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生处情归何处

桃花生处情归何处


来源:女网-新女报  作者:燕燕于飞

故事:桃花生处情归何处(图)
还是一样的白衣胜雪,却是阴阳永隔。

  月光宝盒

  在许多年前的天远山庄,她得到了桃生的真心,却遗失了自己的眼泪。有情人朝夕相见,却无法厮守,一天长如一岁,一岁犹如一生。

  1

  16年前,师傅在一条小溪边捡到她。溪水上漂满桃花。

  师傅抱她回去,取名“清浅”。因那溪边竹疏桃红,水流清浅。

  2

  年华滚滚惊心。16年弹指一挥间。

  清浅的师傅,是青鸟帮的帮主丁芸香。青鸟帮,是为别人送信的。

  信,交到丁芸香手中前,是有字的信;而到了丁芸香手中,却变成了无字的信。

  因为丁芸香,原本就是一个瞎子。

  青鸟帮的弟子清一色都是妙龄女子。她们个个轻功非凡,不用车马,却比车马还快。

  3

  关于丁芸香的眼睛,江湖上最常见的说法是:16年前,丁芸香在与大师兄私通生下一个儿子之后,被她师傅毒瞎了双眼。因为,她的大师兄已经奉师命与丁芸香的师姐程洗真订婚。丁芸香被师傅逐出师门,从福建武夷辗转来到江南,创建了青鸟帮。

  丁芸香一路上收留了12个女孩子,清浅,是最后一个。丁芸香与12个女子在溪边结庐而住。

  除了师傅和11个师姐,无人知道如何让无字的信笺上恢复原本的墨迹。

  清浅没有送过信。她沉静地长大,眼前犹只是清平江山。

  4

  桃花开。

  黄昏,清浅被师傅叫入密室。

  师傅道:16年前的今日,我于溪边见到你,我把那天定为你的生日。你在今日,已是整整16岁了。

  说着从衣袖中缓缓抽出一封信。清浅虔诚接过,朱红的信封有些褪色,信封上黑色的笔迹却苍劲有力。

  清浅一字一字读到:洛阳,程洗真亲启。

  清浅问:如果是无字信笺,我怎么办?

  师傅说:那就把信件和一个叫桃生的人,一同带回江南。

  5

  洛阳。天远山庄。

  开门的,是一个白衣少年,清瘦俊朗,乍一看,竟有几分旧相识。

  少年道:姑娘,你找谁?

  程洗真。

  少年扶着他师傅在客厅的主座上坐定。

  程洗真,竟也是个瞎子。

  还未等清浅禀明来意,程洗真便已经开口问她:姑娘从哪里来?

  清浅道:江南。

  程洗真又问:听说江南的青鸟帮如日中天,不知姑娘可曾听说过丁芸香?

  清浅道:正是家师。

  程洗真突然面目狰狞,厉声道:桃生,将这贱人拖出去!

  桃生!原来那白衣少年,便是桃生。

  桃生道:师傅息怒。这姑娘一路劳顿,想来是有急事,师傅何不听她说明来意?

  清浅道:我是来送信的。清浅将信交到程洗真的手中。

  她抚摩着信封,问:桃生,这信封,可是朱红之色?桃生说是。

  只见程洗真的瞎眼里,流下了浑浊的泪水,颤声道:师傅!

