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缘

尘缘


来源:中国民间故事网  作者:木真子

“小小!”我听到一声凄厉的叫声,拖着长长的回声,直入云霄。我看到洁白的床上,躺着穿着白衣的女孩。她是睡着的,睫毛密密地盖在眼睑上,一动不动。一个男人,紧紧地抓着她的手,我看到他的脸上有泪的痕迹,不是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么,他怎么样哭了?发生了什么事?这是哪儿?那个女孩的脸白得剔透,唇没有一丝血色,苍白的,就只是那样安静地躺着,她没听见旁边人的人的喊叫么?

我是谁?我这么地问着自己,为什么会和这样有些奇怪的男女在一起?我呆在这里做什么?无数的疑问,而我无从得知。转过头去,我看到肩上的翅膀,洁白的,一根一根的羽毛。我是天使吗?神话里面,天使长着一对可爱的翅膀,轻盈的。怎么会变成天使呢?可我想像不出曾经过往的事情。

不停地扇着翅膀,我在屋顶下面望着。

有许多穿着白衣的人跑了过来,他们把一块白色的布盖在女孩的身上,连脸,也蒙上了。男人低下头去,缓缓地转过身,床单上有一片被水渗透的痕迹。我依稀看到,床尾挂着一块牌子,在人群中,露出一个字“癌”。

我不喜欢流泪的男人,男人不该流泪,流泪的男人太过矫情,不知为何,却记挂着这个落泪的男人,我的心里胀满了柔情,一直一直,默默地跟在他的身后。我想他们是看不见我的,不然我在屋顶上停留许久他们怎会默无反应。所以我一直煽动着肩上的翅膀,跟着他一起去。

我看着他的掏出钥匙,打开了门,里面跑出一只白色的小狗,小狗欢快地在他身边绕了一圈,然后从喉咙里面发出“呜呜‘的声音,在门边张望了一下,落寞地跟着他进了房去。

男人一下子瘫在床上,一动不动,像死了一样。我想起那个女孩,她是死了么?墙上有好多好多的照片,高高低低地贴着,女孩在里面笑着的灿烂的脸,男人和女孩一起笑着的脸,亲密地偎在一起,头靠得好近,原来,他也是会笑的,我看到他的一排洁白整齐的牙齿。

墙角的一张照片下面画着两颗紧依着的心,一排小字“林子,你会永远这么爱我么?小小”。总是觉着这一切如此地熟悉,墙上挂着的相片,那一行歪歪斜斜的小字。小小,是那个女孩么。我想起那张洁白剔透的脸和永远不会再睁开的眼。林子,原来他叫林子。

屋子开始暗起来,夜色不知不觉地弥漫着侵入进来。窗外的街灯亮了,黄黄的光晕透洒过来。小狗好乖地趴在窝里,露出一个脑袋,无力地靠在沿上。我一直听到它从喉咙里发出的“呜呜”的声音,轻轻的,可怜兮兮的。林子,你睡着了么?

夜了,深秋的风凉得渗骨,林子的衣角被掀起来,一点都没有知觉么,林子?我看到林子翻了个身,就有透明的液体从他的眼角迅速滑落。

我感到我的心沉重起来,满满的一颗心,被一根细细的丝线悬着,在身体里面,一直往下坠。黑着的屋子,一个男人和一只狗,那一个,哭着的男人,无声的眼泪一排一排地落下来,枕巾一点一点地润湿,渐渐地染成深色。心还是一直往下坠,细细的丝线承受不了垂悬的心脏,牵扯得我好痛好痛。我觉得我就要哭了,鼻子酸着的,用手拭过眼角,竟然没有泪水。难道,天使,都不会流泪么?

我开始向外飞去,夜是黑的,除了亮着的街灯,一些同样长着翅膀的蛾子愉快地扑腾着向唯一的光源飞去。我不知该去哪里,只是任着翅膀带着我飞着。

这是一个公园,我向下望去,丛林的石凳上,一对对拥着的情侣,彼此浓腻得化不开的凝视,还有甜蜜漫长的亲吻。我想起林子,无声无息的泪水,抽蓄变形的脸,像一抹淡淡的刀痕,隐隐地刻在我的心上,时时刻刻柔柔地疼痛着。我爱上他了么?那个刚刚失去爱人的男人。我仿佛在哪里见过他。梦中吗?我不知道天使会不会有睡眠,也不知道昨天的现在自己身在何处,就好像一觉醒来,就是有了美丽翅膀的天使了。

我在树梢上停靠下来,想着自己的过往。徒劳无功,一切都是空白着的,我只是一个孤单的天使,连一个同类都没有。小小,不在了,林子会一直记挂着她,会为她落泪,而我,只是一个隐形的长着翅膀的异类。

