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间故事网

中国民间故事 | 神话传说故事 | 外国民间故事历代名女故事历代名妓故事 | 诗联趣话 | 机智故事 | 后宫故事 |
传奇故事 | 爱情故事 | 武侠故事 | 寓言故事 | 成语故事 | 现代故事 | 短篇小说 | 古代故事 | 校园故事 | 童话故事 |
| 恐怖故事 | 将相传奇 | 财富故事 | 民风民俗悬疑推理故事  |  历代皇帝故事 | 名人轶事 | 野史趣闻 | 军史长廊 |


其他栏目

投稿须知
版权申明

精选专题

中国传统节日故事
中国四大民间传说故事
中国古代四大美女故事
狐鬼故事
天之娇女-历代公主大观
一代天骄毛泽东
古代笑话
八仙的传说
龙的传说故事
国色天香牡丹故事
黄河的民间故事
关于长城的民间故事
人间天堂西湖民间故事

地区故事
仙都民间故事
闽南民间故事
皖东民间故事
台湾民间故事
新疆民间故事
滕州民间故事
胶东民间故事

民族故事
毛南族传说
仡佬族传说
撒尼族传说
布依族传说
苗族传说故事
西藏民间故事
侗族民间传说
彝族民间传说
瑶族民间传说
壮族民间传说
傣族民间传说
水族民间传说
哈尼族民间故事
蒙古族民间故事
巴拉根仓的故事

漫谈三国故事
古典香艳故事
历代名女情女卷

外国神话故事
伊斯兰故事
希腊神话故事
印度神话故事
埃及神话故事
罗马神话故事
玛雅神话故事
北欧神话故事
英国民间故事
印第安神话故事

最新故事

·青蛙跳出井外之后

·皇帝敕名“河涨洲”

·何分春秋与冬夏

·小演义山风云

·算盘类歇后语

·世界各地奇怪风俗 洪都

·隋炀帝萧后未一女事五帝

·恩爱夫妻碑

·勤劳与财富

·锄把子与笔杆子

 

热点故事

·讲给孩子——中国四大民

·丈夫房间里传出的呻吟声

·淫乱汉宫的名妓——赵飞

·端午节

·孟姜女哭长城

·太阳神

·过年的来历

·南柯一梦的故事

·女娲补天

·白蛇传

 
 
 

关于爱的寂寞追逐

 

来源:中国民间故事网 文章作者:小衡 点击数:
 

 

 
 

文/小衡(新浪网友) 图/赵婷 

  在一家露天咖啡屋,她安静的坐着。阳光慵懒的从对面大街上斜射过来,感觉暖暖的。王菲飘渺空灵的歌声,熟悉地缠绕着四周参差整齐的桌椅。

  在她面前有一个陌生男人和一杯咖啡。咖啡散发着浓郁的香味,陌生男人穿着雪白的衬衫和笔挺的西裤。

  是在父母安排下的一次相亲,她答应了。

  轻轻地摇晃洁白的咖啡杯,咖啡在杯子里晃荡。她很小心的呡了一口。咖啡已经从滚烫变得冰冷。

  他们面对面坐着,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不管说什么,这个男人都会礼貌的回应。她努力的想找一些话题来引起彼此的共鸣,最终发现力不从心。

  她迷惑地看着那杯咖啡,感觉到茫然。然后轻轻端起,一口闷了下去。咖啡已经从滚烫变得冰冷,她喜欢这种感觉,冷冷的,触摸到内心。

  她瞥着嘴,笑了。

  路边梧桐的黄色树叶在风中一片一片地落下。隔着街,她轻轻地数着,一,二,三,四……

  天空渐渐的由浅蓝色变为深蓝色。暮色已然四落。

  他很有礼貌的要送她回家。她说,不用了。他帮她拦了辆出租车,为她打开车门,目送她离去。他告诉她,如果有空可以随时找他。

  回家的路上,她摇下车窗,风吹着长发。她把手机紧紧地握在手心里。她想打电话,想听见说话的声音,却不知道可以给谁打电话。

  她没有朋友。除了公事她不会和同事多说一句话。

  人有时并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她从未真正经历过爱情,有想去尝试的冲动。因为在心底保留过对爱情的渴望,就以为自己已经作好了接受一场恋爱的心理准备。却发现,渐渐地已经开始习惯了孤单和沉默,像空气一样,不被察觉到存在。心变得麻木和坚硬,对爱有些莫名的排斥和恐惧。

