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深的一个吻

深深的一个吻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冯龙和余明珍是在舞厅认识的,冯龙高大威猛,余明珍清秀斯文,两人一见面就各自喜欢上了。只用了一个眼神的示意,便不约而同地伸出了彼此的手,相拥着翩翩滑入了舞池。

他们舞着.谈着,轻松又愉快,不知不觉间就到了熄灯的三分钟。昏暗中,影影绰绰见到的全是紧紧拥抱着的男女。随着脚下的舞步渐乱,冯龙忍不住也一把将余明珍搂到了怀里,随之便不由分说地印上了双唇。一开始余明珍还极力地想推开冯龙,可是在冯龙舌尖强行的进攻下,余明珍很快就瘫软在了他的怀里。

离别时两人已俨然一对多年的老友了。冯龙开车把余明珍送回家后才回到自己的单身公寓,一进门他就掏出余明珍留下的名片直奔电脑,因为临别时两人约好了网上见。冯龙打开电脑,没想到里面已经有了一封余明珍发来的邮件。冯龙十分高兴,只见上面写道:

冯龙:

“回到家我还一直陶醉在你那深深的一吻中,假如时间能停留的话,我真愿意让那一刻成为永恒。

可是,尽管已经 不及防地被你吻过了,我还是要告诉你--我是一个令人敬而远之的乙肝病毒携带者。”

啊!看到这,冯龙的眉头立马皱紧了。继续念道:“你可以懊恼!也可以后悔!但请你并不要害怕。象我这样的健康带菌者,在我们的身边,知道的和不知道的有着许多人,只不过没有人会象我这样坦率地告诉你。它的传染性其实非常小,尽管如此,我本来也是要坚决拒绝你的那一吻的。可也许是因为这个病毒并没有给我的身体带来半点不适的症状,所以,很多时候我几乎都忘了有这回事。再说当时的我完全沉浸在了你带给我的激情中。冯龙,如果你因此心里有了障碍的话,我决不会埋怨你负那一吻而去。其实从我得知自己染上了乙肝病毒的那一天起,我就已经不再奢望爱情了。”

读着这封信,冯龙直感觉有一双温柔的手,触动了自己灵魂深处最柔软的地方。他想啊!这么真诚善良的女孩理应享受最幸福的爱情。不就是一个乙肝病毒吗?有什么可怕的?当即冯龙就拨通了余明珍的电话,深情地对她吐出了三个字--我爱你!

“可是...”那边余明珍的声音因感动而有些颤抖。

“我不怕!我体内有抗体。”冯龙当然知道余明珍下面要说的话。为了打消她的顾虑,冯龙随口就撒了个谎。

自然而然冯龙和余明珍的爱情故事就由此拉开了序幕。一个月后,为了作好预防,冯龙决定去医院注射乙肝疫苗。然而注射前的化验结果是冯龙的体内已经有了乙肝病毒。尽管心里难受,但因为怕余明珍知道了自责、内疚,冯龙硬是装得什么事也没有。

冯龙和余明珍的爱情一路走来,经历了春的浪漫;夏的炽热;秋天是爱情开花结果的季节了。这天两人正在影楼准备拍婚纱照,冯龙突然接到好友徐刚打来的电话。徐刚在电话里焦急地说:“冯龙,赶快到市人民医院来,彭辉出了车祸,需要马上输血。那年在学校你受了伤,是彭辉给你输的血。你们俩血型相同,正好现在就用你的血。争取时间,你快来啊!”

“啊!可是…”冯龙闻言大惊失色。正要告知徐刚自己不能献血,可看到余明珍就在身边,马上又嗫嚅道:“可是…可是我现在不在市里。赶快想别的办法吧!”

明明就在市里,冯龙居然撒谎,余明珍最恨别人说假话了。于是一把夺过电话说:“有什么事你跟我说,冯龙和我现在就在星梦园影楼。”那边徐刚告诉了余明珍求助冯龙的原因,这边冯龙急得不知所措地直搓着两只大巴掌。得知了原由的余明珍,突然像不认识了似的盯着冯龙看了足足半分钟,然后摔下一句:"见死不救!忘恩负义的小人!’便一头冲了出去,挥手拦了辆出租车扬长而去。

冯龙真是叫苦不迭啊!他知道自己体内有乙肝病毒是不能输血的,本想当场向徐刚解释清楚,可又怕被余明珍听到。他们马上就要结婚了,他要让余明珍做个快乐的新娘。却不成想这下反而被余明珍误会了。不过,此时冯龙已顾不得解释那么多了,他很是为自己不能像当年彭辉救自己一样为彭辉输血而感到难过。他担心着彭辉的安危,十万火急地跑到停车场,将车开出来直奔医院而去。

急救室的走廊里,徐刚伸展着四肢如释重负地靠在椅子上打盹。隔着急救室的玻璃冯龙看得见病床上浑身血迹的彭辉,一根流淌着鲜血的胶管,正静静地通往彭辉的静脉。而胶管连接的另一端的输血者竟是余明珍躺在。冯龙见此情景,急得一把推醒徐刚道:“怎么可以让余明珍输血呢?”

