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班地铁

末班地铁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海轮的气笛从远方鸣起,城市的最后一班地铁靠站。 
我赶上了末班地铁,带着诗句般的思念,载着我的追忆与感伤去流浪。穿梭在像是没了尽头的隧道中,像是到了另一个世界。
走出地铁时,城市已被黯淡湮灭,又被霓虹点缀。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来这座城市,就凭着一段无法忘记的往事和一张模糊又清晰的面孔。
我就穿着她最满意的白色耐克T恤和黑色牛仔裤。我是想让她到时候有曾经的亲切感和熟悉感。
徜徉在黄浦江畔,那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很会让人想起那些破碎的记忆,那一片片碎玻璃般的记忆。
江风携着水的咸味抚摸着我的脸颊,就像昨日母亲的那双手,温暖又冰冷,又像几个月前栖息在我怀中的她,吻着我的嘴,湿润又刺痛。
没有人知道,其实我是在这片土地上,呼吸着这风长大的,我自己也给忘了。
可是,她的面孔总会在我思念时清晰凸现,她的微笑总会在我失落时给我慰藉,让我不能忘怀,直到今天,我莫名其妙地过来找她。
三年了。
那种感觉多多少少也应该在升华为一种莫名的东西。
我是过来为她送行的。
其实我很不情愿,就因为那种分手的痛楚,还有那种眼泪悄然爬上眼眶,酸楚涌上心头的无奈。
我是喜欢她要去的地方——加拿大。那种红似火的枫叶。浪漫。我却不知道为什么此时会如此憎恨。
第二天早上,我们站在机场大厅。
“会不会给我电话,会不会给我写信?”我勇敢地问她。第一次这么坚强地望着她。我的心好似在逾越一段荆棘。
“要留的我会留下,何必去追求这些虚伪的表面东西。那颗飘移不定的心能够为谁驻留,那才是最现实的。”
她沉默了。沉默中才发现累了,顺便把手放在口袋中。
“我是不知道你这只蝴蝶会停歇在哪朵花的期待中。”我说,“我确实很需要你的声音,你的信。否则,我觉得就像活在寂寞的两极。”
她低下头,又一次沉默,我也没说什么。
她要走了,我也应该离开了。
我哭了,第一次这么狼狈,第一次这么懦弱。她也哭了,但她把眼泪留在背影远逝时。
留下“祝你幸福”,一切在告别之后。
生活这东西本来就是不可思议。即使到了需要去忘记的今天,还是会闪烁着隐约的影子。如果不是为了去寻找一段逝去的生活,我是不会认识瑶的。
温馨的绵绵细雨,将城市夏日尘埃的凝重冲刷得无法施展淫威。望着前方没有尽头的江面,双目疲倦。清风吹拂着她的头发,让我的心被撩起,悬在半空中。
潮汐声由远而近,又由近而远,就这样做着轮回。
我和瑶相识了。
从机场回到酒店,我想一天也就带着这种感伤度过了,然后明天就回去。别无选择。
其实选择越多,伤怀越深。
我走进了大厅的洗手间。我想去减轻体内负担。
我没有想到的是当我出来的时候,一个女生站在我的身后,吓得我简直不敢想象。
男人最起码的勇敢也已被剥夺。
她用手捂住了我的嘴,轻声地说外面有人在追她。我确实也听到了外面有一群人在大喊大叫,就像昨天刚来时听到的狗叫。
回过神时才发现她正用力地抓着我的手。
声音已传远了,我要离开了。她就鬼鬼祟祟地跟在我的身后。
在走廊的拐弯处,她又一次那样地抓住了我的手,让我有些不自然,她指了指一群男女,我突然明白了。
我还真为自己当时的悟性惊讶。
望着那些人走近,她搂住了我的脖项,强制性地将我的头拉下,吻着我,故意将头发弄得很乱。我也不知道谁在那触唇的瞬间那么忘我,只觉得我的灵魂在颤抖。
这能代表什么吗?这并不能代表什么啊。
在那群人走了之后,她理了理凌乱的头发,也离开了。
