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口述:给我幸福的男人是个可爱的胖子

美女口述:给我幸福的男人是个可爱的胖子


来源:网络  作者:柔雪纤烟

文/新浪网友 柔雪纤烟 欢迎网友投稿

(一)

我一把拉开窗帘就叫嚣,权当是大清晨练声:胖子,按什么喇叭啊你!神经病!你有辆别克就了不起啊!叫完,继续趴回床上。猛地想起昨晚江俊辉说我发福了,我气急败坏地打过去一行字:你那什么超级视频啊?简直就哈哈镜嘛!我才没胖呢,我骨感苗条得很!

一骨碌起床,下地,贴到镜子前。从小腿检查起,刚检查到小肚腩,门铃唱着《下辈子如果我还记得你》如蛊咒般响起。该死的胖子!真是阴魂不散哪!我边开门边嘟哝,最好,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都不要再让我碰见你,TMD,金旭磊。哎吆,好难得呀,听到你叫我名字了。他竟然喜滋滋地一屁股在我的进口沙发上坐下,还很享受地弹了几下。我闭上眼睛,实在不忍卒睹自家沙发残遭如此蹂躏,刚拎起包准备往门外闯,才意识到自己还穿着睡衣,还没洗脸,肯定还肿着眼睛,晦暗着一张脸。依稀记得昨晚跟江俊辉聊完下网已是凌晨2点多。你害我没补上美容觉,岁月都还没催我老,你个胖子就来催我成黄脸婆是不?我边叫嚷边把手里的包狠狠地往他身上砸。他边挡架边嘟哝,遵循自然规律好不好?女人过了25就是黄脸婆,你都26了,这绝对不是我害的!他一本正经满脸无辜地望着我。我转了转眼珠子说,胖子,你请我去美容餐厅吃一个月,吃到江俊辉回来咋样?终于发现,胖子还是有优点的,那就是有钱。

(二)

这是第六套了。我望着床上的那一堆赤橙黄绿青蓝紫,开始怀疑自己以往对衣装的审美眼光。胖子的喇叭声又催命似地响起。总有一天,我要把你的别克凌迟处死,哼!我趴着窗户恶狠狠地说完,一分钟后又极其熟练地打开别克锃亮的车门,优雅地钻了进去。

都多老了,还扮清纯?白色不适合你,桃红柳绿更能烘托你的气质。胖子从反光镜瞄我一眼不疾不徐地娓娓说道。我——是什么气质的?我挺了挺了身。胖子裂着嘴用他的胖手拼命地揉他的肥耳朵,这是他为那四个字付出的惨痛代价——狐媚气质。

我跟眼前这个染橘黄头发,媚眼如丝的女子友好地握手,在胖子和江俊辉热烈拥抱的时候。江俊辉说那是他在分公司新招的公关部经理,也是他的学妹。当胖子起劲地拱上去学妹学妹地套近乎时,女孩子有点不知所措地用媚眼瞟瞟江俊辉,江俊辉笑着说,胖子是他同窗四年的同学。她也是吗?女孩指着我说。她是旭磊的女朋友。江俊辉轻描淡写地一带而过。胖子在几秒的错愕后非常抱歉地望着我。我的高跟鞋极有节奏地扣击着大理石地面,从着玫瑰色吊带的女孩面前袅袅而过,深情款款地挽住了胖子的一条胖胳膊,我说我饿了,吃了一个月的美容餐想换换口味,去钻石庭园吃时尚创意菜吧。

(三)

不就十年陈吗,胖子,我可没醉!我在胖子的别克里不安分地晃悠踢腿。你想把它凌迟处死也得到了家,要不咱俩都得玩完。胖子头一次气势凶凶地向我吼。我说玩完就玩完,你有什么好留恋的,不就几个臭钱吗你?!我边吼边放肆地在他口袋里摸烟,哈,红中华,你小子够奢侈。我自顾自地点火,吐圈,然后呛出泪水。

