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出百万富姐的情网

逃出百万富姐的情网


来源:武汉晚报  作者:云开

女老板聘用了他

去年元月,为偿还父亲欠下的巨额债务,赵强从鲁西南腹地的一座小城出发,去厦门打工,他每天穿梭于几家“人才墙”前,寻找薪水高而又适合自己的工作。

一天下午,赵强在一条小巷偶然发现了一个招工启事,一家海鲜酒楼的招文案人员:月薪1000元,男身高1.70米,大学本科毕业,有较高的文字表达和策划能力。赵强只是一名中专生,但冲着那份诱人的薪水,决定前去碰碰运气。

没想到,赵强的在全国报刊上发表的文章起了作用,该公司录用了他。这家酒楼门面不太大,但装修很豪华。赵强上班后才知道,这家酒店的总经理叫董梅,酒楼是她那千万富翁的父亲投资兴建的。赵强的主要工作就是为酒店搞一些广告策划、起草文件和做好会议记录。

多年从事办公室工作的赵强对这项工作得心应手,再加上他眼勤、口勤、手勤、腿勤和诚实老实,很快就赢得了董梅的赏识,他的工资也一升再升。但真正令董梅对他刮目相看却起因于另外一件事。

月末的一个会议上,董梅称因本月的毛利率突破了35%,为酒店节约原材料12万元,建议给酒店的厨师们发奖金。但负责记录的赵强却说:“酒店的毛利率既不能高,也不能低,低了我们会亏损,高了的后果更不堪设想,客人花了钱却吃不到东西,那是宰客,是一种杀鸡取卵、急功近利的行为。因此,我建议,毛利率低了要罚款,高了更要罚款。”赵强的话一石激起了千层浪。

会后,董梅将赵强一个人留下,并递给他一个红包,温柔地说:“这是5000元钱,一点小意思。”赵强连忙将钱推给她,红着脸说:“无功不受禄,这钱我不能要。”“毛毛雨啦,请收下。”董梅又递给赵强。

可赵强还是坚持不收。“虚伪,少来这一套,不要把自己打扮成重义轻财的君子!”董梅霎时变了脸,猛地将钱塞到赵强手里,头也不回地走了。

赵强忽然想起了员工们关于董梅的一些传说。大约6年前,酒店里来了位很英俊的东北小伙子,他通过各种手段骗取了董梅的信任,不久,他们便同居了。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小伙子带走了董梅所有的现金不辞而别,且至今杳无音信。这件事对董梅的打击很大,从此,她对任何人都不相信了,如今32岁了,仍然孤身一人。

他成了百万富姐的男友

自那天后,董梅对赵强更好了,经常变着花样送他一些衬衣、领带之类的小玩意,有时还邀他一起共进午餐,但每次都是她买单。从董梅含情脉脉的眼神里,赵强知道她已经深深地陷入了情感里。虽然赵强也很喜欢董梅,但他对她更多的是敬畏,他知道一个打工仔和百万富姐的爱情是不会有好结果的,可意外一件事却把赵强推进了这位百万富姐残酷的情网里。

一个秋天的下午,赵强正在策划着中秋节的促销活动,忽听总经理办公室里有激烈的争吵声,随后又传来了玻璃容器的破碎声。赵强匆忙来到董梅的办公室,只见两个高大魁梧的青年正拉着董梅往外走。赵强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把两个人挡在了房内。董梅见到赵强,高兴地说:“强仔,快救我,他们想绑架。”赵强大喊道:“快把人放开,不然休怪我不客气了。”那两人放开董梅便向他扑来,他身子一侧,一个扫蹚腿向他们扫去,接着几番拳脚便将他们打翻在地。原来,赵强在读中专时便是学校的业余武术队员,还获得过全校的散打冠军。

董梅吃惊地对赵强说:“强仔,想不到你是一个文武全才,从今天起,你就是策划部的经理了。”从董梅口中得知,来人是一家电器销售公司的老总派来的,他们欠酒店8万多元的招待费一直不还。赵强不解地问董梅:“那为什么不通过法律手段来解决呢?”董梅得意地对他说:“我已经偷偷调查过了,这家公司已资不抵债,如通过法律手段来解决,我们也拿不到几个钱。”赵强心里暗想:这个女人不简单。相对沉默了许久,董梅轻轻问赵强:“今天晚上我请你吃饭好吗?在我的公寓。”