“你每次都是这样去逃难吗?”我问。
“谢谢。”她只留下这么一句,莞尔一笑,走了。
午夜的城市没有了白天的沉重,或许我就属于这种宁静和冷清。
本想马上回房间睡觉的,但昏沉中还是飘在这个城市的街头,像一片没有重量的叶子,无目的地飘着。刚才那一幕还像善意地幽灵缠在我的身旁,让我神志不清。
至今为止我终于相信这个城市是很小的。
我不敢相信眼前醉意沉沉的人就是瑶,确实让人看了起怜悯之心。
我不知道是如何把她送回家的,有时候,我真为自己的善良起疑心。
我总认为自己是在虚幻中,虚幻得像鸡蛋皮那么容易破。
我是应该走了。
我也铁石心肠地决定走了,但望着床上的她,那么无助,像受惊的小鸟需要照顾,我的心又一次软了。
尽管她那么有风韵,看上去自然又娴雅,楚楚动人,但我没有一点别的念头,只是觉得她需要关心。
我就在那张奶黄色的沙发上坐下,有一种亲切感。
当清晨的第一缕霞光来访了房间,她起来了。
我很早就起来了,早餐也帮她买好了,第一次感觉到做男人的成就感。这也许是做丈夫应该做到的,但我不是。
我无法想到的是当她看到我的时候反应会这么大。
睡眼惺忪的她看到站在前面的我,又望了望自己,她吓得大叫,用力抓住被子。
“你……”她望了我一眼,但又低下了头。
“我……”我真的不知道怎么说,本想组织一段最优美的语言解释,最后却连最原始的那几个字也忘记了。
“你给我滚。”
我真的很想再说下去,但还是滚出了那扇门,像一个犯人。
本以为她会怎样感谢我,而结果呢?
我应该回去了。这里确实没有一块丰腴的土地,让我诚实从容地开垦。
在我想去买票的时候,我才发现我的皮包消失了,但我很快就想到了是丢在瑶家里了。
手机响起,陌生的号码。
“难道你都那么丢三落四的吗?
“你是?”
“不要了吗,你的钱包?”她的声音已经没有了昨天的生硬,我很喜欢她现在的声音。
“当然。”
“当然要还是当然不要?”她说。“到我家来。”她挂了电话。
到了她家,她正坐在奶黄色的沙发上,奶白色的短连衣裙和房间的色调依衬得那么别致,白皙的皮肤那么扣人心弦。
“原谅我的无礼,好吗?昨天早上……我……太鲁莽了。”
“可以。”
“这可是心里话?”
“当然。”
“会不会记住我,永远?”她低声询问,“记住我们的这几天,记住那个晚上,记住我们这么活着。”
“永远。”
她目不转睛地望着我,用那如此美丽动人的双眸注视着我,然后轻轻地吻着我。顿时一股暖流传遍了我的身。
我们沉默了。
“可不可以就这样陪伴我,让我永远守护你?”
我默默无语。
我还是要回家了,站在海边,海风那么温情但又那么无情。一只孤独的海鸟掠过灰蓝色的大海。
“会不会再来?”她凝望着我。
“还会再来。”
“你要知道我的生活是那么空洞洞,黑乎乎,特别是这颗心,没有一根柱栓住时,是那么飘不定。”
我走上了火车,汽笛声鸣起时我们的距离在拉远。
城市的喧嚣,女孩皮肤的白皙,秀发的清香,飘渺的憧憬……变得遥远。
她还痴痴地望着我,望着远方。
我走出午夜的末班地铁,去找她,在三个月后。
风已经变得凛冽,夏日的梦境在心中荡漾。
到了她家,按了门铃,出来一个中年妇人,让我很诧异。
“瑶在吗?”我问。
“你说的是谁?不认识。——哦,你说以前住在这里的女孩?”
我点了点头。
“她的房子已卖给我了。”
“那你知不知道她去哪了?”
“听说跟着一个男人去了法国。”


·上一篇文章:草戒指
·下一篇文章:我是你的囚徒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love/07326175287I0HIE42A0C2G0FCB25.htm


相关内容

·末班车

佚名

·你愿意在地铁站等我吗

榛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