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间故事网

中国民间故事 | 神话传说故事 | 外国民间故事历代名女故事历代名妓故事 | 诗联趣话 | 机智故事 | 后宫故事 |
传奇故事 | 爱情故事 | 武侠故事 | 寓言故事 | 成语故事 | 现代故事 | 短篇小说 | 古代故事 | 校园故事 | 童话故事 |
| 恐怖故事 | 将相传奇 | 财富故事 | 民风民俗悬疑推理故事  |  历代皇帝故事 | 名人轶事 | 野史趣闻 | 军史长廊 |


其他栏目

投稿须知
版权申明

精选专题

中国传统节日故事
中国四大民间传说故事
中国古代四大美女故事
狐鬼故事
天之娇女-历代公主大观
一代天骄毛泽东
古代笑话
八仙的传说
龙的传说故事
国色天香牡丹故事
黄河的民间故事
关于长城的民间故事
人间天堂西湖民间故事

地区故事
仙都民间故事
闽南民间故事
皖东民间故事
台湾民间故事
新疆民间故事
滕州民间故事
胶东民间故事

民族故事
毛南族传说
仡佬族传说
撒尼族传说
布依族传说
苗族传说故事
西藏民间故事
侗族民间传说
彝族民间传说
瑶族民间传说
壮族民间传说
傣族民间传说
水族民间传说
哈尼族民间故事
蒙古族民间故事
巴拉根仓的故事

漫谈三国故事
古典香艳故事
历代名女情女卷

外国神话故事
伊斯兰故事
希腊神话故事
印度神话故事
埃及神话故事
罗马神话故事
玛雅神话故事
北欧神话故事
英国民间故事
印第安神话故事

最新故事

·青蛙跳出井外之后

·皇帝敕名“河涨洲”

·何分春秋与冬夏

·小演义山风云

·算盘类歇后语

·世界各地奇怪风俗 洪都

·隋炀帝萧后未一女事五帝

·恩爱夫妻碑

·勤劳与财富

·锄把子与笔杆子

 

热点故事

·讲给孩子——中国四大民

·丈夫房间里传出的呻吟声

·淫乱汉宫的名妓——赵飞

·端午节

·孟姜女哭长城

·太阳神

·过年的来历

·南柯一梦的故事

·女娲补天

·白蛇传

 
 
 

末班地铁

 

来源:网络 文章作者:佚名 点击数:
 

 

 
 

