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愿意在地铁站等我吗

你愿意在地铁站等我吗


来源:荆楚网-楚天都市报  作者:榛生

宿舍楼里的“山顶洞人”

夏天,外面阳光晃人眼,宿舍楼里却黑洞洞的。这时,严小椴正蹲在走廊尽头生火做饭。她用煤炉的理由是比较省钱,但真正原因却是因为她曾用电不当而搞爆了整个宿舍楼的电线。

严小椴用黑乎乎的手一抹额头,额头上就有了一片黑印子。当严小椴做好了面条吃着的时候,她的样子怎么看怎么像一个山顶洞人。

其实,她是个挺文静的女孩,还很有才。之所以会面临如此尴尬的境地,原因比较可笑。半年前,在别人都乖乖找工作的时候,她却一味埋首于她的“福拉稀”制作。所谓“福拉稀”也就是Flash—网络动画。严小椴的最高纪录是某网站排行榜第三名。有人问:你真打算玩这个玩一辈子吗?严小椴反问,不可以吗?

其实说这句话的时候,她还什么都不懂,以为凭决心和毅力,福拉稀可以给她带来好福气。可半年后,新“福拉稀”替换了旧霸主,待她转回头时,学校里的人们也都尘归尘,土归土,各得其所了。

一句话,严小椴是一毕业就失业。

终于,爸妈知道了女儿的惨状,呼天抢地把严小椴从宿舍里揪了出来。老妈说:“女儿啊,就算你没有找到工作,爸妈也不会嫌弃你啊!”仅有的一点尊严伪装被老妈揭穿。老爸搂紧了女儿:“孩子,爸爸已经给你联系了一所学校,下个星期就上班吧,啊?”

严小椴教的是高二数学,同一间办公室有六位老师,坐在最远处的是雷况明。严小椴说:“喂,雷况明,校长让我一个人负责电脑楼的工作,我做不来,你帮我啊?”对方抬起头,笑了,“好,没问题。”那么平静,温和,明明不是自己的事,却一点都不计较,这反而使严小椴不好意思了。

“那下班和我去清点一下机器吧,谢谢你哦。”

对方又点点头,好像从来不懂拒绝。

电脑教室在教学楼的第十层。严小椴跟在雷况明身后,哼哧哼哧地往上爬。如果前者的速度类似于一只矫健的兔子的话,那么后者则明显是一只患有肥胖症的兔子。

“喂,你等等,你等等我啊!”

雷况明很快走完了那段楼梯,然后站在高高的楼梯顶上,轻描淡写地看着她,说:“你两级一步,就会比较快了!”

严小椴必须仰起头,才能看清高处的那张脸。那一刻,傍晚的阳光洒在他的身上,他的头发和脸就被镀上了一层金边,整个人就有了金属雕像一般金色的容颜。

严小椴吸一大口气,不能再这么傻乎乎地看下去了!她迈开大步,两级一步地向这座雕像爬过去。

他说:“厉害,厉害!”

她说:“哪里,哪里。”

两个人都笑了。

“喂,你喜欢‘福拉稀’吗?”走进教室,严小椴忍不住就问了这个。

对方转过头来,望着她,“flash?我喜欢啊!”他说,眼睛亮亮地看着她。

我们一起做“福拉稀”好不好

严小椴一直没有忘记,雷况明说“flash我喜欢啊”时那双亮亮的眼睛。她的心忽然被什么东西击中了,就好像独自一人走在大街上,周围人山人海,可是忽然就有一个人,与你错身而过时,嘴里哼着和你同样的歌。

这种感觉深深刺激了严小椴。她终于按下了雷况明的电话号码,那是一个周末的上午,对方显然还在睡觉,严小椴小炮仗般的声音轰了过去:“雷况明,我们一起做‘福拉稀’好不好?”

“对不起,我下星期就不来上班了。”

“你怎么了?为什么不来上班了?”

“我要去上海了。”

“探亲是吧?”

