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200封情书感动蒙冤汉 终洗清奸淫幼女罪名

女孩200封情书感动蒙冤汉 终洗清奸淫幼女罪名


来源:城市晚报  作者:佚名

苦等8年女孩200封情书情动蒙冤汉

5月15日,吉林市丰满区二道乡河东村村民张军被捕,同村青年吴勇背负多年的奸淫幼女罪名终于昭雪。令人动容的是,在吴勇背后,一个痴情女孩苦等他8年,用200封情书写就一个感天动地的爱情故事

城市晚报记者杨拓陈雷报道/摄

◆18岁青年酒后伤人

吴勇1973年10月18日出生于吉林市丰满区二道乡河东村一户普通农民家中。他的到来令已有3个女儿的吴耀荣、王淑琴夫妇惊喜万分。1987年,就读于吉林市第26中学初中一年级的14岁的吴勇辍学了,辍学后的吴勇有更多的时间同村子里的小伙伴们一起玩耍。

在距离吴勇家200米左右住着村民张军一家。张军再婚妻子带来的女儿秀秀比吴勇小4岁,两个人偶有来往,他们的交往引起了秀秀继父张军的警觉,他认为两个孩子是在处对象。

1991年年末的一天,秀秀让小伙伴高莉峰去找吴勇到她家去玩,这是吴勇第一次走进秀秀的家。吴勇到来后,高莉峰到另一个屋子去看电视。几分钟后,吴勇从里面走了出来,张军说:“秀秀还小,你们处对象我不反对,但要等你们再大一点。”吴勇以为张军说完就没事了,没想到第二天,张军来到了吴勇家,在他父母面前指着吴勇的鼻子怒骂道:“你要再上我家,我打折你的腿!”张军的这番话,让血气方刚的吴勇有些沉不住气,但父母在场他也就忍了这口气。

转眼1992年的春节到了,2月5日是农历正月初二,一家人兴高采烈地吃完团圆饭,吴勇很高兴,还喝了点酒,他想休息一会儿,刚躺在炕上,张军斥责他的一幕就浮现在他的脑海中,于是裤兜里揣上一把蒙古刀直奔张军家。此时,张军一家人正在吃饭,张军见吴勇来了,立刻手拿两根棒子怒吼:“滚出去。”同时一根棒子打在了吴勇的头上,一看两人的架式,秀秀赶紧上前拉架,张军挥手就用棒子打到了秀秀的左额头,血立刻顺着秀秀的脸流下来。吴勇一看秀秀受伤了,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积蓄已久的怒气,上前与张军撕扯起来。秀秀母亲一看形势不妙,她死死搂住吴勇的腰并顺势倒了下去,张军则趁机掐住吴的脖子。挣扎中,蒙古刀的刀把从裤兜里露了出来,吴勇一见眼睛一亮,趁机拔出刀用力向张军后背捅了两刀,张军倒了下去,趴在地上不动了,后被闻讯赶来的吴勇的父母送到医院抢救。后经法医鉴定,张军肌肉断裂,血管断裂,失血休克,属重伤。1992年3月17日,吴勇因伤害罪被收容。

◆奸淫幼女的罪名让他目瞪口呆

1992年5月的一天,吉林市丰满区检察院两位女检察官提审了正在看守所看押的他,详细询问了他1991年“六一”儿童节那天的行踪,他感到很蹊跷。1992年7月,吉林市丰满区人民法院对吴勇一案进行审理,此时,他才知道秀秀的继父张军告他包括1991年“六一”那天在内多次“奸淫”秀秀,时间、地点、包括强奸时的具体细节说得有鼻子有眼。经法医鉴定秀秀处女膜属陈旧性破裂,当然,被害人秀秀的指证口供和6月1日那天几个始终和他在一起的伙伴的有关没有和他在一起甚至不认识他的证词被当庭出具。

最终法院作出如下判决:被告人吴勇于1991年5月末至1992年年初以处对象为由,将被害人秀秀(1978年8月8日生)在吉林市丰满区前二道乡河东村南山吴家牛圈及被害人家等地多次奸淫。被害人继父张军因其继女未成年,故不同意二人处对象,劝阻被告人吴勇今后不许与秀秀往来,被告人产生怨恨。1992年2月5日17时,二人发生厮打,被告人吴勇用蒙古刀向被害人张军后背刺两刀,致使被害人肌肉断裂,血管断裂,失血性休克,法医鉴定属重伤。上述犯罪事实清楚,虽被告人否认奸淫幼女事实,但有被害人陈述及证人证言为凭,足以认定属实。被告人吴勇犯奸淫幼女罪,判处有期徒刑8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犯故意伤害罪,判有期徒刑4年,决定执行刑期11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