  海轮的气笛从远方鸣起,城市的最后一班地铁靠站。 
我赶上了末班地铁,带着诗句般的思念,载着我的追忆与感伤去流浪。穿梭在像是没了尽头的隧道中,像是到了另一个世界。
走出地铁时,城市已被黯淡湮灭,又被霓虹点缀。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来这座城市,就凭着一段无法忘记的往事和一张模糊又清晰的面孔。
我就穿着她最满意的白色耐克T恤和黑色牛仔裤。我是想让她到时候有曾经的亲切感和熟悉感。
徜徉在黄浦江畔,那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很会让人想起那些破碎的记忆,那一片片碎玻璃般的记忆。
江风携着水的咸味抚摸着我的脸颊,就像昨日母亲的那双手,温暖又冰冷,又像几个月前栖息在我怀中的她,吻着我的嘴,湿润又刺痛。
没有人知道,其实我是在这片土地上,呼吸着这风长大的,我自己也给忘了。
可是,她的面孔总会在我思念时清晰凸现,她的微笑总会在我失落时给我慰藉,让我不能忘怀,直到今天,我莫名其妙地过来找她。
三年了。
那种感觉多多少少也应该在升华为一种莫名的东西。
我是过来为她送行的。
其实我很不情愿,就因为那种分手的痛楚,还有那种眼泪悄然爬上眼眶,酸楚涌上心头的无奈。
我是喜欢她要去的地方——加拿大。那种红似火的枫叶。浪漫。我却不知道为什么此时会如此憎恨。
第二天早上,我们站在机场大厅。
“会不会给我电话,会不会给我写信?”我勇敢地问她。第一次这么坚强地望着她。我的心好似在逾越一段荆棘。
“要留的我会留下,何必去追求这些虚伪的表面东西。那颗飘移不定的心能够为谁驻留,那才是最现实的。”
她沉默了。沉默中才发现累了,顺便把手放在口袋中。
“我是不知道你这只蝴蝶会停歇在哪朵花的期待中。”我说,“我确实很需要你的声音,你的信。否则,我觉得就像活在寂寞的两极。”
她低下头,又一次沉默,我也没说什么。
她要走了,我也应该离开了。
我哭了,第一次这么狼狈,第一次这么懦弱。她也哭了,但她把眼泪留在背影远逝时。
留下“祝你幸福”,一切在告别之后。
生活这东西本来就是不可思议。即使到了需要去忘记的今天,还是会闪烁着隐约的影子。如果不是为了去寻找一段逝去的生活,我是不会认识瑶的。
温馨的绵绵细雨,将城市夏日尘埃的凝重冲刷得无法施展淫威。望着前方没有尽头的江面,双目疲倦。清风吹拂着她的头发,让我的心被撩起,悬在半空中。
潮汐声由远而近,又由近而远,就这样做着轮回。
我和瑶相识了。
从机场回到酒店,我想一天也就带着这种感伤度过了,然后明天就回去。别无选择。
其实选择越多,伤怀越深。
我走进了大厅的洗手间。我想去减轻体内负担。
我没有想到的是当我出来的时候,一个女生站在我的身后,吓得我简直不敢想象。
男人最起码的勇敢也已被剥夺。
她用手捂住了我的嘴,轻声地说外面有人在追她。我确实也听到了外面有一群人在大喊大叫,就像昨天刚来时听到的狗叫。
回过神时才发现她正用力地抓着我的手。
声音已传远了,我要离开了。她就鬼鬼祟祟地跟在我的身后。
在走廊的拐弯处,她又一次那样地抓住了我的手,让我有些不自然,她指了指一群男女,我突然明白了。
我还真为自己当时的悟性惊讶。
望着那些人走近,她搂住了我的脖项,强制性地将我的头拉下,吻着我,故意将头发弄得很乱。我也不知道谁在那触唇的瞬间那么忘我,只觉得我的灵魂在颤抖。
这能代表什么吗?这并不能代表什么啊。
在那群人走了之后,她理了理凌乱的头发,也离开了。
“你每次都是这样去逃难吗?”我问。
“谢谢。”她只留下这么一句,莞尔一笑,走了。
午夜的城市没有了白天的沉重,或许我就属于这种宁静和冷清。
本想马上回房间睡觉的,但昏沉中还是飘在这个城市的街头,像一片没有重量的叶子,无目的地飘着。刚才那一幕还像善意地幽灵缠在我的身旁,让我神志不清。
至今为止我终于相信这个城市是很小的。
我不敢相信眼前醉意沉沉的人就是瑶,确实让人看了起怜悯之心。
我不知道是如何把她送回家的,有时候,我真为自己的善良起疑心。
我总认为自己是在虚幻中,虚幻得像鸡蛋皮那么容易破。
我是应该走了。
我也铁石心肠地决定走了,但望着床上的她,那么无助,像受惊的小鸟需要照顾,我的心又一次软了。
尽管她那么有风韵,看上去自然又娴雅,楚楚动人,但我没有一点别的念头,只是觉得她需要关心。
我就在那张奶黄色的沙发上坐下,有一种亲切感。
当清晨的第一缕霞光来访了房间,她起来了。
我很早就起来了,早餐也帮她买好了,第一次感觉到做男人的成就感。这也许是做丈夫应该做到的,但我不是。
我无法想到的是当她看到我的时候反应会这么大。
睡眼惺忪的她看到站在前面的我,又望了望自己,她吓得大叫,用力抓住被子。
“你……”她望了我一眼,但又低下了头。
“我……”我真的不知道怎么说,本想组织一段最优美的语言解释,最后却连最原始的那几个字也忘记了。
“你给我滚。”
我真的很想再说下去,但还是滚出了那扇门,像一个犯人。
本以为她会怎样感谢我,而结果呢?
我应该回去了。这里确实没有一块丰腴的土地,让我诚实从容地开垦。
在我想去买票的时候,我才发现我的皮包消失了,但我很快就想到了是丢在瑶家里了。
手机响起,陌生的号码。
“难道你都那么丢三落四的吗?
“你是?”
“不要了吗,你的钱包?”她的声音已经没有了昨天的生硬,我很喜欢她现在的声音。
“当然。”
“当然要还是当然不要?”她说。“到我家来。”她挂了电话。
到了她家,她正坐在奶黄色的沙发上,奶白色的短连衣裙和房间的色调依衬得那么别致,白皙的皮肤那么扣人心弦。
“原谅我的无礼,好吗?昨天早上……我……太鲁莽了。”
“可以。”
“这可是心里话?”
“当然。”
“会不会记住我,永远?”她低声询问,“记住我们的这几天,记住那个晚上,记住我们这么活着。”
“永远。”
她目不转睛地望着我,用那如此美丽动人的双眸注视着我,然后轻轻地吻着我。顿时一股暖流传遍了我的身。
我们沉默了。
“可不可以就这样陪伴我,让我永远守护你?”
我默默无语。
我还是要回家了,站在海边,海风那么温情但又那么无情。一只孤独的海鸟掠过灰蓝色的大海。
“会不会再来?”她凝望着我。
“还会再来。”
“你要知道我的生活是那么空洞洞,黑乎乎,特别是这颗心,没有一根柱栓住时,是那么飘不定。”
我走上了火车,汽笛声鸣起时我们的距离在拉远。
城市的喧嚣,女孩皮肤的白皙,秀发的清香,飘渺的憧憬……变得遥远。
她还痴痴地望着我,望着远方。
我走出午夜的末班地铁,去找她,在三个月后。
风已经变得凛冽,夏日的梦境在心中荡漾。
到了她家,按了门铃,出来一个中年妇人,让我很诧异。
“瑶在吗?”我问。
“你说的是谁?不认识。——哦,你说以前住在这里的女孩?”
我点了点头。
“她的房子已卖给我了。”
“那你知不知道她去哪了?”
“听说跟着一个男人去了法国。”

 
   

 

·上一篇文章:草戒指

·下一篇文章:我是你的囚徒



 相关故事


·末班车

 

 

·你愿意在地铁站等我吗

 

 

友荐云推荐



  版权声明:除部分特别声明不要转载,或者授权我站独家播发的文章外,大家可以自由转载我站点的原创文章,但原作者和来自中国民间故事网的链接必须保留(非我站原创的,按照原来 出处,自行链接)。文章版权归我站和作者共有。

  转载要求:转载之图片、文件,链接请不要盗链到本站,且不准打上各自站点的水印,亦不能抹去我站点水印。


 

本站创办于2003年11月22日   欢迎您访问中国民间故事网!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合作网站 | 网站地图 | 其他地图 | 家长学院 | 学习力教育智库 | 友情链接 | 联系方式

Copyright © 2003-2008 6mj.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间故事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