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龄女倾诉:恨嫁女人不快乐

大龄女倾诉:恨嫁女人不快乐


来源:深圳新闻网-深圳晚报  作者:吴淑平

大龄未婚女人在深圳常常被称为“单身贵族”,因为她们不仅有自己的一份事业,有收入丰厚的薪酬,有自由支配的空间和时间。但她们真的不怕一个人寂寞吗?——编者

采访实录1  一颗"恨嫁"的心

“五年前,如果有人说我‘恨嫁’,我会无所谓地笑笑;三年前,如果有人这样说,
我会和他翻脸;现在有人这样说,我只能苦笑着摇摇头。”陈雁茵叹息道,“再强的人,也敌不过岁月的无情。”

前几天,突然接到朋友陈雁茵的电话,询问是否可以帮忙在晚报的“万人牵手”版登个征婚广告。接到她电话的时候,记者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今年33岁的陈雁茵在感情方面从来都宣称宁缺勿滥,想不到她也要打广告来“推销”自己。

从真正意义上说,陈雁茵只谈过两次恋爱,但她的周围从来都不缺乏追求者。初恋在大学毕业以后就草草结束,她痛哭一场以后得出结论,再找男朋友一定要完美,能够厮守终生。

陈雁茵的第二次恋爱发生在25岁那年,持续了3年,对方是陈雁茵单位的同事,对于这个大家都认为很不错的小伙子,陈雁茵却总是挑三拣四,下不了结婚的决心。经历了三次的求婚失败以后,小伙子知难而退,等陈雁茵感到后悔的时候,他已经成了别人的新郎。

第二次恋爱失败以后,陈雁茵变得有些玩世不恭,她刻意地把自己的感情隐藏起来,虽然经常和男士一起玩,一起疯,甚至有了身体上的亲密,但是从来不谈感情。她的这种转变让她成了很受欢迎的“派对”人物,却让真正想追求她的人敬而远之。

远在内地的父母看着女儿已经30多岁却没有着落,整天忧心忡忡,张罗着为她在老家找对象,却无一例外地被她拒绝了。朋友们劝她正经地谈恋爱结婚,她总是嗤之以鼻:“急什么,难道像我这种条件,还怕找不到老公?”

去年,陈雁茵差点就经历了第三次恋爱,一个在舞会上认识的小伙子疯狂地追求她,看得出,陈雁茵也动了心。朋友们都可以感觉到她的变化,但不久以后,两人无疾而终,让大家都感到大惑不解。当记者问起这桩感情的时候,陈雁茵苦笑着说:“当他知道我的真实年龄以后,就对我说Byebye了,他说他还要传宗接代,不能找一个30多岁的女人做妻子。”

那次失败,让陈雁茵第一次感觉到了年龄的压力。

眼看着周围的朋友们都结婚生子,有些孩子甚至已经上了小学,同学、朋友之间的聚会也因为家庭的琐事缠绕而越来越少,陈雁茵终于觉得,自己也该有个家了。但在深圳,一个30多岁的女人想找到心仪的对象,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经历了几次失败以后,陈雁茵开始下调自己的标准。 (刘琨亚)

采访实录2  想单身并不容易

不少大姑娘不是因为不优秀而没人爱,反而是因为优秀才孤独。任雪就是这样一个大姑娘。她今年已经30岁,如果给她的相貌打分,最保守也得给80分,但她竟然整天唠叨说,在深圳找不到真爱。

真爱是用“找”的吗?当记者问任雪时,她说,即使不是女方主动找的,也应该是男人找女人的。一句话,基本可以看出的婚恋观比较刻意一些,“目的”性比较强。但为什么“目的”性比较强反而不好找对象呢?

任雪其实一点都不孤傲,说话很和气,总是带着微笑。她说她前后接触过五六位男士,这些男士不管是外貌、经济还是能力,都不差,但她就是没有找到跟他们谈恋爱的感觉,而且他们也没有这种感觉。

任雪大学本科毕业后就来深圳南山一家高科技企业做副总经理秘书。公司总共有9位女秘书,她来的时候,其他8位女秘书只有一位有男朋友,但五年后的今天,那8位女秘书中,有两位结婚了,其他的人也都有了男朋友,只有她一人独来独往。姐妹们给她介绍的第一个对象,是一位潮州籍私营企业老板。见面那天,8位姐妹前呼后拥,要去帮忙参考参考,一群年轻人在一起,就有点疯狂,有意想宰一下这位老板,毫不客气地点名酒名菜,结果弄得老板以为她们是闹着玩的,过后还打电话说,被她们耍了,这样的交朋友他交不起。而任雪却认为,同事只是善意地闹一闹,并不是恶意的,如果一个男人连这点肚量都没有,实在没办法谈下去,更不要说结婚了。

后来,朋友又先后帮她介绍了两位男士,但任雪都找不到那种谈恋的感觉,“他们一见面就像查户口,问工作单位、月薪多少、买房了没有,甚至有的人还问我有没有发生过一夜情”。任雪说,深圳的男人太现实,缺少传统的情调,谈恋爱就像一场交易活动。所以她后来接触了三位男士,也表现得比较冷淡,进入不了恋爱的气氛。

任雪现在“深居简出”,每天下班还在办公室磨蹭老半天,除了领导安排的应酬外,她不喜欢交际,回到宿舍,她也基本都是对着电脑,看新闻、玩游戏、写博克。她说,一个人生活,要说完全不寂寞,那是假的,但习惯了,也没有刻意想走进围城。她甚至有单身一辈子的想法,但周围的人总是认为一个大姑娘没有男朋友很别扭,不管到哪个场合,都要谈论她的婚恋话题。她觉得在深圳这样的现代都市,在婚恋问题上也跟内地一样,未婚大姑娘,总是成为亲戚朋友“关照”的对象。而这种“关照”,迟早会把她“逼”进围城,想单身也难。