10天后,法院的判决书被送达看守所,吴勇颤抖着手打开判决书,“奸淫幼女”几个字如同闪电般划过他的双眼,刺得他几近昏厥,他把判决书撕得粉碎。他在另一份判决书上给父母留了言:秀秀的爸爸、妈妈如果看见了(奸淫秀秀一事)为什么当时不说,而是她爸爸在医院一个多月后才告我的,这是为什么?明摆着是存心报复我。天下哪有这样的父母,明知道自己女儿被强奸,而当时不告,这太不现实了。我现在已经上诉了,不知道能不能把罪打掉。我判了11年,告诉秀秀一声,就是她害了我,让她想一想,如果想帮我还赶趟,只要她说实话,问她为什么这样害我。我说的都是实话,只要有证人,上诉一定会成功的,我想这一切都是张军安排的。

不久,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很快作出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1992年10月10日,吴勇被送到吉林市监狱,开始了漫长的囚徒生活。

◆漫漫申诉路

因伤害罪被判4年,吴勇心服口服,但8年的“奸淫幼女”罪,却让他犹如百爪挠心。他知道要想为自己洗脱罪名只有走申诉这条道。

入狱的第一天,他就向狱友借来了纸笔,给家里写了一封信,告诉家里可以探监了,叮嘱父母探监时带足邮票和信封。从1992年10月起直至1997年,吴勇踏上了一条用纸笔为自己申诉的艰辛之路。他在申诉书中记录了秀秀向他哭诉经常被继父张军殴打一事,着重回忆了1991年“六一”儿童节那天,他和同学在一起玩了一天根本没分开,且有充分人证。而张军则诬告他在那一天把秀秀再次强奸……每次写好的申诉书他都要邮寄到丰满区人民法院、吉林市中法、吉林省高法、最高人民法院各一份。

他在写申诉书的同时,一封封写给秀秀的信也在暗夜里伴着他的不满与希望匆匆写就。他在信中袒露了心扉:“秀秀,咱俩之间的事,你我最清楚,只不过拉拉手。如果真是为了你,就是判我80年,我也认了,但你要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要弄清楚。”

每周两三封或三四封信他都满怀希望地邮寄出去,但却如泥牛入海,音信杳无。他甚至有些绝望了,直到1995年7月份,在他写给秀秀百余封信后终于有了回应。

原来,1995年7月的一天,吉林市江城监狱的服刑人员组成宣讲团到吉林市55中作报告,恰巧在该校就读的秀秀与一名服刑人员相邻。这让她想起了吴勇,正当她鼓足勇气想要与身边的服刑人员说话时,报告会结束了。望着服刑人员们渐渐地消失在校门外,一种复杂的心情逼迫她回到教室提起笔来,为因她的“指证”而正在高墙内苦度光阴的吴勇回了一封至关重要的信。她在信中说:“知道你被判刑,我心里也难受,我现在还小,我和我妈还得靠我爸养。等我大了一定还你一个清白……”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她来了第二封信,信中说,继父张军被刺伤后让她跪下,并殴打她,目的是让她一定要按他的话说,是吴勇强奸了她。一开始她不愿意说,张军就打她,直到她顺从为止。秀秀的第3封信在吴勇的企盼下如约而至,但很简单,大意是说,她自己也受了不少苦,两人算是同病相怜,劝慰吴勇:“你就认了吧,回来你想咋报复我就咋报复。”随后的时间里尽管吴勇一连写了10多封信,但秀秀再也未回信。

在此期间,吴勇还收到朋友于某的来信,于某讲自己作伪证系因张军用刀威逼所致。一天张军找到于某家说有事找他,于是于某随张来到张家,进屋后张军就把门反锁上,然后拿出两把刀威逼他在一张写好的纸上签名按手印,于某对当时的行为也表示忏悔。

◆两次减刑8年零10个月后被释放

由于表现积极,1997年吴勇被减刑一年零两个月。也就是在这一年,为了更好地改造争取更多的减刑机会,吴勇放弃了在狱中的申诉,而是由父亲吴耀荣揽过申诉的责任。自此,55岁的吴老汉骑着自行车的身影就频繁地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他常说的话就是:“我儿子冤枉啊,他没有那事,我得给他找个地方说一说,他这一辈子太冤枉了!”