晚上8点钟,赵强捧着一束玫瑰花准时按响了董梅公寓的门铃。门开了,餐厅的桌子上早已摆满了美酒佳肴。美酒、鲜花、美人、音乐,赵强在董梅精心营造的氛围里一阵阵颤抖。那一晚,他们都喝醉了,董梅小鸟依人状趴在赵强的肩头上哭了,向赵强倾诉着这么多年商海沉浮中的劳顿和在情感旅途上的迷茫。

富姐的情网如此冷酷

赵强很快和她同居了。为了尽快适应角色的转换,董梅开始教赵强出入上流社会的各种礼仪。当这些礼仪被赵强熟练掌握后,便经常以董梅男友的身份陪她出入一些社交场合。为了取得她父母的支持,董梅还领赵强拜见了她的父母。闲暇时,董梅常约赵强一起散心,美丽的厦门海滩上常常有他们成双成对的身影,每当此时,董梅总用一双忧郁的眼睛看着我问:“强仔,你是真心爱我吗?”“是的,我的女神,嫁给我吧!”可董梅总是迟疑地摇着头。

眨眼间快到圣诞节了。一天上午,赵强独自在办公室设计着圣诞促销方案,董梅忽然慌慌张张地来到他的办公室,说她父亲得罪了黑社会上的老大,今天他们要来报复她,她先出去躲一下,就藏在酒店对面的一家宾馆,让赵强无论如何不要告诉任何人她的去处,否则,她就没命了。赵强反复劝董梅报警,但董梅坚持说:“躲一天算一天吧,记住,千万不要告诉别人我在什么地方!”说完,便开着车疾驰而去。

大约10点钟,10多个戴着墨镜的人来了,其中一个留着大胡子的家伙问:“你们董经理到哪里去了?”“不知道。”赵强平静地回答。“他是姓董的男朋友,一定知道。”其中一人说。“大胡子”见状,便打开带来的密码箱,随手拿出一摞百元大钞,对赵强说:“这是10万元钱,只要你告知董梅在何处,这钱就是你的了。”赵强说:“你真令人恶心,我不知道就是不知道。”“好小子,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是不说的,给我上。”“大胡子”一声令下,六七个歹徒一齐扑了上来,几个家伙将赵强按倒在地,对其一顿毒打。赵强却咬牙说:“老子就是知道,也不告诉你们!”

“他妈的,我让你嘴硬!”“大胡子”从身上掏出一把匕首,架在赵强的耳朵上:“再不说,耳朵保不住。”赵强隐约地感觉到那锋利的刃口已划破了他的皮肤。正在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混蛋,谁让你们下手这么重?”“大胡子”的匕首一下子掉在了地上。赵强睁开眼睛一看,只见董梅正满面春风地走来,那帮歹徒见到董梅后都诚惶诚恐地躲在一边。

赵强如梦方醒,原来,这些人根本就不是匪徒,而是董梅找来的亲戚朋友,是专门来考验他对董梅的爱情是否“忠诚”的。也就是说,刚才的一切,都是董梅精心设计的圈套。

董梅的“壮举”深深伤害了赵强的自尊心。赵强来到了董梅的办公室,

将一份辞呈交了上去。董梅未看完辞呈,脸色骤然变得苍白,眼泪“叭嗒、叭嗒”地流了下来,她哽咽地问我:“留下来行吗?你做总经理,我做你的副手。”赵强摇了摇头。董梅强忍住泪水,开出一张现金支票递给赵强说:“这是50万元,算我对你的补偿吧!”赵强轻轻地将支票放在了董梅的老板桌上对她说:“爱情并不存在着谁欠谁,更不需要补偿。”然后,便头也不回地走了。身后,传来了董梅的哭泣声。

二天后,赵强去海南打工了。(文/云开)


·上一篇文章:桃花生处情归何处
·下一篇文章:最好的红颜知己却飘来又飘去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love/0732616571K4B7IG7GC85KB42K196E.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