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年的爱情故事

99年的爱情故事


来源:中国民间故事网  作者:红狼

99年的时候我还很没觉悟,犯了很多现在想起来叫人非常丢脸的事,于是到了我有觉悟的时候就一股脑否定了红狼在99年的所作所为,好像99年的红狼还不是红狼,是些别的什么子需乌有的玩意。如此如此,2001年的红狼一下子宣判了99年的红狼的死刑,声称其言其行于己无关,好似克林顿炸了中国大使馆,然后说不关他的事,怪只怪那三颗导弹没长眼睛。

这般模样,我方可大肆嘲笑99年红狼的蠢人蠢事,您听好了。

99年的时候我还年轻,还是个中学生,如果考分够高就是祖国未来的栋梁。99年红狼第一件蠢事就是误以为自己可以算栋梁,明明不是根好木头,还要拼死拼活做木头事。不过这个话题说起来好复杂,牵涉到许多不解之谜,今天我们暂且不提。现在要讲的是99年红狼做的另一件蠢事。

那个时候扬州的肉包子还没涨价,四毛钱一个,白白胖胖,又大又圆,一口咬不到陷。我每天早上都在学校门口的小饭店里吃包子,一顿3个,不要豆浆,吃完了可以到班上喝纯净水。我就那个样子,一手夹住一只包子,送到嘴边,塞入白森森的齿间撕咬下白花花的一团白面,然后很满足的望着路上的行人咀嚼,脸皮上的肌肉有规则的揉动着,直到消化干净一团面,再咬下一块,辛辛苦苦地吃过。有段时间我曾一度以为自己的生命就在于包子,每天从4毛钱一个小吃店的包子开始,到晚上大食堂里打来的4毛钱一个的包子结束。

就在我吃包子的一个早上,她出现了,我们姑且设其为未知数X。

其实x小姐一直都存在着,这一点取决于她爸妈,与我无关;再其实她的存在不由我而生由我而亡,我们好像永不相交的两条平行线。如果99年的红狼有如今这么明智就不会犯那些傻事,问题是99年的红狼以为x小姐是上天可怜红狼悲惨的一生而赐于他的……

小时候的我总是渴望有一次爱情故事降临,当然不是我爸我妈那种暴不浪漫的形式,那时我的逻辑是这么着的:假设我爸我妈是浪漫的相爱然后有了我,遵循浪漫守恒定律,我就该是超现实主义的,类似班上小A,小B那种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角色;可结果是83年生的我居然在99年的某一天吃包子的时刻爱上了故事女主人公x小姐!“这是件荒唐指数非常之高的荒唐事”——我兄弟如是说。设想一下,假如你的爱情故事起源一只肉包子,而不是玫瑰巧克力什么的,会不会很不浪漫?但是当时的我一直跟我兄弟强调浪漫的广义范围,不能因为肉包子不及玫瑰好看就否决肉包子可以浪漫的不争事实,我的理由是肉包子跟玫瑰还是有很多通性的,比如同样闻起来很香……

争论结果就是我在99年的爱情故事是浪漫的,这有利于我老了以后写自传,大凡能写自传的家伙总是有些不同于常人的故事。那个时候99年的红狼以为自己到老总有写自传的需求,因此,99年的红狼决定去爱x小姐。

作为一个成功的爱情故事无外乎“我爱她,她爱我”,“她爱我,我不爱她”,“她不爱我,我爱她”,当时以为如果将爱情的条件放宽,加上一条“我不爱她,她当然不爱我”,天下的爱情故事就会多很多,其实这样的爱情故事本来就很多,譬如你爸你妈。99年的红狼以为不浪漫到结婚这地步的都属于大家都不爱的爱情故事,我不想跟x小姐结婚,所以我的爱是浪漫的。

99年的时候我已经确定自己是爱上她了,排除“她爱我,我不爱她”;当然我不知道她是不是爱我,暂时也排除“我爱她,她爱我”。我兄弟说她不爱我,我问为什么,我兄弟于是要我给他一个她爱我的理由。这个问题我回家冥思苦想一夜,得出个更可怕的结论,就是说也许我不爱她!因为我同样拿不出我爱她的理由。然后我很失望,如果我不爱她,肉包子般浪漫的爱情故事就不成立,我一度苦恼不堪。