2000年4月15日,吴耀荣、王淑琴来看儿子,吴勇万万没有想到,此次相见竟然是自己与父亲的诀别。那次的见面吴勇一辈子也不会忘记。他已经4个月未见到父亲了,一进监室,父亲水肿的脸泛着青光在阴沉的监舍内分外刺眼,父亲一把把儿子揽在怀里,话语早已哽咽:“好悬见不到你了。”话毕,掀开衣服,腹部一条二三十厘米长的伤疤赫然可见,原来吴耀荣刚刚因淋巴癌动过一次大手术。吴勇早已泣不成声,吴耀荣拍了拍儿子厚实的肩膀,坚定地说:“别怕,爸爸死不了,爸爸一定要等到我儿子冤情昭雪的那一天。”

然而一个多月后的2000年6月,58岁的吴耀荣睁着眼睛离开了人世。他因惟一的儿子不在身边,因惟一的儿子蒙受着不白之冤而不能瞑目啊!在家人为老人换衣服的时候,在他的内衣兜里发现了一个笔记本,笔记本是空白的,里面夹着两张照片,一张是他自己的,一张是儿子的。

2001年1月12日,吴勇再次被减刑一年,也就是说他马上就要出狱了。而在宣读减刑令时,他却无法兴奋起来,就在1月11日晚上,一个同村的服刑人员无意中说出了他父亲去世的消息,这不亚于在耳畔响起了晴天霹雳。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半年来再也没看到父亲的身影,每每问及探视他的姐姐时,姐姐均闪烁其词。那天晚上,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几个也有挚爱亲人去世的服刑人员与他抱头痛哭。一连四天四宿他都是睁着眼睛过来的,只要一闭上眼,父亲浮肿的脸、疲惫的身躯、痛苦的表情就浮现在眼前,他自责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父亲不会走得这样早。在无尽的悔恨与煎熬中,吴勇度过了8年零10个月刑期的最后4天。

2001年1月16日,吴勇被释放。开始了新生活的吴勇从未放弃申诉,他盼望着自己的冤情能够得到昭雪。

2003年4月初,吴勇到吉林市丰满区检察院控告申诉科,对原吉林市郊区人民法院(1992)第102号刑事判决书认定的自己犯有奸淫幼女罪不服,向检察机关申诉,并附有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刑事裁定书及多份申诉书。在申诉书中,吴勇除提供自己没有实施强奸的证据外,还提供证据证明张军有对被害人秀秀(当年未满14周岁)实施强奸的犯罪嫌疑。控申部门对此案十分重视,从吴勇提供的证据材料及刑事判决书中,他们发现原审判决认定吴勇强奸的证据材料不充分,被告人的供词与被害人的证言之间存在严重差异,且经过调查,张军早年曾因强奸知青被判处过有期徒刑7年,有强奸犯罪的前科。经向有关领导请示,控申科将案件移交到侦查监督科,侦查监督科遂与控申科组成联合办案组,开始了对该案的侦查工作。

由于此案发生在10多年前,被害人秀秀早已成家,对幼年被奸淫的事实讳莫如深,且原审判决中的证人也不知去向,使本案的调查工作十分艰难。对此,联合办案组制定了周密的计划和措施,分工负责、分头行动。侦查监督科的干警多次下到二道乡河东村寻找当年的知情证人,查找张军强奸犯罪证据。同时控申科通过对被害人秀秀的耐心说服,同时拿出了吴勇在服刑期间秀秀写给吴勇的忏悔信,终于使被害人秀秀讲述了幼年时被继父张军奸淫,并被逼诬陷是吴勇所为的犯罪事实。

4月23日,张军及秀秀分别被带到丰满区检察院。

当晚10时,秀秀提出要见一见吴勇。两个人在检察院的一辆警车内长谈了一番,听着吴勇讲述自己的数年监狱之痛,秀秀有些愕然,她也向吴勇讲了自己的处境。11年了,她在自责中度过11年。她说,这么多年来自己一直有个想法,想要多赚些钱,等着吴勇回来借以赎罪。在吴勇看来,秀秀也是一个受害者,最后,吴勇与秀秀握手言和。与此同时,另一组工作人员正在对张军进行讯问,开始张军对自己的犯罪事实拒不供认,侦查监督科的干警们拿出被害人秀秀的陈述、证人张某某等的证言,在大量的事实面前,张军终于低下了头,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实。