  她不停地翻阅手机中的电话号码,当她翻到一个号码的时候,手指突然停住了。这个号码是安的。她怔怔地,感觉有些熟悉,有些陌生。

  星期五,五点不到,同事们已看着钟,心飞到了老远,期待着周末的好节目。她也不例外,盘算着怎样度过这个周末。

  这时,她接到了安的电话,他约她,她答应了。

  她在想,如果是几年前,她接到安的邀请,她会高兴地从椅子上跳起来。那时,她可以为了他的一通电话,就算是凌晨两点,也照样往外面跑。

  现在,她不会了。

  安从来就没有从她生活中离开过,但是他随时都会莫名其妙的消失,又总在她快要忘记他的时候,就回来了。

  她发现自己不了解这个男人。

  现在他们会偶尔见个面,或许通个电话,不定期的,有时是一、两个月,有时半年以上都没有联系。他们不干涉彼此的生活,她不会主动给他打电话。

  他们之间是生疏的。

  餐桌上的烛光,照着两人的脸。帕格尼尼的小提琴曲,撕扯着耳膜。

  他说,他现在工作很忙,压力很大,事业竞争很激烈,他的业绩开始下滑。很苦恼,每天忙里忙外,很累。他说觉得自己很没用,现在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她打量着他,眼光呆滞,眼前的这个男人异常的亲切和陌生。她是他的谁。他遇上问题,就来到她身边,一直都是这样。

  亲,我很想你,我发现自己爱上你了。他发出了几声干笑,自言自语地说着。她知道他在说什么,却扭过头,当作没听见。

  几年前的某日,黄昏六时。下班的人群依旧挤在街上,象大战疏散时般急急惶惶。街灯躲在灰暗的街旁,深蓝色的天空坠下了一缕缕细雨。她仰起头,望着遥不可攀的天空,雨开始越下越大,越下越大,从额头滴落,流在脸颊,视线模糊了。

  突然,安发现了她,没有雨伞,淋得一身湿透,悽悽惶惶地站在路旁。

  他跑上去一把把她拉到伞下。她还在微微的抖着,他忙脱下外衣让她披上。刹那间,她再度看见了安温暖的眼神,感受到他的体温。

  这一秒钟,所有的感动写在时间停止之前,心坠落了。她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湿润的光芒,温暖的血液瞬间流便全身。可以确定,这一秒,她爱他了。虽然在安心中的人还是翌,但在眼中的人是她。

  她默然不语,给了他一个甜甜的笑容。她是不会让这个男人看见她的眼泪,永不。

  良久,她回过神来。

  此时此刻,同样的人近在咫尺,心中已没有了另外一个人,但那时的感觉却不复存在。

  九点三十八分,打的回家的时候,她睡着了。

  她把头轻轻的靠在他的肩上。月光斜斜地射在她的脸上。他伸出手去轻轻地抚摸她额头上方垂下来的头发,他可以用手指去感受她的存在。亲,不要睡着,快到家了,他低声地叫她。她醒了,看见他僵在半空中的手,有些滑稽可笑。

  下了车,他望着她进了大门,放下车窗,点了支烟。他没有就此离开,而是等到看见她窗户的灯亮了才走。

  十点二十四分。她回到家。

  太累了,倒头就睡。

  不知道睡了多久,当她醒来时,窗外已经大亮了,城市的喧嚣透过敞开的窗户如气浪般的涌进她的房间。她决定下床到浴室冲个澡。

  对着镜子,她慢慢地卸去了包裹在身上的衣物,动作一丝不苟。她想起昨晚梦见了翌,梦里的感觉还清楚地留在后脑勺的头皮上。

  梦里她盖着厚厚的被子,冷风使劲地往脖子里转,她不停地哆嗦。翌轻盈地跑到她的床前,把一颗药丸塞进她嘴里。她说,翌,你给我吃什么。但翌根本听不见,拿起桌上的玻璃杯,是半杯她喝剩的水,喝了一口。然后,坐到电视机前,打开电视。她像在试话筒,喂、喂地叫,翌全然麻木。电视结束了,翌静静地来到她的床前,对她窃窃私语。她努力地想听清楚翌在说些什么时候,就醒了。

  眼睛里有种温暖的液体慢慢地流出,流到嘴边,咸咸的。

  一个女孩会喜欢另一个女孩到什么程度,无从知晓。

  四周哗哗的水是唯一的声音。热气慢慢地向上升腾,她抬头,什么也看不见。暖暖的水流浸泡住整个身体。指下是翌鲜活的躯体,像一条光滑的鱼。水雾中,她们摸索着对方的每一寸肌肤。

  她轻柔地抚摸着翌,包括翌胸口的疤,是一道有一寸多长的刀疤。在翌十岁的时候,被查出患有先天性的心脏病,作完手术后,留在胸口的。

  亲,这个刀疤就是我的记号,它会跟随我的身体,一辈子。为什么,给了我生命,却不给我一个美好的身体。她心疼地把翌的身体藏在自己的怀里。

  翌说,亲,我要为你也留一个记号。说完,翌就仰起头,在她的胸口,用力地吮吸,好象要把她所有的血液都吸进嘴里。

  夜晚,翌在她的怀里,如同蜷曲的胎儿,身上还散发着的她惯用的香皂的香味。口中,喃喃呓语,亲,昨天安送给我一对银的耳环,你也喜欢,对吧,我送给你好吗?我知道安一直很喜欢我,可是,你知道的。我是不会喜欢安的。安是个好人。