林子的身影悄无声息地又爬进来,一直牵扯着放不下来,他会不会一直抽泣着站不起身来,小小的魂会来看他么?再度忆起那张白得剔透的脸。

墙上的照片,那一行小字,深爱着彼此,痛得彻骨,小小怎会放下心来任着自己心爱的人奄奄地哭到天明。她会和我一样,长着洁白羽毛的翅膀,像我一样默默地呆在屋顶看着林子。而我,只是一个局外人。

我叹了一口气,重新煽动翅膀,开始又一次漫无边际地飞。

好久好久,我一直飞一直飞,飞到黑夜的尽头,然后看到天一点一点地亮了起来,我看到那一排高高的山,太阳必是躲在后面,等待时机喷薄而出。原来天使是没有睡眠的,只有无尽的飞着,只有翅膀寞寞地伴着自己,天使的世界,不曾有爱么?会有另外一个长着翅膀的天使,和我一起飞翔么,我想像着,眼前竟浮现林子的脸。

林子,我听到心底深处一声又一声轻声却强烈的呼唤。林子,如此记挂着,心里泛着悠柔的疼痛,脑子里闪过林子与我相依相偎的画面瞬间却又逝去。林子,林子,我发现自己正轻声的唤着。

我的翅膀在金黄的阳光下不断地挥舞着,我在白云深处掠过,丝丝缕缕的白云,纯净得没有一丝杂质,柔若无物,似烟般虚无。我在云层中穿梭着,林子,我来了,我只要站得远远地,看看你就好,不会惊扰你。小小,她也会在你的身边么?

原来这就是爱一个人了。漫长的等待,绵绵的思念,如此不顾地换取一个眼神,一个凝望,用我的翅膀,倦怠地跃过山川河流。

天又暗了下来,还是原来的小屋,折叠依旧的薄被,床上浅浅的躺过的痕迹。枕边,泪迹依然。墙上,小小和林子的笑靥。林子呢?不在屋子里,连小狗儿,也没了踪迹。

眼前突然浮现一张画面,林子和我牵着手,漫步,小狗儿喜颠颠地跑在前面,这个画面如此真实,愈来愈清晰,可是怎么会是我和林子呢?

远远地望到一个影子,我知道那是林子。靠在树后,我看着那个男人,看着他垂丧着的头,听到他轻轻地叹息,还有无奈的点烟。打火机“嗒”的一声,我感觉我的心轻轻一抽,如此熟悉的声音,我想要哭,我知道鼻子会酸,可是始终不会有泪水。

小狗不知忧愁地跑来跑去,忙碌着,记忆渐渐清晰起来,似乎有很多个夜晚,我和林子遛着小狗,然后林子拥着我,林子说,小小,我爱你。

小小,我爱你!

是的,他说,小小,我爱你。原来我就是小小,那张双目紧闭的白得没有一丝血色的脸,原来那就是我;和林子拍了好多好多快乐的照片,我把它们一一贴在墙上;我拿着笔,在墙上写,林子,你会永远这么爱我么?然后林子凑了过来,抱住我,在我的耳边情意绵绵地说:“小小,我爱你,一辈子就对你一个人好。”

林子,我是小小,我可以抱你么?我看着林子颓废的神情,我以为我已经喊出来了,可是他一动不动,天边有一处渐渐亮了起来,一束光缓缓地洒了下来,我知道呆在林子身边的时间不多了,我该去天上的那个地方,可是,林子,我还在啊,让我再好好地看看你,好么?上苍为何如此残忍,让我在最后一刻才想起自己是谁。

林子,我哪儿都不要去,我只要伴着你。林子,为什么我这么大声地喊着,你却还是默不作声呢?

那束光离我越来越近了,我可以感觉它的灼热。林子,你有感觉么,这一次,你的小小是真的走了,去了,会有来生么?来生,你还会这么爱我么?林子,抬起头来,望住我,好么?

林子抬起头来,茫然空洞的眼神,红肿的眼睛,是听到我说话了么?林子。让我抱住你,最后一次。我伸出手来,却感触不到任何东西。连一个拥抱,上天也是吝啬的吗?

那束光好亮啊,林子,你看到了吗?我的身体被它吸缚了,不由自主地往后退。很多很多闪亮的光点,在身边环绕,我要走了,林子,尽管我是如此放不下你。

我望到林子的眼神,林子,我的鼻子好酸好酸,我一直想哭的,可是脸上为什么总是笑着的?林子,没有我你也会好好的,是么?林子,我不想走只想和你一起。

随着那束光,我感觉越飘越高,林子,再见了。

“小小!”我听到一声凄厉的叫声,拖着长长的回声,直入云霄。


·上一篇文章:胭脂
·下一篇文章:糯米鸡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love/073191726100I916CKHF2F06CK75048.htm


相关内容

无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