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错房间

进错房间


来源:中国民间故事网  作者:佚名

常言道:一把钥匙开一把锁。可生活在G市爱心花园A幢301室的单身汉张君的钥匙却也能打开B幢301室的门。一把钥匙能打开两把锁!
这样的事绝无仅有,也许是生产厂家出错的吧。
奇怪的是:张君自己并未知道此事。因为B幢跟A幢外表看上去一模一样,301室的结构也别无二致,张君也只走错过房间一次,而且那次他是喝的醉熏熏的分不清东南西北,那晚碰巧B幢的主人也不在。
张君是电子公司职员,1.75m的身材,五官端正、体格健壮,十足美男一个,却不料今年30岁了还未娶妻,理由是还没碰到对她有感觉的姑娘。
“有感觉的姑娘在哪里呢?……”
每次想到这个问题,张君就去酒吧喝闷酒。
今天他又喝醉了,一个人飘在大街上声嘶力竭地喊那沂蒙山小调。
走到桥头,不知哪个市民把吃了半口的苹果扔了过来,被常练飞镖的张君接了个正着,“咔!”的一声咬了一大口,顺便在桥栏杆上做了个“托马斯前旋”。
张君有一门天生的功夫那就是再怎么喝醉酒,他都能找回家里睡觉,很少在外边闹事。
“嗯?…不对!…房间怎么被收拾得这么干净!………”
打开房间,张君边说着醉话边习惯性地走进卫生间,脱了个赤条条冲澡。
“你是谁啊!怎么跑到我家里来了?……”
看着镜子里那个脸部丰满、轮廓分明的男人,张君半梦半醒地问。
那“人”居然学张君说同样的话,要不是张君一下子注意力分散了,一定会一拳把“他”打得粉碎。
胡乱擦干了身子,张君就走到卧室,掀起被子就睡。跟平常一样,他今天也是裸睡。
“啊!——”
一个女人的尖叫声把张君惊醒,眼睛迷迷糊糊的。
“电视机又忘了关了?”
张君的第一反映就是慌乱摸找床头的遥控器。没想到摸到了一块海绵体,柔柔的,很有弹性,张君忍不住多摸了两下。
“流氓!”
“啪!”的一声张君被打了个耳光。
“怎么回事?难道忘了关电动女娃?”
电动女娃是张君花了一个月工资从性保健品店买来的,气冲足了大小跟真人一模一样。张君下意识去摸屁股处的开关,想把它放了气。
“嘣!”的一声张君被踢下了床。
此时他完全醒了过,看见一个穿三点式的性感女人睡在自己床上,忙喊:“你怎么睡到我床上!”
“你怎么睡到我床上!”
那女人几乎是同一时间问了同样的话。
“去去去!本大爷还是个处男,从不嫖娼!“
张君想:这一招肯定行,说不定她见我是个帅帅的处男,还会倒贴呢。算了,就开次荤吧,反正总有第一次,飞来艳福,不要白不要,委屈一下自己啦。
“你这个流氓,我要打电话报警,告你强奸!”
慌乱中女人去摸电话,却一时摸不着。
“周慧敏怎么变成了刘德华?”
张君忽然发觉墙上那幅明星画不对,猛然醒悟,感觉自己走错了房间,同时感到了事态的严重。
“不要打!”看见女人差一点摸到电话,张君猛地跳上床抓住女人的手。嘴里解释说:“不好意思,是我走错了房。”
张君从主动攻击转为防守反击。
“你这个流氓!我就是要报警,放手,要不然我喊非礼!”女人气愤地说。
张君犹豫了一下,手牢牢抓住不放。
“非!……”
“礼”字还没出口,张君忙用粗壮的手捂住了女人的嘴。
不过床头的台灯在扭斗中被碰亮了。
两人同时看清了对方的脸。
“哇,他好帅啊!”
“哇,她好美啊!”
两人都心如鹿撞,彼此听到对放“嘣嘣的心跳声,居然忘了下面要做什么。
“你这个流氓,你做过的事你要负责!“
好半晌,女人先回味过来,忙这样说。不过攻击力减弱不小。
“负责?我真的没做过什么啊!”
张君一脸的委屈。他第一次这么温柔地跟一个女人说话,自己都觉得这声音好听,有磁性。
“你不想负责是不是?你想一走了之是不是?”
女人这回很轻易就拿到了电话,做出要拨号的动作。
“不要,不要,我负责!”张君忙喊。
可是,负什么责啊?怎么负责啊?张君心里在想。
双方心平气和的交换了家底。
原来这女人名叫王丽娜,28岁,超市副经理,由于眼界高,至今未婚。她说她曾跟朋友打过赌,谁能不用原配钥匙打开她的门,她就嫁给谁。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女人说完呜呜哭了起来,说张君欺负她。
张君却是暗地里有些心花怒放。
婚礼一个月后进行。在婚宴上,有个常爱开黄色笑话的朋友说:“张君,你那把钥匙这么厉害啊,居然把B幢王经理那么难开的锁都打开了。”
客人们都哈哈大笑。
张君缅甸地笑了笑说:“因为她家就是我家。”


·上一篇文章:暗恋
·下一篇文章:拂晓时分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love/0731917931F1A0490FE8AH8AJB539I.htm


相关内容

无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