  翌摇晃着手腕上的水晶手链,也是安送的。

  笑。翌痴痴地笑。

  爱是非常本能。

  翌本能地爱着她,安本能地爱上翌。

  亲,我们三个人是不能有爱情的。一旦有了,就要分开。

  黑暗中,翌睁大的眼睛,是她看见过的最明亮的星星。

  借着月光,她看见自己胸口的吻痕。红的发紫,象一朵绽放的花,开得暧昧。

  她从冰箱里取了杯冰水,喝。水缓缓地从口腔流入胃囊,冰冷的感觉窜遍周身。以前翌只喝冰水,特别是每天早晨醒来之后,翌都会喝一杯冰水。后来,她也养成了这种习惯。忽然间,再次想起翌,她的心咯噔的跳了一下。好象是在平静的湖水中投掷了一块石子,湖面泛起了涟漪,一圈一圈慢慢四散开来。有很多地方她跟翌非常相似,喝冰水,喜欢吃西芹和土豆,叠衣服的方式,等等。还有,安。安爱着她,和当年爱翌一样。

  喝完后,她看了看表,时间还早。她决定出去走走。

  长久以来,她一直将情绪隐藏了下来。她不想被人发觉原来自己始终对翌怀着莫名的自卑心和被害意识。自相识之初,翌就有超越她的优越感。

  翌天真开放,充满无限生命力,是所有人眼中的焦点。她,一个沉闷的人,很平静,像空气一样。

  她妒忌。

  但是,和翌之间依然保存着一种肆无忌惮的亲密。在她的心里,一直都很不安。她很怕翌会被别人抢走,所以会像影子一样顺从翌。

  暖暖的午后,阳光从树叶间一点一点倾泻下来,温柔地撒在身上,微风如细沙一样拂过脸庞,像情人的手。她穿着米色的连衣裙。街上人声喧哗,来来往往,充满生机。天空清澈蔚蓝。那种蓝,可以隐藏所有的忧愁、所有的悲伤。

  这时,手机在包包里用力地震动着,她看到是安打来的电话,就没有接。手机就像是从水中被迫抓起的鱼,发出呼救声。

  她发现连同这通电话,一共有四通未接电话,都是安打来的。她没有回电给他,她知道他还会打来的。虽然这些年,安已经从一个冲动而且任性的男孩,变成一个狡诈的男人。

  她再次见到安是在一个酒吧。

  他坐在靠角落的位置,不停地喝酒、抽烟。

  她安静地坐在他身边。烟味,酒味,安身上散发的汗味,激昂的音乐,鼎沸的人声,象厚厚的云层朝她挤压过来。她喘不过气。

  他喃喃自语,断断续续,用沾了酒的手指在桌上写她的名字。

  忽然,安抓起她的手,她像受到了惊吓的小动物,想立刻把手抽回。安却抓的更紧了,就像他本来就必须抓的这么紧似的。他气愤地说,你要逃到什么时候,我是认真的。感情的付出真的很不公平,就像我傻傻的爱你,而你,从来都不会主动打电话给我。

  她沉默了。不是因为不想说些什么,而是不知该说些什么。因为当安将她的手握紧的这一刻,她可以感觉到安很爱她,也清楚地知道自己不爱他。

  在安快要喝醉的时候,她拦了辆车,把安推进车里。她给了司机地址,和钱。

  之后,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

  她不想听见安的声音,知道他的消息。因为每次和他见面或者通话后,就会想起翌。

  人的记忆不是鲜明的,而是暧昧的、断续的、模糊的、变化无常的。人们喜欢把好的部分记忆起来,把另一部分用秘密的幕布包裹好,塞进叫做忘却的仓库。

  有时,人的某些情感是潜移默化的,是本能的,也是不被人认同的,连自己都会厌恶的。

  比如,她和翌的。

  她疲惫地卷缩在沙发里,屋子里静的吓人,可以听见心跳和呼吸的声音。她一个人,不停地喝水。痛,整个心象被掏空了一样。他是她唯一的朋友。她已经习惯了有安的日子。她习惯突然间接到安的电话,无论他离开多久,一个月,半年,甚至两年,最终他会像气泡一样冒出来。给她打电话。