我被胖子连拖带拽地清理出别克,又极不雅观地被扛上楼。我又踢又咬地耍泼。胖子把我重重地扔到床上,依稀听到他说,真是疯子,让你自个疯去!神经病!敢骂我?你个胖子!我先爬起来收拾他,可脑袋一阵眩晕……

我最欣赏的女子是《京华烟云》中的姚木阑,端庄清雅。西餐厅一角江俊辉眼光闪烁地望着我说。我为自己的超短吊带裙和闪亮的眼影羞愧得无地自容。这种羞愧折磨了我半年之久,直到我见到江俊辉身边那个着玫瑰色吊带,媚眼如丝的女子时突然就烟消云散了。我开始拼命回想在那套雪白淑女装映衬下的自己有着怎样一张苍白平淡的脸,想得头痛欲裂……

好象有一只温软的手掌掖了掖我的额头,我闭着眼睛双手在空中无力地扑腾,还是一只手轻轻地握住了我的,掌心的温度刚刚好,像妈妈买给我的那个电暖宝。我紧抓着那只手掌昏然而眠。

(四)

我大呼小叫地气急败坏地N遍死胖子坏胖子之后,胖子还纹丝不动稳如泰山地趴在我的床上打呼噜。我把他的肥耳朵当作了小时候家里那台西湖牌电视的频道开关,24个频道全转遍后,他才惺忪着小眼睛回答:我本来早就跑了,你个疯子!谁叫你后来吐得要死要活的啊?!说着,还傻傻地蹲在地上示范了几下擦地板的动作,以证明他昨晚确实干过脏活累活。我偷眼瞧瞧地板,还真的是比以前任何时候都洁净透亮,锃亮的地板上还有个鲜活的胖子的影子移来荡去……

我说,胖子我给你做点早餐吧,胖子说你做的那不是人吃的,还是去外面吧。

什么?那辆别克不是你的?我在警局瞠目结舌得看着胖子。是俊辉借我用的,胖子耷拉着脑袋喃喃道。好个胖子,拿人家的车子拿来显摆?!这下好了,你拿什么赔人家?我在路上火冒三丈地数落他。他说要不是你喝醉了我怎么会忘了锁车?他紧跟在疾走如风的我后面不愠不火地辩驳。马上,我闭嘴。

(五)

细弯眉毛,浅蓝眼影,份蓝抹胸加超短牛仔裙,我拎起手袋,烟视媚行地出门,打的,下车。

胖子呼哧呼哧地跑过来,边拉我的手往前拽边数落,怎么那么晚?就等你一个了,真没有礼貌!我说,还不是你个胖子把我的进口沙发坐了坑,害我折腾半天都没法搞平它。

包厢里的灯光淡柔如朦朦的月光,似乎把江俊辉身边那位女子的媚艳也冲淡了不少。不去在意她的眼神里掠过的那抹惊讶,我轻松地跟她点头,微笑,她不知道,其实我从来都喜欢作媚惑的装扮的。我平稳地端起酒杯祝江俊辉30岁生日快乐,并豪爽地一饮而尽。胖子在一边朝我挤眉弄眼,外加拧我手臂。我明白他那是在警告我,这次可没有别克供我晃悠踢腿凌迟处死的了。我慢慢地靠近他说我头晕得厉害,想吐。他的肥脸颊被骇得颤动了几下。

我从胖子的连拖带拽里挣脱出来,冷静地问他,江俊辉那辆别克的钱什么时候还?胖子愣愣地把我从头看到脚后说,你没醉啊你?!我低头望着我的水晶高跟鞋说,年底,我应该会有一笔可观的年终奖金。胖子说,那咱俩不用去卫生间了吧。我说包厢里空调打得太冷,还是走廊里暖和。胖子温软的手掌轻轻地握住我的小手,十指相扣,掌心对着掌心,传递过来的温度刚刚好,象妈妈买给我的袖珍电暖宝。


·上一篇文章:付出少女的贞洁 我不爱的女人曾爱我那么深
·下一篇文章:荣登排行榜的爱情口号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love/07326182041F0JI2J625IDA0E0863K7.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