“笨蛋,我跳槽了。”

“啊,你为什么不早说呢?”

“这种事情能乱说吗?”

后来,在雷况明上班的最后一个星期里,严小椴表现出对电脑管理工作的高度责任心,因为只有在电脑楼,她才能名正言顺地和雷况明在一起,单独地。但是,时间太仓促了,就算单独在一起,又能怎样呢?

喜欢你,爱上你,也许只是一瞬间的事;可是要我告诉你,却需要太多太多时间了———雷况明,你为什么不给我多一点时间呢?在地铁站等车的时候,严小椴这样想,他却一点也没觉察到。

地铁来了,他们坐进去。沉默的五分钟里,经过两个站,两次黑暗,两次光亮。她一直看着他交握在一起的双手静静放在膝盖上,有好几次,她几乎快要去握那双手了,可是,她很快到站了。

她说,再见,雷。她就走到外面去了。有那么一小会儿,地铁没有开,她看到地铁车厢里的雷坐在那里,也看着她,他们就这样互相望着彼此,谁也没说什么,直到一分钟后,地铁开走。

地铁开走,开远了,不见了。严小椴转身向外面走去。在这种离别的刺痛里,她几乎就要冷得哭起来了。

    地铁站的再见

有很长一段时间,严小椴不敢再两级一步地爬楼梯。因为只要一做这个动作,她马上就能想起那个下午,和她内心所有的化学反应。不过,她还是忍不住给雷况明的信箱里发了一封短信。让人高兴的是,一个小时以后,她就接到了他的回复。然后,几乎所有人都疑心严小椴是不是网恋了。每天下了班,回家要做的第一件事准是打开电脑,查看电子信箱和QQ里有没有新的留言。她开始疯狂喜欢电脑教学课,因为学生们练习打字的时候,她就可以抽空和某人聊天,而那个人永远都在线,因为他的新工作就是网站动画师。

严小椴知道自己不是一个好老师,她的精力已经越来越多地被发呆这件事占据,这一点校长也有同感,发年终奖的时候,他说:“小严,你整天迷迷糊糊的,到底在搞什么?年轻人这样不行啊!”严小椴笑嘻嘻地说:“知道了,知道了。”出了校长室就接了一个短消息:“我回来了,给你带了点吃的,什么时候拿啊?”“现在,立刻,马上!”“地点?”她忽然发现他们共同呆过的地方真是屈指可数,“那么,我们在地铁站见面好不好?”

他来了。他从大包里掏出一大盒蜜饯。蜜饯有碧绿的盒子、缀满星星的绸缎带子,她看到这礼物就想起前些天做的心理测试,如果一个男人送你甜食,并且包装非常漂亮,那代表你是他疼爱的人。她忍不住大叫了一声,紧紧地拥抱他。这个拥抱是如此突如其来,两个人都吓了一跳,可他还是接受了,就像他从来都是那么好说话。事后严小椴躺在床上,吃着甜糯的金丝枣和青梅的时候,她就后悔为什么没有顺便亲一下他的脸,她实在是很想念他啊。可惜那天见面,她只是老老实实地带他去吃了一顿火锅,然后就一起坐地铁回了家。在地铁站,仍旧是她先下,他后下,下车后她仍旧站在外面,直到地铁开走才离开。在快步走出地铁站的时候,她又问自己,严小椴啊,为什么每一次看到他你都想流泪?

辛勤努力挣来的缘分

雷况明回上海以后,接到了严小椴的留言,雷,帮我留意一下,上海的公司还招人吗?我在学校也呆够了,想透透气!她始终觉得这是个很漂亮的借口,因为从那以后雷况明就认认真真地帮她寻找机会,有一天,他打电话给她,“小椴啊,我们公司也要招人了,你来不来?”严小椴听到这个消息脸都乐白了。谁说缘分天注定?缘分完全是靠劳动人民自己的辛勤努力得来的呀!

