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朵盛开的白莲花

那朵盛开的白莲花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午夜的酒吧,人渐散去,墙脚的沙发上隐约能看见一个喝得烂醉的女人,举着高脚杯的手腕上纹着一朵白莲花,在幽暗的灯光下显得有些刺眼。她是这里的常客,几乎天天光顾,喝得半醉的时候就会说起她手腕上的那朵莲花,是为了遮丑才纹上去的,她总是幽幽的说其实那是一条很深很深的疤痕。
  那年莲20岁,独自一人来到了这座城市求学。山沟沟里飞出的金凤凰,她是她们村的骄傲。考进大学的那一天村里贺喜的几乎踏破了她们家的门槛,莲背负着全村人的希望迈进了大学的校门。
  一切对莲来说是陌生而充满诱惑,川流不息的车辆,五色斑斓的霓红,还有那妆容化得无懈可击的摩登女郎。
  曾几何时莲在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让自己属于这个城市,而现在她似乎更想被这个令她心碎的城市所抛弃。
  莲第一次遇见磊,是在栀子花开的季节。磊是院校剧社的社长,而莲报考了剧社。当他们相遇的那一瞬间,当他清澈的双眸划过她的脸庞,当他飘逸的衣角触过她的指尖。莲突然想起了一首诗:
  如果能在开满了栀子花的山坡上,与你相遇 
  如果能深深地爱过一次再别离
  那么再长久的一生
  不也就只是

  就只是回首时那短短的一瞬
  这是他们第一次的相遇,那天阳光很好天格外的蓝。后来的日子里,磊像个大哥哥似的照顾着莲,指导着她的表演和学习。莲亦越来越依赖磊。磊的表演几乎无可挑剔,他全身洋溢着艺术的气息,他燃烧的激情,翻腾的血液,一次一次把莲推进无可自拔的旋涡。莲无法控制自己也不想控制自己,她已经彻底疯狂的爱上了磊。
  莲是个心思细密的姑娘,她看得出磊和她在一起时常常若有所思。她知道磊有心事,但她不想过问。直到有一天莲从磊的室友那里得知了一个名叫绢子的女孩。绢子和磊从小青梅竹马一起长大,他们离开了家乡来到这座城市求学,磊考上了大学而绢子考上了艺校。他们似乎一生下来就是注定的一对,同样的才貌双全,同样的热爱艺术。甚至连他们彼此也从未怀疑过
莲无法相信,她那样迷恋磊,她不能离开磊,她依恋他,如果失去了磊她的心会被掏空,或许连呼吸的勇气都会丧失。莲怎么也无法想象那么疼爱呵护她的磊,难道真的从来未对她动过情。莲不知道怎么走回寝室的,她只记得午后的阳光特别刺眼,像针似的穿透了她的胸膛,扎着她的心。这一次她真正爱上了一个人,而这爱似乎注定就没有结局。仿佛一瞬间有种恍惚的感觉,她似乎听见心脏愈渐沉闷的跳动声,血液冰冷的逐渐凝固。

  傍晚,磊来找莲。莲到楼下的时候落日的余辉正洒在操场上,夕阳映红了磊的脸。有想哭的感觉,但莲控制着自己将要夺眶而出的泪水。磊的双眸依然那样的清澈,衣角依旧那样的飘逸。
  他什么也没说拉着莲一路狂奔。莲什么也没想,她喜欢这种狂奔时放纵的愉悦,她觉得就好象一对私奔了的青年在躲避追兵。她只想跟着磊跑,哪怕就这样跑一辈子她也愿意。黑幕笼罩全城的时候,磊才停下了脚步。
  莲站在磊背后,看着他因为喘气而起伏的胸膛,她没有犹豫从背后紧紧抱住了磊:告诉我,告诉我你爱我,告诉我你只爱我一人……止不住的泪水趟过莲的脸颊,滴落在磊的肩上,她已无法在将那么强烈的情感再埋藏起来。磊转过身子,轻轻的把莲拥入了怀中:莲,你知道我有多痛苦吗,我无法背叛绢子,但我更无法背叛我自己的心。我恨我自己,恨我自己的情不自禁。我曾经克制着自己的情感,也想到逃避,但我做不到,我无法在欺骗自己了,每时每刻脑子里想的全是你,没有你在身边我就像没有了灵魂。莲,我爱你。

  清冽的风抚过莲泪迹班驳的脸,橘红的路灯迷离的倒映着他们,对面24小时营业

|<< << < 1 2 3 4 > >> >>|


·上一篇文章:爱情中,没有人会等你
·下一篇文章:女子网上征婚遭遇50次噩梦后终遇白马王子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love/086211253573H6947210AJ042GAEJKH.htm


相关内容

无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