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间故事网

中国民间故事 | 神话传说故事 | 外国民间故事历代名女故事历代名妓故事 | 诗联趣话 | 机智故事 | 后宫故事 |
传奇故事 | 爱情故事 | 武侠故事 | 寓言故事 | 成语故事 | 现代故事 | 短篇小说 | 古代故事 | 校园故事 | 童话故事 |
| 恐怖故事 | 将相传奇 | 财富故事 | 民风民俗悬疑推理故事  |  历代皇帝故事 | 名人轶事 | 野史趣闻 | 军史长廊 |


其他栏目

投稿须知
版权申明

精选专题

中国传统节日故事
中国四大民间传说故事
中国古代四大美女故事
狐鬼故事
天之娇女-历代公主大观
一代天骄毛泽东
古代笑话
八仙的传说
龙的传说故事
国色天香牡丹故事
黄河的民间故事
关于长城的民间故事
人间天堂西湖民间故事

地区故事
仙都民间故事
闽南民间故事
皖东民间故事
台湾民间故事
新疆民间故事
滕州民间故事
胶东民间故事

民族故事
毛南族传说
仡佬族传说
撒尼族传说
布依族传说
苗族传说故事
西藏民间故事
侗族民间传说
彝族民间传说
瑶族民间传说
壮族民间传说
傣族民间传说
水族民间传说
哈尼族民间故事
蒙古族民间故事
巴拉根仓的故事

漫谈三国故事
古典香艳故事
历代名女情女卷

外国神话故事
伊斯兰故事
希腊神话故事
印度神话故事
埃及神话故事
罗马神话故事
玛雅神话故事
北欧神话故事
英国民间故事
印第安神话故事

最新故事

·青蛙跳出井外之后

·皇帝敕名“河涨洲”

·何分春秋与冬夏

·小演义山风云

·算盘类歇后语

·世界各地奇怪风俗 洪都

·隋炀帝萧后未一女事五帝

·恩爱夫妻碑

·勤劳与财富

·锄把子与笔杆子

 

热点故事

·讲给孩子——中国四大民

·丈夫房间里传出的呻吟声

·淫乱汉宫的名妓——赵飞

·端午节

·孟姜女哭长城

·太阳神

·过年的来历

·南柯一梦的故事

·女娲补天

·白蛇传

 
 
 

我来陪你走一段

 

来源:中国民间故事网 文章作者:飘 点击数:
 

 

 
 

喜欢静静地看着他远远的走过来。

军人出身的他步伐端正大步,冷漠而英俊的面容自然流露隐约的威严。

三十五岁的男人,仕途一帆风顺,官已做到副厅级这个位置,当然有掩饰不住的骄傲吧?

他不。保持着一贯的正直豪爽,酒喝得痛快上来,管他上级下级,一律吵个脸红脖粗或是亲密得可以坦腹相对。

她常觉得他根本是大隐于市的出世者,在十丈红尘中自由的挥洒真性情,那份任性却也许是周围的环境纵容出来的。

“几十年是非曲直,功败自有人定。但一天不盖棺,一天不算数!”他在高官如云的公共场所笑哈哈的说。摆明了是自嘲,却借着酒意放肆地讽刺了一大帮人。就是在那个场合,她深深地为他不卑不亢、风趣洒脱的风范心折。

在他眼光不经意地和她对上的一瞬,她微笑,远远地朝他举杯。

他含笑,颔首,举杯,一饮而尽。

她笑得更灿烂了,调皮地冲他做了个OK的手势。

她确实不漂亮,但仰头旁若无人地笑的样子却真叫人不能抗拒,仿佛幸福也不过是如此。

他穿过喧哗的人群,来到她身边坐下。

欲将心事付瑶琴,知音少,弦断有谁听?