她又成了他的同事。“喂,雷况明,我的房租太贵了,你有公寓,不如我们合住吧?”谁说严小椴是一个没心没肺的姑娘呢?对于喜欢的人,她总能千方百计地设下圈套。雷况明看了她半天,当时正是午餐时间,那顿午餐是由严小椴请客,雷况明低头看了看盘中已经吃得差不多的食物,只好点点头,说,“那好吧,我回头把房间收拾一下,你下星期过来?”“不,明天。”“那,我今晚就收拾。”同住以后,严小椴在每个周末都会别有用心地做饭,这时,雷况明就会从他的窝里钻出来,她便给他盛一碗鸽蛋火腿粥,外加一个大馒头。

“喂,你看我干吗?”雷况明从食物里抬起头来。“喔,没什么,你喝粥比较大声。”严小椴收回眼光,打了个岔。那一刻,她忽然发现他的化学反应还没有发生。他还没有爱上她,甚至,他都不知道她已经爱上他。

未完成的“福拉稀”

后来,严小椴的周末就时常是一个人伴着一台电脑,因为雷况明时常早早出去,很晚才回来。他也许永远都不会知道,其实有很多个晚上,对面房间里,电脑的光还在闪着,那里有严小椴做了一半的“福拉稀”,她还想等他回来帮她弄。严小椴静静躺在床上,听着外面的一切:卫生间门开了,放洗澡水了,门咚地关上了,又是一声咚,他回到房间里去了。她可以清楚地感觉到他的快乐,可是为什么,她不能与他一起快乐。后来,严小椴就见到了那个女孩,女孩经常在楼下等他。严小椴知道,她一定很美丽,因为雷况明的眼睛那么亮,一定不会选错人的。

严小椴分了宿舍,雷况明帮她收拾东西。那天是个闷热的秋天,他的脸上始终挂着一串汗珠,严小椴好想替他擦擦,可是她不敢,从前不敢,现在他已经是别人的男朋友了,更不敢。“喂,你的电脑怎么不记得关上啊?”雷况明碰了一下鼠标,睡着了的电脑就醒过来了。然后他就看到了一些什么,一个未完成的“福拉稀”,一盒蜜饯,一辆通往春天的地铁,一段楼梯,两级一步地上台阶,男孩坐在地铁里,女孩在地铁外,走远了……雷况明回过头来,神色凝重地站起身,“小椴,你是不是喜欢我啊?”严小椴忽然被问傻了,她在心里呼喊着,“雷,请不要再盯着我看了,求求你,请不要再问下去了,拜托。”“是不是啊?”雷况明穷追不舍。“当然不是啊,我们是好朋友嘛,你误会了。”

那天黄昏的时候,严小椴在搬家的小卡车上坐着,雷况明看了看她,忽然说:“小椴,告诉你一件事吧,近来有个女孩对我很好,我时常和她一起坐地铁,她先下车,我后下。下车后,她就站在外面看着我,我常常想,如果她可以等我超过五分钟,我就有时间在下一站下车,然后坐相反方向的车回来,如果她还在那里等我,我就约会她———结果,她真的等我了。”“小椴,你记得吗,我们也曾经一起坐地铁……”“呵,雷况明,我没等你,那是你太慢嘛!”严小椴笑嘻嘻地说,然后,车就开走了,她坐在车里,内心翻滚,表面却很平静,就像那天闷闷的天气。

上楼的时候,她又两级一步地上台阶了,这样做,她就想起某个金色的下午———他总是走得太快,而她总是跟不上他的脚步———她忽然明白了,其实所有爱情的错过,原因都一样:不是你跟不上我的脚步,就是我走得太快,不小心把你落在了后面。(文/榛生)


·上一篇文章:我为她打拼她却甘心去做第三者
·下一篇文章:结婚狂与四个男人的纠缠情史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love/07326164141A8H6E1GE20D0FK09I47J.htm


相关内容

无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