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来了,却发现你走得很远

爱情来了,却发现你走得很远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1、
珠珠站在桥头的那一瞬,才发现江南的春天来得这么早,市河岸两旁开出许多珠珠叫不出名字的花来,一对对情侣在树下偎依着,有着说不完的悄悄话。珠珠的心猛然一沉,好像有几个世纪一样。
珠珠的心情滑落到了极点。这时,珠珠的手机响了,那是一种很好听的音乐:珠珠你在哪里,我好想念你……这是月华专门为珠珠设计的音乐。月华开了一家名叫花花的美容店。月华说,珠珠我每当呼你的时候,你就会听这种音乐家,你就会想起我的,也是我对你永远的爱。珠珠点了点头。
珠珠很不情愿地掏出手机来接月华的电话。月华在电话里对珠珠说:“亲爱的,你现在哪里,你能不能快点来,我好想你。”说完,月华就挂了电话。珠珠有点不敢违抗月华那动听的声音。
走进店里,月华躺在那张为客人做美容的床上。月华穿得很单薄,也穿得很时髦,就像这春天里的花一样,她很懂得季节的变换。“坐到我身边来。”月华翻身起来,把话说得很温柔。珠珠又像看到刚认识的月华了。
22岁的珠珠在一家杂志社做编辑,一个很有潜力的编辑,可杂志社因为发行问题,几乎快到倒闭的状态,于是,主编要求每个编辑每期都要亲自去拉一定广告来,谁拉不来广告谁就得下岗。那个月珠珠一个广告都还没有拉到,走在桥头时很丧气,珠珠接到一个很要好的朋友的电话,朋友给珠珠介绍了一个赞助单位——花花美容店。花花美容店以前是一家很大的美容店的分店,现在要搬迁,而且老板也要从以前的那个总店脱离出来“自立为王”,现在正准备找一家媒体做一个广告。朋友还说他已经与这家美容店的老板说好了,只要珠珠去一趟就行。天上掉下这么好的事情,珠珠当然不会放过。
珠珠来到店里看到里面全是些女孩子,脸一下子就红了。珠珠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与那么多的女孩子单独在一起。珠珠坐在那里很是不好意思,一个劲儿地喝水,水喝得多,珠珠的头上就冒出汗来。珠珠的那头汗水就像他腼腆的一样,很是不争气。过了许久,一位三十岁的女人走了出来。她就是花花美容店的老板。珠珠没有想到老板是一个女人。虽然她看上去有三十多岁了,可她像一个二十岁女孩子一样青春美丽。
“你……你就老板?”珠珠本来就很腼腆,说话也结巴起来。
“怎么?我不像?珠珠编辑?”女老板笑了,伸出她那纤维般的手与珠珠握手,她又自我介绍说:“我叫月华。”珠珠一看到月华的笑,就觉得自己被月华的那一笑给俘虏了。月华的笑有一种迷人的感觉。她的这一笑可以迷倒多少男孩子啊。珠珠想,全没有把月华说的话听进去。想到此,珠珠的脸就红了,而且连他来的目的都忘记了。
“珠珠,你没听我说话。”月华见珠珠走神,就大声开口叫他,“珠珠,你有没有听我说话?”珠珠听到月华的喊声,才醒悟过来。
“我在听。我在听。”珠珠为了掩饰自己被人发现他心不在焉的感觉,但他还是掩饰不住心里的那股慌乱,说话也不很那么自在,但他还是很快就转入了正题。从口袋里拿出他的杂志递给了月华。
“不错。很是不错。”月华接过杂志看了封面,就脱口而出。在月华心里,这本杂志确实不错。这可是珠珠全部的心血啊。
当即,月华就说她愿意出5万块,只是对珠珠说,登不登都无所谓。但珠珠不能这么做,他收了人家的钱就得替人家做广告,这样他才会安心。再他向月华要资料时,月华找遍了所有的地方都没有找到一份像样的资料,就对珠珠说,我这里有几张我的照片,如果你们用得着就拿去登吧。珠珠一看,眼睛珠子差点掉了出来,原来月华竟这么上照,简直与现在的明星一样。
2、
月华出的广告费比前两年的总和还要多,主编很是夸奖了珠珠,说他会拉广告,并按照杂志的广告要求,月华的费用完全可以给她做一本专刊,她的照片应当做在封面。于是,珠珠就向主编建议,用月华的照片做封面,主编点了头。于是,珠珠就打电话给月华,月华听到后很是意外,也很高兴,就说,你看着办吧。