今夜,她是拨动他心弦的那人。

酒逢知已,相逢恨晚。

她直言欣赏他的疏狂与骄傲,却也不免劝他收敛一点。何苦得失周围的环境呢?众人皆浊你独清是招人忌的。

这社会仍然是需要造假的社会。肯定和否定只是群众的意见,上层有上层的游戏规则。

他重重地把酒杯一放:“总得需要一些人来说真话吧?得失——管他呢!”仰起头,又是一饮而尽。

她陪着他,从此也爱上微醺的滋味——灵魂脱离沉重的身体,飘在高处冷观,眩昏的人群,不明所以的高楼,一切没有道理却又不失秩序。

惟醉中知有天。

她忽然明白他为什么爱喝酒了——微醺中的世界,一切不相干。

她是都市日报的记者。因一贯坚持新闻的宗旨,说真话,不肯对某些人妥协,得罪了一些人而不好过。已经有人放风出来要整她。

她冷笑。是读书太多而中毒过深的缘故吗?她要在二十七岁的这一年,才惊觉她所了解所信任的完全是书本上的东西。在真实残酷的人事竟争、排斥手段面前,她根本没有设防,自然也无还手之力。

是他心疼了她的天真,暗中出面为她将事情摆平。

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在不逾原则的前提下,他乐意为她使用一些手中的权力。

她在很久后才懂得这件事,是他在背后的关照,让她顺利地度过了一场危机。

不言谢。因无言表寸心。只是在又一次相遇的公共场合上,她遥遥地向他举杯,不动声色地干完面前的一瓶长城干红。

那时候,已经闻言他正在低调地处理和妻子的关系。

有流言暗涌。无数轻蔑嘲笑好奇猜疑的眼光,从四面八方投来,紧紧的将她笼罩。

她根本什么都不放在心上。一副“那又怎么样”的傲气,将所有自讨无趣的眼光逼了回去。

他更坦然。照常不躲不避,不慌不忙的约她一起散步。

冬天的黄昏,夜幕早早降落。十里长街,一盏盏亮起的霓虹灯在苍茫的暮色里分明迷离。

他最爱和她这样随意的在都市的街头漫步——多么象她对他的感情,是走到哪里是哪里吗?

是真正的暖昧。

旁观者都以为他们的关系从俗,却极少人懂得,他们之间其实没有实质的内容。仿佛隔了一道透明的玻璃,看得见彼此,却走不过去。

他和她的关系纯粹属于精神层次中最细致的建立,没有渗透进一点生活的粗糙面。

她知道他所处的环境已经够阴郁够沉重,所以不肯再给他添任何不快。她努力让他们在一起的每一时光都过得精致而生动。至少,她要他记得的,都是她的笑。

有了喝酒的心情,他一个电话过来:“晚来天欲雪,”

她很快答应:“可饮一杯无?”

呵呵。他大笑。

醉乡有路宜频到,此外不堪行!她依然幽默。

他酒至一半,忽然正色,唤她的小名:“小宝啊小宝,如果我现在还是二十五岁,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她故作失色,笑吟吟地道:“啊——你以为,我现在又肯放过你了吗?”

他一本正经地追问:“那么,你想怎么样?”

她飞了个媚眼:“你说呢?”声音又娇又嗲,让他差点不能自持。

他一口酒下去,大声嚷嚷:“啊,小姐,你在诱惑一位绅士做不道德思想。罚一杯。”

她更笑得象个孩子一般,无赖得让他心软。

十二月,他往北京开会,天天贴身穿着她赶织给他的银灰色羊毛 衣。

回来的那天,京城的天空纷纷扬扬地飘起雪花。

他打开手机让她听下雪的声音。

她笑,如孩童般柔软的请求:“给我带一个雪人回来吧。”

他无视同行笑话的眼光,在机场的雪地上蹲下,挖了满满一掌洁白的雪,装进一个玻璃瓶子里。

她在机场接他,看见他远远的向她扬起手中的玻璃瓶,欢呼起来。

雪在暖气室里一点一点的融化,他摇晃着半瓶子的雪水逗她道:“雪人都是水做出来的,哪象你——冰雕的”

她白他一眼,高高兴兴的将这半瓶子雪水存在冰箱里,很快冷冻成一格四四方方的冰。

深夜,他会突然打来电话,责备:“还不睡?”

听见得背景流动着细细碎碎的音乐,他知道她又在听他送给她的那张《悲情城市》。

她故意赌气说:“要你管!”

她是一个不太爱惜自己的人,生活散漫而自由。

他不是一个爱管人的人,却也管了她好几回。

他知道她一向失眠,有熬夜的习惯。他认识她之后,便再不许她吃安眠药,担心她养成对药物的依赖性,也不许她再通宵达旦的上网、写稿。

她微笑:“怎么,官越做越大了吗?管你那个部门不够,还想越界呀?”