1991年夏的一天,在丰满区二道乡河东村,犯罪嫌疑人张军的再婚妻子张某某回娘家串门,天下大雨,晚上没赶回来,家中只有张军和继女秀秀(1978年8月6日生)在家。晚饭后,二人早早躺在炕上睡觉。10点多钟,张军起床上厕所,回来时看见炕上熟睡的继女秀秀穿着单薄的衣衫,小女孩的身体已开始发育。张军遂起一阵冲动,跳上炕欲行强奸。秀秀从睡梦中醒来,被继父的行为吓呆了。此时张军露出了凶恶的本相,威胁秀秀说:“不许喊叫,也不许告诉别人,不然我打死你。”自小被张军打怕了的秀秀只有哭着推张军,无奈身小力弱,终于被张军强奸。秀秀整整哭了一夜,但迫于张军的淫威,第二天没敢告诉任何人,包括自己的母亲。张军见自己的恶行没有暴露,更膨胀了他的犯罪欲望。此后的三年中,只要妻子不在家,张军就对养女进行奸淫。被害人秀秀也记不清被强暴了多少次。张军被吴勇刺成重伤后,对吴勇怀恨在心的同时又生一毒计,趁司法机关对吴勇处罚之时,张军认为把自己的强奸罪行推到吴勇身上,就可以逃避法律的制裁,于是逼迫秀秀作伪证,又威胁证人按其意图作伪证,使吴勇因此被判犯有奸淫幼女罪而含冤入狱8年。

根据上述犯罪事实,4月24日,丰满区检察院侦查监督科向丰满公安分局发出了《通知立案书》,并将犯罪嫌疑人张军移送公安机关处理。公安机关于当日对此案立案侦查,并将犯罪嫌疑人张军刑事拘留。5月15日,经丰满区检察院批准,丰满公安分局对张军执行逮捕。目前此案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14岁的高莉峰拒绝为张军作伪证

2001年7月8日刚刚走出高墙不到半年,背负着奸淫幼女罪名的吴勇举行了热闹的婚礼。新娘子是比他小4岁的少年玩伴高莉峰。这个痴情女孩苦苦等了吴勇8年,8年间两人只见了5次面,但却通了200余封信。200余封火辣辣的情书鼓舞着吴勇努力改造,装点着吴勇暗淡的囚徒岁月,打造了一部现代经典爱情故事。

高莉峰1977年出生于永吉县口前镇,她因其特殊的身份而走进吴勇的生活,并一度被卷入吴勇冤案的漩涡中。高莉峰的母亲是奸淫继女秀秀并诬告吴勇的张军的前妻,这位可怜的女人曾为张军生育一子,不堪忍受暴戾的张军,32年前,27岁的她与张军离婚改嫁到永吉县口前镇,后生育了高莉峰。

张军离婚后与秀秀的母亲再婚,当时秀秀4岁。而莉峰母亲与张军生育的儿子则随父亲张军一起生活。因为同母异父的哥哥的原因,莉峰每年寒暑假都要到张军家小住,她比秀秀大一岁,两人是很要好的朋友。

由于莉峰姐姐的对象是吴勇的哥们儿,再加上吴勇与秀秀偶有来往,莉峰也与吴勇相识了,那时吴勇留给少年莉峰的印象并不深,只是记得他爱笑,爱打抱不平。

1991年年末,吴勇第一次与张军发生正面冲突起因在于吴勇到了张军家并与秀秀在屋内闲谈,而这次恰恰就是秀秀让莉峰去喊的吴勇。

在张军诬告吴勇强奸了秀秀事件发生后,张军曾找到莉峰,对她说:“告诉你一点事,要是有人来调查我,你就说那一天晚上,吴勇从窗户跳进来,拿刀逼你,让你出去,然后把秀秀强奸了。”尽管当年莉峰才14岁,但她早已明辨是非,她对那天的事最清楚不过了,是她喊来的吴勇,然后自己出去看电视,不过四五分钟,张军就发现了吴勇,然后吴勇就走出张家的大门,她倔强地回答:“我不能那么说,那不是害人吗?”