  信件,竟是师祖的亲笔。

  程洗真叫桃生拆开,却见信笺无字,雪白薄脆。

  她对清浅道:姑娘,你快施展绝技,让字迹复原。

  清浅道:师傅说,如果是无字信笺,就将信件和一个叫桃生的人,一同带回江南。

  程洗真动容道:这一定是我师傅的意思,要不然,这贱人怎知我有桃生。

  清浅用眼睛的余光看到桃生,那少年脸上没有一丝表情,似乎中原、江南都是一样田地,他只随天意。

  程洗真对桃生道:桃生,你明天一早就随这姑娘去江南。

  6

  次日早上醒来,清浅却发高烧,一直烧了十天十夜都不退。

  什么药都用过了。似乎是在劫难逃。

  桃生苦思冥想,想到了白马寺108岁的老方丈。

  老方丈听完桃生的叙述,沉声道:天远山庄的牡丹会杀人,施主速速回去,把那女施主门外的12株牡丹都连根拔起。

  桃生照做。清浅的高烧,一下子就退了。她的生关死劫,被桃生击破。

  在出发前,程洗真将桃生叫往密室,当桃生走出密室时,煞白着脸,那唇,竟也是白色。

  7

  那信笺上,是什么寂寞苍老的语言,指引桃生来到江南。

  16年的光阴,将女人的美丽换成旧时风景,神采只隐隐在梦里。

  其实,桃生与明眸善睐时的丁芸香是那么相像。

  如果丁芸香有眼睛,她应该马上就知道,桃生,原来是她的儿子。

  丁芸香带清浅到密室,柔声道:你知道怎样让无字的信笺,恢复原来的字迹吗?

  清浅道:请师傅指教。

  师傅道:是你的泪水。你师祖告诉我,在江南,我将在某条小溪边捡到一个女孩子。16年后,让这个女孩子去天远山庄送信,并带回一个叫桃生的少年。一定要这个女孩的处子之泪,使信笺上的字迹复原。

  师傅沉吟片刻,又道:那信笺上,一定是个天大的秘密。

  但是,清浅在高烧十天十夜以后,竟再也不会流泪。

  8

  清浅没有眼泪。清浅与桃生,却再难分舍。

  桃生白衣胜雪,安静如初见,只是那眼睛里的怜惜,让清浅心痛。

  清浅想:他似她有血亲的兄长,又似上天赐给她的夫婿。他是她命里的劫,又破了她的劫,他到底是谁。

  清浅呢?清浅也是桃生命里的劫。

  他为她拔除了12株牡丹。他手上殷殷的血,染红了雪白的衫子,温热了她的心。

  他们那样的相知,他们应该罗带结同心。

  但是,桃生不能。

  在出发前,程洗真告诉他:在你3岁时,我将珍藏了3年的我女儿的胎发烧成灰,拌在药里给你吃了,你这一生,只能娶我的女儿。你要是沾了其他女子的身体,那女子不出两个时辰,就会全身腐烂而死。

  9

  一年一年,清浅还是没有眼泪,手里的信笺,依然雪白薄脆,不堪一击。

  清浅手里的秘密,丁芸香在等、程洗真在等,桃生也在等。

  但是,清浅等不到自己的眼泪。

  有情人朝夕相见,却无法厮守,一天长如一岁,一岁犹如一生。

  终于有一天,桃生离开了清浅,在溪水对面安居了下来。

  他们隔水相望。他能看见她年华老去,她能看见他发中星月。

  她还是没有眼泪。

  在许多年前的天远山庄,她得到了桃生的真心,却遗失了自己的眼泪。

  10

  花开花落。

  丁芸香和程洗真,都已经成了堂前灵位、棺中白骨。

  清浅与桃生,还是一样地隔水相望,一起终老。

  他们的一生没有欢情,只有平静的对视,温暖又微凉。

  桃生走在清浅前面。

  清浅越过溪水。隔着数十年的相望,今日才又真切相见。还是一样的白衣胜雪,却是阴阳永隔。

  从此后,料得年年断肠处,明月夜,短松冈。

  清浅吐出一口血,那血,竟然是黑色。

  清浅的身子突然间轻盈了许多,似有雪花在体内飞舞。

  眼泪滴落在那无字的信笺上。60年的秘密,在泪水里惊现。

  丁芸香与大师兄私通怀孕以后,程洗真一气之下引诱二师兄,也有了身孕。

  师祖为了惩罚她们,毒瞎了她们的双眼,把她们的孩子都夺走。

  但是,师祖希望这一对孩子长大了能够喜结连理,并化解上代的恩愁。

  师祖机关算尽,却棋失一着。

  他怎么也算不到,天远山庄的一场高烧,使清浅再不会流泪。

  清浅看完了信,却没有怨。

  清浅往山上看去,桃花满山,残阳满地,燕子在天涯。

  不知来生桃花时,再相逢何处?(文/燕燕于飞 图/芳海人)


·上一篇文章:我将挚爱的妻子当作女儿嫁
·下一篇文章:逃出百万富姐的情网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love/073261655536IF7J4CCFAC9DBEG3D59.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