他老鹰抓小鸡般把她拎起来,凶巴巴的道:“谁叫你在我的管辖范围之内!”

久不见面,他看见她的第一句话便是疼惜:" 咦,又瘦了嘛?" 从今瘦,非干病酒,不是悲秋。

那又是为什么呢?

她笑笑。

他每天的饭局排得密密的,却也不见他胖。

他常抓着她陪他出席,不许别人哄她喝酒,却逼着她喝完满满一大碗的汤。

他牵着她的手过马路。

他的手掌大而厚实,干而温暖。暖意从他强有力的心脏流到他的手,然后传到她冰冰的手指,慢慢到达她的心窝。她乖乖地让他紧握着她纤细的小手,多么希望前面永远是绿灯呀。

却在中途,绿灯突然转为红灯,他们被迫停在街中心的安全岛上。车流汹涌,呼啸着穿梭过,几乎要将他们淹没。她不禁向他身边靠近,再靠近。

他对她笑笑。

这一刻,她确信他是她唯一的依靠。在他的眼中,她看得见自已。

也许,他不会是她的开始,也不是她的结束;也许,可以说是不经心,也可以说是透彻。但,凡事都必须要有个形式的吗?他们都不是善于为自己的生活精打细算的人,总是要旁边看着的人来替他们生气。可又有什么计较的呢?感情这东西,没有什么好抱怨,也没有什么好矫饰。事情最严重——也不过是一笑。

她在做出决定前,什么都没说,独自离开,出外面走了一圈。

她在海边的一个小镇上住下。

白天,她只套件宽松的褐色毛衣,一条泛白的牛仔裤,把手插在裤袋上,悠闲地走遍小镇的每一角落。

傍晚,她一脚高一脚低的踩在柔软的沙滩上,看火红的夕阳挂在远远,蓝蓝,灰灰的海那边,看海面上归帆片片,渔灯点点。

她有时会呆呆的看着那些正在赶海的勤劳朴素的老人,孩子,女人出神。

她特别羡慕那些张着大嗓门,亲昵地数落丈夫吼骂淘气的小孩,手脚麻利勤快善良的村妇们。每一个女人圆圆的脸庞上都洋溢着简单 ,满足的笑容,够健康够强壮。

小镇生活的这几天,她以为可以完全的扔掉另一世界的思想和思 念。

甚至以为,就留在当地不走了吧,嫁一个虽然没有什么文化,不会和你谈诗书论人生,却懂得殷勤照顾你的温饱,一个健康粗犷的打渔郎,一群活蹦乱跳的小孩,就那样吵吵闹闹的过一辈子也是种幸福吧?

平凡人家自有平凡的幸福快乐。

第一次,她觉得她读过那么多的书与所谓的幸福根本无关。善于思想,也许只是比一般的人更善于寻找烦恼。

她回到省城,回到家,打开电话答录机一条条的听留言信息。

前面都是几个不相干人的寒喧问候,后面——竟全是他自言自语的心情。

他明知道没有人,也许他就是不要人听,对着沉默的话筒嬉笑怒骂——“小宝,你不乖,偷偷的跑哪去了?”

“你以为你真是第二个三毛啊?撒哈拉沙漠也没有第二个荷西在等你了!”

“小宝,你不在,寂寞无人省呀”

“我在认真的考虑我们的关系——”

她抱着答录机坐在地毯上,一句一句的听他的声音,泪水一点一点的滴落下来,敲痛了心。

她努力着,用心的不去想那几个字——拣尽寒枝不肯栖。

如果,如果那只是他酒醉时候的说话,算数吗?她不能确定他是否真的在清醒理智的思考他们之间的关系。

他找到她,将她紧紧的抱在贴心的胸口上,叹气说:“别以为我是和你玩假的。”

她仰起脸,仔细的看他的眼睛,嘴角含着冷与倔强的笑:“我要求过什么吗?!”

是的,也许就因为她对他从不要求,也从不埋怨,才更让他歉疚 吧?

