骗来的那份情缘

骗来的那份情缘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那天黄昏时分,我和一帮好友欢快地走进幽雅清静的茶坊。轻柔的乐曲声中,我和大明谈论着电影<<第一次亲密接触>>,突见他微笑着举起手与隔壁的一个男人打招呼,我转身望去,只见那男人很帅\很吸引人,身旁坐着几个同样引人注目的新潮男女.

“那是江成宇,”大明说:“我大学同学,高干子弟。”

“就是那骄傲的江大爷呀?”一旁的小伍子插嘴道。“你瞧他那样子,恐怕全天下没女人能抓住他。”

“听你的口气是很想抓住他了?”小娅笑着问,小伍子大叫一声东扑向小娅,两人又吵又笑,闹了起来,大明劝阻不开,眼睛一转,笑着说:“别吵,你们这么爱开玩笑,我们打个赌如何?”

“赌什么?,赌今晚谁能让聪明帅气的江成宇上一次当,我就请谁去去王府贵宾楼,如何?”我们哄然大笑起来。

大明真的走过去同江成宇搭讪。一会儿,江成宇别下群朋友,来到我们桌前,小伍子和小娅请他坐下,两人立即动用三寸不烂之舌,设下一个双一个文字陷井抛出去。江成宇微笑着,那神态宛如久经沙场老将镇定自如,他眼睛转来转去,突然看着我:“这位小姐怎么不说话?”我笑了笑,还未开口,小伍子突然开口说:“你别怪她,他是个哑巴”我瞠目结舌,没想到她们竟然拿我开涮!没法子,已经上了贼船,我只能假装用手比划着和他打招呼,恐怕还真有点哑巴的味道。

江成宇仔细地看着我,脸上掠过一丝怜悯,让我有种莫名的感动。

“你听见我说话吗 ?听得见吗?”我惟恐小伍子又发什么秒言,连忙点头用手比划着:能听到,还能写。“是先天性的吗?”小娅又抢过了话头:“是的,她从小就这样。”我连忙低下头,惟恐笑出了声,却听见江成宇感叹的说:“既然这样,你们又何必还她来这种地方,令她难堪。”“安子很坚强,她最讨厌别人的怜悯。”小娅一本正经地说。江成宇又闲喧了几句,起身回到原处,小伍子和小娅几乎笑断了肠子,低嚷着要大明请客庆功。我正微笑的望着,江成宇又走过来了,“我想和安子小姐单独到那边坐坐,可以吗?”这下我们全傻眼了。凡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这人最大的爱好就是和人神侃,现在要我闭嘴,还不如让我死了痛快!该死的小伍子和小娅,真是气死我啦!我只好硬着尜皮装到底了。刚坐下来他就吩咐服务员拿来纸和笔,然后极力温柔地对我说:“把你想说的话用笔写出来好吗?”我微笑着点头。”上天真是不公平,让你这么可爱的女孩子不会说话?”江成宇言语中充满怜爱,讷讷地说。我心里又是得意,又觉好笑,江成宇一见立刻问:“你笑什么,笑我在说傻话?”我赶紧摇头,用笔写下一行字:“其实上天是公平的,比如说,也许两个漂亮的人儿拥有了美丽的外型的同时,会少一些生话中必不可少的素质,而不美丽的人也许是在生活的磨练中或者得于老天的关照才有了这样的素质,因此才有了互补的效应。”江成宇满脸惊讶地看着我说:“你平时在家干什么呢?”我用笔写着:“平时在家看书和写作,因为那样可使我的精神在一个更广阔的空间得到自由的徜徉。”“难怪你出语不凡。”说着他用那又真有杀伤力的眼睛爱怜地看着我。我快受不了啦!再这样下去,我怀疑我会受上他。我提出要回到朋友身边去,江成宇却拿着我的手说:“能把你的地址告诉我吗?我写信给你。”此时的我只想赶快脱身,于是很爽快的写下了我的地址,头也不回的离天他。坐进车里,我对大明说:“这个玩笑太过份了。”大明转过头来说:“是吗?你陷进去啦?”我不再说话。

第二天清晨,有人敲门,我懒懒地打开门,扑入眼帘的是一束娇艳欲滴的红玫瑰,“哇!好漂亮的玫瑰花呀!”我夸张地叫起来,“你的声音真好听!”我左看右看,上看下看,看到一张充满生气的脸,我骇得呆住了,竟然是江成宇!~刹那间,云淡风轻……


·上一篇文章:女生宿舍里的爱情传说
·下一篇文章:七仙女与董永的网恋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love/07326181248IECHG3E6AED27A6A7092.htm


相关内容

·查碗香私奔了情缘

佚名

·刘翠翠肠断处难了情缘

佚名

·书屋情缘

金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