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红颜知己却飘来又飘去

最好的红颜知己却飘来又飘去


来源:武汉晚报  作者:佚名

性别:男

年龄:33

职业:公司总经理

地点:本报七楼

见习记者:王琼

他的事业曾一度走入低谷,但他是一个幸运的男人。在他最沮丧的时候,一个漂亮且有智慧的女孩给了他感情的支撑,为他的奋发充足了“电”,当他好景再来时,她却悄悄离去,离开得很漂亮。

(他远远向我走来,脸色红润、气宇轩昂,举手投足自信满满,十足一位成功人士。我心中奇怪,这样的人,通常是情感沦为摆不上台面的边角余料,到底是份怎样的情感,会令他鲠在喉咙,不吐不快呢?)

顺利的生活出现大逆转

我一直是上天的宠儿:家境优越,学业优秀,学的又是时下流行的电子技术。毕业不久跟人组建公司,效益不错,又娶了一位美丽贤淑的女子,生了个乖巧的儿子……活在蜜罐里久了,已不觉得甜,只觉得一切天经地义。

2000年,公司的运营达到高峰。我和几个合伙人头脑发热,通过银行贷款、向亲属高息借款筹集了一大笔钱,在武汉郊区买了十几亩地,修厂房建宿舍,打算大展手脚,好好做番事业。

没想到同年行业突然出现大波动,我们这种民营企业首当其冲,情势急转直下。银行的钱还不了,亲属的钱还不了,就连员工的薪水都是东挪西凑。

一直当我是座上贵宾的朋友、亲人变了脸色,家里常被要债的人填满,第一次,我知道了人情冷暖。

2001年到2003年,公司不死不活、勉强支撑,员工锐减。我表面上不肯放弃,内心却一片仓皇。

2003年2月,我们向外聘文员兼仓库保管员。

一位副总转给我一份简历,说他们对这女孩的印象很好,想录用。

她是1982年出生,初中毕业读师专,2000年参加高考,以570分考入湖北工学院,却因家庭原因没有入读。表上的字迹中规中矩,我能感到,这是一位意志坚韧的女孩。

她成为我的红颜知己

2003年9月1日,她正式来公司上班。公司的营运状况并不好,我没打算跟她签合同。

有人低价转来几千件电子产品,我们将它堆放在仓库里,三天后,她拿给我一份报表,上面将这些产品的数量型号写得清清楚楚。又过了一阵,公司开发了一个建筑软件,为了检测软件的性能,我给她120个数字,让她根据公式列出笔算过程。心里也有点考验的意思,谁知第二天,她就把全部答案都拿了出来。看她一脸疲惫,我问她算到几点,她笑了笑:“交给你的前一秒。”

我欣赏她做事的认真,破格跟她签合同,问她签多久,她想了想说:“1年。”当时是10月,她仍将合同时间写9月1日。

有时,我问她一些家庭情况,她告诉我她是黄石人,有一哥一姐,11岁时,最疼她的父亲突然病故,整个家庭的情况变得很糟糕,只供得起哥哥读大学,所以她考上了却读不了。这些年,都是她自己打拼,没人管也没人帮。

她非常美丽,尤其是一心一意工作时,那份专心和沉静让她脱俗得像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小仙女。而我,越来越喜欢隔着玻璃,凝望她工作时的样子。每当这时,我的心变得非常温暖柔软。工作这些年,很多场面经历过,各种女性也见识过,都没有留下深刻印象,这女孩却让我异常心动。

那时,我和妻子关系不太好。这不能怪妻子,公司陷入困境后,我总是忙得要命又拿不出钱,还时常要她拿工资填补漏洞。她从没埋怨。一直理解我同情我,劝我收手。可是,这个时候我不需要同情,我需要鼓励,她越同情我就越觉得自己无能。越不想回家面对她。

11月,我把这女孩叫进办公室,表明我很欣赏她,希望能常与她谈心,算是“红颜知己”吧。问她对我什么态度。她当时没有回答,几天后,她告诉我,说她也喜欢我。

我内心雀跃,尤如第一次恋爱般激动振奋,消逝许久的激情回到了身上,每天都有使不完的劲,各种想法点子源源出来。俗话说“鸟无头不飞”,我的状态能影响一个公司的面貌。2003年底,公司的状况开始好转。

我喜欢请她吃饭,喜欢吃饭时盯着她看。她问:“你为什么总看着我?”我说:“因为你好看呀。”这样的话说多了,她很认真地告诉我:“我不喜欢别人夸我好看,跟你一起,就是因为你知道我的努力,欣赏我的努力。”

她从公司的宿舍搬出去。我派了几个员工帮她搬家,她让人把东西放在路口,然后自己一点点搬到楼上。无论我怎么要求,她也从来不让我到她的住处。对她的行为,我有些郁闷,但更多的是怜爱:只有吃过亏受过苦的人,才会具有这样强的防范心。

手机关了,我就走了

2004年8月下旬,下班后我像往常一样开车将她送到路口,她却没有下车。我们坐在车里聊天。她突然说:“你敢不敢不回家?”我说:“你敢不上楼,我就敢不回家。”

我们开着车在武汉市转了一晚上,在东湖边坐了几个小时,她说了很多话,她的理想,她的家庭,她的情感。那天我才知道,除我之外,还有几个人在追她。

半夜,她困了,一边关机一边对我说:“手机关了,我就走了。”说着,她摇下椅子,闭眼睡觉。她的姿态放松,我不知道她是因为信任我,还是在期待着什么,我内心各种想法都有,彼此碰撞煎熬,真是坐如针毡。最后,我克制了自己。

你放过我吧

过了几天,她没来上班,我问同事,对方奇怪地说:“你不知道吗,她的合同到期了,她走了。”

我愣了,是的,我忘了,她签的是9月1日。我打她的手机,她关机。我想起她说的话:“手机关了,我就走了”。原来,她早已向我告别。

那时起,每天下班,我会将车开到她住处的路口,抽根烟,然后开走。一开始是想看到她,到后来,见她的感觉渐渐不再强烈,有时只是纯粹出于习惯,车开到那里,我就想停下来,抽根烟。

两个月后的一天,她敲我的窗:“你怎么在这里?”“我经常在这里。”我说。她停了一下,说:“你放过我吧。”我笑了笑,开车走了,此后,我没有再在那里停过。

从她离开的失落中清醒,我明白,她此时离开,对我是件好事。没有与她的这层特殊关系,我与别的员工更好相处,注意力也更加集中。现在公司运营很好。我常想,她与我的前世究竟有怎样的关系:她陪我度过最沮丧的时期,助我展翅,又在我翱翔时离去,没有成为我的包袱。

最好的红颜知己,不外如此吧。


·上一篇文章:逃出百万富姐的情网
·下一篇文章:女孩200封情书感动蒙冤汉 终洗清奸淫幼女罪名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love/07326165746D0KIK16DGC92KF56IG12.htm


相关内容

·薛涛:发明家的红颜知己生涯

侯虹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