他一直以为他在官场上的玲珑是一场大的游戏,在感情生活中也是主导者,进退攻守间,一切自有分数。

遇上她,才发觉还有比他更高明的人。只因为她根本不要做他的对手,完全消极的将自己抛现在最前线上,不进攻,也不抵抗。他以为走进了一个空城,其实却是一个迷城。

她和他的前妻是完全不同类型的两个女人。他的前妻是一个过于活络的女人,外交手段是一流的,做任何事情都有目的有计划,哪怕是不择手段也要完成。二年前凭关系调到京城后,他们之间的夫妻生活已是名存实亡。但前妻一直抓着书记夫人的头衔不放,直到出了国,结识更好的人,才迅速同意离婚。

他想,其实男人们要的幸福都很简单吗?一个聪慧可人的妻,一个活泼生动的小孩,一份足以自傲的事业,平平安安的活下去,老下去。

她会是他生命中的第二把火焰吗/ 她带给他前所末有的激情、快乐和舒适,却也让他心惊——这个女孩太聪慧了。

他恐怕她是根本不属于任何人的。

这次,她不声不响的独自出外面走一圈回来,整个人更加沉静,更加内敛。象一只安静地躺在海底的珍珠贝,在黑暗中焕发温柔的光芒。

他也曾试探她:“早点嫁人吧,别耽误了自己。" 她眼皮也不抬:" 再说。" 口气淡淡的,竟是翻版了他习惯应付别人的官腔。

他有时颇为困惑:" 我发现我越来越不了解你。" 她干脆背转身:" 我从不知道你原来也有这么旺盛的好奇心。" 然而,不谈过去是不可能的。过去也是造成今日生活方式,个人性情的一部分。

他的背景虽然显赫,感情生活却异常简单。他与前妻是直接从初恋迈进婚姻里面的。外头形形式式想接触他的女子不少,他却不为所动。他想,他这一辈子,仅应付两个女人已经够累了。

她却从不肯多说她的过去。

二十七岁的单身女子,没有过一些故事是不可能的 .他很想知道,是什么让她在感情的路上踟蹰,在婚姻的门前踌蹭迟疑?是谁在她的腕上留下一道浅浅的伤疤?

她只在一次酒后落过泪:" 奇怪,以前倒是真的爱过他。" 是哪种感情使人如此沉默,甚至绝口不提呢?

她不说,他不再问。

他最满意的是,他们之间一直没有陌生感,也没有距离感。也许因为空白太大,反倒有更多的可塑度。

他害怕的是,在这年龄才要开始一件事,伤害已是必然。

端为不使这件事变成一分希望,他没有积极进行。

她眼中深深的寂寞,看了简直要教他愤怒。她到底要些什么?他。又能给她什么?

静下来时,他先会觉得自己的心态很可耻,后来是可怜。年龄不小而爱情用得太少产生的迟惑。

他醉了,躺在长沙发上,一声声的唤她:" 小宝,小宝" 她在心底应:" 我在,我在。" 她用白毛巾绞了热水,给他洗脸。仔细的抹过他饱满的额,浓黑的眉,高挺的鼻,方方正正的下巴。

三十五岁的男人,闭上眼睛,睡着了也就象个小孩。紧蹙着的眉 头,锁着一点点不快乐的神气。

她忍不住用修长的手指轻轻的去抚平他额头上锁起来的皱纹。

半夜醒来,有个人可以依靠,可以倾谈,而他确实是你的,那是一份完美吗?

她不知道,该是谁来补她生命圆圈中缺的那一角呢?

是他吗?

然而谁又可以和谁承诺一生一世,谁又可以和谁缠绵终老?

终究都是要离开的。

她叹息,俯下身子,温柔地亲他的眼睛,低低地在他的耳边喃喃:" 我来陪你走一段。"

 
   

 

·上一篇文章:手机上的爱

·下一篇文章:你要路过 我要暂过



 相关故事


无相关新闻

友荐云推荐


 

  版权声明:除部分特别声明不要转载,或者授权我站独家播发的文章外,大家可以自由转载我站点的原创文章,但原作者和来自中国民间故事网的链接必须保留。文章版权归我站和作者共有。

  转载要求:转载之图片、文件,链接请不要盗链到本站,且不准打上各自站点的水印,亦不能抹去我站点水印。


 

本站创办于2003年11月22日   欢迎您访问中国民间故事网!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合作网站 | 网站地图 | 其他地图 | 家长学院 | 学习力教育智库 | 友情链接 | 联系方式

Copyright © 2003-2008 6mj.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间故事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