磊在一起让她经历多少的磨难吃多少苦她都不会退缩。
  清晨的鱼肚白撕裂黑暗的夜幕,磊把莲送回了学校,他径直去了艺校。莲心里明白绢子这样的女孩是不会轻易放手的,她虽然不了解绢子,但莲一直觉得她是个很好强的女人。而且在家乡早就认定了他们,彼此的父母也以亲家相称。可想而知道磊会有多少苦恼,会招惹多少麻烦。而她却似乎什么也帮不上忙。
  莲没顾得上吃午饭,她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等磊回来。看着从远处走过来的磊脸色并不好,走到面前的时候磊已经对莲笑了,露着深陷的酒窝和洁白的牙齿,在阳光下很是好看。风把磊的头发吹得很乱,飘逸的衣角耷拉着,肩膀上还留有一丝昨夜莲哭泣的泪迹。纵使他什么也没有说,莲也已经从磊眼睛深处看到了他心里的百般抑郁。莲用心体会着这种爱的幸福,幸福的不能自拔。她喜欢那种被磊呵护宠爱着的感觉,喜欢看着磊清澈得心碎的眼眸,喜欢静静的任凭磊厚实的手掌抚摸着她的额头穿越着她的秀发。
  希望一切都能归于平静,就这样一辈子。

  冬日的夜晚寒冷异常,空气中透着刺骨冰冷。

  细细的雨丝飘落在莲的发梢上,为了期末考试,莲已经连续几天泡在图书馆里了,每到入夜才急急往寝室赶去。她已经不记得和磊有多久没有见过面了,这是他们的约定,等考完了试才能相见。这样的夜晚孤身走在校园里,莲总是强烈的思念着磊。
“你是莲吗?”宿舍的拐角处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循声望去,一个身材高挑面容娇好的女人正用冰冷的目光打量着莲。那犀利的眼神仿佛要把莲活活吞噬,莲不禁打了个寒颤。“我是莲,请问你是……”还未等莲把话说完,那女人就一巴掌打落在了莲的脸上。火辣辣的疼,莲顿时觉得一阵晕眩。巨大的羞辱顷刻间包围了莲,她根本听不见那女人在说些什么,她只记得那女人喊的很激动说自己叫绢子。那女人走了,莲愣在原地,她不想哭,只想任凭这透骨的雨打落在她火烫的脸庞上,她紧紧拥抱着自己,但还是觉得冰冷透心。
  莲未曾受过这种屈辱,但她不想去找磊诉苦,更不想找绢子理论,为了磊她一切都可以忍受,为了磊她一切也不在惧怕。
  冬天快要过去的时候,磊搬离了学校。他已经开始实习了,在一所不错的国营单位里谋了份差事。在离学校不远的地方租了间小屋。房子很小但却收拾得很干净,铮亮的地板映着雪白的墙壁,这正是莲一直想要的家。
  莲把小屋当成了家,她欣喜的听着从小屋里传出自己做饭时发出的兹啦声,欣喜的看着她最爱的男人下班回家时那灿烂的笑容,欣喜的看着精彩的电视节目听着磊因为看到滑稽处发出的暴笑声。她仔仔细细的抚摸着小屋里的每一个角角落落。她爱这屋子和这屋子的主人。他们俨然一对小夫妻,做着每天一对夫妻该做的一切,只是莲到了白天还得去学校,做一个学生的本分。
  但是,好景不长,这坐井观天的幸福好似流水滑过指间,永远不可能抓住。
正如所有悲剧的开端。磊开始喝酒,晚归有时甚至彻夜不回。莲问磊时,磊总说是为了应酬。莲无法指责他,更没有理由不信任他。但是莲的心里开始觉得很不塌实,这种感觉就好象心被人一点一点掏空了。她很害怕,她怕磊会离她远去,她不愿意去想,但是脑子里的念头却愈来愈强烈。

  回小屋的时候,电梯的灯忽然坏了,

|<< << < 1 2 3 4 > >> >>|


·上一篇文章:爱情中,没有人会等你
·下一篇文章:女子网上征婚遭遇50次噩梦后终遇白马王子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love/086211253573H6947210AJ042GAEJKH.htm


相关内容

无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