时隔不久,她就听说了吴勇因强奸罪被判8年的消息。她的心里一直很不安,同时也愈发地挂念吴勇,她坚信吴勇是清白的。

鸿雁传书递真情

1993年,16岁的高莉峰正在永吉十中读初中二年级,一年多来一个想法一直在她头脑中盘旋,她很想给正在监狱内服刑的吴勇一些安慰,于是费尽周折终于弄到了吴勇的通信地址。1993年2月28日她给吴勇写下了第一封信。

她的第一封信俨然以一个朋友的身份,她劝勉吴勇:“一个人无论遇到什么困难,都要坚强些,我相信你是强者。每个人都有走错的时候,但不能倒下去……”署名是,你的朋友莉峰。

这封信给吴勇的触动很大,刚刚接到信的一刹那,他还以为是秀秀写来的。几句安慰的话让吴勇的思绪回到两年前,这个娇小、不善言谈的小姑娘并未给他留下太深的印象,但出于礼貌他马上回了信。从此一封封满载着关心爱护甚至片片情意的信函鸿雁一般翩翩而至。1993年,初二未念完高莉峰就辍学了,到一家丝绸厂工作。两人通信更加频繁。但此时两人的称谓依然保持着“大勇”、“你的好友莉峰”的字样。

时间转眼到了1994年,有近一个月的时间因为特殊原因,莉峰未给吴勇写信,此刻吴勇才意识到收不到莉峰的信,生活仿佛缺少了一根支柱,他感到自己离不开高莉峰了。也就是从这时起,两个人确定了恋爱关系,称谓也有了实质性的变化,变成“想念的大勇”、“亲爱的大勇”、“永远爱你的人”等等不一而足。

1994年10月17日,高莉峰特意请了一天的假,怀着对恋人的热切企盼随吴勇的父母到监狱探视。2年不见,吴勇比以前黑了瘦了,但个子也长高了许多。

11月份,她辞去了丝绸厂的工作,到吉林市一家发廊学烫发,她想将来自己支起一个小店,多挣点钱为吴勇的归来作些经济储备。在此期间,一个一起学习理发的男孩爱上了莉峰,这个男孩的父母亲自到发廊找了她四五次,乖巧孝顺、心地善良的莉峰很讨两位老人的欢心,他们直接表达了要接纳她做儿媳的愿望,但被莉峰婉言谢绝了,因为她深爱着她的大勇。

她随后写信给吴勇:“首先让我说一声‘我想你’,再让我说一声‘我爱你’,真恨不得插上一对翅膀飞到你那里。我相信我未来的老公一定比别人强,他不会让别人看不起的,一定是真正的男子汉。真正的爱情不在于向对方索取什么,它求的是一颗金子般的心。大勇,别管以后有人说什么,只要我们两个人有志气,不要让别人看不起,要做出个样给他们看……”

被迫到北京打工

然而,他们的爱情也遇到了来自各方面的压力。早在莉峰和吴勇通信的第二年,无意中她的母亲看到了她写给吴勇的信,此时母亲才恍然大悟,明白了女儿为什么拒绝那么多媒人的提亲,原来是心有所属。但这位经历过磨难的母亲实在为女儿的未来生活担心,尽管她也相信吴勇是清白的,但他毕竟是蹲过大牢的人,即使自己家人不说什么,但外人怎么看呢?因此她和丈夫均对女儿的选择提出异议,进而发展成为阻拦。

为了兑现自己对心爱的人坚贞不渝的承诺,为了摆脱家人充满爱心的“纠缠”,1995年3月15日高莉峰毅然踏上了去北京的列车。

到北京后几经周折她终于找到了一份在北京市妇产医院洗衣房洗衣服的工作。从小山村到大都市让她倍感眼界大开,但更感到了孤独和寂寞,对吴勇的挂牵愈发强烈,尤其晚上,同寝的小姐妹们被男友接走,逛街的逛街,吃饭的吃饭,惟有她守着一盏孤灯,用心灵与思念为远方的人编织着温情。她动情地写道:“你那充满朝气的身躯总是伴着月光入我梦来,让我牵挂不已。我想你,我的相思就像缠树的青藤一样,在春日的雨露中成长,而你就是我心中的那棵最高大的常青树,我怀着最纯洁、最温暖、最热烈、最忠贞的爱在思念着你,在等待着你……”