杂志终于上市了,却特别是好销。还有很多人都预订下一年的全年杂志,而且就收到的订单已经超过十万份,这是珠珠和主编都没有想到的事。但珠珠最终还是知道是因为月华上了封面的缘故。这时,珠珠这才想起,还没有给月华送一本杂志去,于是,珠珠就把自己案头上放的那一本亲自给月华拿去,让她快乐快乐。
月华看了封面很高兴,她也没有想到因为她上了封面,不但救活了一家杂志社,她也得到了众多的回报,每天的顾客都要排着队等月华给她们美容,这是月华没有想到的,但她知道这 一切都是珠珠给她带来的效益。而珠珠也没有想到因为月华的出现,他现在不但是杂志社里的红人,也是众多读者的最信任的编辑。
这天,月华做完最后一个顾客时,累得腰酸背痛,便迫不及待地回到公寓里。她约好了珠珠,她向珠珠致谢。如果没有珠珠,她新开张的美容店绝没有这么好的生意。本来珠珠约她,可月华却说,你那几个工资,你还是留着用吧。珠珠听了脸就红了,是啊,他每月才600元,还要租房,买书,根本不够用。
偌大的一个客厅里只有珠珠和月华两个人。月华穿了一件很单薄紫色的连衣裙,在婉转而低沉的萨克斯在客厅里响起,和淡淡的灯光下,月华显得那么单薄,珠珠这是第一次到月华的公寓里来。也是珠珠第一次到这么豪华的房子里。月华亲自给珠珠调制了鸡尾酒,但珠珠还是显得很拘谨,他很不适应这种场合——单身男人与单身女人在一起的场合。
“珠珠,你愿意在这里呆一辈子吗?”月华有些醉意地问珠珠。珠珠被月华这一举动吓得差点把喝在嘴里的酒吐了出来。
“你用不着害怕。”月华说着就哭了起来,一个女人能有今天的事业已经很不容易了。她这样做确实很不容易,每天不但要打理美容店,还要亲自给顾客做美容。珠珠想。便掏出纸巾在月华的脸上擦着那泪水。月华把自己这么多年来积压在心中的委屈一下子全倒了出来。珠珠也像受了感染,眼里流出了不知是为月华高兴还是难过的泪水。
“珠珠,你不要离开我,好吗?”珠珠知道月华迟早都会说这一句话,可他没有想月华的这句话来得这么快,珠珠感觉有些承受不了,可他还是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一把搂过月华,用自己毛耸耸、温热的嘴唇贴在了月华的那张朱红的嘴唇上,慢慢地把月华的上衣解开了……
3、
月华的生意越来越好,就让珠珠辞去了杂志社的工作,替她策划店里的广告。月华不让珠珠在店里抛头露面,单独给珠珠买了一幢房子,虽比不上月华居住的那幢公寓,可也是城里最好的商住楼。比起珠珠租的那房子强多倍。珠珠把在杂志社里做编辑的那种水平全用了出来,而且他在做编辑时也兼做广告方案策划,现在让他专做美容店的广告策划,珠珠有了一种如鱼得水的感觉,只要是月华给他的任务,他用不了半天就会拿出一个十全十美的方案来。
有了多余的时间,珠珠就觉得这时间很难打发,就打开电视,音量调到最大,把频道换来换去。珠珠却没有那种舒适快感的样子,相反,总觉得这种生活也充满了寂寞。于是,珠珠又想那种为生活而四处奔波的往事。
珠珠记得他第一次上门要求人家在他们的杂志上做广告的事。那天,珠珠换了一身从未舍得穿的西服来到一家厂里,把自己的名片递上去,那家老总只是看了一眼,就丢了桌子一角,慢条斯理地说:“你们的杂志我拜读过。很好,只是我们现在的经济很紧张,等有了起色,我再通知你,如何?”珠珠没有想到他就这么被打发出来了。珠珠想说点什么,可人家的工作很忙,珠珠还来不及说话就被人家给赶了出来。珠珠走在大街上是何等的悲伤。可现在,用不着那样去求人家,只要自己的笔一动,就会出很多的效益来,而且还不要自己在那里拼死拼活地干。珠珠就有点想不通。
4、
这天,珠珠刚刚做完广告策划,门外响了很沉重的脚步声,珠珠知道是月华回来了。月华穿的是一双高根鞋,这是她特意与珠珠到市里最大的商场里去买的。
这一段日子,月华几乎把店里后都交给下面的人去打点,她每天只是到店里去看一下就回来陪珠珠。珠珠也似乎习惯了月华的这种方式。可门外的脚步声停了一下,又朝楼上走去。珠珠感到很失望。这不是月华的脚步声。怎么不是月华呢?