徐刚见是冯龙,立马拉长了脸道:“总不能因为余明珍是你的未婚妻就不能输血吧?你以为人人都像你啊!”

徐刚也误会了,冯龙这下还真成了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了。“你...你们!”冯龙气恼得连话也说不出来了。徐刚更是懒得听他解释,一梗脖子走到一边抽烟去了。

“真混!冯龙气急败坏地一屁股坐了下来,不一会儿,从里面走出来一个小护士。冯龙忙迎向前指着里面问道:“怎么样?”

小护士长吁一口气道:“现在好了,刚才找不到相同的血型真是把人急死了。送他来的那位先生还说他马上能找到一位相同血型的他们的朋友来输血,结果打了电话又说来不了。我们正想通过电视、广播向市民求救,这位小姐打来了电话,说她是O型血,并且能在十分钟赶过来为病人输血。”

“可是你们对她作了血型化验吗?”冯龙问。

“没有!当时救人要紧,再说这位小姐说半个月前她们单位全体员工做过一次体检,她一切正常,叫我们只管抽她的血。”小护士说。

冯龙更加生气了,心想!体检了又怎么样?体检了那乙肝病毒就能没有了?终于等到急救室的门开了,脸色略显苍白的余明珍从里面走了出来,像是没看见似的,径直向徐刚走去。三个人各怀心事地安排了彭辉的住院事宜,徐刚便打发他们两人先回去,自己留下来照顾彭辉。

冯龙和余明珍走到医院的大门口时,都不约而同地停了下来。并异口同声道:“你这人...”

冯龙让余明珍先说,余明珍也不客气,开口就是一顿数落:“你这人竟然如此的冷酷、无情。别说彭辉当年还用他的血救过你的命,就算是一个陌路人,你也不能见死不救啊!”

“你忘了你是一个乙肝病毒携带者吗?我是因为已经被你传染上了,所以才没法给彭辉输血。你倒跑来献爱心了,你不知道随着你的血,你把乙肝病毒也输给了彭辉吗?你这是献害心!还说你做过体检,即使你的体检结果是正常的,那也不能说明你就是健康的。谁都知道一旦染上了乙肝病毒,那将是一生也难以去掉的。而一份体检结果则极有可能是错误的。就你这样还跑来给彭辉输血,你荒唐不荒唐?”冯龙越说越气。

“啊!”听冯龙这么一说,余明珍像突然才想起来似的。张开嘴半天才合拢来道:“我居然忘了这事!哦!你刚才说什么?你...你被我传染了?可是...可是我的体内不但没有乙肝病毒,而且还有抗体。当初那只是为了考验你而开的一个玩笑。对了!那时你不是说你有抗体吗?”

“什么?”冯龙刚才一直为余明珍输血一事恼火,压根儿就没往余明珍是健康的这方面想。陡一听说她当初是故意考验自己的,一种被人愚弄的怒火不禁油然而生:“你...你真是不可思议!那时我是怕你有心里负担所以才谎称自己有抗体。可是一个月后化验说我也有乙肝病毒,我怕你难过,所以一直瞒着你。这么说我竟是早就染上了。”
看冯龙一副沮丧的样子,余明珍知道他此时的心情一定十分复杂。于是便极尽温柔之能地偎依在他身边道:“没什么可怕的,走吧!我们挑婚纱去。”

以前的冯龙虽然知道自己也有乙肝病毒,但他始终以为是被余明珍传染的。因此,在余明珍面前他是以一个保护者自居。可如今角色的突然转换,令他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他辧开余明珍的手沉重地说了一声:“请让我一个人静静。”便疾步向大街走去。

余明珍呆愣着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当初为了测试爱有多深而精心设计的一个玩笑,竟然变成了现实,同时也变成了对自己的考验。余明珍在心里默默地对自己说道:什么都可以改变,唯有爱是永远不变的。

“可是...”冯龙的声音十分空茫。

“我不怕!我体内有抗体。”余明珍打断了冯龙后面要说的话。

“哈哈!这多像我们相恋时的那段对白啊!”冯龙一阵放声大笑,“乙肝病毒是没什么可怕的,可是爱情经受不起考验啊!”

“我...”余明珍还想说什么,可是冯龙已经挂断了电话,头也不回地开车走了。

余明珍一阵昏眩,眼前一黑差点倒下了。冯龙哪里知道,余明珍说她半个月前体检过是假的,其实她一直都是个义务献血者。就在半个月前还献过一次。但她既不想因为血液化验而耽误时间,又怕说出自己刚献过血不用做化验了,医生又会因此不肯抽她的血。于是只好撒了个谎。余明珍虚弱地靠墙站立着,她想冯龙肯定是在气头上不理自己,虽说是骗了他,但终归还是可以原谅的。而且,她相信!两颗善良的心总是容易相通的。


·上一篇文章:当爱情遭遇“偷袭”
·下一篇文章:最后一个吻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love/073261752133FHKDDCFGFC1HF60KC42.htm


相关内容

·最后一个吻

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