尽管莉峰小心翼翼地保持着和吴勇通信,但到底被好事的同伴把“秘密”宣扬出来。“小高的对象是劳改犯”,“这孩子傻,等他那么多年值吗”。流言蜚语或诋毁或讥讽,当然也有善意的劝解雨点般向她砸来,这时的高莉峰只有在夜里捂着背子暗自抽泣,以此来缓解她心中的压力……

而在此期间,吴勇一次在玩篮球时手被碰坏了,自己不能握笔,由他口述,同舍的服刑人员代笔,那一封封陌生的笔迹载着和平常一样充满温情的话语温暖着莉峰那颗为心爱的人漂泊的心。

1996年10月18日,是吴勇23岁的生日。那一天,北京下着瓢泼大雨,高莉峰骑着自行车冒雨去商场为他买张生日贺卡,由于路滑,为了躲避迎面跑过来的一个小男孩,她的自行车冲上了马路牙子,人结结实实地摔倒在地上。头、膝盖、手都被磕破了,血顿时流了出来。她趴在地上,看到身边车来车往,疾驰而过的车掀起一层层水浪拍打着她,但就是没人来扶她一把问候她一声。她哭了,不是因为伤口疼痛而是心在痛,她心里在喊:“亲爱的大勇,你要是在我身边该有多好啊!”趴了足足有十来分钟,她才爬了起来,跛着脚湿着身子来到商场,由于商场此时已关门,她只能在一小摊上买了一张廉价的贺卡。摊主说:“下这么大的雨你还来买,一定是送给一个不平常的朋友,是不是给男朋友买的?我要是他,真是我一辈子的幸福。”此时尽管伤口上浸着雨水有一种钻心的疼痛,但她感到无比的甜蜜。

高莉峰回来后在信中写道:“大勇,我们四年多的鸿雁传书,使我们互相了解了许多。虽说我们没有甜言蜜语,热烈的拥抱,最亲密的吻,但我相信,我们的心永远是以同一频率跳动的。时间淡漠不了我们的感情,别人更别想阻拦我,你一定要好好改造,要争口气,回来后让别人看看,你是被冤判了8年,8年后你会活得更好,最后,祝我亲爱的人生日快乐。”

有情人终成眷属

1998年高莉峰结束了在北京的打工生活回到了吉林市。1999年春节,姐姐、姐夫、外甥女等亲人都来到高莉峰的家中。正月初三的晚宴很丰盛,欢声笑语不绝于耳,而高莉峰独自一个人喝着闷酒,她怎能快乐起来啊?就连外甥女都抱着小孩回来了,而自己还在坚守着在别人看来不知所终的“幸福”。在农村22岁的女孩还不谈婚论嫁是少见的。那一晚,她借着酒劲把自己的苦恼、欢欣、无奈与无助全都倾诉了一番,6年来积压于胸中的不快化作滚滚热泪……

从16岁的豆蔻少女到24岁的成年女性,在苦苦等了8年后,高莉峰终于等到了那一天,然而为了这一天她付出了常人预见不到的艰辛与煎熬……

2001年1月16日,高莉峰怀着异常复杂的心情来到吴家,见到吴勇,两人一如从前“你回来了”,“回来了”,虽然两人的话语不多,但是彼此似乎都能听到对方的心跳,因为他们心是相通的……次日,莉峰陪吴勇去给父亲扫墓,在打扫积雪时,当吴勇要给她焐焐手,她却红着脸怯怯地抽了回来。

2001年的春节,高莉峰没有回口前的家而是陪着吴勇在吴家度过的。春节过后两个人到吉林市延安街市场卖菜。那年冬天异常寒冷,两个人租住在市场内一个铁皮房子里,在暖暖的炉火边,两人相拥而眠,彼此温暖着度过百余个寒夜。

2001年7月8日,一度沉浸在寂静中的吴家大院喧闹起来,吴勇与苦等他8年的高莉峰喜结连理。2003年5月13日,两人爱情的结晶呱呱坠地,他们为这个漂亮的男孩取名吴培硕。

6月15日,记者来到吴勇家,看到了足有二三十厘米厚的一大本信纸,那都是莉峰用真情写就的无价之宝。记者只读了其中的几封,便被他们两人的真挚爱情感动,泪水模糊了记者的双眼……(文中张军和秀秀系化名)


·上一篇文章:最好的红颜知己却飘来又飘去
·下一篇文章:爱情是一种美好的感觉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love/07326165823210F4FH7EFEF21IFD61A.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