珠珠坐在那里显得有些烦躁不安,不知为什么心跳得很快。直到天黑了,月华也还没有来。珠珠更加失望了,拿出手机给月华打了一个电话,可月华的手机却关机了。珠珠想不通月华的手机怎么会关机呢?月华给珠珠买手机时,曾经说过,珠珠,我的手机永远都为开着。珠珠听了,差点在那儿流出男儿不轻易流出的泪来。
月华是不是出事了?珠珠坐在电视机前,用遥控板把电视频道换来换去,总觉得有一种异样的感觉。珠珠想到此,便再也坐不住了,拉开门以百米赛跑似的来到楼下拦了一辆的士去了月华的店里。那里早已关门了。珠珠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无精打采地准备回到房子里时,看到一个男人挽着月华的手从车上下来,月华在那个男人的脸上轻轻地吻了一下,就坐上了自己的车子。
待珠珠回到房子里时,月华已经坐在那里看电视。
“你……”珠珠只说了一句,就说出下文了。
“怎么?”月华用眼睛瞟了一眼珠珠,“这个连续剧好看。你过来看嘛。”月华还是那样撒娇。珠珠有些受不了。不知为什么,珠珠觉得月华今天有一种特别的味道。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味道呢?珠珠又说不清楚。月华的脸上还泛着红晕。珠珠知道,月华的那种红晕只和他激清过后才有过的。
珠珠有了一种想哭的感觉,径直走到里面躺在床上再也不想动了。
5、
第二天,月华很早就起床,在珠珠的额上轻轻地吻了一下,这是月华每天早晨出门时给珠珠的一个告别吻。月华说她是有一项很重要的事情等着去办,可能很晚才能回来,让珠珠不要东跑西跑。珠珠闭着眼装着睡熟了,他不想让月华知道他已经醒了。月华走出去关上门的那一瞬,珠珠就感觉到心碎了,起身从窗口看到月华拦了一辆的士,一溜烟走了。珠珠才把他做好的那些方案策划收拾起来,用绳子系好,每一个都写上发布日期,这样,月华一看就会明白。
角落里还有一双鞋,珠珠看了看,眼泪不知觉地掉了下来,那是月华给他买的。月华说,珠珠这双鞋,是我们爱情的见证,它看着我们相爱,它也像我们的爱情一样,少了一只就不行。珠珠没有想到月华用这个比喻把他们的心情比喻得那样恰当。但珠珠猛一转身,关上门的那一刹那,珠珠感觉到自己的心碎了。
走吧。走吧。珠珠不停地为自己加油时,手机就响了,是月华打来的。月华问:“珠珠,你在什么地方?我打家里的电话没有接?”珠珠什么也没有说,叹了一口气,便合上了手机,悄悄地消失在人群中……


·上一篇文章:寒夜里他把我骗上床
·下一篇文章:在爱与性的边缘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love/073261736140F1H41FK45GAICE18D66.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