任雪笑着说,这一两年内,一定要把自己嫁了,如果嫁不掉,就回内地随便找一个。看得出,她对婚恋,比较悲观。(吴淑平)

采访实录3  恨嫁女人不快乐

汪雨有些难为情地说,她出生于1973年11月,现在31岁,她特别强调说:“有时候朋友说我32岁,我挺生气,我还有5个月才满32岁呐……”这一席话,让人感觉她对年龄非常敏感。

汪雨来报社接受约访是有目的的,她说,她本是个内敛的人,不喜欢有太多人了解自己的故事,但现在恨嫁的心情让她顾不得许多了。她说希望将自己的故事说出来,看看能不能引起一些男士的共鸣,从而在深圳找个家。

汪雨是广东韶关人,大专毕业,来深圳也有8年了。想当年,不到24岁的她带着满腔热情来到深圳,她以为事业和爱情都会在深圳开花结果,可是,一年过去了,她的事业毫无进展,她频繁地更换着公司,职位一直是会计。她的年龄一天天大起来,但没有男人追求她。

汪雨说,她知道自己是个平凡的“女孩子”,个头偏矮,长相平凡,没有一份好工作,在深圳这个现实的地方,像她这么平凡的女孩子太多了,吸引不了男性的注意,找不到对象也是可以理解的。

二十五六岁的时候,汪雨没有对象,家里人很着急,但她不急,她觉得自己还年轻。二十七八岁的时候,汪雨没有对象,家里人更着急了,张罗着在当地给他找对象,对方是个离婚的男人,带着一个5岁的男孩,经济条件很不好。在深圳呆久了,汪雨知道没钱是件很痛苦的事情,所以,她拒绝与那个男人交往。时间过得很快,转眼汪雨到了30岁,家里人都快急疯了,他们又给他找了个50多岁的老头,家里人说,老头有一儿一女,儿子已经工作,女儿大学也毕业了,老头没有负担,经济条件也不错……

跟50多岁的人结婚?汪雨认为家里人疯了,侮辱了她,她为这事跟家里人大吵了一通,家人也有些伤心,表示再也不管她了。

冷静下来,汪雨自己也很着急,她知道自己不能再等下去了,她要主动为自己找个家。在现实生活中找不到,她就到网络中找。她在交友网站中注册,想在那里找到爱人。很快,有个叫魏军的男人主动致电给她,他说自己已经离异,在深圳过得很寂寞,也想找个成心结婚的女人交往。魏军说,他对妻子很好,但妻子在他来深圳打工不久就红杏出墙了,他很痛苦,甚至差点因此自杀……

汪雨非常同情魏军的遭遇,她认为受过伤害的男人更懂得更女人。接下来的日子里,她与魏军开始了交往,她很体贴,经常给魏军买衣服,下班后,她也会到魏军租住的房子里,为魏军洗衣做饭……

汪雨迫切地希望结婚,她不止一次对魏军提出了结婚的要求,魏军的态度一直含糊,既不说结婚,却也不拒绝。半年后,汪雨受不了了,她说如果不结婚,她不想再玩下去了,这一下魏军的态度明确了,他说自己目前不想结婚,就算结婚,也会找一个经济条件较好的女人……

汪雨傻眼了,她以为的终身伴侣仅仅把她当成了性伴侣,她不甘心,一味地缠着魏军,逼他结婚,结果把魏军逼得到处躲她,后来,她打电话骂他,威胁他,都无济于事。

这件事让汪雨很受伤,也让她放纵了一阵子,她在网上结识了几个有妇之夫,经常跟这些人交往,有个40多岁的男人甚至在老婆出差的时候把她带回了家……这种混乱的日子过了不到一年,她有些厌倦了,她知道,放纵过后,她内心里的寂寞更加明显。

汪雨无奈地说:“像我这样的女人在深圳安个家,简直就是梦想,一穷二白的人不想找,条件稍一般的人都看不上我,我怎么办?难道真要离开深圳回家结婚?”

回家结婚?相信这个问题困扰着深圳许多大龄女子。(刘莉)

缘分可以创造

提起爱情和婚姻,人们总是会谈到“缘分”。那些想走进围城又找不到门的人,总是说缘分还没降临。其实,所谓缘分,就是一种感情机遇。机遇有的是碰巧“遇”到的,有的是靠自己创造的。整天把自己锁在保险柜里,机遇不可能钻进门缝去找你。

很多抱怨深圳没有真爱的人,其实多数是自己不敢或没有付出真爱。爱是相互的,不是等别人来施舍,也不是像买彩票,等着运气的降临。你如果只有索取,只有吃感情的“小便宜”,只是带着赌徒心理,去赌博感情,谁又喜欢这样的人呢?缘分又怎么落到你头上呢?

所以,说找不到真爱的人,除了有些人是短时期没有机遇外,大部分人应该从自身找原因。最常见也最难解决的问题就是,再难嫁的女人或难娶的男人,都不懂得解剖自己,总是把责任推给社会推给别人。

真正的爱,是奉献,是理解,是对你喜欢的人加倍的呵护。说缘分总是不来敲门的人,不是不懂爱,就是不值得别人去爱;不是不敢爱,就是不珍惜爱。 (吴淑平)


·上一篇文章:男人如何回答女人常问的经典问题
·下一篇文章:谁来给大龄女做爱情扶贫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love/073261725532GKC7H2525G7DC5F3JAD.htm


相关内容

·谁来给大龄女做爱情扶贫

陈清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