  她不要再和任何人分开了,和翌分开已经够让她伤心了,她不要再和安分开了。她知道,她对安有感情。

  她发现自己很自私,因为在潜意识里,她要这种被爱的感觉。现在她无法用曾经对安说过的话再说一次。

  我们三个人是不能有爱情的。一旦有了,就要分开。翌说过的话,像刻毒的咒语,像雾一样散开。空气中,她闻到发了霉的牵挂。

  火车轰鸣着启动,穿过车站冰冷的轨道。

  翌用柔软得像玫瑰花瓣的声音,说出刻毒的咒语,一直弥漫于空气中。亲,安是个好人,将来,你嫁给他吧。

  冷风滑过她湿润的眼角。泪水温暖而潮湿。她久久地站在原地,一种莫名的恐惧在她内心涌动。她感觉到自己将要失去什么,任凭泪水无声无息的滑落。

  在火车完全消失前,她看到翌探出头对她挥了挥手,然后火车呼啸着离去。

  空荡荡的站台只有风吹过的声音。

  她转身,拭去脸颊的泪水。

  看到了安,一副落魄的样子,脸瘦了许多,额头还缝了几针。她默默地看着他,什么也没有说。

  他靠着墙站着,点燃一根烟,闭上眼睛,吸了一口气将烟吐到了空中,目光中散发着不可言喻的忧愁。她冲过去,从他嘴上夺过香烟,狠狠地摔在地上,用力的睬着,眼睛放肆的盯着他。

  她说,翌不爱你,就算你为她死了也没用。她要走,就让她走吧。她以为她是谁。

  一段话说完,她背脊发凉,愣愣地站着。

  她看见安冷冷地呆视着她。她终于明白,自己安慰不了他。她吐出的话,无辜得像一把锋利的剪刀。

  转身,闭上眼睛,泪水从她眼角轻易的滑落,冰凉而潮湿。

  很多年了,她再也没有见过翌。翌再也没有回来。

  有时候,她在想,有些人一旦分开了,可能就再也不会有见面的一天了。也许这辈子都不会见面了。翌离开了,就消失了,无影无踪。世界太大了,她找不回她。

  时间可以冲淡很多东西。

  这次,她主动打电话给安。她的握着听筒的手指微微颤抖,她问了自己很多遍同样的问题,她爱安吗?是爱还是不爱?现在,她终于能很肯定的告诉自己,她不爱。他是她唯一的朋友。她对安有感情。

  只是,有些话,一定要说,有些事一定要做。

  她拨通了安的电话,等待着他的接听。只有短短几秒,却已能感觉眼角的湿润。当电话真的接通后,她愣愣的,张开的口,竟失去了语言。

  亲,是你吗?

  安声音中喜悦的部分通过电话线,传递到她的手心里。

  是。她艰难的开出口,像一个刚学会说话的婴儿。

  她说,安,我,我有话要说。

  她感受到他的沉默,他在等她将要说出的话。

  空气中,她听见自己呼吸的声音。

  她说,安,我想,我不适合你。

  她说完要说的话,时间瞬间凝固。泪水从眼眶里放肆地泻出,滴落。电话的那头,像是由于故障而终止了信号。她意识到,和安之间的感情已经走到尽头了。

  虽然,在她心底早就料到会有这一天。她依旧感觉到自己的无奈和寂寞。

  安问,为什么,她没有回答。

  两个人之间,有些话,说出来,再也收不回来了。

  她会忘记他的,他不会再回来了。她想,他们始终是错位的,当她爱上安的时候,安的心里有另外一个人;当安爱上她的时候,她已经早就不喜欢他了。

  黑暗中她听见眼泪坠落的声音从干涸的眼眶里慢慢爬出,还有手中的表发出寂寞的声响,在孤单凄清的静夜。

  滴答滴答滴答。

  是,是一只好表。

  她的表,欢欢地吟唱着滴答滴答。

  她第一次见到安,是在一个有阳光的下午,在图书馆里。他站在她面前,同她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你有没有见过翌。因为别人告诉他,只要找到了亲,就能找到翌。

 
   

 

·上一篇文章:结婚后,我的富姐老婆变脸了

·下一篇文章:幸福一生的蛋炒饭



 相关故事


·当寂寞宫女遭遇强烈性饥渴

 

 

·末代皇帝的“后妃”:“皇后”因寂寞私通怀孕

 

 

·寂寞的红舞鞋

 

 

·我不做你的寂寞虞姬

 

 

·平阳公主:迷失自己等于爱上寂寞

 

 

友荐云推荐


 

  版权声明:除部分特别声明不要转载,或者授权我站独家播发的文章外,大家可以自由转载我站点的原创文章,但原作者和来自中国民间故事网的链接必须保留。文章版权归我站和作者共有。

  转载要求:转载之图片、文件,链接请不要盗链到本站,且不准打上各自站点的水印,亦不能抹去我站点水印。


 

本站创办于2003年11月22日   欢迎您访问中国民间故事网!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合作网站 | 网站地图 | 其他地图 | 家长学院 | 学习力教育智库 | 友情链接 | 联系方式

Copyright © 2003-2008 6mj.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间故事网 版权所有