突然有一天看了朱茵演的《大话西游》,一下子找到了我爱她的理由——爱一个人是不需要理由的。

解决了我爱不爱她的麻烦,接下来该处理她爱不爱我的问题了。我觉得既然我爱她,那么至少该让她知道这个前提,给她一个爱我的理由——x小姐未必有至尊宝那么高的觉悟。我兄弟说我该去启发她,这个方法就是让她也是看《大话西游》。

99年的时候扬州电影院没有放映这部片子:(该死的!我的爱情来临,电影院却没有适当的电影助我一臂之力!99年的时候我们家境都还很贫寒,不见的都有VCD。至于录像带,20块大洋一盘,经济上我不能承受。偏偏在这个时候,出现了一种叫情人节的西洋节,好像是2月14号,据说这天会有很多奇奇怪怪的事,譬如商场巧克力暴畅销,玫瑰涨价。我兄弟告诉我x小姐会在那天晚上去万家福广场卖玫瑰,我的x小姐当然不是卖花姑娘,所以我想不通她为什么去买玫瑰。忘了向你交代,我的x小姐乃一介中学生,家有住房,未婚,经济状况良好,勿需靠卖玫瑰为生。正在我磨破脑袋琢磨x小姐为什么情人节上街卖玫瑰的时候,我兄弟突然揍了我一拳,告诉我他想出了个绝对浪漫的事,要我如此如此。

其实我不用卖关子,因为我总要说出来,而您可以将该文档一拉到底,故事结局一目了然,当然这是您的事,与我无关,出于故事情节需要我还是要卖关子的,我开始卖了啊。

99年情人节的晚上我走在闹市区的马路上,穿着淡色的中山装搜寻x小姐的影踪。后来我当然找到了,在万家福的大笨钟下,记得那个晚上她穿著黑色皮衣,融化在夜色里,只露出白生生的小腿,抖抖索索,遗憾的是我并没看到她的手上有大把的玫瑰,所以我浪漫的举动没有实现。现在我给你讲讲我兄弟告诉我的浪漫的举动,拿出一大把钞票换回她手上一大把玫瑰,然后在路人的惊讶中再把一大把玫瑰给她,为了凑足换一大把玫瑰的人民币,99年的红狼省下了n天的肉包子还有我兄弟n天的馄炖面。可现在她手上没有那么多玫瑰,充其量一朵,我在考虑是不是把她那一朵玫瑰买下来,然后转送给她,这时突然出现了一个男人,凭心而论他没我帅,只是比我长得像女的而已。当时的红狼下意识的以为这一位也是要来买玫瑰的,而他买了未必会送还给x小姐,如此我浪漫的计划就不能实现,于是我突然冲上前去掏出身上的money夺过x小姐的玫瑰,很有气度的说:“我全买了”……

后来呢,后来也没什么,我拿了那枝玫瑰走了,并非我不想反送给x小姐,只是她的神情太不对头,不如我所想。原本我以为作为一个卖花者——x小姐,卖出了手中的花,该很高兴才对,可事实相反,我就不说了。第二天,我到学校,我兄弟告诉我都是他的错,情报有误,x小姐并未卖花,99年的我表示不信,她不卖花手上那来的花?我兄弟说我是白痴,不是拿来卖的,当然是买来的送的,很显然不是送给我的,按这个理论,99年的时候我成了强盗?在情人节的夜里,抢了一对情侣手上的玫瑰!?

好像是的,因为第二天我即名满全校,兹有抢夺玫瑰的胆气,实在可惊可叹,于是99年的红狼就出名了。路上回头率还蛮高的,不时听人议论纷纷。

至于我的爱情故事,在经历这一事件以后出现了始料不及的变化,由“她不爱我,我爱她”转变为“我不爱她,她当然不爱我”,从此以后我又可以自得其乐的吃肉包子,故事完。

很小的时候,我知道不能说真话,所以我不说真话,譬如99年的红狼可能不是99年的我;红狼可能从来也没爱吃过肉包子,而是馄炖面;99年的情人节夜里我可能在呼呼大睡,没去安排什么浪漫的故事等等等等诸如此类的可能,总之这是99年红狼的爱情故事,在2001年的情人节里抖出来回味一番,聊以自慰,现在结束。


·上一篇文章:别对我说下辈子
·下一篇文章:开到荼蘼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6mj.com/news/love/07319172315290B6932BJFA4GDD93FH.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